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57 恶人自有恶人磨
李纨饶有兴趣的看完了电视节目,回到了办公桌前按了通话键:“给我接物业徐总。”

    秘书接通了电话,那边徐总也是刚得到消息,至诚一期搞这么大的行动,竟然没有向上通报,让负责物业这一块的集团副总老徐,也就是那位在一期分公司发狠的中年副总,很有些措手不及。

    “这么大的行动,竟然不和上面通报,真是无组织无纪律!回头我一定好好批评他们。”徐总有些不安的说道。

    “哦,那倒不必了,我看效果还不错呢,就让他们接着搞吧,如果物业费征收比能提高的话,我会提请董事会给他们加薪的。”李纨说完,挂上了电话。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秘书小姐送进来一叠文件,是邻市竞标某地块的资料,现在房地产市场火爆,但是拿不到地的话一样赚不到钱,作为实力较强的房地产开发商,至诚集团的眼光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本市了。

    想到这块要竞标的地,李纨就一阵阵的头疼,蛋糕虽然诱人,但是也要有一副铁嘴钢牙才能吃下去啊,听说邻市好几家开发商虎视眈眈,大有势拿此地的架势,至诚集团虽然实力强大,但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想要拿下此标的,肯定会遇到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阻力。

    ……

    志诚花园会议室,姗姗迟来的高总正在主持会议。

    “这个嘛,这次综合治理非常成功,啊,我呢,一直在集团总部协调各方面关系,也没来得及到现场来指挥,啊,你们配合的还是不错的嘛,值得表扬。”

    高总官腔十足,把功劳全揽到自己身上,但员工们心里早就有数了,谁也不理他,话一讲完,白队长和会计科综合部的几个家伙便热烈的鼓起掌来,为高总叫好。

    “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还是加强征收力度,主要由客服部和综合部牵头,会计科配合,我看好你们哦。”高总笑意吟吟的扫过自己的几个亲信,亲信们无不挺直了腰板,接受着领导的检阅。

    清理了群租之后,广大业主非常满意,再加上物业公司适时的加强了保洁和绿化的强度,清扫了几个卫生死角,清理了小区中心广场的喷泉,修剪了草坪和绿化带,动用了洒水车清扫道路,给树木草坪洒水,小区搞得干干净净,整洁卫生,人们也愿意缴纳物业费了。

    但是还有一些难以解决的顽疾,四十五号楼有位住在一楼的大妈喜欢养鸡,门前的绿化带被她改建成了养鸡场,大大小小几十只鸡跑来跑去,优哉游哉,每天早上天不亮,大公鸡就要引吭高歌,吵得人睡不着觉,鸡屎鸡毛更是遍地飞,为此周围业主没少投诉,物业人员也几次来找这位大妈协商,可是毫无建树。

    大妈其实不差钱,就是喜欢玩这个,说放养的鸡肉好吃,鸡蛋有营养,她家是有营养了,周围几座楼的邻居可都遭了殃,找她讲理根本没用,投诉到物业,物业人员来了照样没辙,反而激起了大妈的愤恨,坐在楼下指着上面的窗户骂了两个钟头,都不带重样的,这样彪悍的大妈,大家都是束手无策。

    邻居们不敢招惹养鸡专业户,只好把气撒在物业公司身上,不解决鸡群扰民的问题,他们就联合起来不缴纳物业费,客服部协调了好多次,依然是无功而返,这个头疼的问题一直放到了现在。

    客服部工作人员再度上门劝说大妈将鸡群迁走,哪怕你关在家里养也行,但是别占用公共绿地,别大早上的啼叫扰民就行,但大妈依旧我行我素,将上门的几个客服小妹妹骂的狗血喷头,眼泪都出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大妈也从来不缴纳物业费,而且毫无理由,就是不交!

    客服部找到高总反映情况,高总也是没辙,不过这一户实在特殊,如果不治理的话,周围几座楼的业主都不缴纳物业费,实在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弯,高总把手下心腹招来开会,这些只会拍马溜须的家伙又能有什么高招,无非是大眼瞪小眼,装傻充愣而已。

    没办法,客服部的部长带着手下一帮小MM找到刘子光想办法,刘子光把手一摊,说:“高总都没办法,我又能怎么着?人家养鸡又没触犯法律,咱们去抓人家的鸡才是违法的呢。”

    客服部的部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少妇,手底下也是一帮青春年华的小MM,部长一个眼色使下去,小MM们顿时围拢上来,撅着嘴撒娇卖乖,缠着刘子光不放。

    “刘哥,你就帮帮我们吧,我们都知道你最有办法了。”

    “好哥哥,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刘子光被她们缠的没办法,哈哈一笑说:“好吧,我想想办法,不过咱们两个部门要结成友好单位哦,都是年轻人,要多来往才是哦。”

    此言一出,客服部的女将们顿时将心放回了肚子,小少妇拍了胸脯说:“刘哥你发话了,我们绝对执行,咱们两个部门以后就是一家人,聚餐唱K,郊游爬山,全没问题。”

    保安部的小伙子们大都是单身汉,早就对客服部的MM们垂涎三尺了,刘哥仗义,帮他们拉红线,小伙子都感动的岗岗的,啥也别说了,刘哥让干啥,就是一句话的事!

    次日下午,四十五号楼前,养鸡大妈正坐在门口和几个老太太推牌九,跟本没注意到一辆无牌小货车的来到,那辆小货车停在门口,后门打开,五个铁笼子一起打开,五条伸着血红舌头的猛犬从里面窜出来,冲着肥美的鸡群便扑了上去。

    楼前的绿化带里,大大小小三十多只公鸡母鸡小鸡正在悠闲的啄着食,草坪早就被它们弄得一塌糊涂,一只长着鲜艳羽毛的大公鸡,做金鸡独立状,威严的扫视着自己的领地和妻妾们,大红色的鸡冠子高高扬着,一副不可一世的派头。

    忽然,五条猛犬的闯入,打破了这种悠闲恬淡的田园生活,恶狗们见鸡就咬,白森森的牙齿,锋利的爪子,喉咙里的低吼,都让鸡群为之颤抖,有几只胆小的母鸡当场就吓死了,大公鸡为了保护领地,毅然和猛犬做斗争,可惜实力悬殊实在太大,被一头德国黑背扑倒在地,只一口就结果了性命。

    养鸡大妈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半晌才尖利的叫起来,可是鸡群已经覆灭了,五头猛犬嘴里头上都是鸡血鸡毛,遍地都是鸡的残骸,场面之惨烈,堪比战场。

    狗的主人一声唿哨,五只训练有素的猎狗便跳上了小货车,呲牙咧嘴的坐着,宛如得胜还朝的将军,小货车喷出一股蓝烟跑了,只留下气的发抖的养鸡大妈。

    大妈愤怒了,当即打电话报警,派出所出警速度倒是挺快,可是面对这种情况,民警也是无可奈何。

    三十多只鸡,也不值几个钱,又不是被人打死的,而是被狗咬死的,这案件到底该怎么定性?而且这位大妈的彪悍,派出所也是知道的,谁也不想搭理她,于是只是记录了口供便离去了。

    鸡群覆灭,周围几座楼的邻居无不拍手叫好,大家都知道是物业公司干的,但是都心知肚明谁也不说,只是悄悄去物业客服部,把当月的物业费给交了。

    大家还是低估了养鸡大妈的实力,她的鸡群覆灭之后,立即打电话将自己的儿子招来,大妈的儿子可不是等闲之辈,当即开了两辆车,拉来十几号兄弟到物业公司来闹事。

    为首一个青年,高大健壮,身穿黑色修身T恤,身后跟着十几个人,也都是一脸的江湖气,身上刺龙画虎,彪悍非常,过来就把物业公司的门给堵了,只许进不许出,什么时候解决问题,什么时候放人。

    几个小流氓打扮的人往客服大厅一坐,叼着烟吞云吐雾,把客服小MM们吓得花容失色,几个人悄悄跑到保安办公室,报告了刘部长。

    刘子光眉毛一挑,大感兴趣:“还有人敢到我地盘上捣乱,有意思。”当即披衣前往,几个小MM心中顿时有了主心骨,跟在刘子光后面狐假虎威的走着。

    来到大厅,刘子光还没说话,那个穿黑T恤的青年眼睛一亮,颠颠的跑过来,点头哈腰:“这不是刘哥么?”

    来人正是疤子手下头马,和刘子光在1912门口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豹。

    刘子光淡淡点头:“是黑豹啊,带人过来有啥事?”

    黑豹赶紧掏烟:“没事没事,都是误会,哥哥你吸烟。”

    刘子光叼上烟,黑豹诚惶诚恐帮他点上,说道:“哥哥,求你件事,千万别告诉疤哥,他要是知道了,非活剥了我不可。”

    刘子光吞云吐雾,神态自若:“好说,小事儿。”

    “那个谁,死过来!”黑豹指着身后一人喝道,那个黄毛小青年赶紧屁颠屁颠的过来,一脸的不安。

    “这是刘哥,疤哥一家人的恩公,知道不!疤哥见了他都要上烟的!”

    黄毛小青年赶紧赔礼:“对不起刘哥,我不知道这地方是你老罩的,我妈那个老顽固,我早就不让她养鸡了,就是不听。”

    这帮人走的速度比来的还快,当他们的汽车消失在视线内的时候,客服部的小MM们全都跳了起来,一个个笑颜如花,围着刘子光欢呼:

    “刘部长太伟大了!”

    “光哥,我太崇拜你了!”

    ……

    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半小时后,养鸡大妈亲自跑到客服部,缴纳了拖欠已久的物业费,还不住的道歉,说以后再也不养鸡了。

    物业费征收比超额完成指日可待,同时刘子光又收到了另一个好消息。

    电话是方霏打来的,说那五十万块钱有着落了,让他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