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68 李纨的王霸之气
扑进来的是两个酒店保安和一个穿迷彩服的家伙,手里握着的是那种很长的棍棒式强光手电,既能照亮又能打人,当他们看到卫子芊的时候,顿时愣了一下。

    卫子芊的气质和那种风尘女子差异实在是太大了,保安们明白搞错了,但是贼不走空,既然闯进来了就得出点成绩,孤男寡女呆在一间屋里还愁没有罪名么?

    “站住不许动,查房!”穿迷彩服的用手电筒晃着刘子光的眼睛,气势汹汹的吼道,另外两个人则迅速包抄过来,二话不说就要去扭刘子光的胳膊。

    “你们干什么的!出去!”一瞬间卫子芊恢复了冷面助理的威严,指着房门怒吼道,迷彩服男子冷笑一声说:“哼哼,还干什么,我们是来抓奸的!”

    本来是来抓嫖的,但卫子芊明显不是做小姐的,迷彩服灵机一动喊出抓奸的理由,反正这一对狗男女也不干净,要是正常关系谁还半夜串门啊。

    听到这句话,卫子芊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两个酒店保安则暗挑大拇指,这伙计太有才了!

    刘子光不动声色,等两个酒店保安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就势扭住两人的胳膊一个空翻站到他俩背后,腾腾两脚踹在后心上,两人当场趴倒,穿迷彩服的大惊失色,挥起电击器扑过来,黑色的电击器前头闪耀着蓝色的火花,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音,煞是骇人,刘子光不慌不忙,一把扣住他的手往回一扭。

    迷彩服男子被自己手中的电击器戳中,高压电流打得他浑身乱抖,打摆子一样颤栗了几秒钟,然后瘫倒在地,裤裆部位都湿了,双脚还一阵抽搐。

    刘子光出手向来迅捷无比,整个过程不过五秒钟就结束了,卫子芊也是个胆大心细的,冲出房门就要喊人,但是当她冲出去的时候,却啥也喊不出来了,因为走廊里的情景惊呆了她。

    灯光昏暗的走廊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个穿迷彩服的男子,两边的客房房门被打开了好几扇,只穿着小裤衩和拖鞋的男同事狼狈不堪的被人押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是几个衣衫不整,围着浴巾的妖艳女子从房里出来,神情坦然无惧,有个女人居然还点起了一支烟。

    迷彩服们用手电照着三个男同事的脸,恶狠狠地吼着:“看什么看,快走!”忽然他们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卫子芊,顿时快步冲了上来。

    忽然旁边一间房内传出剧烈的打斗声,几个迷彩服便弃了卫子芊冲进去帮忙,片刻之后,三个人便拖着失去知觉的雷鸣从里面出来,人高马大的雷鸣口吐白沫,人事不省,显然是被电击的失去知觉了。

    动静太大,更多的同事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这一幕都不禁惊呼起来,此时正是夜里十点钟,大多数同事都换了睡衣,又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眼镜男和小MM,碰到这种场面自然束手无策,而尹总和李总又不住在这个楼层,一时间竟然没人出头。

    这帮穿制服的人有两个领头的,一个是肩膀上三颗花的保安领班,一个是穿迷彩服的中年男子,两人手里均拿着对讲机站在走廊里协调指挥,搭眼一看,似乎少了几个部下,顿时将目光投向刘子光所在的房间,两人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带着人走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拿出证件来!”站在门口的卫子芊厉声喝道,两人根本不理睬,伸手就将卫子芊推了进去。

    卫助理气的眼泪都出来了,肩膀剧烈的抖动着,这帮家伙简直是活土匪!忽然一双手搭在她的肩头,是刘子光。

    刘子光如同一堵墙般挡在前面,两个家伙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随即又站稳脚步,用对讲机指着他,色厉内荏的吼道:“你!身份证拿出来!”

    “你凭什么查我身份证,你的证件呢!”刘子光针锋相对,步步紧逼,两人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不自觉的又退了两步。

    这时,被刘子光踹倒的两个酒店保安从房里灰溜溜的钻出来,两个人都因为头撞到墙而碰了一鼻子的血,看起来狼狈不堪,捂着鼻子喊道:“张哥,王队,他拒捕,还打人!”

    穿迷彩服的中年男子顿时大怒,穿着翻盖皮鞋的脚在地上狠狠跺了一下:“反了你了!居然敢袭警!”

    后面几个迷彩服和酒店保安闻声都围了上来,手里拎着橡皮棍和钢头皮带,一脸的挑衅,刘子光将卫子芊拨到自己身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中南海和火柴,“噌”的一声划着火柴,一瞬间火柴的光辉映照着他的脸,显现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龙阳小县级市,什么消息都传得快,迷彩服们中有人认出了这个白衬衣的家伙正是昨天一个人放倒十八个大汉的猛人,赶紧附耳告诉了穿翻盖皮鞋的中年男子。

    男子额头上的汗当场就下来了,但依然态度强硬:“我不管你是谁,打了我的人就别想走。”

    刘子光冷笑一声:“我不走,你们拿不出证件也别想走。”

    此时,至诚集团的同事们围拢过来,都站在刘子光身后,对迷彩服们怒目而视,此时,刘子光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大靠山。

    翻盖皮鞋在胸前的口袋里翻出一张胸卡,像香港CID那样很拽的亮给刘子光看,眼神傲慢无比,大有“亮出我的证件吓死你”的味道。

    刘子光一眼扫过,嗤之以鼻:“治安联防队的,你有什么执法权?”

    翻盖皮鞋恼羞成怒:“我有没有执法权,你说了不算!”

    他知道刘子光的厉害,不敢和他对手,只是一甩头对自己的伙计们说:“押着他们,走!”

    “谁也别想走!”刘子光迈出一步拦住了他们,平静的说:“没有正式编制警察到场,都不许走。”

    翻盖皮鞋瞪起眼睛,企图和刘子光对视,用眼神吓退他,但是在刘子光剃刀一般锋利的眼神面前,他可耻的败退了。

    “行!你有种,你等着,我马上打电话喊所长来!”翻盖皮鞋终于退却,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与此同时,卫子芊也赶紧回到房间,用内线电话通知李总、尹总,又给曹达华打电话。

    这伙人果然是有备而来,两分钟后,电梯门打开,一个大腹便便穿着不带警衔符号的家伙便出现了,一看这阵势便恼怒起来:“干什么!造反了!”

    “贾所,我们来扫黄,这小子说我们不是正式警察,不愿意放人。”翻盖皮鞋说。

    贾所眉头一皱,扫视一番,然后走到刘子光跟前,摸出一个黑色封皮带银色徽章的证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麻烦你,我想仔细看看。”刘子光说。

    贾所很不耐烦,但还是忍着愤怒打开了证件,里面正是贾所穿着警服的免冠照,但是职务一栏只是普通民警而不是什么所长。

    普通民警也是有执法权的,这下刘子光束手无策了,这是法治社会,暴力手段对付那些小混混还行,在真警察跟前可没用。

    贾所得意的一笑,收起证件说:“兄弟们,走!”

    正在至诚集团的员工们抓瞎的时候,忽然一个威严决断的女声响起:

    “不能走!”

    所有人一起扭头,正看到一个冷峻美丽如同冰山般的女子站在楼梯口。

    李纨终于来了,她身后站着的是同样一脸阴沉的尹总,两人走到贾所跟前,李纨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把手铐打开,让我的人穿上衣服。”

    贾所说:“你又是谁,凭什么命令我。”

    李纨看也不看他:“我不和你说话,叫你们局长来解释。”

    贾所脸憋得通红,刚要说话,李纨又开腔了:“上个月,龙阳市委李书记在市委扩大会议上说,要彻底改善龙阳市投资软环境,做到一个开放,两个温馨,三个贴心,李书记的话犹在耳边,你们又是怎么做的?你们心中还有龙阳市的发展么,还有李书记么?”

    贾所顿时语塞,被憋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李纨冷笑一声,对卫子芊道:“子芊,打电话让咱们的律师连夜过来。”又对尹总说:“老尹,帮我联系李书记,我就不信了,咱们帮助龙阳进行旧城区改造的阻力这么大!”

    尹总和卫子芊同时拿起电话开始拨,这下贾所手忙脚乱了:“别,别,有话好说,我们也是接到举报,说是酒店房间有卖Y嫖C活动,这才上来处理的,也就是带走罚点款而已,这点事就不用惊动李书记了。”

    李纨示意尹总暂时放下电话,继续以咄咄逼人的气势说:“我相信我的员工不会做这种事情,退一万步,即便是真的,也就是违反治安条例,又不是犯罪,你凭什么给他们上手铐!凭什么把他们光着身子押出来!我告诉你,你已经侵犯了我公司员工的隐私权!我会要求第三方做司法鉴定!全面的系统的司法鉴定,今天这件事,必须有人负责!”

    贾所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不过是一个小警察而已,哪有那么大的头戴破坏龙阳市投资软环境的帽子,至诚集团的名气他又不是没听说过,真要捅上去了,始作俑者不会倒霉,遭殃的只会是自己。

    “你们几个,到底看清楚了没有!”气急败坏的贾所回头质问那几个迷彩服。

    迷彩服们面面相觑,翻盖皮鞋说:“我们看见小姐进房间的……”

    “四星级酒店哪里来的小姐!你们又是在哪里看见的!为什么那么巧?请你务必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李纨抓住话柄,继续质问道。

    贾所终于崩溃,怒吼道:“进房间又能证明什么!乱弹琴,把手铐打开,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