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66 写给卫子芊的情书
一声清脆的酒杯撞击声之后,刘子光将杯中酒干了,李纨依然是浅尝辄止,但是酒精的力量依然让她的脸蛋更加红了,她客气的笑笑,对大家说:“你们吃好喝好啊。”就在卫子芊的陪同下去其他桌敬酒去了。

    刘子光刚刚坐下,面前的酒杯就被人抢了过去,雷鸣不怀好意的笑着,拿着酒瓶子帮刘子光倒酒:“行啊,小刘,挺能打的啊,今天还真的谢谢你,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说着客气话,就把刘子光的酒杯倒满了,然后端了起来客客气气送到他跟前,看着这张假惺惺的脸,和满满当当足有半两白酒的杯子,别管真心假意,人家场面功夫做到了。

    刘子光豪爽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因为这杯酒是端的,所以雷鸣不用陪,等刘子光喝完,他又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小刘,咱俩先走三个。”

    刘子光却把白酒杯反过来放在桌子上,拿过一边喝红酒用的大号高脚杯说:“小杯子是女人用的,是爷们就用这个喝。”

    随后不由分说,拿起酒瓶子“咣咣咣”倒满了一杯,足有三两白酒,放到了雷鸣面前,又拿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满。

    “咱哥俩先走三个,我先干为敬。”刘子光举起酒杯,喝白开水一般将烈酒倒进了喉咙,冲着雷鸣一亮杯底。

    玩命战术啊,雷鸣一咬牙,也端起酒杯干了,三两五十二度烈酒下肚,那感觉真不是闹着玩的,雷鸣就觉得一股滚烫的热流从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里,很不舒服,一杯酒下去,他就剧烈咳嗽起来。

    “小雷喝的太猛了,悠着点,剩下两杯先存着,我来和小刘走一个。”曹达华也换了红酒杯,给自己倒满,杯底在桌子上碰了一下:“小刘,干杯。”

    刘子光的酒杯也倒满了,两人各自干了,保安们一起为曹部长叫好,那边雷鸣喝了口酸奶,也恢复过来,都是要脸的人,这种场合哪能甘居人后,他咬着牙又给自己倒满,找刘子光喝酒。

    两人连续走了两个,三杯下肚,就是将近九两白酒,加上前面集体干杯的三个酒,就是一斤多,本来雷鸣这体格,喝一斤白酒也能撑得住,但是架不住这么猛烈的喝法,三两三两的干,跟喝白开水似的,这玩意谁能降的住啊。

    第三杯下肚的时候,雷鸣已经头脑不清晰了,站起来脚步打晃,说话舌头都大了:“你们喝着,我上个厕所先。”扶着墙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呼呼大睡。

    其他桌的同事被惊动,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曹达华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小雷今天太高兴了,喝的猛了点,一会就好。”

    说罢安排两个同事扶雷鸣回房间休息,这下保安这桌子上的人就少了三个,只剩下三人和刘子光对阵,酒场如战场,狭路相逢勇者胜,别看刘子光只有一个人,这种气魄就先声夺人,让曹达华等人不敢小觑。

    曹部长暗示两个手下施展车**战,刘子光是来者不拒,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别的规矩我不在乎,但是必须用大杯子喝,一口气全干。

    保安们都是身高一米八五以上,体重九十公斤以上的彪形大汉,体格在那放着,酒量自然不会差,有雷鸣的前车之鉴,他们也不敢轻敌了,只能轮番上阵,喝一杯歇一会,吃点菜喝点果汁冲淡一下胃里的烈酒,然后接着喝。

    过了一会,上去送人的两个保安也下来了,坐下来的时候悄悄给曹达华使了个眼色,曹部长顿时明白,这两人在楼上的时候肯定服用了大量的海王金樽,又喝了不少酸奶保护胃粘膜,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才下来和刘子光战斗的。

    两个生力军正好接替另外两个已经被刘子光灌得晕头转向的伙计,但是看到桌上并排放着的四个空酒瓶子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汗都下来了,这不是喝酒,是灌水啊。

    本来白酒就没预备多少,总共才六瓶而已,照他们这种喝白水一般的喝法,别人刚刚酒过三巡,这边已经见底了,本来刘子光还想让服务员再拿两瓶过来,被曹达华劝住,老曹心里这会直打鼓啊,本来就是想把刘子光给灌倒而已,结果人家没趴下,自己这边先倒了一个,剩下几个伙计也都口齿不清,目光呆滞,要是再喝下去,怕是要出人命。

    “来点啤酒吧。”曹达华主动示弱,让服务员拿了两箱青岛啤酒过来,按照他的估计,刘子光也就是三板斧而已,开头挺猛,再坚持下去就撑不住了,弄点啤酒投一投,看看他的底子到底有多深。

    这场酒喝下来,真是天昏地暗,东倒西歪,啤酒瓶子满地扔,除了曹达华和刘子光之外,几个保安全溜到桌子底下去了,曹部长本人也是思维迟钝,举步维艰,去厕所放水都得扶墙走,直到现在他才算明白了刘子光的酒量,可以用一个日本姓氏可以诠释“酒井”!

    保安们疯狂酗酒,李纨根本不知道,这会她正拿着手机在阳台上打电话呢,家里的儿子想妈妈,要妈妈哄着才能睡觉,李总在外面唱了半个小时的儿歌才把儿子哄睡着,回来一看,好嘛,保安们全趴到桌子底下去了,只有刘子光还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吃菜,脸色都没变。

    “尹总,怎么也不劝一下。”李纨责怪道。

    尹总赶忙站起来:“兄弟们今天都受累了,需要喝酒发泄一下……”

    李纨摆摆手,说:“赶紧把他们都扶到房里去,酗酒可不是好事。”

    由于保安们人高马大,一个个死沉死沉的,最后还是请来酒店的服务员才将他们抬到房间里去,另外又在洗手间里找到了已经吐得一塌糊涂,并且躺在呕吐物中鼾声如雷的曹达华,服务员们强忍着酸臭味道将他扶起来,驾到房间里,用毛巾擦干净再丢到床上,为此跟着忙前跑后照顾的尹总没少给人家小费。

    ……

    第二天早上,保安们才从宿醉中醒来,一个个头疼欲裂,跑到浴室里狠狠地冲了半小时的淋浴才解了乏,再看房间里狼藉一片,床上地上都是呕吐物,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却只记得酒桌上和刘子光走了三杯,后面的全忘了。

    雷鸣才惨呢,睡到半夜呕吐了,头就枕在呕吐物之中睡了好几个小时,等到早上醒来,整个头都是臭的,洗刷完毕之后换了新衣服,对着镜子打领带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满是血丝的眼睛,雷鸣不禁悲叹道:“曹哥,我是不是酒量很差?”

    回答他的是曹达华一阵雷鸣般的鼾声,雷鸣回头看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号称千杯不醉的曹哥也喝趴了,看来昨天那场酒还真是惨烈,不知道刘子光那小子喝死了没有。

    换好了衣服,打开房门,就看到一身运动装跑鞋的刘子光从外面回来,脸色红润,起色极佳,脖子上还缠着一块小毛巾,看样子是刚刚晨跑回来。

    雷鸣有些纳闷,挠着头问道:“跑步去了?”

    “是啊,早上不跑一圈,浑身不舒坦。”刘子光答道。

    “你不是就穿着一身衣服来的么,哪里来的运动服和跑鞋啊?”

    “哦,昨天喝完酒去夜市转了转,跑了一套阿迪的运动服和跑鞋,开价三百,八十块拿下,不错吧。”刘子光说着,小跑着过去了。

    雷鸣气的鼻子都歪了,伙计们一个个醉的死猪一般,他还有能耐去夜市讨价还价买便宜货,他还是人么!

    今天工作安排不多,李总、尹总带着几个工程师设计师去招投标中心议标去了,反正龙少团伙已经被打掉,没什么危险存在了,保安们昨天又喝了那么多酒,索性给他们放假一天,自由活动。

    一直到中午,保安们才算缓过劲来,在自助餐厅吃午饭的时候,他们都下意识的躲着刘子光,生怕他又拿着一瓶白酒走过来要和人走一个,经过大家分析判断后得到一个共识,刘子光这家伙身体里肯定有一种特殊的酶可以分解酒精,以至于千杯不醉,以后绝对不能和他喝酒!

    ……

    整个下午无所事事,保安部的同事们就在一起打牌消遣,顺便商议怎么对付刘子光。

    “李总不是特别看重他么,那就下个套让他出丑,以后再也抬不起头来。”雷鸣贴了一脸的小纸条,手里抓着扑克牌咬牙切齿的说。

    “这小子精着呢,想给他下套可不易。”一个同事说道。

    “那可不一定,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姓刘的肯定有软肋,咱们慢慢找就是。”曹部长插言道。

    “嗯,我想到了,卫助理是咱们公司排名前三的大美女,又是名牌大学的MBA出身,眼界比天还高,最恨那些不知所谓的男人骚扰她了,上回设计部那个白领给她发E-MAIL求爱,不是被她挤兑的当场下不来台,最后羞愤辞职的么,不如这样……”雷鸣挤了挤眼睛,放低了声音说起来。

    众人听了,都拍着巴掌说好,一脸的幸灾乐祸。

    ……

    在他们几个人筹划坏主意的时候,刘子光已经在市区逛了一大圈了。

    龙阳市的出租车有两种,一种是夏利轿车,起步价五元,另一种是三轮摩托车,两块钱就走,五块钱哪都去。

    刘子光坐的就是这种廉价的三轮摩托,在龙阳市内走街串巷,体察民风,顺便和摩托佬侃大山,可别小看出租车司机这种行当,接触的社会阶层相当广泛,视角能够深入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想要迅速了解一座城市,找他们聊天是最迅捷有效的办法。

    傍晚时分,李总和设计师们胜利归来,先在会议室给大家开了个小小的碰头会,向大家宣布:至诚集团的方案已经获得专家组的一致认可,成功入围,大伙顿时欢欣鼓舞,纷纷鼓起掌来。

    趁着旁人不注意,坐在门口的雷鸣悄悄将一张纸条放进了衣架上卫子芊的风衣口袋里。

    片刻之后,李总宣布今晚出去吃火锅,大家更加兴奋起来,四星级酒店的菜肴虽然高档,但并不好吃,还不如外面的小肥羊吃的过瘾呢。

    出门的时候,卫子芊取下自己的风衣披上,双手下意识的揣在口袋里,似乎摸到了什么,拿出来一看,不禁柳眉倒竖,那张纸条上写了极其简单的一句话:“卫助理,我喜欢你,想和你交个朋友,晚上十点到我房间来好么。刘子光”

    走在队伍末尾的雷鸣和另外几个保安看见卫子芊的表情,都不禁暗暗偷笑起来,这下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