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8 沉甸甸的*
夜色如水,弯月如钩。

    滨江大道,是江北市的一处名胜,江景旖旎,树影婆娑,夜色中的淮江倒映着两岸的霓虹和天边的弯月,五光十色,波涛粼粼,间或有一两艘豪华游船缓缓驶过,一两声低沉悠长的汽笛声,更加映衬出淮江的美丽。

    沿江是一条宽阔的大道,是上届市政府倾力推出的改善市容十大工程之一,双向十车道,壮观漂亮,和淮江相得益彰,靠南岸一侧,是鳞次节比的大酒店,高级会所,洗浴中心,酒吧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是江北市有名的销金窟。

    刘子光在树影下骑着自行车,沿着滨江大道一路骑行,边走边哼着歌,看起来就像是个上夜班的工人,骑了十来分钟,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大路边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在夜色中闪耀着炫目的霓虹,豪华霸气,门头极大,四个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女服务员站在门口迎宾,大门之上,是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正和这座建筑的风格暗合:金碧辉煌!

    刘子光啥样人,当日在预审科挨揍的时候,杨峰和那几个败类的对话他可一句没漏,金碧辉煌,不见不散,能猜得出这些人经常到这里来消费,这座综合性会所在江北市也是小有名气的,只不过档次太高,一般人不敢来消费罢了。

    金碧辉煌的门口有个很大的停车场,招呼客人泊车的保安都穿着黑色的西装,里面也是纯黑的衬衣,干练利索,耳朵上还挂着对讲机的耳麦,动作娴熟而干脆,指挥着一辆辆豪华车倒进倒出,门口一个同样黑西装打扮的汉子,剃了个秃瓢,眼中精光四射,不时注意着四下里的情况。

    他已经看见了刘子光,但是丝毫没有加以怀疑,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平常了,就如同每天夜晚路过滨江大道的那些一辈子都不可能进金碧辉煌消费的老百姓一样,骑着自行车从门前经过,再正常不过了。

    在他眼里,刘子光就是夜色背景中的一个活动景物罢了,他需要留意的是那些熟悉牌号的汽车和某些或者欢迎或者不欢迎的客人们。

    马路上,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夜班工人很自然的翩腿下车,蹲下来摆弄着脚蹬子和车链条,似乎是车子出了故障,领班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根本没往心里去,他并不知道,在刘子光蹲着的那个位置旁边,隔离带灌木丛中早就隐藏了一个人。

    穿着迷彩服的毛孩已经趴在这里三个小时了,猎人出身的他有着极佳的耐心和高超的掩蔽技术,那件87式四色丛林迷彩服已经被改装成类似狙击手专用的吉利服,即便贴近观察都不会发现这里趴着个人。

    一辆辆轿车呼啸而过,轰鸣掩盖了刘子光和毛孩的对话。

    “怎么样?”

    “九点二十进去的,还是那几个人,还是那辆车,到现在没动静。”

    “嗯,继续观察。”

    说完,刘子光骑上自行车走了,这种侦查已经继续了一周时间,每天毛孩都要在这里蹲坑观察,记录杨峰等人的行踪,不出刘子光所料,金碧辉煌是杨峰等人最常来的一个窝点,一周居然来了四次,每次都要玩三四个小时,有时候甚至彻夜不归,每次都要开一辆淮O牌照的帕萨特,参与者除了杨峰和老三两个人固定不变之外,每天都是不同的客人。

    虽然掌握了一定的规律,但是依然不方便下手,杨峰他们不比孙伟,可以随意的摆弄,这些人可都是披着执法者外衣的混蛋,警惕性很强,身手也不差,而且总喜欢成群结队的行动,基本不会落单,这让刘子光很是头疼,更何况,他们身上很可能带着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对了,枪,这让刘子光想起了两部电影,杜琪峰的《PTU》,陆川的《寻枪》。似乎可以在这上面下点功夫。

    又是一天过去了,凌晨时分,马超开车接回了毛孩,今天杨峰老三他们又是玩到十二点才乘车离去,各回各家,都是送到家门口下车,途中毫无下手机会。

    不出所料,但刘子光病不气馁,拉着毛孩仔细询问老三他们的具体行动,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毛孩的眼睛非常锐利,记忆力也出奇的好,他回忆了杨峰等人从下车到进入金碧辉煌的每一个点滴,终于被刘子光发现了值得关注的细微之处。

    这辆帕萨特的司机是老三,就是那个在分局里用手铐虐待刘子光,又帮杨峰打点关系的便装中年男子,根据***的情报显示,他现在市局下属的押运公司当个小头头,有点小权力,人脉也很广的那种人。

    老三每次下车之前,都要将一个黑色的手包锁进副驾驶位子上的手套箱,这个细节很值得玩味,按说他们几个是金碧辉煌的常客,有啥贵重物品尽可以带进去,宁愿锁在自己车里,也不愿带进金碧辉煌的东西,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枪。

    本书首发一起看中文网,.COM请支持正版阅读

    不管成不成,试一下总归是好的,这口气憋了十几天了,刘子光这种强悍无比的人啥时候吃过这种哑巴亏,说啥也要把老三等人摆平。

    次日晚上,老三驾驶的帕萨特再度来到金碧辉煌门口,车门打开,三个喝的面红耳赤的大汉走下车来,脚步都有些踉跄了,老三看起来还挺清醒,慢条斯理的拿过手包,检查一下密码锁,然后锁进了副驾驶手套箱,还抠了一下确认锁死了,才推门下车。

    “笛”的一声,帕萨特锁上了,四位客人肆无忌惮的狂笑着走进了金碧辉煌,穿着黑西装的保安帮他们打开大门,旗袍迎宾小姐职业性的微笑着,这几位是常客,她们早已经司空见惯。

    老三他们进去不久,两伙年轻人也乘着出租车同时抵达金碧辉煌,一个个东倒西歪,也是喝大了的架势,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是谁碰到了谁,两伙人破口大骂,然后推推搡搡,都是脾气暴躁的年轻人,很快上升到集体斗殴的层次。

    若是一般群架,金碧辉煌的保安们乐得看热闹,可是这场群架就发生在自家门口,焉有不管不问的道理,领班拿起对讲机迅速招呼楼上的兄弟下来增援,随即带着门口的几个伙计上去制止斗殴。

    哪知道这帮醉汉居然连金碧辉煌的面子都不给,逮谁打谁,推搡之下,连黑西装保安们也加入了战团,场面混乱到了极点,谁也没有注意,停车场上发出“笛”的一声鸣响,那辆帕萨特的门锁悄悄开了。

    一个人影鬼魅般潜伏过去,打开一条门缝,钻进了副驾驶的位子,他趴的很低,以至于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人,金碧辉煌的停车场很大,大大小小几十辆车停在这里,本来看守停车场的保安都去门口增援了,谁也没看见这辆帕萨特里发生的事情。

    一分钟后,没等楼上的保安冲下来,那两伙醉鬼便逃之夭夭了,跑路的时候居然一点醉态都没有,搞得保安领班很是疑惑,心里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挠着头想了半天,下意识的看看停车场,还是那些车,一辆都没少,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领班心中暗想。

    ……

    江边偏僻的马路上,停着一辆没挂牌照的白色捷达,这还是张彪留下的那辆车,被马超装上新的电瓶之后就能开了,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特地动用了这辆不起眼的捷达,此时刘子光和毛孩坐在后座,驾驶员位子上是马超。

    刚才金碧辉煌门口打架的两拨人,正是刘子光安排的,用来吸引保安的注意力,给马超留出办事的时间。

    偷汽车这种事儿在江北市很常见,都是用广东买来的***偷开人家的车门,尤其是帕萨特,雅阁这种中档轿车,由于便于销赃,最受偷车贼的宠爱,马超所在的汽修厂,暗地里也干些帮人改车,销赃的买卖,玩这个,马超不是外行。

    至于副驾驶上的锁,更是小儿科,随便找个铁丝都能捅开,马超用了不到二十秒时间就搞定了这件事,现在那个老三视若珍宝的黑色手包,已经拿在了刘子光手里。

    手包很昂贵,是真皮的,正面有个梦特娇的商标,上面带密码锁,不过这道锁已经完全没了意义,刘子光掂一掂包的分量,心中就有了底,抖开三刃木划破皮子,一柄沉甸甸的铁家伙掉了出来。

    果然是枪,一把很大,很重的手枪,发蓝已经斑驳不堪,散发着枪油的味道,枪身上篆刻着一行编码数字,看看握把底部,是空的,拉下枪机,弹膛也是空的,再看一下枪口,膛线都几乎磨平了。

    刘子光把玩着手枪,摩挲着枪柄上的黑色五角星赞叹道:“这就是大黑星啊,就这破玩意打的香港黑道魂飞魄散,真是老当益壮。”

    有枪没弹,很不符合常理,再仔细检查手包,果然发现了一个沉甸甸的弹夹,里面填了五发黄澄澄的子弹,刘子光将弹夹推入,娴熟的推弹上膛,又退出弹夹,拉动枪机,闪亮的子弹从抛壳口蹦了出来,被他一把握住。

    刘子光玩的不亦乐乎,马超却吓得不轻:“刘哥,这是枪啊。”

    “废话,这不是枪难道是狗?”刘子光笑道。

    “那,你准备咋办,不会是要……”马超的脸都白了,涉枪的案子都是天大的案子,逮到以后可不好受。

    刘子光淡淡一笑:“放心,这玩意烫手,咱不留,不过搁咱手里,有人比咱还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