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75 卫子芊投怀
前两天刘子光没事的时候就在龙阳市的大街小巷展开了社会调查,对龙少的背景有了深入的了解,这家伙的爷爷是八十年代龙阳县委书记,他奶奶是县委组织部长,老头子主政龙阳县二十余年,培养出来的干部不在少数,人脉极其的深远。

    龙少平的父亲当年也是龙阳有名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八十年代初因为涉嫌流氓罪,在一次大逮捕中被抓去毙了,据说还是老爷子亲自签字批准的,从此龙少平成为家里的独苗,捧在手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后来龙书记去世了,龙少平更加骄横跋扈,没人敢惹,仗着一帮叔叔大爷的照顾,他做起了生意,混上了黑道,从此成为龙阳一霸。

    龙少平的势力渗透龙阳社会各个阶层,但是这个人做事却不是那么地道,仗势欺人,爱吃独食,那些叔叔大爷照顾他,多是看死去的龙书记面子,那些小地痞流氓跟着他混,也只是看他有钱有势,而不是为人仗义。

    刘子光将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汇聚起来,总结出一个结论,龙少平只是纸老虎而已,战略上藐视,战术上却不能放松,他通过派出所拘留了至诚集团四个保安,肯定是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后面一定还会有动作。

    李纨忙于投标的事情,不能分心去考虑安全问题,曹达华忙着从派出所捞人,也没时间想太多,刘子光未雨绸缪,提前一天就打电话给公司,让兄弟们把卡车开出来加满油等着,家伙事也都预备好搁在车上,人要统一着装,二十四小时待命,确保一个电话就能拉出来,拉出来就能打硬仗。

    下午的时候,看到神州的车队开过来,刘子光就打电话叫人了,先给公司打,正好王志军进城买设备,顺路在值班室玩,一听说刘哥招呼,穿上制服就跟来了,他的病假还没结束,现在依然算是物业的人,又是刘子光的好兄弟,带队出发也是天经地义。

    刘子光又给贝小帅打了个电话,贝小帅正在羊肉串摊子上和人喝酒呢,碰巧黑豹和玄子带着手下过来捧场,一接到光哥的电话,连酒也不喝了,二话不说招呼人就上车开路,都是混社会的人,后备箱里带着现成的家伙,直接上省道直奔龙阳,半路上又和王志军他们合兵一处,车队浩浩荡荡开到龙阳西苑宾馆前的时候,正是宴会正酣的时刻。

    刘子光料定龙少一定会发难,及早暴露力量的话,搞不好对方还要喊人,不如以逸待劳,后发制人,于是他让兄弟们埋伏在门口小树林里,等自己电话通知再做行动。

    百十号江北兄弟的到场,粉碎了龙少的险恶企图,虽然危险暂时解除,但也不能懈怠大意,刘子光当即开始排兵布阵。

    为了防止被对方一锅端,人马不能全住在西苑宾馆,刘子光让贝小帅他们开车去市内找几家不同的宾馆住下,手机都开着,随时待命。

    物业的同事们则全部留下,他们都是至诚集团的员工,就算警察来了也好解释,已经开好了三十个标准间给他们住,至诚物业的年轻保安们大多是退伍兵出身,纪律性强,身体素质好,留在身边也好使。

    按照刘子光的布置,游动哨放出去三公里,然后宾馆大门外的树林里放上暗哨,门口和大堂里摆着明哨,消防通道和楼顶上也要派人把守,每隔两个小时换一班岗,年轻保安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刘子光的部署,一双双眼睛闪着激动地光芒,如同回到了军营岁月。

    雷鸣的酒劲这会也醒的差不多了,他也不是傻子,刘子光为集团立下这么大的功劳,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再说人家确实有真功夫,对自己也不薄,如果不是他出手,恐怕那天晚上自己也要被联防队抓走拘留了。

    所以,站在一旁的雷鸣嗫嚅道:“刘……刘哥,我有啥任务?”

    刘子光看看雷鸣,微笑了一下,从王志军手上拿过一架望远镜塞在雷鸣手里:“你不是当过飞行员么,视力肯定不错,就站在楼顶上当个瞭望哨吧。”

    雷鸣的脸微微红了,他哪里当过什么飞行员,以前就是空军雷达站的地勤兵而已,不过他的视力确实不错,两眼都是2.0

    “是!”雷鸣一挺胸膛,给刘子光敬了个礼。

    远处的曹达华看到自己唯一的手下也投靠了刘子光,心中一阵酸楚,这些排兵布阵的工作本来应该由自己来做的,怎么说自己也是前武警机动队上尉啊,现在居然成了孤家寡人,想到这里,他深深地抽了一口烟,走开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该走的走,该住的住,该执勤的上岗,刘子光亲自将被贝小帅等人送出大门,黑豹捏着手里的红包大发感慨:“李总出手就是不一样啊,道上规矩是出场费最多一百,人李总随便一个红包就是五百,刘哥,以后还有这样的好事,一定叫上我啊。”

    玄子也说:“人李总说了,集团车队以后维修保养啥的,都到我汽修厂来,刘哥,全托你的福了,等你回来,哥几个得好好请你一场。”

    刘子光笑着说:“没问题,地地道道我做东,不醉不归。”

    送走伙计们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夜没有月亮,风也很大,正适合去做一些事情,刘子光返身回宾馆,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用房卡打开了房门,刚要将房卡插到取电的插槽里,忽然黑暗里一股劲风袭来,刘子光刚要出拳迎击,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淡淡的冰山味道,这种香水是卫子芊专用的,据说是两千元一瓶在专门店里配制的,绝对独一无二。

    拳头已经打了出去,此时硬生生的收住,可还是碰上了两堆软绵绵的东西,紧接着一团温热的肉体钻进了刘子光的怀里,呼吸急促,如饥似渴的**着。

    温香软玉在怀,刘子光丝毫不乱,他抬手将房卡插入取电槽,腿一伸,将房门关上。

    室内的灯亮了,柔和的灯影下,怀里意乱情迷的女人赫然就是平时冰山一般冷酷的卫子芊,卫大助理。

    此时的卫子芊早没了白天的矜持冷酷,身上竟然穿了一件黑色真丝睡裙,只到臀部下沿的位置,肩膀上两条细细的带子,还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似乎在勾引人去解开它。

    卫子芊喘着粗气,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刘子光,两条滑腻的胳膊箍在他的身上,两条腿也跃跃欲试的想往上爬,微微张开的小嘴里,红色的小舌头不时伸出来舔着嘴唇,诱惑力极强。

    这丫头分明是中了催情药的毒了,刘子光双手抱住了卫子芊往上一托,顺势托住了她的屁股,被碰到了敏感地带的卫子芊娇哼了一声,一头趴在刘子光肩膀上,照着脖子狠狠地咬下去,如同发情期的母狼。

    这一口下去极重,刘子光脖子上立刻出现两排带血的牙印,他吃疼一甩头,卫子芊松了口,直勾勾的望着刘子光,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口咬上来,两人距离太近,伸手阻拦是来不及了,刘子光索性恶狠狠地伸嘴迎上去,一个法国式的湿吻堵住了卫子芊的嘴。

    激吻之下,卫子芊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里有一团火,似乎要将自己融化,她意乱情迷,两个脚尖都绷直了,两只手缠着刘子光的脖子,媚眼如丝,往床上望去,眼神中全是渴望。

    刘子光眼都不眨一下,径直踢开旁边浴室的门,将卫子芊扔到浴池里,打开水龙头用冷水猛冲她的脑袋。

    不锈钢花洒喷出猛烈而冰冷的水流,瞬间将卫子芊的全身湿透,单薄的睡裙浸了水之后贴在身上,迷人的曲线一览无遗,被冷水冲击的稍微有些清醒的卫子芊刚刚爬起来,又被刘子光拦腰抱起来,用浴巾包裹严整,抱着这具湿漉漉的苗条纤细躯体走进了房间。

    卫子芊的心在怦怦直跳,被冷水冲过的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欲-火焚身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隐的期盼,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每一件都是那么的紧张刺激,扣人心弦,人处于危险的情况下,总会不由之主的想寻找安全,而刘子光的臂弯,就是卫子芊最安全的避风港。

    浴巾包裹着的躯体被丢到了床上,刘子光开始脱衣服,卫子芊的心跳的更厉害了,自己二十七岁了,还是第一次面对男人,此刻的她,充满了渴望和欣喜。

    但是刘子光脱下白衬衣之后,却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灰不溜秋的夹克衫套在身上,丢下一句话:“你好好休息。”然后转身就走。

    他就这样走了,走的是那样的干脆利落,是那样的冷酷绝情,房间里恢复了寂静,片刻之后,一阵压抑着的哭声悄悄地响起,卫子芊蜷缩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腿,低声的啜泣着。

    ……

    刘子光下楼的时候没走电梯,而是走的消防通道,来到楼下,外面已经是万籁俱寂,黑暗中两个一明一暗的烟头在闪烁,早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这两个人正是已经离开了的贝小帅和马超,见刘子光下来,两人掐灭烟头,马超低声说了句:“车在后墙外。”

    刘子光点点头没说话,三人走到树丛茂盛的后墙边,轻松地翻了过去,那辆老款黑色本田雅阁正静静地停在阴暗处。

    上了车,刘子光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副手套戴上,贝小帅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柄斧头递给他,刘子光检查了一下刃口,风快!

    “走,去龙少平家。“刘子光平静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