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61 江雪晴的姨夫跳楼了
更雷人的还在后面呢,刘子光将可乐递给李纨,随口问道:“吃饭了么?”

    “嗯……”李纨歪着头想了想,今天起得太早,出门的时候儿子还在睡觉,没来得及做饭,到公司以后又忙着开协调会,也没时间吃东西,到现在肚子还空着呢。

    “呵呵,太忙忘了吃。”李纨说。

    “我妈煮了四个鸡蛋让我路上吃的,给你吧。”刘子光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四个白水煮蛋。

    后面卫子芊和两个秘书MM的眼睛都瞪圆了,这也太……

    更加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李总竟然笑着接过了鸡蛋。

    “太好了,小时候我妈妈也经常给我煮鸡蛋当早饭,不过只有一个,我吃了不了那么多,拿一半吧。”

    李纨接了两个鸡蛋,拿了一张餐巾纸垫在膝盖上,开始剥鸡蛋壳,那边刘子光将另外两个鸡蛋地包了起来。

    李纨问:“怎么?你不吃?”

    刘子光说:“现在不饿,等饿了再吃。”

    望着这个男人像孩子一样将母亲煮的鸡蛋细心地包起来放到口袋里,李纨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刘子光这个人给她的反差实在太大了。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个拾金不昧的好青年,第二次是飞车救人,奋不顾身的英雄,第三次则是神勇无敌,铁血无情的硬汉杀手形象,在李纨的心中,刘子光应该是那种侠骨丹心的义烈好汉,曾经沧桑的成熟男子。

    但是刚才他的表现,却是如此亲切的邻家男孩形象,单纯,质朴,自然,如同年少时候暑假的阳光一般温暖。

    想要快速的了解一个男人,要看他的头和脚,李纨身为生意场上的人,更是深谙此道,刘子光的发型是很普通的短发,一看就是那种街头剃头铺子五块钱剪出来的,但是却干净整齐,整洁大方,他脚上穿的是一双抵挡牌子的黑皮鞋,N年前的旧款了,鞋底也有些磨损,但却擦得锃亮,一尘不染,以此分析,刘子光的家境很一般,是那种平凡而又脚踏实地的老百姓家孩子。

    从他对待母亲煮的鸡蛋的态度上还能看出,这是一个孝顺、体贴、细心的好男人,看他的档案还是未婚,真不知道哪个女孩子能有这么好的福气嫁给他,集团里倒是有好多未婚的女孩子,不过好像都配不上他。

    剥着鸡蛋,李纨竟然心猿意马起来,开始胡思乱想,此时车队已经开上了马路,打着双闪向北方开去,清晨的街道车辆稀少,不用多久就能开出城区了。

    “李总,电话。”后座伸过来一只拿着手机的纤纤素手,正是卫子芊。

    刘子光扭头一看,笑了:“是卫小姐啊,这么巧。”

    卫子芊也很勉强的一笑,心说你这个傻子,和老总坐在一起还大大咧咧的,真让人头疼。

    令人惊奇的是,刘子光明明已经知道了李纨的总裁身份,但却没有丝毫的大惊失色,或者受宠若惊之类,反而平平淡淡的,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李纨接了手机开始通话,原来是前面车尹副总打来的,问她要不要事先和龙阳市的李副秘书长联系一下。

    李纨说昨天已经通过话了,现在时间还早不用打电话,等八点钟以后再说。

    放下电话,李纨开始吃鸡蛋,她吃鸡蛋的姿势很文雅,用手捏着煮鸡蛋,小口小口的啃着,光洁细嫩的鸡蛋白和两排扁贝一般整齐洁白的牙齿,以及樱桃小口互相映衬着,很有一种观感上的强烈刺激。

    刘子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纨看,李纨察觉了他的目光,扭过头来一看,刘子光毫不躲闪,目光清澈无比。

    “怎么?我脸上有花么?“李纨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到底是大集团老总,即便是微微的嗔怒,GL8里的气氛也立刻变的微妙起来,后座上的三个女孩子的心立刻悬了起来,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捏一把汗。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吃东西的架势和你的身份不太符合。”刘子光微笑着说。

    “呵呵,应该怎么吃?气吞山河般的架势?”李纨扑哧一下笑了。

    气氛一下又缓和了,一时间卫子芊忽然明白了李总为什么要把这个分公司保安调上来使用了,宠辱不惊,是个人才。

    车队向北行驶了十几公里,两边的风景已经从高楼大厦变成了无边的麦田,高大挺拔的行道树一闪而过,车流不算多,照这种速度,一个小时即可抵达龙阳市。

    可是车队速度却忽然放慢了,前导车用对讲机通知后面几辆车,说是前面修路,要改道。

    又修路!省内道路一年到头总是不断在修,谁都知道有什么猫腻,这几年交通厅长都变成高危职务了,谁也坐不满任期,但是该修路的还得修。

    没办法,车队只得改走省道,这一来路程就有些绕了,路上的车流也拥堵起来,好在车队几个司机的水平都蛮高,一直紧紧跟着没有掉队。

    省道上堵满了大客车,大货车,拖拉机,农用三轮,走一段距离就有收费站,车队被迫以六十公里的时速缓慢前进,还只能走走停停,这一拖就是一个多小时,转眼就到了八点钟,想到还没和李副秘书长联系,李纨拿起了手机。

    拨通一个号码,居然传来的是“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回音,这就奇怪了,李副秘书长是个勤勉的官员,从来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李纨又换了一个号码拨过去,是办公室的电话,依然没人接听。

    再打家里的电话,响了一声就有人接。

    “你好,请问黄阿姨在么?”李纨口中的黄阿姨,是李副秘书长的夫人。

    对方是一个陌生的男声:“不在,你哪里?”

    “我是黄阿姨的朋友,我姓李,请问您是谁?”

    “我是公安局的,有事给我说。”

    “哦,没事了。”李纨放下了电话,心中狐疑不已,公安局的人竟然跑到李副秘书长家里接电话,很不对头啊。

    沉吟片刻,继续打电话,这回打的是江北电视台江雪晴的手机。

    “晴晴,我是李纨啊,刚才给你姨夫打电话,竟然关机,打家里,阿姨也不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么?”

    江雪晴的声音带了哭腔:“早上……早上小姨打电话来,说,说姨夫他,他跳楼了,呜呜呜。”

    电话挂了,李纨的神情有些复杂,卫子芊在后面惴惴不安的问:“李总,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李秘书长出了点事,咱们的计划不变。”

    说完,李纨就望着窗外沉思起来,李副秘书长其实官位不算高,但是主管基建这一块,县官不如现管,有他从旁助力,至诚集团竞标的阻力会小一点,现在他出事了,一些原本没有预计在内的阻力肯定会冒出来,比如那些当地黑社会。

    但是为了这个项目,至诚集团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光是标书的制作就耗费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只是为了李副秘书长的死就让整个计划胎死腹中,不是李纨的风格!也不符合至诚集团的奋斗精神!

    “牵一发动全身,龙阳之行,变数多多啊。”一直沉默望着窗外的刘子光忽然冒出来这句话,刘子光是何等样人,这种官场斗争门清的很,李副秘书长跳楼的事情,绝对不是单一事件,背后肯定纠结着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各种盘根错节的力量,在这个节骨眼上去龙阳办事,肯定不会一帆风顺。

    “如果有一点困难就退缩,那至诚集团就不会是今天这个规模!”李纨忽然提高了声调,斩钉截铁的说,温婉小女人瞬间变成了女强人。

    刘子光不说话了,继续望着窗外,李纨心底却一声叹息,看来自己还是高看这个男人了,遇到一点挫折就打退堂鼓,到底不是干大事的料啊。

    气氛有些尴尬,大家都不说话了,李纨扭头对卫子芊说:“子芊,让前导车加速,务必在九点前抵达龙阳市。”

    卫子芊立刻拿起对讲机通知陆地巡洋舰里的曹达华,让他加快速度,曹部长沉稳有力的接受了命令。

    陆地巡洋舰马上打开了爆闪,并且用高音喇叭呵斥前面挡路的农用三轮车,听起来倒是威风十足,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龙阳市民风彪悍,就是警车开道都不好使,何况是普通民牌越野车,前面的车就是不让路。

    司机一生气,加速从侧面超车,想把这辆装满石子的农用三轮别到路边去,这一招如果在高速路上或许有点用,但是这些开农用车的司机一般都是没学过交规的,也不看后视镜,反正在自家门口开车,都是我行我素惯了的,两边都是硬茬,顿时便出了事,陆巡和农用车刮擦,机动三轮翻到,石子落了一地,幸运的是司机和两个押车的都没受伤。

    这下还了得,农用车司机顿时火冒三丈,跳到陆巡前面挡着路大骂不已,雷鸣正一肚子火呢,跳下车一记直拳,那司机就变成了熊猫眼。

    这下可戳了马蜂窝了,这司机就是附近村里的人,一声招呼,四下里便围上来不少村民,将陆巡包围起来,曹达华见状赶忙出来协调,可是哪里又能协调的来,现场一片混乱,后面的车更是堵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