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30 疤子的故事
至诚花园,保安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刘子光和***相对而坐,正在吞云吐雾。

    “建国哥找我有啥事?”刘子光问道。

    “疤子想请你吃个饭。”说着,***掏出一张烫金的请柬,放在桌子上平推过去。

    刘子光拿起请柬瞄了一眼:“搞得挺正规,吃饭就吃饭,还劳动你大驾,疤子啥意思?”

    “想让你帮他。”

    ***快人快语,开门见山,丝毫也不掩饰,刘子光倒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帮他,就是给他当小弟了,这小子挺有意思的,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行,是个可造之才。”

    言辞之间,轻描淡写,不像是在评论江北市黑道上有名的大哥,而像是老师在评点学生。

    ***也淡淡地笑了:“疤子这个人,讲义气,可交。”

    刘子光正色道:“好,看你面子,我答应见他,不过什么帮忙之类的就算了,我现在有正当职业,大小还是个领导,不可能去跟他混黑道的。”

    ***点点头:“好,我把话带到,走了。”说着掐灭烟头走了,刘子光也不送他,摆摆手就算再见。

    刘子光的桌上摆着一台电脑,是从高总办公室搬来的,美其名曰制定工作计划,高总对这尊瘟神是躲都来不及,哪还敢不同意。

    电脑屏幕里正在上演红警二的经典画面,刘子光操作鼠标玩的不亦乐乎,作为和社会脱节八年之久的人,他也只会玩这种单机游戏了。

    正玩的起劲,忽然房门轻轻敲响,刘子光头也不转,说一声:“请进。”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忽地站起来望过去,果不其然,门口站着贝小帅和其他几个伤愈出院的兄弟,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呢。

    刘子光急步上前,每人来了个恶狠狠的熊抱,亲热的问道:“啥时候出院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让我派车去接。”

    贝小帅道:“半小时前办的出院手续,还没回家呢就先过来了。”说完往旁边沙发上一躺,四仰八叉的摊着,露出胳膊腿上的绷带石膏。

    “哥,办公室不小啊,赶明我也来当保安算了。”贝小帅一边踅摸,一边用能动的那只手在沙发上乱按,忽然看到桌上的请柬,顺手拿了过来。

    “我操,疤老大居然给你发帖子,稀罕啊!”贝小帅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差点蹦起来。

    “咋地?有那么夸张?我还要看看有没有档期呢。”刘子光半开玩笑的说。

    “大哥你不知道,疤老大在道上可是这个。”贝小帅一挑大拇指,摇头晃脑啧啧连声:“他可比老四那个比样的强太多了,讲义气,有种,而且还重感情,疤老大和他媳妇的段子,被咱们江北市道上兄弟传为美谈啊。”

    刘子光大感兴趣:“哦?说来听听。”

    贝小帅兴致也起来了,干咳一声,正襟危坐,开始讲段子。

    大约在六年前,那时候疤子脸上还没有疤,不过已经是称霸一方的大混混了,手底下养着一票很能打的小弟,有天他带着小弟们去KTV玩,经理将七八个坐台小姐带进包房,其中有一个梳着马尾巴的清纯女孩,疤子一看就傻了,那种眼神,那种神情,都触动了这个粗豪汉子心底深处最柔软的那个小角落。

    疤子当时就点了这个女孩的台,经理殷勤的介绍说,这个女孩叫沈芳,是本地师范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有学生证为证,货真价实,绝对不是那种野鸡函授大专生。

    疤子微微颔首,啥也不说,只是喝酒唱歌,从头到尾都没碰过沈芳一个指头。

    这就稀奇了,那个年头KTV还比较乱,小姐也放得开,到这种地方来玩,就是图个尽兴,况且疤子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什么花样没玩过啊,可偏偏就是这次,浪迹花丛的黑道大哥成了正人君子柳下惠,让兄弟们异常的惊讶。

    随后的一段日子,疤子每天都来捧场,只点沈芳的台,也不说啥,就是唱歌唱歌再唱歌,一首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都被他唱滥了。

    疤子痴情,但也不是傻瓜,早就通过经理了解了沈芳的家庭情况,沈芳是高土坡人,父母均下岗,父亲身染重病,拖垮了整个家,下面还有个弟弟正在上初中,不务正业不学好,为了凑钱给父亲治病,沈芳才不得已到KTV兼职。

    疤子二话不说,拿了十万块钱送到医院,存到沈芳父亲的医院户头里,又派了几个小弟,从外面游戏厅把沈芳的弟弟揪出来,就告诉他一句话,我们老大说了,再不好好上学,就打断你的腿。据说这小子当场脸就吓白了,乖乖回到学校上课。

    父亲的医疗费用解决了,顽劣的弟弟也改邪归正了,得知事情真相的沈芳连夜找到疤子,哭着要将自己献给他,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疤子竟然拒绝了。

    “哥是混子,配不上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据说疤子当时是这样说的。

    谁说黑社会都是混帐王八蛋,有句老话说的好,仗义多为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疤子虽然手上沾了不少血腥,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仗义豪杰。

    后来的事情大家不太清楚,只知道两年后沈芳一毕业,就嫁给了疤子,婚姻美满幸福,次年就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

    听贝小帅讲完这个浪漫传奇的故事,办公室里沉寂了半分钟,所有人似乎都被感动了,刘子光掐灭烟蒂,重新拿起了请柬,上面的钢笔字秀气文静,一看就是出自女性手笔,或许正是那位沈芳代笔的。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想见见这个疤子,还有他媳妇。”刘子光欣赏着请柬道。

    众人也都附和,说很想见见能让疤老大神魂颠倒的女子到底是个啥样。

    贝小帅嘿嘿的笑了:“简单啊,疤子的女儿就在两条街以外的幼儿园,每天下午他媳妇都要去接孩子,想看的话直接过去等就是了。”

    众人就都聒噪着要去,刘子光本来还觉得不好意思,不过忽然心念一动,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那时候听说哪个学校有美女,同学们总是要提前逃课,跑到对方学校门口蹲着等的,人不轻狂枉少年,管那么多干啥。

    “走,兄弟们组团去参观美女!”刘子光一声令下,大家伙齐声叫好,收拾东西换衣服,准备出发。

    ……

    下午,金宝贝双语幼儿园门口的道路上,停满了一辆辆轿车,这所幼儿园是本市有名的私立双语幼儿园,师资力量强大,硬件软件都是超一流的,综合条件在本市绝对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机关一幼强出一大截去,当然学费也是不菲,即便如此,富人们依然趋之若鹜,纷纷挤破头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就读,美其名曰,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临近放学时间,家长们都来接孩子了,有诸如奥迪A6这样的政府官车,也有诸如宝马奔驰之类的豪华私车,间或夹杂着一两辆迷你、甲壳虫之类的女性色彩浓重的车辆,这些都是漂亮妈妈们的座驾。

    四点左右,刘子光一行人来到了金宝贝双语幼儿园附近,幼儿园选址很好,正好位于一个小型的城市绿地旁边,除了马路对面的一家银行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商铺超市,过往的车辆也不是很多,可谓闹中取静,非常难得。

    刘子光等人就坐在绿地的长椅上,盯着不远处的马路,望着那三五成群的小少妇们,贝小帅努力分辨着哪个是沈芳,不过还是可耻的失败了。

    “妈的,好几年没见,忘了啥样了,生了孩子大变样,谁知道是哪个啊。”小帅同志悻悻地说。

    刘子光倒是发现了一位老熟人,风姿绰约的黑丝少妇,火一般的红色沃尔沃,那不是丢了孩子的年轻妈妈么,原来她的孩子也在这里上学啊。

    此时李纨正倚在沃尔沃旁,和一个熟人说着话,那位妈妈比她要年轻,今年不过二十五六岁,开一辆黄色甲壳虫,每天都来接女儿放学,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朋友,但也只是泛泛之交,并没有深入到询问对方姓名和家庭背景的地步。

    幼儿园门口二十来辆车,一大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公安牌照帕萨特的来到,驾驶座上那个人,面色阴沉冷酷,一双眼睛好像蛇眼般无情。

    与此同时,一辆红色的捷达出租车开到了马路对面银行门口,司机身上的黑色制服不太合身,眼神也有些古怪,凌厉而紧张,车后座上有一位客人,坐立不安的模样,手里拎着一个长条形的黑色提包。两人一会看看人群,一会又看看银行里面,不时低声说些什么,似乎在商量事情。

    距离这里五百米的街角拐弯处,停着一辆警用涂装的桑塔纳,巡逻间隙,老王和小胡正停下来休息,买一杯奶茶,抽一根烟,谈谈最近的治安形势啥的。

    绿地长椅上,刘子光忽然坐直了身子,那辆帕萨特的牌照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这不是老三的车么,他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