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37 双发速射快枪手
刘子光一直在蛰伏,听话顺从,不声不响,为的就是关键时刻的雷霆一击。

    蹲在银行角落里的每一秒钟,他的全身肌肉都是紧绷着的,两只眼睛紧盯着劫匪的一举一动,两手垂在腰部位置,随时可以抽出手枪击毙两个歹徒。

    但他必须等待合适的时机下手,因为这把枪是偷来的,如何才能把谎话圆过去,是他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但始终未想出一条万全之策。

    事态在一步步的进展着,警方和劫匪达成了协议,以警察换人质,解除封锁,提供车辆,似乎危局已经豁然开朗,但是刘子光却明白,警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向劫匪妥协的。

    而且那个前来交换人质的警察正是和刘子光打过几次交道的胡蓉,对这个正义感超强,脾气倔强的年轻女警,刘子光印象非常深刻,当她出现的时候,刘子光下意识的就明白了,绝对会出事!

    果不其然,胡蓉进入银行大厅,老三就眼神闪烁,对劫匪轻声咕哝了一句,虽然声音极其轻微,但正巧蹲在老三背后的刘子光却听的一清二楚,“注意她身上可能有摄像头。”

    高个劫匪立刻举枪瞄准胡蓉,喝令她站住,转身。

    胡蓉立刻站住,缓慢的转身,同时将两只手抬起来,表示没有武器。

    高个劫匪一挥手枪,示意同伙过去检查,矮个子快步上前,伸手就从胡蓉的防弹背心上扯下一个扣子大小的零件,后面还连着细长的电线。

    “这是什么!”矮个劫匪厉声吼道,暴怒之极的他揪住胡蓉的头发往地上猛掼,小女警势单力薄,被他粗暴的摔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劫匪拉动了五连发枪管下的唧筒,哗啦一声推弹上膛。

    胡蓉的头皮一炸,下意识的伸手掏枪,但她的速度还是慢了半拍,八四式微型手枪还未完全掏出来,劫匪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她的脑袋,那一瞬间,她只看到劫匪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似乎张嘴骂了一句什么,然后那颗脑袋就炸开了。

    血红一片,似乎整个世界都变色了。

    当矮个将胡蓉掼到地上的时候,刘子光就知道机会来了,此时高个的注意力也集中在他们身上,老三更是惊慌失措,无暇他顾,那些人质都是面朝外,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

    矮个劫匪将上膛的五连发指向了胡蓉,就在开枪前的那一瞬间,刘子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枪,断然开枪,两颗子弹以极其简短的间隔,射入了矮个劫匪的脑袋。

    谁也没有反应过来,刘子光的枪口就转向了高个劫匪,又是一个干净利落的DoubleTap,两颗子弹穿胸而过,一股血箭飚出来,两个劫匪当场倒地,间隔只有零点一秒!

    人的脑袋里盛满了**,如同一个装满水的容器,当两颗子弹迅速射入的时候,脑壳经不住体积的突然变大,瞬间爆炸开来,丰富的脑血管内的鲜血喷薄而出,和白花花的**子混杂在一起,溅的到处都是。

    失去脑袋的躯体如同推倒的墙垛子一样,重重地倒下去,他手中的五连发也摔了出去,顺着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向后飞去,正好落到老三脚下。

    由于两枪间隔太近,高个子劫匪站的距离又偏远,更重要的是这把老五四的精度堪忧,总之为了确保命中,在转移枪口的一瞬间,刘子光选择了射击面积更大的目标,劫匪的前胸。

    两颗子弹呼啸而至,穿胸而过,高个子劫匪被子弹巨大的力量打的一个顿挫,向后飞起,同时抓着妞妞的手也松开了。

    妞妞被吓傻了,撒开两条小腿向前狂奔,那边胡蓉单手支撑着身体刚爬起来,看见小女孩迎面奔来,赶忙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这把五四式手枪里一共有五发子弹,在出手前刘子光就盘算好了,两个劫匪每人一个DoubleTap,然后最后一颗子弹赏给老三,把他打死灭口,死无对证,一了百了。

    但是正当刘子光掉转枪口正欲对准老三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中枪的高个劫匪竟然没死!躺在地上艰难的举起了手中枪,由于他伤的很重,已经难以转动胳膊来打刘子光,只能勉强对准胡蓉和妞妞。

    形势万分紧急,刘子光大喝一声:“小心!”身躯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瞄准射击,两把五四同时迸射出耀眼的膛口焰,两颗子弹几乎是擦肩而过,一颗正义的子弹射中了高个劫匪的眼睛,当场爆头,结束了他苟延残喘的生命,另一颗子弹则命中了刘子光的右胸,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打的他一个踉跄,身子一歪,正好面对着胡蓉。

    但见胡蓉满头满脸的鲜血,面容狰狞恐怖,右臂迅速抬起,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刘子光。

    坏了,这丫头疯了,刘子光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这个念头,弹匣已经空了,他动作再快也阻止不了胡蓉的射击,只能硬挨这一枪了。

    枪声响起,刘子光一咬牙,可是并没有被击中的感觉,回头一看,老三手持五连发,眉心一个小小的血洞,两眼空洞无神,身子摇摇欲坠,晃了两三下终于怦然倒下。

    再回过头来,胡蓉的胳膊依然平举着,枪口青烟袅袅,忽然,她那张被沾满鲜血的脸上漾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很甜。

    杂乱而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大队警察冲了进来,胡跃进手持六-四手枪冲在最前面,看到满脸是血的女儿,他猛回头大吼起来:“担架!急救!”

    刘子光高举双手,手枪滑落在地,众警察不由分说将他按在地上铐起来,掉在地上的手枪被踢开,一身黑色BDU战斗服的特警队员鱼贯而入,呈专业的CQB队形搜索整个银行大厅,确认劫匪全部死亡之后,才发出安全的信号。

    警方清理现场,吓傻了的人质们被救了出去,与此同时担架也抬了进来,胡书记抱着自己的女儿焦急的喊道:“蓉蓉,你哪里中弹了?”

    胡蓉一笑:“爸,是别人的血。”

    但细心的胡跃进还是在女儿的制服衬衣袖子上发现了一道焦黑的痕迹,老公安出身的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子弹擦过的印记,卷起袖子一看,果不其然,胡蓉的胳膊上一道血糊糊的伤痕。

    连胡蓉自己都惊呆了,啥时候中枪了都不知道,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这一枪是那个高个子劫匪在最后一息射出的子弹,在穿透刘子光的身躯之后擦伤了自己,假如没有刘子光替自己挡了这一枪的话,那颗强劲的7.62MM子弹将会重重地打在自己身上,即使穿着防弹衣也会被巨大的动能所伤害,轻则淤血,重则骨折,如果打在没有防弹衣保护的位置,肯定会造成重大伤害。

    对了,刘子光呢?胡蓉站起来望过去,只看见四个强悍的特警按着刘子光的脑袋,架着他的胳膊将其押送出去。

    “错了,他不是坏人!”胡蓉失声喊道,但此时现场杂乱,谁也没有听见她的呼喊,胡书记指挥着急救人员将女儿抬上担架救走,而那个哇哇直哭的小女孩,则一直被胡蓉紧紧抱着。

    银行大门口,警戒线还未解除,大量记者已经涌了上来,毅然只身犯险,解救人质化解危机的巾帼英雄,女警察胡蓉坐在担架上,在万众瞩目下从正门抬了出来,她一出现,无数的闪光灯便此起彼伏的亮了起来,掌声雷动,上百名公安干警,特警队员,武警战士,报社电视台记者,以及人质家属等等,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场面热烈,难以言表。

    看到女儿安然无恙,沈芳快步冲了上去,满脸都是泪花,从担架上的胡蓉手里接过了女儿,看到这个感人至深的镜头,现场再一次沸腾了,照相机的快门声响的像机关枪一样,不知道是谁捧来一束鲜花献到了胡蓉手里,胡蓉有些手足无措,接过了鲜花,目光在人群中扫过,父亲欣慰的笑容,宋副局长和谢分局长如释重负的脸庞,还有欢欣鼓舞的人群,这一切不都是自己一直梦想要得到的么。

    可是,为什么此刻却开心不起来。

    目光越过众人的头顶,胡蓉看到刘子光头上套着黑色的塑料袋,被特警们押解着上了那辆黑色的装甲车。

    胡蓉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