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47 乡下这点事
朱所长抓起了话筒:“喂,哪位?”

    “朱刚健,你他妈的中午喝了几斤假酒?敢和市局领导抬杠,我看你是这身警服穿够了吧!你想倒霉也别拉着老子啊,宋局说了,这就下县考察工作,你等着,我要是挨训了,绝对饶不了你!”

    电话听筒里传出一阵暴风骤雨般的训斥,声音是县局周局长的,朱刚健被训的一张胖脸一会红,一会白,拿着手帕不停地擦汗,那点酒劲全出来了。

    放下电话,朱所看见刘子光还带着手铐,顿时大怒起来:“乱搞!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把手铐打开!”

    联防队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朱所唱的哪一出,迟疑着把手铐打开,朱所长这才换了脸色,伸出两只手去和刘子光握手:“哎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宋局长的朋友,误会,纯属误会,哈哈。”

    刘子光也喜笑颜开:“朱所长客气了,也怪我,一时心急没说清楚。”

    朱所长豪爽的一拍大腿:“唉,还说啥客气话,都是自己人,晚上大河酒家,我请客。”

    刘子光笑眯眯的掏出烟来给朱所长上了一支,又帮他点燃,又示意马超给联防队员们上烟,大家都点上后,气氛已经变得相当融洽。

    “朱所长太客气了,晚上我一定到,我兄弟王志军的事情,您看……”

    朱所长拧起眉毛,很严肃的说:“前段时间我不在所里,有些情况不太了解,这样吧,等我看了案卷,马上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刘子光点点头说:“那好,就麻烦朱所长了。”

    “哪里话,都是自己人嘛。”朱所长很客气的要留刘子光坐下喝茶,被他婉言谢绝,带着马超张军和王志军的姐夫,下了派出所的楼。

    回到车上,马超就纳闷道:“刚才还横鼻子竖眼的要逮咱,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自己人了,这朱所长的嘴脸变得还真快。”

    刘子光笑着说:“咱上面有人啊,当然是自己人了,要是不打那个电话,恐怕哥几个都要在所里过夜了。”

    王志军的姐夫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问道:“大兄弟,你真的认识市局的领导?”

    刘子光淡淡地说:“嗯,有点来往。”

    “那可太好了,俺家二弟终于能出来了。”

    刘子光笑着点点头:“那是肯定的。”又拿出三百块钱给马超“去买两条紫南京给他们送过去。”

    马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咱不是上面有人吗,怎么还要给他们送烟?”

    “一码归一码,你真不懂事,照哥哥的话去做就好了。”刘子光说。

    “哪能让你出钱,我来!”姐夫按住刘子光拿钱的手,非要自己掏钱,但哪里争得过刘子光,马超接了钱飞快的下车跑开了,在派出所旁边的烟酒店买了两条烟,用报纸裹起来送上了楼。

    五分钟后,马超下来了,一脸的鄙夷道:“那帮联防队的小子还真好意思,给他们就拿着了。”

    刘子光说:“愿意拿就是好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过一会志军就出来了。”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王志军便扛着铺盖卷出现在派出所大门口,人比在志诚花园的时候消瘦了不少,精神也很萎靡。

    捷达车的四个车门同时打开,四个人走出来迎着王志军走过去,王志军眼睛一亮,疾步走过来,一双手紧紧握住了刘子光的手,声音有些哽咽:“刘哥!”

    又和其余三个人打招呼:“姐夫,张军,马超。”

    刘子光伸手将王志军背上的铺盖卷接了过来,大手一挥:“没事了,回家!”

    ……

    驱车回到朱王庄,离得老远就看见王大娘站在门口翘首以盼,捷达一直开到跟前,车门打开,王志军一头钻出来,含泪喊了一声:“娘!”

    “二孩,你回来了。”王大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双手颤抖着,有些无所适从,乡下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只是回头朝着院子里猛喊:“老头子,二孩回来了。”

    王校长和王大姐听见喊声,忙不迭的从院子里跑出来,果然看到王志军活生生的站在跟前,把个王校长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王大姐也悄悄摘下眼镜,抹了把眼泪。

    这边欢天喜地,惊动了隔壁老朱家,二楼上打开一扇窗户,伸出个胖达达紫红色的脸膛,狐疑的朝这边看过来,刘子光注意到这个人,伸出手指朝他点了点,恶狠狠地笑了笑。

    不管老朱家怎么想,先将王志军迎进家里,几个男人搬了板凳坐下抽烟说事,王大娘和王大姐忙和着张罗晚上的饭菜,今天是二孩重获自由的好日子,怎么都得好好喝一盅。

    王志军抽着烟,说出了自己被抓进去之后的遭遇,倒也没吃多少苦头,就是关着不放人,听说是朱家托了关系,要多关他两天,再罚点钱,杀杀王家的威风,要不是刘子光来了,还不知道要关到哪一天。

    在大河乡这种天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乡长就是皇帝,派出所所长就是土霸王,只要不闹的过分,啥事也没有,再加上这种争抢宅基地的事情在乡下很常见,本身就说不清道不明,派出所拉个偏架,你还真不好办,层层上告的成本和结局,未必比默默忍受来的低,所以大多数时候,村民们还是选择了忍耐。

    幸亏刘子光认识市局的领导,一个电话过来,甚至根本没说什么,就解决了问题,案子结了,注销拘留记录是不可能的了,但人却是当场释放,罚款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儿子被刘子光救了出来,王校长很激动,老泪纵横,连声道谢,王志军的眼中也是晶莹闪烁,拉着刘子光的手说:“刘哥,啥也不说了,我没有哥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刘子光也紧握住他的手说:“好兄弟,没说的,在小区门口咱俩站岗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厚道人,你这个弟弟,我收了!”

    王校长接着说:“二孩啊,以后可不敢打架了,这回对亏了你刘哥帮忙,下回就没那么好办了。”

    王志军咬着嘴唇说:“爹,难道非要忍着姓朱的蹲在咱们头上拉屎吗?”

    王校长摆摆手:“唉,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是爹窝囊,实在是斗不过人家啊,咱家就你一个独苗,万一有个啥好歹,唉,你就听爹一句吧。”

    王志军气鼓鼓的不说话,刘子光呵呵一笑,劝道:“王大爷,志军,你们爷俩就别怄气了,姓朱的算什么东西,回头我料理他们,绝对一次治改,永不再犯。”

    说着说着,天就擦黑了,王大姐出去割了五斤猪肉,买了两条鱼,两瓶带纸盒子包装的洋河大曲,王大娘在家也收拾了两只鸡,一些青菜豆腐,锅屋里飘出酒肉的香气,是那种纯朴地道的农家田园菜肴味道,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可是刘子光却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说道:“你们先吃,我出去办点事,马超,开车跟我走。”

    一听这话,王校长可急了,王大娘也从锅屋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擀面杖:“这孩子,怎么不留下吃饭,大娘为了烙了鸡蛋煎饼了。”

    刘子光说:“没事,把酒给我留着,回头来喝。”

    劝不住他,只好看着他和马超开车走了,王志军奇怪的问张军:“刘哥干啥去?”

    “不是约了派出所朱所长喝酒嘛,哪能失约。”张军答道。

    ……

    一直到夜里十二点,捷达车才开回了朱王庄,老王家人全部都没睡下,等着刘子光呢,车门打开,一股浓重的酒气冲出来,马超跳出驾驶室,要去搀扶刘子光,被他摆摆手制止了。

    “七八个人就想放倒我,还欠点。”刘子光从车里钻出来,虽然脚步稍微有些发飘,但是眼神却是清澈无比的。

    “喝了多少啊?”王校长关切的问道。

    “起码三斤,只多不少!派出所八个人,对我们光哥一个,铁盒装的口子窖整整十二瓶,光哥一个个和他们喝过来,最后全都给喝到桌子底下去了,就我们光哥一个人没事,”说起刚才的酒桌恶斗,马超依然是一脸的兴奋与崇拜。

    “这孩子,咋喝那么多啊,身子都要喝坏的。”王大娘心疼的直搓手,跑进锅屋就去烧热水。

    刘子光倒是没事人一样,进了堂屋往椅子上一坐,把王志军叫过来说:“志军,派出所那边都打点好了,明天我就叫人过来开整,不把姓朱的四个兔崽子揍改,绝不收兵。”

    王志军感动的岗岗的,刘哥为了他的事情,豁出命来和那些家伙拼酒,有这么仗义的兄弟简直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

    “哥,你坐着,我去给你端热茶来醒酒。”

    等王志军端着热茶,马超捧着洗脸水从锅屋过来,却看到刘子光坐在椅子上,早已鼾声如雷,睡熟了。

    一家人顿时鸦雀无声,王大娘从柜子里拿出给儿子结婚预备的床单和被套,铺在堂屋的床上,几个人帮刘子光脱了鞋子和外套,七手八脚抬到了床上。

    ……

    “喔喔喔”一阵公鸡的啼叫,将刘子光从梦中惊醒,不知不觉一觉到天明,昨夜到底喝了多少酒不记得了,只记得派出所老朱和自己称兄道弟,好的像是亲兄弟一样,这些本乡本土的土霸王可不是简简单单威吓收买就能降服的,必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份量,反正刘子光是吹的天花乱坠,让朱所长等人彻底折服了,以后王家在村里,至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被欺负了。

    起了床,穿上鞋子走到门外,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翠绿的草叶子上沾着晶莹的露珠,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王家的锅屋烟囱还在冒着烟,里面传出拉风箱的声音,看来王大娘比自己起得还早。

    走到门口,发现停在外面的捷达车焕然一新,那些泥巴被擦得干干净净,白色的漆面一尘不染,锃亮无比,再看后面,王志军正拿着一块布,卖力的擦着车身。

    “志军,这么早就起来了。”刘子光说。

    “哥,我睡不着,就起来擦车。”

    “嗯,睡不着就对了,今天咱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先忙着,我打个电话。”

    说着,刘子光拿出手机,先拨了个电话给高总。

    “高总,我是刘子光,这几天有点事请假,给你打声招呼。”

    高总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好:“没事,你忙你的,公司里一切正常。”

    再打个电话给手下的保安领班,现在志诚花园保安部两个领班都是刘子光提拔起来的,对他言听计从,根本不鸟白队长。

    “小李,召集兄弟们,除了当班的全拉上,带上家伙等我通知。”

    “好嘞,刘哥。”那边爽快的答应。

    再给贝小帅打电话:“小帅,我是你光哥,睡醒了没有?没睡醒拿凉水浇头!听好了,给你一个小时,把能叫上的兄弟都叫上,到志诚花园等通知,有事要办。”

    电话那头的贝小帅顿时兴奋起来:“哥,终于要动老四了么?”

    “不是老四,先动四个小杂鱼,为你志军哥哥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