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4 拿烟泡茶搬椅子
    刘子光挂了电话一脸的严肃方霏问:“出事了?”

    “嗯出事了。”

    “那你赶快去忙吧我上楼了。”方霏嘴上说着脚下却不动眼巴巴的看着刘子光。似乎在期待什么。

    但刘子光这个没良心的却一点也不解风情关门启动开车走人气的方霏咬牙切齿的从花坛里摘了一朵月季花一边上楼一边摘花瓣。

    “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

    忽然一阵轰鸣响起刚开走的汽车迅倒了回来嘎然停下刘子光从车上跳下来二话不说搂住方霏就是一个热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又上车风驰电掣的走了留下满脸红晕的小女孩在原地呆。

    “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人。”

    ……

    等刘子光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经过是这样的玄子请客贝小帅马作陪对方是稽查队谢队长和几个队员这帮家伙吃拿卡要早就习惯了进了金碧辉煌直接点了两瓶五粮液又拿了一条软盒中华烟席间对玄子等人也爱答不理的只顾自己吃喝说道扣押的车辆啥时候放就尽打官腔这时候贝小帅就已经怒了但是被玄子硬压下来。

    酒足饭饱之后谢队长要洗澡放松玄子马上安排五个稽查队的伙计每人一个技师按摩金碧辉煌可不比华清池那种档次的澡堂子消费水平很高一个钟就是八百八还不算房间费啥的。

    吃饱了玩够了谢队长牌瘾上来了又要打牌这哪是打牌啊分明就是索贿玄子舍命陪君子把带来的两万块钱全输了谢队长这才尽兴临走的时候玄子又问他明天能不能提车谢队长含含糊糊来了句:再说吧。

    这下小贝可恼了该吃的吃了该拿的拿了还不给办事不带这么玩人的啊他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砸到谢队长头上了这下麻烦大了架倒是没打起来毕竟金碧辉煌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但今夜这个客是白请了几万块钱花出去没听到响还惹了一身*谢队长临走的时候捂着冒血的脑袋放了狠话说以后见你们的车一次就扣一次。

    贝小帅蹲在地上猛抽烟头也不抬刘子光听玄子讲完事情的经过说:“贝小帅你行啊我让你们把谢龙砸倒你还真砸了。”

    贝小帅一抬头两只眼睛都是红的:“哥我错了你罚我吧。”

    刘子光冷笑问道:“你知道错了那我问你错在哪里?”

    贝小帅说:“我没沉住气没顾全大局只管自己出气了。”

    刘子光说:“不对你错在不(电脑阅读net)该用啤酒瓶开他的瓢下回记准了要用白酒瓶最好是四棱形的一瓶子下去脑浆子都能砸出来。”

    贝小帅惊愕的说:“哥你别和我开玩笑啊我都悔**了。”

    “悔什么悔该出手时就出手当缩头乌龟忍辱偷生就不是我刘子光的兄弟了没事明天我亲自出马会会这个谢队长。”

    玄子在旁边张口结舌没话说合着这兄弟俩一个比一个狠啊。

    “得我算服了你们了。”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带着贝小帅去城南开区交通稽查队办事这里位于江北市南郊挨着外环路的一个大院子后面还有个停车场停着各式各样的查扣车辆其中货车和客运车占了大多数。

    本田雅阁停在稽查队门口刘子光带着贝小帅直往大门里走门口老头一脸的警惕:“干什么的?”

    “大爷找人办事的。”刘子光笑呵呵的递了一支烟上去老头接了烟看了看贝小帅手里的大提包没说话摆了摆手。

    两人进去来到稽查分队谢队长的办公室门口彬彬有礼的敲了敲门不等回应推门进去谢队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报纸头上缠了一卷绷带绿色的交通**敞着领子一张大红脸颇有江湖气。

    看到两个不之客谢队长放下报纸喝道:“找谁?”忽然又现刘子光背后的人正是昨天砸破自己脑袋的小混混顿时拧起眉毛手伸向电话机。

    “谢队长是吧我叫刘子光你前天扣的那十三辆车是我的。”刘子光说着自顾自坐到了一边的沙上。

    谢龙放在电话机上的手没有拨号警惕的问道:“你什么意思还想大闹执法机关吗?”

    刘子光说:“昨晚的事是我兄弟不对我带他来就是给谢队长赔个不是小贝你说话。”

    贝小帅上前一步腰杆挺得像标枪一样也不说话先从大提包里抽出个啤酒瓶子来吓得谢队长脸色都变了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啪”的一声贝小帅挥起啤酒瓶砸在自己额头上绿色的玻璃碎片满地飞额上立时渗出了血丝。

    “不够!再来!”刘子光眼皮都不眨一下点上了一支烟厉声喝道。

    贝小帅又掏出个酒瓶子“啪”的一下再次砸在头上血糊住了眼睛年轻人桀骜的嘴角上翘着面色不改。

    “谢队长不点头就继续砸砸**为止。”刘子光冷冷的说。

    “好了好了算你狠车本和钥匙都在这里。”谢队长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档案袋递过去刘子光接过来交给贝小帅却没有打算走的意思继续说道:“谢队长我们该罚的也罚了该给的也给了该出气的也出气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吧?”

    谢队长也是个明白人知道拿人的手短把别人逼到绝路上对自己没点好处他矜持一下终于说道:“看你是个痛快人我也不瞒你上面压下来的任务要罚你们的车队我也是没办法。”

    这回刘子光没客气直接问道:“是谁?”

    谢队长说:“层层压下来的不清楚具体人应该是你们同行的拉沙子利润大你们抢了人家生意自然有人不高兴。”

    刘子光明白了点点头说:“谢了。”

    给贝小帅丢了个眼色两人转身就走留下满地的玻璃渣和直摇头的谢队长。

    在看门老头错愕的目光中两人走出了大门贝小帅问:“哥那货要是不答应我就真的一直砸下去么?”

    刘子光狰狞的一笑:“他要是不点头第三个酒瓶子就砸到他头上去。”

    ……

    被扣的车辆放了出来十三辆卡车再次投入运营来自南泰的优质河沙源源不断的送到江北市的各个工地生产销售恢复了畅通交通稽查队的老谢见识了贝小帅的刚猛之后也偃旗息鼓不再找麻烦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工地那头又出事了本来说好供应沙子的几个建筑工地忽然拒绝接收南泰河沙十几车沙子停在工地门口说啥都不要了。

    刘子光得到消息马不停蹄的赶到南郊“康泰花园”工地和相关人员进行交涉。管材料的是个年轻人一口咬定刘子光他们送的沙子不合规格就是不要贝小帅上去揪住他的领子就要打被刘子光劝住塞给他两包中华烟他就说了实话原来是项目经理下的命令不让他们用南泰的沙子改用另外一家的供货据说价钱又高质量还不及南泰的沙子呢。

    刘子光心里有数了找到项目经理问话这是个很世故的中年人一看就是老油条慢条斯理的对刘子光说虽然你们的沙子质量不错但是价格太高河沙这种低廉的建材卖到一百元一方本身就是不合理的现在另有一家供应商的沙子价格便宜供货还及时你们的价格那么高动不动还停运耽误了工期谁也吃罪不起市场经济就是这个规律你不能怪我啊。

    人家说的有情有理刘子光也无话可说人家手里有钱愿意买谁的就买谁的哪怕二百一方呢有钱难买我高兴嘛。

    刘子光心中渐渐有了眉目这一切肯定都是另外一家供应河沙的公司捣的鬼包括雇佣码头孟黑子截船收买谢龙查扣车辆还有直接让工地拒收南泰的河沙这都是他们使的阴招。

    江北市干沙子生意的就那么几家想找出幕后人很简单但眼下先得把工地摆平门口还停着十几车的沙子没地方卸货呢刘子光眼睛四下里一转看到一块宣传牌子上写着泰康花园项目开商:至诚房地产开有限公司;承建方:南泰第六建筑安装公司;监理方:****监理公司……

    哼哼撞到枪口上来了这下刘子光心里有底了点上了烟慢条斯理的说:“经理你这样做就不地道了都是南泰老乡你不照顾也就罢了怎么还落井下石要是我们的沙子质次价高我也就认了可是事实正好相反你不要我们的沙子我很遗憾啊。”

    项目经理两手一摊:“我也没办法啊。”一副**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干建筑的经常和三六九等的人打交道刘子光这样的角色他见得多了。

    “我说话不好使我就找个说话管用的来。”刘子光坐着不动开始打电话电话是打给至诚集团总部的房地产开有限公司是集团下属的全资子公司总经理兼任集团副总正是刘子光的老熟人尹志坚。

    突然接到刘子光的电话尹总很惊讶得知来意之后很稳重的说我知道了这件事会处理的。

    可是等了十分钟依然没有动静项目经理就坐在那里办公还让人给刘子光和贝小帅倒了纯净水大有看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的意思。

    刘子光沉不住气了这个尹总和自己交情不深或许当耳旁风抛到脑后去了吧他再次拿起手机给总裁办打电话打算直接让李纨出面。

    李总开会去了接电话的是助理卫子芊卫助理的态度很冷漠听刘子光说完情况就说了三个字:“知道了。”然后电话就挂了。

    得又没戏这下刘子光没招了拍拍**站起来准备回去召集人马来硬的了可是他这边刚站起来那边项目经理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

    项目经理一看号码大吃一惊毕恭毕敬拿起电话点头哈腰的接着电话:“好好好是是是我知道了马上办!”

    放下电话项目经理换了笑脸扑过来和刘子光热情的握手又招呼人拿烟泡茶搬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