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44 少年壮志不言愁
李纨又坐直了一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拿住话筒说道:“小晴,你捣什么鬼?又是恋爱又是保安的?哪跟哪啊。”

    “哎呀,纨纨你怎么忘了,不是你交代我要挖的那个大新闻么,大连路银行劫案的英雄,我几个小时前采访过他,真的是太MAN了,太COOL了!那些小白脸,公子哥和他一比,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李纨的嘴微微张了一下,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开口。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电话那头的江雪晴慷慨激昂的背诵着李白的《侠客行》,忽然话锋一转,又改成那种婉转的小女儿口气,“他真的是一个英雄,那种大隐隐于市的平民英雄,他让我热血沸腾了,让我春心荡漾了,我一定要追到他,一定!”

    “小晴”李纨终于开口说话,不知怎么地,她的嗓音有些枯涩沙哑:“你到底了解他多少?”

    “这不正在了解嘛,我觉得这个男人就像大海一般深邃,总之我决定了,一定要征服这个男人,纨纨,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江雪晴挂了电话,但这边李纨还久久拿着电话,听筒里发出嗡嗡的忙音。

    儿子翻了个身,看见台灯的光芒,揉着眼睛哭了起来,李纨赶紧放下电话,关上台灯,抱着儿子哄起来,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只有母子二人,卧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露出落地长窗的一角,外面是江北市绚烂的霓虹在闪烁,只有这样,漫长孤寂的夜才不会那么寒冷。

    一艘夜航的江船慢慢驶过,发出悠长的汽笛,儿子被哄着入睡了,眼角边还挂着晶莹的泪,李纨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儿子,将身子蜷缩起来,一个身影不由自主的跳进脑海。

    “等一下,你的卡忘了拿。”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递了过来,拿着卡的人是个衣着朴实的年轻人,除了比较英挺之外,实在没什么能让人留下印象的,直到第二次因为儿子被拐带的事情再次遇到他,李纨才想起这个人来。

    他没什么背景,只是居住在棚户区的平凡年轻人,甚至没有正当职业,在物业公司当个普通的临时工保安,但却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拾金不昧,侠义心肠,为了营救被拐卖儿童打死人贩子,惹下滔天罪责。

    儿子就是李纨的命,为了报恩,她耗费巨资帮刘子光请了律师,又不惜代价疏通关系帮他摆平了这件事情,至于授意手下给他升职的事情,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

    李纨是商界女强人,很懂得别人的心理,她做的这些事情都没有让刘子光知道,包括这次让江雪晴帮忙给刘子光做个专题采访,都是无心之举,她只是觉得,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年轻人被埋没,未免太可惜了。

    可是江雪晴一通没头没脑的话,却触动了李纨内心深处另一种情愫,那个年轻人,真的像江雪晴说的那样,是大海一般深邃的男子么?

    ……

    两日后,警民英模报告会在市委宣传部下属的人民舞台大剧场隆重召开,各界人民代表,市级机关代表,区县各单位代表,驻江北市三军武警代表均出席了报告会。

    报告会的主题是:警民携手,共建和谐平安江北,大会由市委秘书长主持,他高度赞扬了以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市公安局局长马伯仁,副局长宋剑锋,江岸区公安分局局长谢华东为首的公安领导班子,面对强敌,从容指挥,果断出击,取得了巨大的战果,保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为和谐江北,平安江北的建设添砖加瓦。

    然后,他又重点表扬了江岸分局局长谢华东和派出所实习女警胡蓉,这两位同志以大无畏的勇气冲在第一线和丧心病狂的劫匪做殊死斗争,尤其胡蓉同志,身为一个女同志,又是经验不足的实习警官,面临危险迎难而上,深入虎穴,断然处置,击毙劫匪,保全了人质的生命安全和国家财产,鉴于这种英勇行为,市局已经向省厅汇报,为她申请公安英模称号,并且市委市政府也考虑为她申请五一劳动奖章和三八红旗手称号。

    随即,市局马局长宣布了嘉奖令和调令,所有参战公安战警,一律荣获集体嘉奖一次,江岸分局局长谢华东,调任市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实习女警胡蓉,提前结束实习期,授予三级警司警衔。

    秘书长对着话筒说道:“下面,有请我们的两位英雄上场。”

    聚光灯亮起来,满场掌声雷动,英姿飒爽的女警官胡蓉和干练挺拔的谢分局长走上了主席台,两人都穿着熨帖平整的警服,警容非常端正,当他俩走上台的时候,音乐也很适时的响了起来。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风霜雪雨博激流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少年壮志不言愁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

    为了母亲的微笑

    为了大地的丰收

    峥嵘岁月

    何惧风流

    在场所有公安干警都不约而同的起立,随着慷慨激昂的旋律唱了起来,几个少先队员捧着鲜花奔上台去,将鲜花献给了人民的英雄,此时此刻,胡蓉已经不能自已,热泪满眶,在心里默默地念道:“妈妈,你在天堂看见了么,我已经站在了英雄的舞台上。”

    市委书记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胡跃进上台,分别为谢支队长和胡警官颁发任命书和新警衔,老谢只是升职,警衔并没有动,而胡蓉则是从两拐肩章换成了一杠一花,从此便是一名真正的警官了。

    看着父亲亲手将银光闪闪的肩章别在自己肩膀上,胡蓉终于抑制不住情绪,泪流满面,看到女英雄落泪了,大家不但没有笑话,反而报以更加热烈的掌声。

    颁发过任命书和警衔之后,秘书长再次发言,这次比较简短了,只是提到在警方的行动中,一些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参与进来,协助警方制服劫匪,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为了表彰这种行为,市委市政府决定组建一个见义勇为基金,先期由金盾公司和交通银行各捐助五万元,这次银行劫案中的好市民刘子光同志,给予五千元现金奖励,以资鼓励。

    ……

    夜市,地地道道烧烤摊,被老四派人砸烂的摊子重新开了起来,而且大棚比以前更大更新了,小马扎小桌子和铁皮炉子都换了新的,甚至还在后面用三合板搭建了一个临时厕所,和以前相比,可谓鸟枪换炮。

    大棚的正中央,整齐的排着一溜烧烤专用折叠小桌子,足有十来米长,两旁摆着清一色的大号塑料啤酒杯,二十来个壮小伙子围着长条桌子坐下,统一把上衣扒掉,露出健壮的肌肉,还没办理出院手续的刘子光就坐在桌子头上,身上缠着绷带,斜披着风衣,高高举起啤酒杯:“兄弟们,走一个!”

    二十多个大号啤酒杯举起,随着一声声“干”字碰到了一起,黄橙橙的啤酒。白腻腻的泡沫,伴随着青春激荡的笑容,飘扬在大棚中。

    十个不锈钢啤酒桶一字排开,谁想喝自己倒,冰柜里的肉串可劲的吃,吃到后面来不及穿串,就直接拿刀割下一条条的羊肉,扔到铁篦子上烧烤,撒点孜然辣椒面,管他半生不熟,拿起来就吃。

    今天老大请客,弟兄们敞开了吃喝,据说老大这回得了一个什么好市民奖,有五千块的现金呢,本来还有上电视作报告的机会,可是老大说了,那玩意矫情,没意思,还不如和兄弟们一起乐呵呢。

    今天刘子光很高兴,倒不是因为五千块奖金,而是那个有机玻璃的好市民奖杯以及配套的证书,拿到家里很让爸爸妈妈欣慰,大杂院的邻居们都跑来看热闹,对老刘家的孩子赞不绝口,老爸老妈容光焕发,说话声音都比以前底气足了许多。

    为人儿女,有什么能比让父母骄傲更开心的呢。

    江北市夜市大排档历来不缺乏卖艺者的足迹,通常他们都是挎一个吉他,背一个小电喇叭,嘴边挂着麦克风,在各个大排档间流转,唱一首歌五块钱,都是沦落风尘的穷苦少年,所以一般摊主也不会驱赶他们。

    正巧两个卖艺的小伙子走进地地道道的大棚,看见长条桌子边坐着的汉子们,下意识的想扭头避开,却被刘子光叫住:“把歌本拿过来我看看。”

    卖艺小伙递过覆着塑料薄膜的歌曲单子,刘子光随便翻了一下说道:“唱这个,挪威的森林。”

    小伙子刚要唱,刘子光又说:“就你俩太少了,再喊几个过来,这种男人的歌,就得合唱才有味。”

    说着,刷的拔出一张百元大钞塞过去,小伙子两眼放光,奔出去叫了三个同行进来,五位流浪歌手站成一排,拨动吉他开始演唱: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瑕

    ……

    流浪歌手沙哑而饱经沧桑的嗓音演绎着这首挪威的森林,别有一番感觉,小伙子们听的摇头晃脑,不知不觉跟着哼了起来,忽然刘子光想起一个人来,问保安同事道:“你知道王志军在干什么吗?怎么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刘哥,好像志军家里出了点事,挺麻烦的。”同事答道。

    ………………

    随便说一句,喊五个流浪歌手在烧烤摊子唱挪威森林这个事,兄弟是干过的,确实很拉风,很酷,有条件的可以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