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72 下了药的红酒
曹达华三十多岁了,以前是武警处突中队的上尉军官,转业的时候选择了自主择业,拿着不菲的安置金进了至诚公司当保安部的头儿,工资不菲,有三金,有意外伤害保险,更重要的是手底下有一帮小伙子可以差遣,生活可谓轻松写意。

    但这次龙阳之行出了大漏子,别人扫场子的时候自己这个保安主管竟然不在场,还纵容手下私自外出,导致被治安拘留,安保人员出现缺口,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李总虽然没说什么,但事后肯定要做出相应的处罚。

    保安部长的位子是坐不住了,而接替自己的很可能就是这个半路里杀出来的黑马刘子光,对于这个下面物业的小保安,曹部长也曾经花费心思研究了下,本来以为他是某位中层领导的关系户,但是事实看来并非如此,此人很可能走的是卫助理的关系,甚至有可能直接走的是李总的关系。

    别管人家是靠什么发迹的,真功夫确实不是盖得,一个人能打十几个,这样的猛人在部队里都不多见!

    既生瑜何生亮啊,曹部长心中一阵酸楚,看到刘子光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忍不住心头火起,别管你将来如何,现在依然是我曹达华的手下。

    于是,曹部长快步走到刘子光面前说:“小刘,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人手紧张么,还不快去大门口执勤去。”

    刘子光说:“人手紧张就赶紧打电话喊人,我又不是门神,一个人戳大门口也不顶事啊。”

    曹达华暗骂自己,今天都忙晕了,竟然没想到打电话从总部调人过来,他严肃的说:“你先去门口顶着,其他事情我来处理。”

    随即曹达华赶紧找到尹总报告了这一情况,尹志坚又找到李纨汇报,李纨正陪着几个供应商说话,忙的不可开交,只是简单对尹志坚说:“就照你的意思办。”

    总裁点头了,尹志坚和曹达华赶紧打电话联系,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至诚集团总部的保安员总共也不过十来个人,今天碰巧又是周末,除了值夜班的两个人之外,根本找不到其他人。

    至于其他各个分公司的情况,也和总部大同小异,只有值夜班的保安在,至诚集团又不是黑水公司,怎么可能保持一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武装部队。

    唯一有成建制保安队的是那些物业公司,可是小区保安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在班上的不能调,下班的根本调不动,要知道现在可是星期五晚上七点钟啊,大家都在外面吃饭玩耍,谁愿意去加班啊,就算找到愿意加班的人,又找不到合适的车了,那么晚的时间,长途汽车已经停运了,等他们找到合适的车辆,三三两两开到龙阳,再找到西苑宾馆,怕是已经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尹志坚和曹达华无奈的对视一眼,总共才联系到三个有私家车的朋友答应立即赶过来,不过就算来了也是于事无补啊。

    ……

    龙阳市南区,老县委家属院,这里坐落着十几座独栋红砖小别墅,说是别墅,其实和农家小楼没什么差别,楼下院子里种着青菜,池塘里养着鱼虾,就差一个猪圈了。

    龙阳以前的行政级别是县,现在也不过是县级市而已,这些八十年代退下来的老干部们就住在这个大院里养老,虽然看起来不显山露水,但是龙阳人都知道,这里住着的都是牛人。

    其中一栋房子内,一楼大客厅内,铺着下山猛虎图案毛巾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太太,脸上戴着老花镜,正在阅读《参考消息》。

    厨房里飘出一股香味,老太太扶了扶花镜说道:“吴妈,多放点辣子,平娃喜欢吃辣。”

    保姆在厨房里答应了一声,随即又响起了欢快的炒菜声。

    门口传来停车的声音,然后是关车门的声音,老太太知道是孙子回来了,赶紧喊道:“吴妈,开门,平娃回来了。”

    保姆赶紧从厨房里跑出来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正是龙少平。

    龙少嘻嘻笑着走进屋,在老太太身边坐下说道:“奶奶,我托你办的事情搞好了么?”

    老太太说:“平娃,那件事先放一放,奶奶有事情和你说。”

    龙少平顿时不耐烦起来,点起一支烟说:“赶紧说,我还有事。”

    老太太说:“平娃,你爸爸死得早,你爷爷也不在了,奶奶现在很担心,你这样闹下去,整天动刀动枪的,早晚要出事,等奶奶哪天也走了,谁来保护你啊。”

    龙少平当即回嘴道:“能有什么事啊,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要不是奶奶给小李打电话说情,你早被公安局抓起来了,小李虽然是你爷爷提拔起来的,但是官场就是这样,人走茶凉,人家能帮你一回,不能帮你一世啊。”

    龙少平恼怒起来,站起身来说:“那我不管,我就要旧城改造工程,非要不可,奶奶你要是不帮我,我就一头撞死,也不让公安局来抓我了。”

    说着,作势要往墙上撞,吓得老太太大呼小叫:“平平,平娃,我的宝贝孙子,可不敢吓奶奶,奶奶这就打电话还不行么。”

    龙少平这才满意,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监督着奶奶给李书记打电话。

    老太太叹口气,拿起电话本翻了翻,又抓起茶几上的红色拨盘电话,拨了一通号码。

    “喂,我找李支南,什么,他不在?你是他秘书吧,告诉小李,我是他陈阿姨,我就在电话旁等他。”

    过了一会,电话里终于有回音了,“陈阿姨你好啊,刚才在开会,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说:“小李啊,忙工作也要注意身体,劳逸结合啊,对了,我昨天说的那个事,你可要仔细考虑啊,平平从小是你看大的,他是个干事业的好苗子,你这个当叔叔的可要拉一把啊。”

    “陈阿姨,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啊,招投标是专家评审组的事情,还是要公平竞争的嘛。”

    老太太撇撇嘴,说:“你们几个常委点头不就行了,何必搞得那么复杂,老龙书记生前可不是这样教育你们的,做事情要雷厉风行嘛。”

    “好吧陈阿姨,我再考虑一下,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我代我们家老龙谢谢你了,有空到家来坐坐啊小李。”

    电话挂了,老太太脸上挂了冰霜:“这帮小子,人走茶凉,哼,要不是当初你爷爷提拔他,他还不是当一辈子的民办教师。”

    龙少平瞪着眼睛问:“事情黄了?”

    “没有,奶奶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你放心吧。”

    龙少平这才满意,站起身来说:“那我走了,还有个宴会要参加。”

    “平娃,奶奶这里都做好菜了,就留下吃顿饭吧,你都几个月没来看奶奶了。”老太太起身要追,哪里追得上龙少,他夹着小皮包径直出门上了奔驰车,绝尘而去,只留下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站在门口唉声叹气。

    ……

    龙少驱车来到西苑宾馆的时候,正好是七点半,将车停在路边,秃头先跳下来打开车门,一身黑风衣的龙少下了车,蹲在一边的几个打手凑了过来,高低不一的声音喊起来:

    “老大”

    “龙少”

    “龙哥”

    龙少抖开墨镜戴上,问道:“弟兄们都到位了么?”

    “人齐了,只要龙少一句话,把西苑宾馆拆了都不成问题。”

    “好!”龙少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几个打手走向了宴会厅。

    此时宴席已经开始,宋主任正在台上讲话,因为龙少的迟到,讲话被迫中断,龙少很威风的在打手们的簇拥下来到前排酒桌上就坐,大大咧咧的说:“宋主任你继续。”

    宋主任又草草说了两句,宣布宴会开始,大家共同举杯,为龙阳市的建设发展干了一杯之后,便各自找人喝起来。

    这种宴会不是那种大吃大喝的宴会,而是一个社交场合,给各位客商搭起一个互相沟通的桥梁来,大家基本都不怎么动筷子,而是拿着酒杯互相敬酒,攀谈。

    酒过三巡之后,龙少端着酒杯,晃晃悠悠来到李纨身边,几个正在和李总攀谈的商人看到龙少这副架势,赶紧识趣的离开,此时的李纨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发展,至诚必须和神州合作,在将来的合作伙伴面前,她不得不强作笑颜。

    “上午我提的那个问题,不知道李总考虑好了没有?”龙少晃动着杯中酒,斜着眼看着李纨问道。

    “合作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龙少打算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和我们合作,比如出资的规模,应尽的义务什么的。”李纨答道。

    “呵呵,我们神州地产资本雄厚,不过最近在投资一个国际大项目,一时间资金抽不出来,不如这样,你们先垫资,我们用无形资产出资,收益咱们两家五五开就是。”

    李纨气的差点闭过气去,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啊,你们一个黑社会皮包公司有什么无形资产,靠着耍无赖就要分一半收益,敲诈,赤-裸裸的敲诈啊。

    “贵公司要拿无形资产入股的话也可以,不过要请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才可以哦,我们共同出资成立一家公司来操作这件事情,按照各自的出资额分红,你看这样可以么?”李纨开始讨价还价。

    “好啊,这些具体的事情让他们去讨论就好了,咱们俩探讨一下大方向的问题就好,对了李总,我还没和喝酒呢,咱们干一个吧。”龙少说着,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此时酒宴正酣,龙少带来的人专门针对至诚集团的员工灌酒,龙阳地界喝酒的规矩又多,他们人多势众,不久就将几位至诚的男员工灌醉了,尹总一个人独挡八面,也很有些吃力,就连曹达华也被拉来挡酒,喝了十几杯白酒下肚,头有些发晕。

    在和龙少谈话的时候,李纨的酒杯是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服务员打扮的人装作收盘子的样子从旁边走过,指甲一弹,里面的药粉就进了酒杯,迅速化为无形。

    李纨自然没有看见这个细节,龙少敬酒,她就端起了酒杯,将这杯下了药的红酒端到了唇边。

    “李总,干杯哦。”龙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冲着李纨亮了杯底,眼中邪邪的目光紧盯着李纨修长的脖子和迷人的红唇,就等着她上钩了。

    喝了这杯酒,今夜你就是龙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