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33 大劫案
两个劫匪经验老到,一看没机会逃跑了,干脆固守银行,高个子劫匪用枪逼着银行职员放下了百叶窗,关上了电动卷帘门,电动门缓缓的落下,隔绝了阳光,也隔绝了人质们的希望。

    银行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一片灯火通明,矮个劫匪再次跳进柜台,用枪押着四个银行柜员出来,喝令大家全都站起来,排成一个扇形挡在前面。

    劫匪相当聪明,利用人质组成人盾,这样一来,狙击手就很难下手了,突击队也会感觉棘手,若想消灭劫匪,难免会误伤人质。

    银行里排队的这些人,大都是附近高档小区的住户,以中年妇女居多,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此时都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双腿发软了,有个穿金戴银的妇女哭喊道:“放了我吧,我老公是市委的,你要多少钱都行。”

    两个劫匪对视一眼,矮个子一步窜过去,揪住中年妇女的头发掼到地上:“正好,就拿你这个官太太当人质!”

    中年妇女吓得哇哇直哭,一股涓涓溪流在大理石地面上流淌着,刺鼻的尿臊味弥漫在银行大厅里,但是人质们都不敢说也不敢动,更没人笑话这位吓到失禁的中年妇女,相反还暗暗感激她,有她在前面顶着,要死也暂时轮不到大家了。

    人质中的青壮年男子没几个,除了银行柜员金丝眼镜男,就是老三和刘子光了,高个劫匪指着地上的保安尸体道:“你两个,给我搬过去。”

    刘子光和老三对视一眼,都无奈的起身去搬尸体,老三已经认出了刘子光,心中一动,这小子怎么会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又怎么会紧追自己不舍,难道说他已经跟了疤子?

    这些念头只在老三脑海中一闪而过,刘子光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小痞子,对付这种人,就是三只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现在要操心的是怎么安全脱身,怎么洗清自己的绑架罪名。

    老三去抬尸体,自然就将妞妞放开了,四岁的小女孩还不懂事,双手抹着眼泪直往外面走,嘴里还喊着妈妈妈妈,高个子劫匪一把就将她提了起来,放在胸前当个天然的小盾牌。

    听到银行里面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沈芳都快晕过去了,眼泪滂沱而下,李纨和几个年轻的妈妈在一边陪着落泪,都是当母亲的人,自然能体会沈芳的心情,女儿在穷凶极恶的歹徒手里捏着,换了谁都得这样。

    李纨紧紧捏着儿子的小手,暗自庆幸这灾难没有摊到自己身上,如果被绑架的是儿子,自己兴许还不如沈芳呢。

    忽然,沈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迅速抓起电话,连看也不看号码就按下接听键,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把我的女儿还回来!”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是中年男子焦急的声音:“芳芳,是我!刚才你打我电话了么?到底怎么回事!”

    沈芳听出是老公的声音,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顾着哭泣,李纨见不是事儿,接过电话说道:“是妞妞爸爸么,你家妞妞出事了,就在幼儿园门口……”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可以想象那位父亲的焦躁心情,肯定是十万火急的赶来。

    放下电话,李纨才回过味来,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直没来得及梳理,应该是这样,一个开帕萨特的中年男人绑架了沈芳母女,然后他,就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儿子的飞人叔叔出现了,抢了自己的沃尔沃飞越花坛去撞击帕萨特,又紧跟着那个绑匪进入银行。

    沃尔沃的气囊已经被撞了出来,前头也瘪了一块,李纨的这辆S40可不是长安货,而是货真价实的瑞典原装,上回修理车灯保险杠就已经花了不少钱,这回肯定维修费用不菲,但奇怪的是,李纨竟然一点也不心疼,满脑子都是那个风一般的男子。

    贝小帅等人也吓傻了,这事儿太过戏剧化,一切的发生都在一分钟之内,没有给任何人留出思考的余地,本来说好是来看美女的,怎么变成了汽车追逐和枪战驳火,这火爆场面都快赶上好莱坞了!

    当街砍人不稀奇,枪械驳火就少见多了,一如贝小帅这种道上混过几年的小痞子都没见过这种阵仗,瞪着眼睛张着嘴,束手无策当起了围观群众。

    警车越来越多,一辆黑色涂装的厢式货车开了过来,一队特警鱼贯而下,黑色凯芙拉头盔,防刮布战斗服,护膝,护肘,战术腰带上悬挂着各种鸡零狗碎的家伙,七九式微型冲锋枪上加装了鱼骨,战术手电红点瞄准镜等物,看起来倒也专业。

    特警们迅速占领制高点,架起了八五式狙击枪,封锁街道,清理现场,将无关群众疏散开来。

    幼儿园内的所有学生均被疏散,看热闹的群众也被撤到警戒线以外,由于沈芳是人质的母亲,又濒临昏迷状态,暂时被安置在一辆警车里,等待着救护车的来临,警察们都忙的热火朝天,没人照顾沈芳,只好让李纨在旁边守护着。

    一辆红白涂装的救护车呜哇呜哇的来到,这是和110联动的救护车,随车护士都是经过急救训练的专业护士,在通过封锁线的时候,坐在救护车窗边的方霏正好看到隔离线以外站着的贝小帅等人,她眼睛一亮,摇下车窗冲着他们摆摆手。

    贝小帅也看见了方霏,张嘴刚要说话,救护车却已经开走了,来到封锁线内,穿着平底鞋和淡绿色护士服的方霏打开后车门,轻捷的跳出来,手里拿着氧气包喊道:“哪里需要帮助?”

    “这边!”李纨将头伸出车窗喊了一句,方霏赶紧跑了过去,正在此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几辆黑色的轿车硬生生停在警戒线边上,头前一辆车里钻出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脸上一道刀疤触目惊心,他身后的轿车里同时钻出七八个壮棒汉子,一色小平头墨镜,看着就不像善茬。

    特警们大为紧张,几支七九微冲当时就指过来,小平头们举起双手表示没有武器,同时向后撤去,只有那个疤脸大汉毫无惧色,扯着嗓子喊道:“芳芳,妞妞,你们在哪?”

    沈芳听见老公的呼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被方霏劝住,扭头冲着这边喊道:“他是伤员家属。”

    特警们望望自己的领导,领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疤子感激的一点头,钻过警戒线朝沈芳这边奔过来。

    “老公,妞妞她……”沈芳再次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多亏李纨在旁边介绍道:“妞妞被人带进银行里,不巧里面有劫匪正在抢银行,妞妞怕是成了人质。”

    疤子忽地站起,将黑色的西装上衣脱下,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坎肩而没有穿衬衣,一身结实的古铜色腱子肉露了出来,满是伤痕,触目惊心。

    “这是冲着我来的,芳芳你别怕,我去把妞妞换回来。”

    疤子正要往银行里走,忽然被两个警察拦住,一个两杠三花的警官喝道:“方国豪,这里有警察,用不着你出头,给我下去!”

    疤子抬眼一看,认得是分局的谢局长,他愤怒的吼道:“老谢,我女儿在里面!”

    谢局长也急了,走上来拉着疤子的胳膊道:“两个持枪逃犯在里面,你一个人进去又能怎么样,市局领导都来了,你给我个面子行不行,赶紧把褂子穿上!”

    原来事情这么复杂,疤子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想了想还是披上了衣服,焦躁的守在老婆身旁,直盯着银行的大门。

    大门依旧紧闭,落地的玻璃墙也被百叶窗挡住,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制高点上的狙击手根本瞄不到任何目标,市局的几个白衬衣也到了现场进行指挥,在一辆警车的引擎盖上摊开地形图进行布控,但苦于对银行里面的形势丝毫没有掌握,也是一筹莫展。

    肩膀上一颗警监花的市局副局长是个干练的中年人,凌厉的眼神扫过银行大门,定格在门口的两辆汽车上,最终锁定在黑色帕萨特的牌照上。

    “那是哪个单位的车!”副局长厉声喝问。

    交警部门的头头迅速问了手下,然后答道:“宋局,这是金盾公司的车。”

    宋副局长继续厉声:“金盾的车怎么在这里!谁是驾驶员!”

    交警头头再次让手下查了一下,答道:“这辆车归李有权开。”

    “李有权人呢?为什么来这里?”

    大家都回答不出来,宋副局长怒喝:“让金盾的人过来,马上!”

    金盾公司的头头没来到,一辆挂着市级机关通行证的黑色奥迪A6缓缓开进了警戒区,后门打开,一个便装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虽然个头不高,但是极其精悍,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的白衬衣更是一尘不染。

    “胡书记。”

    “胡书记好。”

    一片打招呼的声音响起,江北市政法口的人谁不认识他们的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啊,这位政法一哥从最基层的派出所民警做起,副所长,所长,刑警队长,分局局长,市局局长,一层层爬上来,步步脚印都很扎实,此人不但为人处世很是老练,侦破技术也是一流的,谈起胡书记,政法口的人没有不挑大拇指的。

    胡书记冲大家点点头,直接参与指挥,简单了解了情况之后,对大家说道:“在马局长没来之前,这里由我指挥,派出所的同志们把警戒线往外扩展一下,以防犯罪分子掌握爆炸物,特警注意警戒,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众警官都点头,胡书记想了一下又道:“给武警支队打电话,让他们派狙击手过来。”

    特警大队的领导就有些不高兴了:“胡书记,咱们自己有狙击手。”

    “我知道,可是咱们狙击手太少,不知道歹徒具体人数的情况下,我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胡书记斩钉截铁道。

    忽然,银行的卷帘门缓缓的动了,第一线的警察们骚动起来,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枪。

    一具血淋淋的尸体被抛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