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43 爱上保安
夜,滨江大道香樟酒家,二楼落地窗前,两个中年男人正在对饮,这是一家高档私房菜馆,菜肴价格很贵,酒水更是不便宜,光那瓶五粮液就要上千块。

    “老高啊,太破费了吧。”秃顶男人嗅着酒杯里的佳酿,客气的说道。

    “哪里哪里,应该的,这家馆子很有路子,五粮液都是真的,厨子也不错,听说是高价从上海请来的。”坐在秃顶对面的正是刘子光的领导,物业公司的经理老高。

    秃顶咂了一口酒,点点头:“没错,是真的,好酒啊。”

    高总赞道:“王部长到底是老饕了,您这个水平当个国家级的品酒师是绰绰有余。”

    王部长谦虚的一笑,拿起雪白的餐巾擦擦嘴,开口道:“老高啊,你想动一动的事情,我已经报上去了,不过最近公司人事紧缩,短期内可能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你耐心等着就行了。”

    高总呵呵一笑:“那就多麻烦王部长了,对了,我们分公司有个姓刘的保安主管,以前就有过案底,今天又牵扯一桩大案子被抓进去了,不知道总公司对这种人是怎么处理的?”

    “是这样的,对于有前科的人,公司原则上是坚决不要的,不过嘛,总会有些例外,怎么,这人是你亲戚?”

    “不是不是。”高总赶紧撇清,又说:“我就是纳闷,这小子可能上面有人,进公司没几天呢就升级当了主管,我们白队长熬了几年都没他爬得快,对了,王部长知道这号人吗?”

    王部长沉吟了一下,高总话里的意思他已经很清楚,便说道:“这样吧,回去后我查一下,确认属实的话,别管是谁的关系,都坚决辞退,绝不姑息。”

    “王部长啊,你可是帮我解决了大麻烦啊,来,咱们哥俩走一个。”

    两个男人碰了酒杯,一饮而尽。

    二十分钟后,酒足饭饱,高总提议暂不开车,先去旁边的金碧辉煌洗浴中心放松一下,解解酒,然后再回家,王部长欣然同意。

    当高总和王部长走进金碧辉煌大厅的时候,分局治安大队的杨峰正在洗浴区泡着,圆形的中药浴池边上,放着用干毛巾包裹着的手机,正滴滴滴响个不停。

    “杨子,谁的电话啊,怎么不接?”李志腾躺在水池里问道。

    “老三媳妇,打了几十个电话过来,我靠,她男人犯事吗,找我有什么用。”杨峰一脸的不耐烦,丝毫看不出他曾经和老三是多么亲密的好哥们。

    “对了,老三那个事到底咋整的,听说是被胡书记的女儿一枪爆头。”想起今天下午的银行大劫案,也出了现场的李志腾很感兴趣。

    “谁知道呢,兴许是老三手头紧了,想走邪路呢,听说他牌桌上玩的挺大,都是上十万的输赢,下午刑大的人就去他二奶家抄底去了,不知道能搜出来什么。”杨峰摇头晃脑的说道,对身旁叫个不停的手机根本不理睬。

    “对了杨子,你和胡蓉的关系怎么样了,得手了没有?”李志腾一脸淫亵的问道。

    “哼哼,你说呢。”杨峰不置可否,脸上漾起了自信的微笑。

    ……

    市公安局会议室,烟雾缭绕,马局长主持会议,几位副局长以及刑侦部门的头头参与,都是经年的老烟枪了,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屋里自然烟熏火燎,气氛也有些紧张。

    “金盾公司李有权和劫匪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我认为其中疑点很多,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走到一起,李有权是公司中层,每年分红就有十万,犯不上做这种掉脑袋的事情,他是当过警察的,明白持械抢劫的严重性,根本就没有动机做这种事情嘛。”

    说话的是孙副局长,他主管后勤工作,市局三产就归他管,傍晚金盾公司梁胖子的老婆就来找过他了,送了一份不轻的红包,请他帮忙通融,保住老梁的位子。

    孙副局长倒不完全是为了帮梁胖子,主要是因为出了这件事,他脸上也不好看,好嘛,押款公司出内贼,协助劫匪抢劫银行,这事儿传出去多丢人,出于这种考虑,他很想帮李有权开脱罪名,起码不要和劫匪混在一起。

    公安局主管刑侦的是宋副局长宋剑锋,听了孙局的话,他当即不客气的反驳道:“技侦的同志已经读出了唇语,李有权在案发现场主动向劫匪支招,破坏我们的行动,直接导致胡蓉同志的生命受到威胁,这一点在其余几个人质的口供里都得到了证实,而且在两名劫匪毙命之后,他还拿起了五连发企图狗急跳墙,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孙副局长刚要反驳,宋剑锋又补充道:“我们已经搜查了李有权的住所,发现他除了老婆孩子之外,在外面还养了二奶,买了一栋一百五十平米的复式住宅,平时还喜欢赌博,玩的还挺大,欠下起码六十万的赌债,开销大,生活腐化,我认为这都是他走上邪路的动机。而且正因为他当过警察,熟悉我们的路子,才更加有胆量,有把握铤而走险。”

    孙副局长说不出什么话了,只好低头猛抽烟。

    马局长干咳一声,扫视了一下手下干将,刑侦大队长老徐。

    老徐站起来说道:“关于另一名嫌疑人刘子光,我认为很有疑点,这个人底子不干净,在境外从事过雇佣兵职业,背景相当复杂,他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冲进银行,而且开枪打死两名劫匪,弹着点都是要害,显然不准备留活口,这一点很值得怀疑。”

    马局长赞许的点点头,喝了口茶补充道:“老徐同志的发言很有道理。”

    宋剑锋不客气的反驳道:“所谓境外雇佣兵,纯粹是无稽之谈,我可以确信,这个人的底子是清白的,这一点不用质疑,至于他为什么在那个时间冲进银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是为了解救被李有权绑架的小女孩。”

    老徐脖子上的青筋跳着,强辩道:“为什么他要去解救,和他有什么关系?”

    宋剑锋鄙夷的笑笑:“再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今天傍晚市委几个常委碰过头了,市委书记是拍了桌子的,他的原话是‘难道咱们江北市是洪洞县里无好人么’?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还要被怀疑,被审查,甚至被刑讯,这是什么道理?”

    既然宋剑锋把市委书记都抬出来了,大家便都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件事已经定性了,英勇的实习女警和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合作铲除了三名狼狈为奸的劫匪,既传奇又光彩,大家面子上都有光,何乐而不为。

    马局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也只好很无奈的宣布散会,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对外封闭李有权的真实身份,只说是某公司的临时工而已,以消除负面影响。

    散会之后,老徐找到宋剑锋,在走廊里递了一支烟给他,问道:“宋局,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李有权要在抢银行前绑架疤子的老婆孩子,这完全是两码事嘛,根本靠不到一起去。”

    宋剑锋说:“我也有这个感觉,但有些案件确实是说不清楚的,也许是两件事很巧合的凑到一起了,除了当事人,别人完全不会明白,现在李有权死了,想知道这件事,只有去地府问他了。”

    老徐猛抽了几口烟,又问道:“那个刘子光,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八年的经历是完全空白的,连警方都查不出来任何蛛丝马迹?”

    宋剑锋淡淡笑了一下:“有些机密,不是咱们这个级别的人能触及到的,你心里明白就好了。”然后大踏步的走了,只留下满面惊愕的老徐。

    ……

    市立医院病房内,已经是夜晚十点钟,记者们走了,爸妈也被劝了回去,只留下贝小帅和几个兄弟陪着。

    这间是VIP病房,只有刘子光一张病床,兄弟们把窗户打开,点上香烟吞云吐雾,忽然房门被敲响,吓得贝小帅连忙把烟头藏在身后,过去开门一看,原来不是查房的护士,而是***带着嫂子和毛孩三个人来看刘子光了。

    赶紧让进病房,刘子光看见他们来了,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抱怨道:“嫂子,那么晚了还过来,外面下雨,淋了雨多不好。”

    毛孩娘憨厚的笑笑:“他兄弟,听说你受了伤,俺心里就放不下,俺就寻思了,这老天爷是咋想的,尽让好人遭殃,过来看一眼,这心才放下,老天爷还算公道咧。”

    刘子光笑道:“让嫂子挂念了,我这是小伤,过几天就出院了。”

    ***插嘴道:“兄弟,你的事疤子知道了,吃饭的事先放着,等你好了再说。”

    “嗯。”刘子光点点头,“等我出院了,有不少事要干呢。”

    ……

    深夜一点钟,滨江锦官城豪宅内,电话铃忽然想起,一条白嫩细腻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按亮了床头台灯,先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这才拿起了电话。

    “江雪晴你这个死丫头,这么晚打电话干什么?”李纨打了个哈欠道,同时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儿子,还好,小家伙睡的很熟,没被吵醒。

    电话里的背影音很杂,似乎是电视台的工作间,一个女声响起:“纨纨,我恋爱了。”

    李纨笑了,坐直了身子,乌黑的秀发瀑布一般披下,散布在真丝睡衣上,她戏谑地说:“咱们小晴又谈恋爱了,这个月第几个了?又是哪家公子被你看上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低沉:“纨纨,这回是真的,不是什么公子,是个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