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77 香喷喷的藏獒肉
西苑宾馆的楼层不高,最高不过五层,刘子光仿佛头上长了眼睛一般,忽然抬起头来,冲着四楼上的李纨咧嘴一笑,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很是好看。

    “早”刘子光喊道,用白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早”李纨也冲他笑笑说。

    上了二楼餐厅,同事们正在吃自助餐早饭,七八十个人排着队打菜,其中五六十人是刘子光手下的保安,项目组的人倒占了少数。

    看到老大进来,保安们赶紧让开了一条通道,齐声喊道:“刘部长好。”

    刘子光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在门旁服务台上拿了个餐盘,说道:“大家别愣着,继续。”这个派头简直和集团老总差不多了。

    尹总和曹达华也在餐厅吃早饭,看见这个场景都是暗自摇头,但又无可奈何,人家功劳大,就算摆谱又如何,等回到江北市,指不定什么高级职务等着他呢,那时候人家才真的是风生水起。

    刘子光打了一份早餐,寻找着餐厅里的空位子,看了一圈还是端着盘子走到卫子芊面前坐下。

    今天的卫助理有些不对劲,两只眼睛肿的象桃子一样,脸色也很差,刘子光刚落座,她就一推餐盘,不吃了,站起来就走,高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蹬蹬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餐厅里显得格外清脆。

    刘子光可是大家目光的焦点,他主动坐在卫助理对面,而卫助理又是那么的不给面子,饭都不吃了就走,这也太……

    那些项目组的小MM立刻开始低头八卦起来,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望着刘子光,现在这位不起眼的小保安已经成为小MM们的偶像,假如是卫助理拒绝了人家刘子光的追求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可是大大的福音。

    卫子芊出餐厅的时候正好遇到李纨,李总很惊讶的看到自己的助理神情不对劲,两只眼睛分明是哭过的,她刚想发问,卫子芊就匆匆上楼去了。

    李纨进了餐厅,本来还议论纷纷的局面立刻平息了,所有人安安静静的吃饭,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李纨打了菜,很自然的坐到了刘子光身边。

    “刚才宋主任给我打电话,好像龙少平退出竞标了,这件事你知道么?”李纨问道。

    “啊?龙少退出了,我还真不知道。”刘子光平静的说,他说的也是实话,昨夜带着贝小帅和马超潜入龙少的别墅,活生生砍死一头藏獒,另一头也被砸懵,然后爬上二楼,拨开窗户将狗头放进龙少的被子里,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威慑一下龙少,至于效果如何,刘子光也不清楚。

    龙少的家庭背景深厚,轻易动他,肯定会引来牢狱之灾,刘子光是有父母的人,哪能因小失大,要依着他以前的脾气,早就把龙少给剁成八瓣了。

    不摆平龙少,这口气咽不下去,项目组也僵在这里,所以刘子光选择了考利昂教父的办法,先给龙少一个警告,把他价值百万的凶猛藏獒给宰掉,那么下一个就轮到龙少本人了。

    这些事情都是刘子光亲自动的手,马超和贝小帅在下面望风,杀藏獒的时候刘子光还担心呢,这种畜生是出了名的凶,据说比狮子还厉害,但事实上也是吹牛的成分居多,傻大粗笨低智商的青藏高原半驯化土狗而已,一斧头撂倒,就是劈藏獒脑袋的时候溅了一身的狗血挺麻烦的,不过已经让马超拿去烧了,应该没啥问题。

    见刘子光装傻,李纨也不说什么,但她心中已经明白,绝对是刘子光出手了,此时她已经暗暗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就把刘子光调到总部来当保安主管,至于月薪,随便他开。

    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贝小帅的声音:“哥,有点意外,龙少让警察逮了,就是早上的事情,我刚过来看情况,听他们这些邻居说的。”

    “好的,知道了。”刘子光挂了电话,面色如常,李纨已经听到了对话内容,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男人真是神奇,不管什么问题,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

    ……

    龙少家所在的别墅小区,贝小帅正坐在路边的汽车里观察情况,这是刘子光交代的事情,要看看龙少的反应,结果得来的消息却是龙少已经被抓走了,贝小帅也纳闷的很。

    一群警察依然在龙少家里进进出出,搜查证物啥的,上面有命令,一定要查出龙少平涉黑的证据,单纯的故意伤害罪还不够,务必要把案子办成铁案,让他永世不能翻身。

    一头价值百万的藏獒莫名其妙的被人砍了脑袋,警察也很疑惑,不过这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在侦查范围之内,他们的目标是龙少家隐藏的枪支凶器毒品现金之类东西。

    早上警察来抓捕龙少的时候,正遇到另一头藏獒发狂攻击主人,幸亏被武警用自动步枪打了一个长点射才击毙,所以警察们怀疑藏獒可能得了狂犬病,两只狗尸也不需要检验了,赶紧处理了拉倒,他们花了五十块钱,从路边找了两个民工,让他们把藏獒的尸体拉到城外挖个坑埋了。

    ……

    西苑宾馆,至诚公司的车队整装待发,这回是刘子光坐在前头的陆地巡洋舰里指挥,王志军带了六个兄弟坐在GL8里压阵,李纨这回是真怕了龙阳市的黑社会了,带了足足二十个保安过去,龙少倒了,难免还会跳出个虎少,豹少啥的,必须防范于未然。

    车队浩浩荡荡的启程了,西苑宾馆到招投标中心的路上,正好路过龙少家所在的别墅区,刘子光坐在陆巡副驾驶的位子上,鹰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前方的情况,忽然路边一辆平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两个民工正拉着一辆平车赶路,车上摆着血淋淋两具畜牲的尸体,黑黄色的毛,体型巨大,不就是龙少家的宝贝藏獒么。

    “停车。”刘子光说。

    陆巡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后面的几辆车也都停下了,大家纳闷的看到刘子光跳下车去,走到路边拦住两个民工,和他们讨价还价了一会,掏出两张红色的大钞,然后两个民工乐得喜笑颜开,屁颠屁颠将两具藏獒的尸体抬到了陆巡后备舱里。

    刘子光上上车,命令司机开车,然后拿起对讲机说:“回头给大家换换口味,吃炖狗肉!”

    对讲机里一阵欢腾。

    ……

    没有龙少的捣乱,招投标工作异常的顺利,江北至诚和平川佳苑两家的方案不相伯仲,资金实力也相差无几,现在就看谁家的出价更高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官方消息传来,神州地产的董事长龙少平涉嫌故意伤害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以及组织黑社会活动罪,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听到消息之后,平川黄胖子第一个做出反应,派人去买了一挂五千响的大地红,在招投标中心门口噼里啪啦的放起来,满地的红纸碎屑和硝烟味道,显得格外喜庆。

    李纨心里也很高兴,龙少终于被打掉,这回看样子是爬不起来了,没有他的阻挠,这个项目肯定会顺利很多。

    “李总,咱们要不要表示一下。”卫子芊轻声问道,此时的卫助理已经恢复了正常,依然是一副冷面助理的表情。

    “好,不过放炮就算了,让人去订做一面锦旗给公安局送去吧,就写为民除害四个字。”李纨说。

    ……

    竞标工作还在继续,不过下面都是项目组同事的工作了,没有刘子光他们的事了,闲暇无事,刘子光派人去集市上买了一口硕大的铁锅,以及各种佐料,驱车回到宾馆,在附近找一块空旷的空地,准备野餐。

    西苑宾馆位于西郊凤凰山下,有山有水,风景秀丽,大家找了个河边的草地,将越野车停在河边,找了个树杈把藏獒挂上去开始剥皮,另外有人捡来石头砖块垒砌一个简单的灶台。

    一个穿着红色绒衣的小伙子手持利刃,刷的一刀就将藏獒的肚子划开了,惊得刘子光赶紧提醒他:“蟑螂,你小心点,我还想做个标本放屋里当摆设呢。”

    小伙子呲牙一笑:“刘哥你放心好了,我以前在家就是杀狗的,干这个在行。”

    “你哪里人啊?”刘子光问。

    “我沛县人,家里祖传的手艺,专做鼋汁狗肉,今天是来不及了,赶明我从家拿点老汤过来煮狗肉,绝对够味!那可是刘邦那个年头传下来的老汤,上千年火都没熄过。”

    “行!这锅狗肉就交给你炖了。”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兄弟们捡来大堆的干树枝塞在灶下面,把火烧得旺旺的,几大桶纯净水倒下去,锅里冒了泡,把大块大块的藏獒肉块先用开水汆几遍,去掉血腥味,然后下油热锅,用姜片煸香,下狗肉,把成包的丁香肉蔻大茴八角陈皮桂皮花椒往里面丢,还有成瓶的料酒,大片的姜往里面一丢,开始炖肉。

    兄弟们有的在小河边钓鱼,有的坐在一起打扑克,逍遥自在,那边大铁锅里炖着香肉,俗话说得好,狗肉滚一滚,神仙坐不稳,香喷喷的味道顺着风飘荡在小河边,让人忘却了所有的忧愁,所有的烦恼。

    王志军忽然把手里的牌一丢,仰面朝天,望着蓝天白云感慨道:“刘哥,如果天天能这样,多好啊。”

    刘子光说:“只要兄弟们努力,天天逍遥自在过舒坦日子,也不是难事啊。”

    王志军说:“可是回去之后你肯定要去集团总部当官了,以后想见你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