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6 城市猎人
自行车在马路上飞驰着,刘子光一边哼着歌,一边摇头晃脑,眼睛却时不时地向身后瞄一眼,他有一种隐隐的感觉,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但是几次回头,却都没有发现。

    转过一个拐角,前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和车,刘子光翩腿下车,用力在车座上推了一把,自行车依靠惯性继续向前驶去,而他在紧靠在墙角处,屏住呼吸等待着那个暗中的偷窥者。

    二八永久自行车经过郭大爷的调校,车把很稳当,继续沿着轨迹前进,向前冲了四十多米才歪倒,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此时那辆一直尾随在后面的自行车忽然冲了出来,却被刘子光一把拽住车上的人,拎小鸡一样从车上拎下来。

    定睛一看,竟然是毛孩。

    “毛孩,你不在医院陪你妈,跟着我干什么?”刘子光质问道。

    毛孩穿了一身黑白色块的陈旧城市迷彩服,衣服明显有些大,穿在他身上如同一件长袍,骑了一辆半旧的二六女式斜梁车,眼神闪烁,支支吾吾,刘子光生气了,拿出手机道:“你这个小孩真不省心,你妈妈都病成那样了,还不陪着她,出来乱跑,我这就给建国打电话,让他把你领回去。”

    “别,刘叔。”毛孩终于开口了,两只小脏手在裤子上摩挲着,漆黑的小脸上满是惶恐和羞涩,“我……我跟着刘叔,是想给你护驾……”

    刘子光心念一动,伸手在毛孩的后腰上摸了一把,果真摸出一柄锋利的剔骨刀来,这个淳朴的孩子,知道自己仇家多,竟然暗暗跟在后面保护,怪不得***来的那么及时啊。

    见刘子光不说话,毛孩又期期艾艾地说:“俺娘知道,俺娘说了,叔是好人,现在好人不多了……世道又乱……我才……才……”

    刘子光眼眶一热,重重拍了下毛孩的肩膀:“毛孩,啥也不说了,刘叔谢谢你。”

    毛孩瞪着迷茫的眼睛,吸了一下鼻涕:“刘叔,你不生气了?”

    刘子光哈哈一笑:“叔吓唬你呢,不过这刀子就别带了,大半夜的带把刀在路上走,没事也变有事了,叔先帮你收着。”

    毛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扶起了自行车,陪着刘子光往前走。

    “毛孩,你跟谁学的盯梢?跟了我那么久,硬是没发现你。”刘子光问道。

    “俺爷爷是打猎的,俺打小就跟着他在山里猎兔子野猪山鸡啥的,后来乡政府把猎枪子弹都收了,没办法就只能撵着猎物走,撵累了就逮着了。”

    刘子光暗暗吃惊,毛孩竟然有着优秀猎人的天赋,山林中的地形地貌和城市截然不同,他也能隐匿自己,追踪目标,这种本事很了不起的。

    往前走了一程,到了巷口头,刘子光问道:“毛孩,你住哪里?”

    “我和俺叔一起住,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

    “哦,建国家里还有谁啊?”刘子光随口问道。

    “就只有我和俺叔,婶子头几年就跟人跑了,把俺叔的房子也卖了。”毛孩挠着头说道,显然对大人之间错综复杂的事情不太了解。

    但刘子光已经明白,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在这个凋败贫寒的棚户区里,谁没有一把辛酸泪呢。

    打发毛孩回去了,刘子光也回到了家里,父母竟然还没睡觉,电视也没开,就坐在桌子旁等着儿子约会归来,听到自行车进院子的声音,老两口就坐不住了,等刘子光一进门,老妈就上去拉着满脸期待的问道:“怎么样?确立关系了么?”

    刘子光一头的汗:“妈啊,哪有那么快啊,你想抱孙子也不能那么急,我心里有数。”

    老爸干咳一声道:“小光啊,你的态度一定要端正,咱家穷,爸妈也没本事,和人家小方家不能比,你现在好歹也算有个正式工作了,可得好好正干,态度正了,人家自然就能看得起咱,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刘子光道:“爸,你放心好了,我既然干了这一行,就一定干好它,不给您丢脸。”

    老妈还想拉着儿子问东问西,被老爸劝阻:“好了,别问了,孩子心里有数,明天还要上早班,早点休息吧。”

    ……

    次日一早,刘子光来到保安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小伙子等在门口了,他们都是前几天被白队长辞退的合同工保安,昨天接到电话,今儿一大早就乘着汽车从郊县赶来了。

    兄弟重逢,啥也不说了,重新领了保安制服,再度上岗,小伙子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站在岗上就如同标枪一般,那股精气神都和平时不一样。

    一直到九点半,白队长才姗姗来迟,看到几个眼中钉又来上班了,他自然是窝火难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不和别人打招呼了,一头钻进经理办公室,和高总说事儿去了。

    刘子光才不管他,考勤表上早早的帮他画了一个迟到的符号,至于其他兄弟,则是一律的全勤,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刘子光才不是那种靠压榨兄弟讨好领导的人,都是最低级的打工者,一个月**百块钱生活在城市里,不易。

    至于那些下岗工人出身的中年保安,则尽可能的照顾他们,安排轻松点的岗位,早上迟到一会,下班早走一会,调班调休之类,只要打个招呼就行,这些人都是孩子正好上中学,老人年迈的阶段,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极其的艰苦,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刘子光这样一来,大家伙反而一改往日消极怠工的状态,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个个都是精神饱满,按时上下班,发牢骚说怪话的也没有了。

    “刘哥仗义,咱不能给他丢人。”年轻保安们这样说。

    “小刘这孩子不错,厚道,仁义,随他爸爸,孩子能干到部长不容易,咱们这些叔叔大爷,得多帮衬着点,不能尽拖后腿。”中年大叔们这样说。

    总之至诚花园的治安状况随着刘子光这位保安部长的到任,随之好了许多,小偷小摸,捡破烂卖废品的再也看不见了,成绩斐然,就连高总看在眼里,也无话可说,这小子还真他妈有一套,想挑刺都挑不出。

    ……

    刘子光一直在隐忍,老四扫了他的场子,打伤他的兄弟,这个仇要是不报,枉为人!不过却不是现在,暂时的隐忍能麻痹敌人,还能积蓄力量,收集情报,等到最后发动雷霆一击。

    至于杨峰、李志腾,还有那个不知道姓名的三哥,刘子光也没打算放过,饭要一口口的吃,仇要一步步的报。

    至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角色,就可以先收拾一下。

    ……

    交通警察支队违章处理中心大厅,孙伟正捧着电话气急败坏的联系着。

    “喂,我小伟,哪个大队扣的?你找王指导员,什么,不行,是支队一把亲自下令扣的?我操,怎么这么背!”

    孙伟扣上电话,狠狠的在大厅柱子上锤了一拳,旁边的桌子上是厚厚一摞罚单,总额高达两万元,扣分更是不计其数,十本驾照都不够扣的,本来象孙伟这种道上朋友是不在乎这些小事的,扣分罚款算啥,直接弄个套牌拉倒。

    可是这回实在倒霉透顶,交警支队的一把手来视察的时候,恰好发现这辆马六车的违章记录,好家伙,足足拉了十几幅电脑屏幕全是它,逆行,闯红灯,超速,变道,违停,闯禁区,基本上能违章的全违了,除了没出事故之外,支队长当场大发雷霆,训示要严办,交警们立即出动,在大街上就把孙伟的车给扣了,拖回停车场押着,等处理完再说。

    支队长亲自交代的事情,孙伟再找人也是没辙,再不交钱的话,罚款还要加收滞纳金,涨到一定程度,这辆车就要被拍卖掉,万般无奈之下,孙伟只好咬着牙认了。

    也别借驾照扣分扣分了,直接把一本驾照的12分扣完拉倒,罚单开出来,铁青着脸来到附近银行交钱,银行的人看见他手里一摞罚单,也都为之侧目,窃笑不止。

    刷卡交了罚款,拿着单据去停车场取车,一路上孙伟这个憋屈啊,等他提到车的时候,却发现这辆马六已经不成样子了,轮毂花了,车身刮擦严重,变成了大花脸,汽油也用光了,根本打不着火。

    别看孙伟平时挺横,可是交警支队停车场这些大爷们比他还横,一副爱理不理的架势,你愿意开走就开走,不愿意开走就留下,不过每天二百块的停车费是少不了的。

    孙伟只好忍气吞声,交了停车费,花钱买了油桶,步行去附近加油站打了一桶汽油加到车里,这才将车启动,缓缓开出了停车场。

    本来心情就不爽,正巧今天又碰上堵车,好不容易车流长龙开始动了,偏巧前面一辆黑色的本田车就是磨磨蹭蹭不挪窝,孙伟心里一股邪火冒出来,推开车门就要上去踢那辆本田。

    没等他发飙呢,本田车两个后门同时打开,两个彪悍的青年窜出来,一左一右夹住孙伟,一跟坚硬冰冷的东西顶住了孙伟的腰眼,他下意识的一哆嗦,是枪!

    “伟哥,咱们找个地方去聊聊吧。”

    怕什么来什么,这张面孔他再熟悉也不过了,正是他又怕又恨,怎么都弄不死,摆不平的刘子光。

    ×××××××××××

    有朋友建了个群,102900487橙红一群,感兴趣的可以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