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41 平民英雄
审讯室门口围满了记者,七八支话筒伸到刘子光面前,闪光灯闪个不停,一个小巧玲珑的女记者奋力挤开众同行,钻到刘子光面前,小脸憋得通红,手持话筒道:“你好,我是电视台‘百姓生活’的主持人江雪晴,想采访你几个问题好么?”

    随后一台摄像机也跟着挤了进来,众记者都知道江雪晴这位电视台头牌花旦,那可是江北市新闻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业务水平也比较精深,往往喜欢提一些敏感尖锐的问题,大家便都安静下来,等她发问。

    望着纤纤玉指捏着的话筒,还有啪塔啪塔直眨的大眼睛,刘子光干咳一声,刚要说话,宋副局长忽然挡住了话筒,笑眯眯地说:“江主持人,各位媒体的朋友,咱们的英雄身负枪伤,刚刚配合警方调查完毕,现在要回医院了,还请大家谅解。”

    记者们看刘子光生龙活虎的样子,哪肯放过他,尤其江雪晴,根本不给宋局面子,小嘴一扁就要说话,宋局到底是老公安了,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大手一挥,几个警察围上来,组成一道人墙将记者们隔开,护送着刘子光离开现场。

    乘电梯下到市局院子了,直接上了宋局的奥迪,一溜烟开往医院,记者们纷纷奔出来上车紧追,江雪晴被挤到了最后面,电视台的采访车停在外面马路上,带着摄影师跑到车边,那辆奥迪已经不见了踪影,气的江雪晴一跺脚:“哼,这个老宋,太狡猾了。”

    随即江雪晴又是狡黠的一笑:“不让我采访,我另有高招。”

    ……

    奥迪车后座,宋副局长和刘子光并肩坐着,刚才帮他推掉采访也是无奈之举,谁知道刘子光这个愣头青会说出什么四六不靠的话来,这件案子必须有一个统一的对外口径才好。

    宋副局长语重心长的说:“小刘啊,案情我基本上都了解清楚了,你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这是已经定性的事情,市里已经决定把你塑造成见义勇为的模范,好市民的代表,你没有意见吧?”

    刘子光点点头,没说话。

    宋局又说:“有些同志不注意工作方法,你不要往心里去,都是为了案情早日水落石出嘛,回头到了病房,我亲自给你做个笔录。”

    刘子光说:“我一定配合,不过我现在想打个电话回家里。”

    宋局哈哈一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习惯性的一挥手说道:“不用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你家人了,并且将他们接到医院来看你,能培养出这么优秀儿子的父母,我也想见一见呀。”

    刘子光也跟着笑起来,奥迪车里气氛顿时和谐起来。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医院门口的车辆人流都稀疏起来,天空中飘起了细密的小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有个苗条纤细的身影正撑着一把紫色的小花伞翘首以盼。

    方护士在医院里的人脉绝对不是乱盖的,手术进行完之后她就知道了具体情况,得知只是贯通伤,并未伤到内脏之后,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眼泪还是啪塔啪塔的掉,警察说刘子光暂时回市局做笔录去了,很快就会回来,方霏便一直站在门口等着。

    距离门口还有一百米,刘子光就看见了那把小花伞,车到门口的时候,他喊了一声停,司机踩了刹车减速,但并未停下,宋局多少年老公安了,早就看见门口梨花带雨的小护士,干咳一声道:“小王,先停一下。”

    方霏很纳闷的看到这辆黑色的奥迪A6停在自己面前,贴膜的车窗像镜子一般看不见里面,车窗匀速降下,露出那张熟悉的面孔,一如往常般英气逼人。

    “小护士,等人呢?”刘子光笑着说道,推门下车,根本不像几小时前中过枪的样子,强壮的身躯上披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更显英俊挺拔。

    目瞪口呆的方霏只用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

    小花伞一丢,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强忍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倾盆而下,比那淅淅沥沥的小雨密集多了,刘子光的胸口迅速被眼泪打湿,他抚摸着方霏的秀发安慰道:“没事了,傻丫头还哭什么。”

    “怎么没事,那是枪伤啊,我都看见弹孔了……呜呜呜,以后再不许和人家拼命了。”小护士才不管车里还有两双眼睛看着呢,钻在刘子光怀里尽情的哭泣着,眼泪鼻涕一把抓。

    奥迪车里,宋局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的风衣……”

    ……

    高土坡棚户区,刘子光家所在的大杂院门口,出去倒垃圾的老太太被一位衣着靓丽气质高雅的美女客气的拦住。

    “老奶奶,请问这是亲爱巷108号么?”

    老太太惊讶的看着这位明显不属于高土坡的上流社会女子,迟疑了一下才道:“对。”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你们这个巷子真难找啊,曲里拐弯的和迷宫差不多,老奶奶,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哈,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刘子光的住户?”美女夸张的发表了感慨,还用小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以示胜利之后,又问了下一个问题。

    这回老太太的思维清晰了一些,答道:“有啊,那不是老刘家的孩子么,就住在往里走第八个门,红色的大门,旁边有一堆炭球的就是。”

    “谢谢你啊,老奶奶。”美女客气的说了一声,回头招呼摄像师:“走,跟上。”

    开了夜拍功能的摄像师跟着江雪晴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大杂院里走去,留下倒垃圾的老太太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半天后才忽然猛醒,惊呼道:“老头子,你猜我看见谁了,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啊!”

    老刘家的锅屋内,刘妈妈正在炒菜,儿子出差了,老两口在家随便吃吃就行,青菜豆腐,一碟盐豆子就行,老头正在屋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

    房间狭小,刘爸爸坐在床沿上,手里端着小酒杯,不时抿一口这一块钱斤的散装八五酒,心情非常不错,自打儿子当上保安部长,老爸的精气神就比以前强多了,走路腰板都直挺挺的,灰暗的脸色也光鲜了许多。

    二十一寸长虹彩电里演着今天的江北新闻,播音员用平淡的语调播报着新闻,大连路发生一起银行劫案,警方迅猛出击,一个小时内击毙歹徒,将国家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损失降到了最低点。

    十年历史的老电视机画面已经有些模糊,色调也不准,刘爸爸咂了一口小酒,品头论足:“什么世道啊,银行都敢抢……”

    忽然房门被彬彬有礼的敲响,这可是很奇怪的事情,大杂院里的邻居从不会敲门,都是推门直接进来的。

    “谁啊?进来。”刘妈妈拿着锅铲子说道。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颗小脑袋拱了进来,手里还拿着话筒,话筒上印着四个字母:JBTV

    “请问刘子光是住在这里么?”甜美而又文静的女声响起,有些耳熟,但是想不起来哪里听过。

    是陌生人,刘妈妈顿时拘谨起来,放下锅铲子,关了炉门,手在围裙上擦着,回答道:“是啊,你是小光的朋友?”

    身材娇小玲珑的江雪晴钻了进来,拿着话筒说:“阿姨你好,我是江北电视台百姓生活栏目的主持人江雪晴,想采访一下你们。”

    “哎呀,是电视台的主持人。”老妈顿时慌了神,不知所措起来,幸亏江雪晴很有采访经验,告诉刘妈妈不要紧张,先把屋里的灯都打开一下。

    刘家墙上有一盏六十瓦的日光灯,还是刘子光上学时候装的,寿命已经接近尽头,打开之后镇流器嗡嗡的响,也不够明亮,于是江雪晴便让电视台的摄像机抗进来,补光灯打开,陋室内一片雪亮。

    江雪晴站在狭小的室内,扫视着这间英雄居住的房屋,屋里堆满了坛坛罐罐,活动空间很小,床头露出草苫子,两个枕头皮是红色印花的,还有个黯淡的双喜,想必还是老两口结婚时候留下的东西。

    一个眉眼和刘子光有些相像的老大爷有些局促的坐在床头,面前的小桌子上摆着盐豆子和白酒瓶子,桌旁的水泥地上,放着一个洗脸盆,盆里滴答作响,傍晚下了点小雨,这屋里立马就漏了。

    江雪晴采访过无数个家庭,其中不乏困难户,这种场景已经见惯不惊了,她沉着的说道:“大爷,请问您是刘子光的父亲么?”

    刘爸爸点点头:“我是他爸爸。”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的大连路银行劫案,刘子光见义勇为受了枪伤,我是特地来带二老去医院看他的。”

    “啪”的一声,刘妈妈手里的盘子摔了个粉碎,人无力的瘫在门框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