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8 中华五千年战争文明的传承者
    这帮没文化不读书的混混当然不会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一位最优秀的将军指挥这种小规模战斗那是绝对的驾轻就熟小菜一碟。

    刘子光进行了详细的兵力部署先以少弱残兵麻痹敌人使其松懈轻敌然后猛然亮出獠牙以猛烈的远程火力打击对方集群兵力同时以配备长矛的小毛孩们为掩护步兵缓缓向前推进以机械化掷弹兵的火力压制对方力图将对方击溃。

    身经百战的刘子光深知兵力多管毛用!越多越乱!一旦溃败光自相践踏就得死不少人更何况老四纠集来的这帮人大多数是打酱油的跑个龙套领个盒饭而已真打起来只有少数几个嫡系才能派的上用场。

    为了进一步打击他们的军心刘子光在正兵之外还安排了一支奇兵王志军带着四十个精锐保安埋伏在运沙子的平底船里先在远处不声不响泊着这边一开打就过来在敌人背后登6来个两面夹击。

    掷弹兵长矛手藤牌刀盾军海军6战队水6并进这Tm哪是打群架啊分明就是立体化全方位作战中华文明几千年的传承从兵器到谋略被刘子光用到了极致这场仗老四不败都出了奇了。

    王志军带领的奇兵从背后爬上江岸大吼着冲过来小混混们脚都软了这都是些啥人啊简直武装到了牙齿手肘膝盖都带着护具头上柳条盔手里长藤牌**前的迷彩服里还有一块方方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盔甲人家手里不是自来水管就是镐把抡起来呼呼响队伍呈楔形突击过来见人就是一棍你手里的铁尺链子锁根本派不上用场啊就算打过去人家有头盔盾牌挡着呢。

    这也太不对称了吧东边是板砖雨大螺栓长枪阵背后是猛虎一般的藤牌手所到之处一片人仰马翻有些机灵的伙计早就钻进汽车冒着漫天的砖头倒车准备开路了。

    可是汽车停的太过密集慌乱之下倒车碰到了别人的汽车场面更加混乱了这五百人根本毫无组织纪律**一片鬼哭狼嚎谁还管老四的高价悬赏啊五千块你留着自己玩吧。

    五百人实在是有点多凭着刘子光的兵力还照顾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中一部分人狼狈逃走贝小帅要开车去追被刘子光拦住:“穷寇莫追!”

    那些人落荒而逃跑出去没二百米忽然江堤上开下来十几辆出租车从里面跳出来几十个号猛男手里拿着木棍铁尺照着他们劈头打来这些人早被吓破了胆顿时被打得落花流水跪地求饶。

    四哥朝那边看过去只见这股伏兵还是老熟人领头的正是和平饭店的老疤自己的死对头没想到啊没想到疤子竟然和这小子勾结上了我怎么这么背!

    四哥这回是真急了啥也不顾了从手包里掏出一把**从汽车后面扑出来一边大吼着:“马勒格壁的我和你拼了!”一边高举着**冲向刘子光。

    动枪了!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此时两帮人已经陷入混战为了避免误伤砖头和大螺栓已经停止**距离太近那些挺着长矛的小毛孩都能看见老四手里漆黑的**和他因为愤怒而涨的通红的胖脸以及脖子上闪烁的金链子。

    站在东风卡车车头上的刘子光见状冲着贝小帅大喊一声:“弓来!”

    贝小帅刷的一下将钢臂弓抛了上来刘子光一把抓住在众目睽睽之下搭箭、张弓、**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动作潇洒利落。

    “嗖”的一声长箭划破长空正中老四拿枪的手腕顿时穿透**落地老四疼的惨叫一声捂住了手腕刘子光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搭上一支箭下意识的瞄准老四的胖脑袋就在**前的那一瞬间稍微犹豫了一下箭头向下一偏手指一松钢臂弓强大的弹力将箭矢**了出去正中老四的左腿他再次出一声嚎叫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马勒格壁的都玩冷兵器你玩火器真不讲究!”刘子光骂了一声手持长弓伫立在东风卡车的车头上威风凛凛此时阳光终于穿透层层云彩**了过来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刘子光初升的太阳将他的背影镶上一层金边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妈呀老大太帅了……”手握长矛的小毛孩们都看*了一个个眼角**润热泪盈眶今天真是太拉风了太**了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蹲在汽车后面的混混们也是内牛满面心里腹诽道明明是你们不讲究俺们玩的才是冷兵器你们玩的那是重武器!

    打群架就是那么回事大多数是凑热闹打酱油的彼此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像真打仗那样必须拼个你死我活王志军麾下的藤牌手和疤子带来的近百号生力军左右夹攻刘子光居中推进三面夹击混混们背水一战但他们并没有项羽的觉悟只能像鸭子一样被赶进水里。

    上百个混混被赶进水里哭爹喊娘幸亏秋天的江水还不是很冷水也不深只能淹到裤腰带的位置但也狼狈的很岸上的人也不痛打落水狗反而哈哈大笑。

    终于笑场了因为疤子带来的这伙人也都是经常在外面混的和水里泡着的这帮家伙都认识有熟人就好说话了水里的伙计们嚎道:“不打了服了!”

    岸上一片哄笑有人喊道:“看你们那熊样麻利的爬上来吧。”

    大混战就此结束满地都是伤员幸亏场地够大泥沙草地又很松软没有人因为践踏而受伤但被砖头砸伤的和被螺栓**中而受伤的比比皆是还好没有死人车辆损失更是严重基本上挡风玻璃全破了车身上坑坑洼洼全是坑看的玄子直咂嘴:这得用多少腻子才能补平啊。

    混混们从水里爬上来冷的直打哆嗦蹲在草丛里不敢动那些没下水的则全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那帮小毛孩子拿长矛在旁边虎视眈眈看着呢谁敢乱动就拿长矛猛捅虽说是照着屁股大腿上招呼可也疼啊都是些不知道轻重的小毛孩子真捅到大血管上把人弄死他连判刑的年龄都不到你还不是干吃亏。

    刘子光从车上跳下来捡起四哥掉在地上的**娴熟的抽出弹夹一看顿时骂道:“**!还以为是真铁原来是狼狗老四你多大了?还玩儿童玩具!”

    老四心里这个憋屈这把汽**还是他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用二氧化碳做动力**钢珠的威力相当惊人竟然被称作儿童玩具不带这么损人的啊。

    此时他那还能说得出话来手腕上中了一箭大腿上中了一箭血哗哗的淌那叫一个疼疼得他紧咬着嘴唇一张大黑脸都变成了惨白色。

    疤子快步走了上来看也不看地上的老四伸出手来和刘子光握手:“兄弟我叫方国豪喊我疤子就行。”

    刘子光和他握手笑意吟吟的说:“疤子来的很及时嘛。”

    疤子那张刀条脸上的伤疤都因为兴奋变成了紫红色他大笑道:“还不是你安排的好整个一十面埋伏。”

    原来昨天晚上疤子收到风就和秘密和刘子光联系了刘子光救了他媳妇和女儿这可是两条命的恩疤子是个讲义气的汉子这个情说啥都得报但刘子光以为这场架一定要用自己的嫡系人马来打借助别人的力量就没那个效果了但疤子的盛情难却就请他从旁协助担任左路伏兵。

    疤子也是江北道上有名的大哥在场不少残兵败将都认识他能说上话就最好了疤子这边一说情刘子光也是个豪爽人当即表示:除了老四的嫡系手下所有人都放了。

    众人如蒙大赦互相搀扶着离开现场不少鼻青脸肿的伙计疼的嘶嘶的直叫唤一瘸一拐的爬上车竟然没有一个敢放狠话的这也难怪五百人对人家不到一百人都能打败还有什么资格放狠话。

    地上只剩下老四手底下一帮人了三十多号人战战兢兢的蹲着头也不敢抬刘子光对贝小帅说:“上次是谁砸咱们地地道道的都给我挑出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老四到底是纵横黑道十几年的大佬虎死不倒架硬气的很死撑着半跪在地上一双**狠的眼睛盯着刘子光依旧嚣张无比。

    刘子光走到他面前勾起他的下巴问道:“四哥还认得我不?咱们在华清池见过一面的。”

    老四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恶狠狠地说:“小子有种你就弄死我只要我不死一辈子找你麻烦!”

    贝小帅跳过来就是一巴掌脆响!

    “叫你狂今天你不想死都不行了!”

    “小贝不要这样嘛让人家说两句又不会伤筋动骨。”刘子光冷笑着将贝小帅拉开蹲下身子紧盯着老四的眼睛说:“记住我叫刘子光你在底下要是闷的慌随时上来找我玩反正也不差你一个。”

    老四一阵寒颤被刘子光犀利的目光看的有些毛这一刻他忽然明白这个所谓高土坡的黑马来头绝对不简单!如果自己猜得没错的话他手上的人命两只手怕是都数不过来。

    报仇的时候终于到了新仇旧恨一起算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昔日风光无限的黑道大佬四哥被一帮江湖新秀彻底打垮那些参与过砸地地道道的**们被揪出来按在地上一顿胖揍命是丢不了但是一段医院生活是免不了的。

    至于老四则要开个小灶单独处理刘子光一努嘴贝小帅会意挑了一把趁手的斧头试试锋刃一手提着斧头一手拎着老四的衣领子拖死狗一样往岸边茂密的蒿草丛里拉。

    老四知道这是要送他归西了装出来的硬汉风度瞬间崩塌鼻涕眼泪横流阿迪达斯运动裤裆部一片水渍刺鼻的尿*味被风一吹就散了。

    “求求你饶了我啊我要是报复就不是人养的以后江北建材生意全给你!你就是我亲哥哥!我说一句带谎的死全家!”老四蹬着腿挣扎着拼命的求饶哪还有半点英雄气概刘子光啐一口:“我还当你是条汉子呢原来是个怂货!拖走!”

    两个伙计过来帮着贝小帅将老四庞大的身躯往蒿草丛里拖尖利的哭叫和求饶声越来越远地上只有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秃子想说点啥但是喉咙耸动了两下终于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是深深的低下了头将脑袋藏在了裤裆里。

    五分钟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天空惊得草丛里栖息的水鸟都扑闪着翅膀飞起来然后是满手鲜血的贝小帅一脸轻松的走出来说:“解决了。”

    一阵冷风吹过众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