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5 约战五号码头
    “哎呀呀不早说都是自己人那谁给门口说一声让拉沙子的车进来吧。”项目经理一边招呼人放车一边拉着椅子到刘子光跟前坐下掏出名片双手捧给刘子光又给贝小帅一张客客气气的自我介绍道:“我叫木三水是南泰六建的项目经理二位怎么称呼?”

    刘子光说:“我是刘子光这位是贝小帅。”

    “哎呀呀久仰久仰。”木三水抓着刘子光的手又是一阵猛摇搞得老刘很纳闷心说我的名声有那么大么?

    木三水说:“都是自己人沙子的事我也不瞒你我们干工程的也不容易有人放话给我说是不许收你们的沙子不然就堵我工地的大门不让车辆进出我也是没办法啊见谅刘哥。”

    刘子光说:“出来混都不容易你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去摆平。”

    木三水说:“这个人也挺有名的江北建材市场上的沙子他都垄断了本来河沙才六十元一方就是他给哄抬到一百的沙子这个东西你也知道本身成本没多少挖沙船一开一个小时就是上百方主要在于运输成本从别处拉沙子光运费就够喝一壶的还得防着他们拦车打人所以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子光说:“行了你说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就行了。”

    “真名不知道都叫他四哥。”

    “谢谢你木经理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终于知道了幕后黑手刘子光起身告辞。

    “再坐一会吧晚上一起吃个饭。”木三水嘴上客气着人却站了起来送刘子光他们到门口。

    ……

    汽车里刘子光一边开动汽车一边说:“老四这货胆子够肥的啊我正想找他算账呢自己倒先蹦出来了。”

    贝小帅更是咬牙切齿:“这个13养的敢在背后阴人这回非挑了他的大筋不可。”

    “挑大筋那是轻的这回必须动点真格的了不然谁都在咱头上拉屎了就拿老四开刀好了杀鸡给猴看让江北黑道看看咱们的实力。”

    正说着呢电话来了是玄子打来的刘子光按了免提键把手机搁在仪表盘上大声道:“说!”

    “刘哥两件事交警队的朋友说了老四托关系让他们查咱的车被他推了另外码头那边又有人**把咱的车砸了人都在这你赶紧来吧!”

    刘子光猛地一拉手刹同时猛打方向盘汽车出尖利的怪叫轮胎在马路上磨出两道黑色的痕迹一个漂亮的极致的甩尾36o度调头汽车朝着十六铺码头方向疾驰而去。

    到了十六铺码头只见路上停着五辆泥头车车里没有人前风挡玻璃已经被砸碎轮胎也被扎了两帮人隔着马路对峙着一辆警用面包车停在不远处监视着架暂时还没打起来。

    刘子光停下车玄子跑过来拉开车门急切的说:“是老四的人有三十多个都带着家伙。”

    刘子光下车冷静的打量一下现场情况自己这边只有五个司机三四个玄子带来的兄弟人数占劣势对方却足有三十几个人都是运动服打扮手里拿着码头上常用的各种工具或者蹲或者站在那里闲聊抽烟。

    马路两边的店铺门口还有一群闲人在围观其中就有孟黑子和几个东北的伙计正坐在那里打扑克不时往这边看上一两眼很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远处的警用面包车里有一个警察和两个带红袖章的保安也在抽烟谈天看样子也不是见惯不惊只要不动手他们就不管。

    “刘哥怎么办喊人么?”玄子有点紧张整理虽然他也经常干违法乱纪的勾当但只是走私、改装黑车而已属于黑道中的技术流这种大规模斗殴涉及的比较少。

    “不慌我去会会他们。”刘子光说完大踏步的走过去贝小帅紧随其后玄子想了想还是跟在了后面。

    走到马路中间刘子光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叼上贝小帅帮他点着吐了一口烟这才大声问道:“老四呢给我站出来!”

    这副嚣张的样子激怒了马路对面的人七八个蹲着抽烟的人站起来慢慢走上来为一个车轴汉子傲慢的说:“你m谁啊?老四是你喊的?”

    贝小帅上去就是一脚将车轴汉子踹倒在地气势汹汹的吼道:“怎么和光哥说话的!懂不懂规矩你!”

    汉子们大怒这就要动家伙忽然一声大喊传来:“慢!”

    路边停着一辆昌河面包推拉门打开从里面跳出一个戴墨镜的秃头光溜溜的脑袋上有两道很显眼的伤疤眉眼依稀有些熟悉。

    秃头走到刘子光跟前摘下墨镜恶狠狠的说:“还认识我不?”

    刘子光想起来了这家伙不就是在华清池洗浴中心包间里挡自己的路被烟灰缸开瓢的那个家伙么。

    “呵呵是你啊头上的伤好利索了?”刘子光笑呵呵的如同见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秃子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刚要说话刘子光的脸色已经变了:“这么快就忘了?你还真是记吃不记打!我说过以后不要拦哥的路!”

    秃子把烟头一甩大骂一声:“操!给我打!”

    “谁敢动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已经到了虽然只有一个老警察但是在场的混子都很给他面子顿时停下不动了。

    “我给王所面子都停手!”秃子一声令下众人骂骂咧咧都停了手老警察冷漠的看看他们又回去了。

    看到警察走远秃子说:“姓刘的算你走运今天警察在这我不动你四哥让我给你带个话明天早上五点五号码头旁边的空地你有多少人都喊上咱们来个利索的谁打赢沙子生意就归谁。”

    刘子光点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走!”秃子又恶狠狠盯了刘子光一眼似乎要把他吞下去一般带着一帮混混上车走了。

    ……

    “刘哥今天是拉不成沙子了得先修车这帮人太黑了把油箱都给扎破了。”玄子凑上来说。

    “那就先修车不摆平老四三天两头尽出事这生意也没法做!”刘子光说。

    贝小帅一脸的憧憬:“哥明天把兄弟们都喊上剁了**的。”

    “必须的小贝你马上打电话联系能喊的全喊来凑个人场也是好的。”

    想到明天的大会战刘子光不禁热血沸腾起来好久没有指挥这种大规模作战了虽然只是百人级别的和以前完全不能相比但也能稍微过过瘾。

    玄子留下来修车刘子光和贝小帅开车回市内。小贝去联系他的人马刘子光去公司召集保安们说到底刘子光不愿意去公司总部任职而只想在物业里当个保安部长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他放不下这帮兄弟放不下“兵权”。

    对于刘子光来说一个月万元月薪远没有指挥百十号兄弟来的过瘾这个社会有钱未必有兄弟但是有一帮热血的兄弟帮衬还怕没有钱赚么。

    至诚一期分公司保安部能拉出来作战的保安只有六十个人数不算多但胜在质量高几乎有半数都是退伍兵出身纪律**强身体扎实刘部长一声令下当晚就都全部武装起来统一换上训练用的87式迷彩服长柄消防斧、镐把、自来水管以及各种副武器甩棍、链子锁、指节拳套等全都准备就绪还有几个在部队干过卫生兵的兄弟预备了绷带、酒精、云南白药啥的。

    保安宿舍里一派战前景象兄弟们有的在检查武器装备有的在梁头上吊着引体向上刘子光在桌子上铺了一张地图和几个当过专业军士的兄弟研究着地形忽然门铃响了有人过去一看惊喜的喊道:“志军哥来了。”

    王志军接到电话立刻带了十个工人赶过来老四断运沙子的路就是断沙场的活路就是断朱王庄的财路他哪能袖手旁观。

    王志军到了刘子光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半了该吃饭了便领着大家去夜市吃饭这么多的人也只有夜市摊子才能坐下。

    到了地地道道小贝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大棚下坐了四十多个小混混一多半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初中生看见刘子光进来一起站起来毕恭毕敬喊了声:“老大!”

    刘子光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身后自然有人上去烟贝小帅过来说:“打电话通知了一圈那些13养的平实吃吃喝喝都挺来劲的一说要和老四干仗就都怂了结果只喊了这些人还都是些小毛孩。”

    刘子光说:“小毛孩也好让他们见见血知道混社会的艰险以后老老实实上学这也是一种教育。”

    贝小帅赞叹道:“光哥你咋不去当老师?”

    “等我得闲说不定真去当个老师。”

    两人对视而笑刘子光又问:“怎么没看见黑豹?”

    “那个怂货电话打不通现在道上都传开了说高土坡的人要和老四开片我想疤子可能不想趟这个浑水吧。”

    “是么道上的朋友都知道了那小贝你说老四能喊多少人过来?”

    贝小帅低头盘算了一阵说:“不好说老四是**湖了在城南玩的不错道上朋友也多而光哥你只是新近窜起来的黑马这些道上的人肯定只会帮他不会帮你你看看咱喊来的人除了没跟没梢的保安就是高土坡跟我玩的这些小兄弟说句实话连一个真正混社会的人都没有。”

    形势很严峻啊刘子光手搭在贝小帅的肩膀问他:“小贝你怕不怕?”

    贝小帅猛抬头:“怕也得上!这一仗要是认孬种了以后一辈子抬不起头打赢了不说就是打输了断一条胳膊半条腿也算在江北黑道上立下足了以后人家见了你认你是条汉子!”

    “行有种是我刘子光的兄弟!”刘子光重重拍了拍贝小帅的肩膀说:“放心好了和我玩打仗十个老四也不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