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10 生意上了轨道
    “对对对听说刘弟刚回江北还没成家吧让你嫂子帮你介绍一个她现在闲着没啥事除了带孩子就是当媒婆她大学同学里还真有几个不错的呢。”疤子一脸的兴奋说道。

    刘子光哭笑不得刚想婉言谢绝沈芳又说了:“我有个同学品貌都是不错的在大公司里当高级职员我看挺适合你的。”

    疤子接口说:“就是那个刚失恋的卫子芊么?”话一出口就知道说错了只好嘿嘿尴尬的笑刘子光却是一愣没想到卫子芊和沈芳竟然是同学没听说卫子芊谈朋友么难道说失恋的原因就是自己?

    沈芳狠狠剜了疤子一眼说:“别听他胡说对了小刘哥在哪里上班啊?”

    “哦我在至诚物业上班。”刘子光答道。

    “那太好了我这个同学也在至诚集团不过工作地点在富豪广场那边这样吧改天我约一下她找个地方一起喝茶吧。”

    “呵呵谢谢嫂子我看就不用了吧其实我和卫助理早就认识了。”刘子光说。

    “啊早就认识?你不会就是那个……”沈芳说着说着忽然捂住了嘴其实她不往下说刘子光也猜到了内容沈芳的意思是卫子芊不会就是被你抛弃的吧。

    这个小娘们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但刘子光啥也不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爱怎么想怎么想去吧。

    气氛又有点尴尬疤子举起举杯说:“来来来喝一个。”

    忽然包间的门开了黑豹领着几个兄弟走进来手里都端着酒杯说要找光哥喝酒看到这幅阵势沈芳便对疤子说:“那你们下去吧记得少喝一点。”

    疤子点头要和刘子光一起下楼去无奈妞妞死缠着英雄叔叔不放说要把叔叔带到幼儿园去给小朋友们看费了沈芳老大的功夫才哄好。

    一楼大厅热闹非凡大家都已经喝高了东倒西歪一片见到刘子光下来木三水先端着酒杯过来他的一张脸已经喝得通红但是神智依旧清醒在刘子光跟前拍了**脯说以后保证用南泰的沙子款子绝对按时结清云云刘子光也说木经理以后有谁找你的麻烦尽管给我打电话两人连走了三杯酒亲热的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正说着话疤子领着几个人过来了木三水很会察言观色笑呵呵的说:“刘总你忙。”就回座位上去了。

    “刘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都是咱们江北道上玩的不错的朋友……”疤子一一向刘子光介绍着那些满脸江湖气的汉子也都客客气气的和刘子光碰杯喝酒其中有两个人早上还在老四的阵营里呢现在也坐在一起喝酒了这就叫做不打不相识。

    众位黑道大哥对刘子光的路数**不清楚说话也很谨慎隐约透露出一个意思就是这回老四倒了他的地盘到底应该归谁。

    老四在江北混的不错夜市附近几家洗浴中心和酒店、网吧都是他罩的著名的1912酒吧也有干股另外势力遍布全市各大建筑工地拉沙子运土方干些来钱的买卖手底下也养着几十号能打的角色绝对算是江北道上数得着的人物。

    但是这回老四是一蹶不振了前段时间他一拜的三哥出了事不知道怎么的和银行劫匪混在一起被警察当场爆头死无全尸老三一倒老四的官方路子就都断了就有了点走下坡路的意思然后又是拉沙子的生意被人抢了去四哥为了重振雄威召集道上兄弟去干架结果威没振住反误了卿卿**命这都是早上刚生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老四栽了就算不死以后也没人鸟他了他留下的势力空白急需填补按理说老四的地盘应该由谁接手根本不需要问刘子光的意思道上的规矩也没那么泾渭分明总是谁的嘴大谁吃的多些但是老四是刘子光干趴的而且这位新近窜起的黑马又是如此的凶悍如果不问他的意思就接手的话怕是要惹毛他。

    刘子光得知众人的意思后淡淡的说:“我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什么地盘不地盘的我不感兴趣你们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别碍着我做生意就行。”

    话说的很低调但众人却从中听出另一番意思刘子光志向远大的很怕不是一个小小的江北市能容得下的。

    ……

    这场酒一直喝到下午三点众人才逐渐散去今日一战江北黑道大洗牌以往的四哥沦为了老四从此一蹶不振尤其是他在江边吓得尿裤子的典故更是沦为笑柄反倒是刘子光的威名远震被人称作江北最能打的一哥谁也不敢小觑半分。

    至于老四的下场究竟如何流传着好几个版本有说老四被贝小帅直接砍死了扔进大江里喂了王八有说老四手脚都被砍断从此成为废人还有人说老四手脚俱全只是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涉足黑道在某某街道开了个书报摊每天卖报纸杂志度日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好像真看见了一般。

    虽说刘子光表示对底盘不感兴趣别人还是很默契的将夜市一带和码头一带让了出来刘子光也毫不客气一方面让贝小帅接管整个夜市以及附近的酒店、网吧、洗浴中心一方面默许孟黑子接管码头。

    贝小帅一跃成为管辖整条街区的大哥兴奋的整夜睡不着觉多年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啊!其实这种所谓的大哥也只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而已别管是碰瓷的拉黑车的、小偷小**洗皮子的过界都会打个招呼大哥也未必会去收取所在地区商铺的保护费反而是那些机灵点的商铺会主动上门拉关系送点东西意思意思或者邀请大哥经常去他那里坐坐也算镇场子的。

    孟黑子因为关键时刻站对了队伍被刘子光默许管理码头一带这位东北大汉也是个懂得分寸的人以后南泰河沙运输线路交给他负责就行了。

    变化最大的还是那些晨光机械厂子弟中学的初中生们平时就不爱学习整日混迹在网吧游戏厅里现在又参加了码头大战自以为真成了黑道一份子以前还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干脆旷课不去了每天叼着烟在贝小帅的黑网吧里玩。

    贝小帅最近也挺忙的他终于开始实施他的另外一项人生理想那就是开一家大网吧楼上楼下几百台机器的那一种整天带着几个小兄弟忙的没影也不回自己的黑网吧了就交给几个学生.沙子生意非常火爆老四种树刘子光乘凉一百块钱一方的沙子价格他就没打算降下来反正房地产是暴利就算自己降价好处也轮不到消费者头上还不如多赚一点。

    木三水又帮刘子光介绍了几个工地每天的沙子用量都在几百方左右运输压力大增刘子光雇了几个车队五六十辆泥头车给各个工地运沙子闲暇时候还能拉些土方反正都是一个类型的工作顺带着就干了。

    土方生意向来是黑道人士的最爱因为来钱快没啥技术含量如今江北市的土方生意硬生生被人分了一杯羹出去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老四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能召集五百人马的大佬都栽了何况是你?

    ……

    生意上了轨道手里余钱也多了但还没到可以一掷千金的地步刘子光先给家里买了自动滚筒洗衣机和空调、冰箱又给自己添了个笔记本电脑这是应方霏要求买的为的是晚上聊QQ方便。

    钱多了责任也多了物业公司里上百号保安兄弟挖沙场几十号工人运输对五六十辆泥头车以及地地道道烧烤摊子都要靠刘子光维持着他属于那种粗放管理型的人才全都放手给兄弟们去**作自己当个甩手掌柜就行。

    儿子当了公司副经理在外面还有生意儿媳妇也快要进门了老爸老妈高兴的合不拢嘴在邻居们跟前也分外有了面子但老两口就是闲不住还是想干点什么老爸的伤终于养好在修理三轮车准备去夜市摆个摊子老妈依然是每天扫大街任凭刘子光说了多少遍也没用。

    老年人就是这样骤然闲下来也不好一时间失去了存在感会得病的于是刘子光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老妈负责清扫的那一段路面每天都是特别的干净连个废纸落叶都没有老妈当然不会知道每天夜晚烧烤摊子下班之后都会有几个人专门去清扫一下马路为刘大妈分担一下清扫任务。

    沙子土方生意做得这么好卫子芊功不可没想到这位卫大助理和自己还有点小小的误会刘子光决定给她打个电话约一下。

    电话打到至诚集团总部卫子芊听到刘子光的声音后竟然没有半点激动地意思依然是冷若冰霜不过很快就答应了而且主动提出要去1912酒吧。

    **个破酒吧有那么好玩么不过人家开口了也不好拒绝于是刘子光便答应下来。

    约好了卫子芊闲来无事的刘子光穿着拖鞋出了家门不知不觉就到了贝小帅的黑网吧附近铁皮屋里面黑洞洞的传出电脑游戏的声音外面的几个台球案子上穿着校服叼着烟的小孩旁若无人的大声谈笑着。

    刘子光溜达过去想看看贝小帅在不在里面走到铁皮屋门口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白苍苍的老头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

    “老不死的赶紧滚。”里面传出少年桀骜不驯的声音。

    刘子光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