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51 刘子光又涨工资了
原来张军这小子打架不行,脑瓜子挺灵活,躲在院子里用手机吧外面的情况拍了下来,朱老三动手的那一瞬间正好被他记录下来,成了铁证。

    朱所长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说:“兄弟,你可帮了我大忙了,我这就安排所里逮人,那什么,我先忙,有空咱哥俩再喝。”

    刘子光笑呵呵的说:“行,啥时候到市里来,我请你。”

    朱所长夹着皮包一溜小跑追大队去了,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大概是安排人抓捕朱老三。

    这边众村民还没从惊讶中回过味来,老王家盖屋,市里领导乡里领导都到场祝贺,这还了得!老王家二小子通了天了!

    朱长龙的媳妇一屁股坐在地上傻眼了,心里一万个后悔,不该怂恿当家的去抢占王家的宅基地,现在戳了马蜂窝不是,她想了想,爬起来收拾了几件衣服打个包袱,灰溜溜的从后门走了,准备去娘家躲几天风头。

    中午,有村民从乡里赶集回来,绘声绘色的向大家讲述了看见的事情,一辆警车开进乡卫生院,将正在治疗的朱家四兄弟全给抓了!

    这可是平地一声惊雷,朱家四兄弟别说在朱王庄,就算在整个大河乡,也是跺一跺脚地皮震三震的人物,开沙场,酒楼,网吧,舞厅,狐朋狗友一大帮,和派出所的人也是称兄道弟,好的好像一个娘的,这回怎么突然就倒了。

    根据消息灵通的人透露,是市里发了话,说要严打农村黑社会性质的小团伙,朱家四兄弟不幸当了典型。而且村长被打成重伤这件事就算他们兄弟干的,躲都躲不了,这回老监是蹲定了。

    朱家兄弟一倒台,就产生了一个大问题,村里的沙场怎么办?

    大河乡名称的由来,就在于穿乡而过那条大沙河,而朱王庄就在大沙河畔,大沙河盛产优质河沙,是建筑业不可缺少的原料,这几年房地产市场火爆,河沙的价格也一路上涨,挖河沙成了一项很赚钱的买卖。

    朱老二承包村里的沙场也是动了手脚的,本来村里是打算公开竞标,可是朱家兄弟雇佣了一帮打手威逼恐吓,搞得只有他们一家来投标,结果可想而知,村委会被迫以极低的价格将沙场承包出去,每年损失的钱何止十万。

    现在朱家兄弟倒了,沙场承包权肯定要易手,可是老村长又受伤住院了,村里群龙无首,这件事就不得不耽误下来。

    这些事情都是刘子光端着饭碗,蹲在太阳地里和老百姓聊天得知的,他倒是入乡随俗,穿个破汗衫,趿拉着布鞋,笑眯眯的见人就发烟,和村民打成一片,村民们都知道他是志军的朋友,城里来的大老板,人有本事不说,还那么随和,便乐意和他多说几句。

    有人就怂恿了,干脆让王家二孩竞选村长算了,他是退伍兵出身,又在城里打过工见过世面,人又忠厚善良,当村长在合适不过了。

    刘子光笑笑不说话,他看人多准啊,王志军这人太耿直了,不适合当村官,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村长这个职务还是本乡本土德高望重辈分长的人出任比较合适,不过那个沙场,刘子光倒是很感兴趣。

    下傍晚的时候,贝小帅回来了,不过不是开着马六回来的,而是乘坐乡里的三轮摩的,进屋后就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皮包交给刘子光,刘子光看也不看塞给王志军。

    “志军,数数。”

    王志军打开皮包,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里面是十沓簇新的钞票,整整十万块!

    “哥,这怎么能行,我不能要啊。”

    “给你就拿着,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刘子光一摆手将王志军挡了回去。

    王志军一咬牙:“行,那我就拿着。”

    “哎,这才像话嘛。”

    原来刘子光让贝小帅去把马六卖了,换来了这十万块,正好凑齐给老王家盖楼。

    第三天,村里的事情差不多稳定了,刘子光才带着众兄弟返回市里,乡亲们一路送到村口,直到他们走远还频频招手。

    ……

    回到市里,刘子光才想起自己的出院手续还没办,顺道带着王志军去了医院一趟,车刚停下,他就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风风火火从急诊室冲出来,站到了车门口,啥话也不说,就这样瞪着自己。

    “咳咳。”刘子光有些尴尬的看着小护士,方霏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似乎有一泓秋水,看得他很有些惭愧。

    “有点事下乡了,也没来得及打招呼……”刘子光嗫嚅着说。

    “你知不知道你的枪伤还没好,每天要打针消炎,换纱布的,要是感染了怎么办!”方霏本来还怒气冲冲,但是看到刘子光,不知怎么地,怒气忽然就消了,只是低声责怪道。

    “好的差不多了,不信你看。”说着刘子光挥动了胳膊,展示自己的健康正常,方霏这才放下心来,。

    此时王志军从另一边车门钻出来,目光望向远处,稍显怪异,刘子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翠绿色的身影正陪伴着担架从救护车上下来,那辆风尘仆仆的救护车上分明印着南泰县医院的字样。

    刘子光心中一紧,看来老村长伤势严重啊,不管怎么说,他是因为保护王家才受伤的,自己能帮的就得帮一下,于是朝着方霏讪笑了一下。

    方霏冰雪聪明,已经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了,问道:“又是你朋友?”

    “嗯,这个老头人不错,为了掩护乡亲才受伤的。”

    “掩护乡亲?难道是……”方霏睁着大大的眼睛,有些不理解刘子光的话,难道这年头还有日本鬼子和大狼狗么,乡亲们好好的怎么就需要掩护了?

    不过身为护士的她并没有开这样的玩笑,而是说:“那你们先过去看看吧,有什么情况找我就好了,我来安排。”

    刘子光一拍王志军的肩膀:“志军,该你上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公司帮你办手续。”

    ……

    刘子光回到公司,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刚准备掏钥匙,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门是虚掩的,推开一看,里面两个工人正在抬桌子,地上一片狼藉,文件丢的到处都是。

    “你们干啥呢?”刘子光纳闷地问道。

    “小刘终于回来了啊,是这样,我让他们搬的,这间屋我要用。”不知道什么时候,白队长出现在身后,神气活现的说道。

    “嗯?你要用?那我去哪里办公?”刘子光皱眉道,心中暗想果不其然,高总和白队长这俩小子没闲着,肯定趁自己不在做了手脚。

    白队长得意洋洋,这回刘子光被免职可是板上钉钉,确定无疑的事情了,为了这件事,高总特地请总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头头喝酒桑拿,敲定了的,而且还顺便帮自己说了好话,这保安部部长的位子,非自己莫属了,为此自己还给高总送了整整四大盒子汇仁肾宝呢。

    “你去哪里我不知道,要不你找高总问问?”白队长斜眼看着他,心中充满了鄙夷。

    此时高总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室里,桌上摆着一份总公司的公文,上面印着将志诚花园一期物业分公司保安部部长刘子光辞退,并且永不叙用的内容,盖着人力资源部的公章,签了部长的名字,白纸黑字,鲜红的公章,还能有假?

    等会刘子光肯定要来质问,还是打发他去总公司闹事,志诚集团那么大的企业,省里都能排的上号,他一个小痞子算的什么,还没走到楼上就得被保安拿下,哼哼,到时候有他的难看,这个眼中钉终于就要滚蛋了,想到待会就能看到刘子光愤懑的眼神,高总一阵幸灾乐祸。

    高总正在窃喜,忽然电话铃响了,看了下来电显示,是总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拿起来清清嗓子:“喂,我是高金宝。”

    “高金宝,你搞什么飞机!害我被副总骂,刘子光是什么人?那是好市民奖的得主,见义勇为的英雄,你害谁不好害他啊!那份辞退书作废了,千万别拿出来!另外你帮我通知刘子光,总公司要给他嘉奖,加一级工资,发五千块奖金,就这样。”

    电话那头,秃顶王部长暴风骤雨般的骂完,挂了机,这边高总还拿着电话张口结舌,胖脸上一串汗珠滴下来,半晌,才无奈的吞了口唾沫,喉结艰难的动了一下,挂上了电话。

    办公室的门被拧开,刘子光走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一脸阴笑的白队长,还没等刘子光说话,高总便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转出来,亲切的握住刘子光的手说:“小刘啊,我首先代表公司,代表至诚花园一期分公司的全体同仁恭喜你,在外面做了好事也不说,你也真是的,不把我当朋友不是,哈哈。”

    白队长傻眼了,看看高总,再看看刘子光,事态的发展让他如坠五里雾中。

    “我已经向总公司申请了,帮你加一级工资,另外总公司领导还决定奖励你五千块钱,恭喜你啊,小刘同志。”

    说着,高总伸出两只胖手,热情的握住刘子光的手,拼命地摇晃。

    “高总,那些先不说,我就想问问,我的办公室咋回事?”刘子光冷笑着说。

    “噢,是这样的,那间办公室背阴,面积也不够大,我想帮你调一间朝阳的,面积大点的,呵呵,事先也没通知你,就是想给你个惊喜嘛,你不会怪高哥我吧?”高总笑呵呵的说道,和蔼的面容真的犹如一位关爱下属的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