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3 红酒雪碧小科长
穿着白衬衣黑马夹的服务生脸上泛起职业性的微笑,去安排科长大人的红酒雪碧去了,这边科长落座,将皮公事包放在旁边的座椅上,从裤兜里掏出诺基亚的手机和一包没开封的金南京丢在桌子上。

    王雅丽热情的介绍道:“方霏,这是我男朋友赵振,土地局的科长。赵振,这是方霏,我卫校的同学,现在市立医院当护士。”

    赵振抬头看了看方霏,眼睛不由得亮了一下,彬彬有礼的伸出手去:“你好,赵振。”

    方霏很有礼貌的轻轻和赵振握了一下手,嫣然一笑。

    王雅丽扫了刘子光一眼,问道:“方霏啊,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帅哥。”

    方霏脸上一红,忙道:“这是我朋友,刘子光。”

    刘子光很有礼貌的点点头:“你们好。”

    “刘先生在哪里高就啊?”赵振伸手拿起了烟盒,撕开包装。

    “我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刘子光答道。

    “哦”赵振刚准备递出去的烟不漏痕迹的缩回,自己点上了,再也不搭理刘子光了。

    此时正好服务生过来点餐,很客气的提醒赵振:“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无烟区。”

    赵振大怒,将烟盒一拍道:“什么态度,叫你们经理来!”

    服务生面露难色,恰好领班就在附近,是个年龄稍大的女子,过来一看,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赵科长,他新来的,不认识您。”

    赵振这才作罢,嘴里咕哝着:“越来越不像话了。”手里翻着菜单,点了几个很是昂贵的菜品:

    “澳洲大龙虾,法式焗蜗牛,红酒香菜烤羊排,金枪鱼杂蔬,意式牛肉蔬菜汤,再来个印度飞饼。”

    两个人根本吃不了这么多,但是已经挨批的服务生根本不敢提醒赵振,也更不会提醒他吃海鲜需要配干白,而是职业性的微笑着,拿着菜单走了。

    那边方霏也点好了,一份红酒牛排,一份黑椒牛排,蔬菜沙拉,罗宋汤,都是今天的特价菜,外加一瓶价位很低的威龙干红。

    王雅丽很得意的瞟了一眼方霏,故意大声说道:“赵振,点太多了吧,好贵的。”

    赵振道:“没关系,回头要张**,打在招待费里,这回南台县要批地,得从我手里过。”说着,傲慢的目光不经意的从方霏身上划过,又瞄了刘子光一眼,大概在纳闷,方霏身材相貌都是一流,为啥找了个保安当男朋友。

    菜品很快上来,赵振很帅气的拉开雪碧易拉罐的拉环,“啪”的一声,雪白的泡沫溢了出来,他将雪碧兑入红酒杯和王雅丽轻轻碰了一下,很文雅的说:“器而死。”

    那边传来刘子光的声音:“服务员,给我拿一双筷子。”

    听到这个,赵振和王雅丽不约而同露出一个鄙夷的微笑,赵振将头伸过去,悄声道:“我有个朋友,就想找个护士当女朋友,你看能不能安排,方霏就行。”

    王雅丽也低声道:“行,看我的。”

    ……

    赵振娴熟而专业的使用着刀叉,吧唧吧唧的大嚼着澳洲大龙虾,时不时举起高脚杯和王雅丽干一个,两人还时不时低语几句,然后让若无人的大笑,餐厅的服务员似乎早已习惯这位赵科长的特色做派,见怪不怪了。

    倒是方霏有些不习惯,不时瞟一瞟赵振,有点吃不下去饭的样子,刘子光却无所谓,很快将他那份黑椒牛排吃完,方霏见他一副没吃饱的样子,赶忙用叉子把自己切好的红酒牛排送过去:“你吃。”

    刘子光毫不客气,接过来吃了,又惹来王雅丽一阵窃笑。

    两边几乎同时吃完,赵振大喊一声:“记在土地局的帐上。”又对王雅丽使了个眼色。

    王雅丽道:“方霏啊,老同学好久不见了,不如我们去酒吧玩。”

    方霏眼睛一亮:“好啊,我都没去过酒吧呢,他们都说好玩。”可是忽然又撅起了嘴:“还是算了,我不能太晚回家。”

    王雅丽道:“没事的,随便玩玩就好了,九点多就能回家,赵振的朋友都有车的。”

    方霏拉着刘子光的胳膊:“你有没有时间啊,咱们去酒吧玩。”

    王雅丽忙道:“你朋友要是忙就不要去了,他们保安都是要值夜班的。”

    这话其实就是在暗示不欢迎刘子光了,但是刘子光却很不识趣的说:“没事,我有的是时间。”

    赵振有些不悦,猛抽烟不说话。

    结了帐之后,四个人下楼,赵振打了个电话,不出五分钟,一辆漆黑锃亮的桑塔纳3000就开了过来,司机是个白脸年轻人,一手叼着烟,一手拿着手机,也没系安全带,一脸很吊的表情。

    “行,我接几个朋友,这就过去。”白脸打完电话,对着赵振点点头,赵振笑着打招呼:“梁局长出国考察,这几天你可放羊了。”又转头对王雅丽介绍道:“这是我哥们,刘卓,咱市财政局梁副局长的驾驶员。”

    白脸一撇嘴:“赵振,你马子?”转而一双眼睛又直勾勾瞪着方霏问道:“这你朋友?”

    赵振神秘的一挤眼睛,道:“都是朋友,走,赶紧去酒吧,再晚就没位子了。”

    桑塔纳的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歪埋着头玩手机发短信,就看见一个硕大的耳环在晃悠。

    车里已经有两个人了,后排再坐三个就满了,赵振和王雅丽坐进去之后,并没有显示出要再往里挤一挤的意思,等方霏坐进去之后就完全没有空余的位置了。

    “方霏啊,咱们老同学见面,你一个人就好了,要不然让你朋友先回去吧。”王雅丽很客气的说道。

    “算了,我就不去了。”方霏从车里出来,小声道。

    “咳咳,那啥,你们再打辆车就是。”赵振敏锐的发现,白脸司机对方霏似乎很上心,而方霏又不想抛下刘子光,便只好将就一下带刘子光一起去好了,反正到时候让他出点糗效果会更好。

    听到打车两个字,方霏骄傲的说:“不用,我们有车。”

    然后,刘子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路边,打开链子锁,推出了他那辆加重永久。

    方霏跑过去,往二等座上一蹦,就这样坐在自行车上,桑塔纳那边掉了一地的眼珠子,大家都傻了,这也太雷了吧,小姑娘看着挺聪明的,做事咋这么没脑子,一个保安而已啊……

    刘卓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骂了一个字:“操!”很愤怒的一踩油门,桑塔纳开走了,王雅丽伸出头来喊了一声:“1912,我们等你!”

    刘子光问方霏:“你真想去?”

    方霏点着头,一脸的憧憬:“嗯,听说1912满好玩的,是从南京那边请来的DJ,我们医院那些人都去过,就我没去过,平时和她们聊天都没话题,而且还有我老同学,所以……嗯,其实,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也不去了,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就行。”

    方霏是个乖孩子,刘子光不想扫她的兴,便道:“其实我也想去看看的。”

    “太好了,我们走吧,你带我。”说着,方霏居然从后座上跳了下来,在刘子光一脸的愕然中爬到了自行车的大梁上。

    方霏个头很高,足有一米七,幸亏是辆二八的大车子,不然坐起来还真憋屈。

    “坐这里?不硌的慌么?”刘子光惊奇的问道。

    “不硌,小时候爸爸就是这样带我的,不说了,快走吧。”

    刘子光无奈的摇摇头,翩腿上了自行车,抄小路飞奔而去。

    今天是周末,路上人多车多,主干道上堵的长龙一般,司机们都在不耐烦的按着喇叭,鸣笛声响成一片,更加令人烦躁不安。

    与此同时,小巷口中正在轻快的飞驰,车铃铛清脆悦耳,方霏就像小孩一样坐在大梁上,两只手抓住车把中间位置,一任小巷里的风将自己的头发吹起,刘子光骑车很快,这辆经过过郭大爷改装的车子,加装了碟刹,效果相当只好,路上有惊无险,只听见方霏的一路欢笑。

    来到1912酒吧的时候,赵振等人还没有到,这是位于江北市步行街附近的一所著名酒吧,门脸装饰的很夸张,也很豪华,比孙伟的糖果酒吧高了不少档次,光看门口停着的汽车就能知道,一辆奥迪TT,一辆宝马Z4就代表了1912的档次与品味,至于其他诸如别克君悦,天籁,奥迪A6之类的更是常见。

    简单一句话,到1912来消费的人几乎全是开车来的,时间正好是晚饭后,就见停车场上的保安忙忙碌碌,安排着一辆辆中高档轿车泊车,另外还陆陆续续有出租车抵达,一些穿的很暴露的摩登女子拎着小包包,目不斜视的下了出租,走进1912,也不知道是干啥职业的。

    刘子光把车停好,和方霏一起在门口等,正好有个卖烟的大婶走过来,拿着装满香烟的木匣子展示着,似乎是第一次做生意的样子,不好意思叫卖,刘子光看到大婶身上的衣服很熟悉,是八十年代红旗钢铁厂的工作服,老妈也有同样的一件,看来这位大婶还是老妈的同事呢。

    刘子光知道下岗工人的艰辛,便拿出五块零钱过去买了一盒四块钱的中南海和一个塑料打火机,大婶做成第一桩生意,感激的冲刘子光点点头。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赵振他们乘坐的桑塔纳才到地方,酒吧门口已经停不下了,于是将车停在附近,几个人走进了1912.。

    幸亏先前已经来了几个朋友,占下了位子,所以大家都有地方坐,几个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坐在桌子旁喝着啤酒,见赵振和刘卓过来都打招呼,赵振介绍道:“这位是小斌,规划局的,这位是小洋,烟草专卖局的,这位是小国,市委的。”

    介绍人的时候,表面上说给王雅丽听,其实主要是说给方霏,这些年轻的公子哥们在听到赵振介绍他们的时候,神情间都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倨傲的意思。

    “这是我女朋友王雅丽,这位是她同学方霏,市立医院的。”赵振根本就将刘子光选择性的无视了,招呼大家坐下,又给女士安排饮料酒水,忙的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坐定,几个人开始大侃,说的都是些机关轶事,哪个局长要高升了,哪个书记要二线了,谈到人物的时候,往往不说具体名字,而是用姓代表,反正大家都是混官场的,心里都清楚得很。

    “市财政的吴局长这就要退了,四个副局长里面,最有希望的是梁,这次去欧美考察就是明证,市里对他很器重。”赵振侃侃而谈,转而又拍了拍刘卓的肩膀:“梁局还年轻,学历又高,几年内肯定还要动,到时候你也跟着水涨船高,安排个区局的科长不是问题。”

    刘卓摆摆手:“没意思,我家老头不想让我从政。”说着不经意的扫了方霏一眼,一脸酷酷的表情,可惜方霏压根没往这边看。

    那边王雅丽趴在方霏耳边轻轻说:“方霏啊,刘卓他爸爸是以前市人事局的科长,很有些人脉的,不如托他走走关系,调个工作。”

    方霏淡淡的笑了:“嗯,谢谢你。”

    王雅丽很不甘心,偷看了刘子光一眼,继续道:“方霏,你条件那么好,怎么找个保安当男朋友,你看看人家刘卓,家里三套房子,又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跟着领导当司机,前途无量啊,实话对你说吧,人家刘卓挺喜欢你的,想和你交个朋友。”

    方霏有些不悦,但出于礼貌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敷衍道:“再说吧,我没来过1912呢。”

    王雅丽无奈的走到那边,趴在赵振耳边一说,赵振的眉毛也拧了起来,几个男的一起转头看刘子光。

    刘子光穿着款式过时的劲霸夹克衫,二傻子一样空着手坐在沙发边上,看着舞池中的红男绿女,一脸好奇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土条。

    几个帅哥那个气啊,就这样一个货色都能泡上的妞,居然正眼都不看刘卓,对这群年轻的公务员来说,刺激不免有些大。

    “刘卓,你去请方霏跳舞,咱们几个去和他聊聊。”赵振吩咐道。

    刘卓起身,一甩头发,过去请方霏跳舞,方霏很客气的回绝,说想再坐一会,王雅丽见状赶紧过去圆场,好说歹说才说服了方霏,三个人一起下去跳舞。

    这边赵振拿着啤酒瓶,带着几个小兄弟走到刘子光身边,将他团团围住,但刘子光似乎把他们当成了空气,连睬也不睬,只顾着摇头晃脑跟着音乐打拍子,更把赵振气个半死。

    “你叫什么来着,牛什么紫光对吧?我和你说点事。”赵振坐到刘子光面前道。

    “一边去。”刘子光伸手将赵振拨开。

    “哥看节目呢,没空搭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