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14 杂草丛中长江750
    卫子芊深吸一口气从刘子光怀里拔出脑袋来脸上全是泪痕。

    “还是谢谢你再见吧。”说完卫子芊转身离去旁边就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灯火通明警卫完善刘子光就没有再送回身上车动汽车准备走人。

    不出所料老爷车再也打不着了努力了半天终于彻底歇菜一股难闻的焦糊味从动机舱飘出来刘子光气的一砸方向盘哐当一声车门居然掉了下来。

    这都什么事啊出来见个人就惹出这么多麻烦来外环路上大追逐今夜报废的汽车少说也十几辆损失起码几百万块钱那都无所谓关键是自己这辆老爷车也歇菜了。

    打电话给玄子让他带人来拖车刚好玄子正在打通宵麻将听见光哥招呼赶紧亲自开了拖车过来来了以后先掀开引擎盖看看成色。

    “光哥这车废了别要了卖废铁吧。”玄子咣当一声盖了盖子说。

    “不是吧这车挺好的皮实又耐**马说小心点用能用几年呢。”刘子光大为惊讶。

    “我的哥哥啊这是九七年的老爷车啊再皮实也架不住你老人家这种**法啊您看看这车满身都是坑您这是把它当成坦克来开啊。”玄子抚**着车身上的伤痕啧啧称奇道。

    “听说光哥是开着这车从万马军中杀出来的今天晚上废了不少宝马奔驰呢。”一个满身油污的修理工说道看来今夜外环大飙车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刘子光拍拍玄子的肩膀说:“我不管你得给我弄好总不能让我没车用吧。”

    玄子说苦着脸说:“哥哥你饶了我吧修这车光钣金就得几十个工时犯不上啊我那里本来有几辆黑车不过已经卖了这样吧下回再来新货我给你留一辆最耐撞的。”

    刘子光摆摆手:“再说吧。”

    ……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还想上网和方霏聊几句呢可是那个小猫头像始终是灰色的留言也不答应看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方霏大概已经睡了吧无趣的刘子光也**躺着去了。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出门上班的时候看见邻居邓云峰蹲在大院门口抽烟看到自己过来便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刘子光知道他有事找自己便下了自行车问道:“邓大哥早啊?”

    邓云峰强颜欢笑:“是啊挺早的。”他面前的地上已经扔了十几个烟头看来蹲在这里起码两个钟头了。

    “兄弟中午有空么想请你吃个饭。”邓云峰故作轻松的说。

    “哎呀不巧中午约了人了。”刘子光倒不是撒谎中午约好王志军去买两辆自卸王顺便兄弟几个一起吃饭定好的事情不好推。

    邓云峰眼中的遗憾之色一闪而过刘子光知道这个老大哥活的不容易便说:“晚上吧我请你。”

    “还是我来巷口头二荤铺六点半不见不散啊。”邓云峰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辞别邓云峰刘子光骑车上班他现在身兼物业公司副经理又是保安主管职位上去了工作却轻松了不少现在他就是物业公司的太上皇自打高金宝知道刘子光为集团立下大功之后认定此人将来地位不可限量现在已经俨然以刘子光的小弟自居其实高经理这个人还是很有点才的用刘子光的话说弄到古代去阉了送进皇宫就没有什么刘瑾魏忠贤李莲英啥事了。

    高总主动承担了大部分工作只是涉及到人事任免方面和财务报销的问题势必来请刘副经理拿主意因为高总深知公司的人事权和财权是一把手的禁脔自己切不可因小失大得罪了这位集团总裁眼中的红人。

    物业费的收缴非常顺利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任务这个也是有马太效应的一旦突破之后成绩一日千里每天客服部和财务部的同事都是眉开眼笑数钱数到手抽筋至诚一期可是至诚集团下面最大的一个小区有近百座楼硬件设施很上档次就是软件跟不上现在服务也跟上了物业费自然顺利征缴如果能达到物业老总定下的征收率这回大家可是要涨工资的。

    刘经理的人气如日中天谁见了都要点个头打个招呼尤其是白队长每天都等在大门口看见刘子光过来就点头哈腰凑上来套近乎刘子光也不会对他假以辞色该怎么训就怎么训还把他的队长职位给免了让他尝尝基层保安的辛苦。

    工作清闲有足够的时间忙自己的沙子生意还有几十名精壮保安可以驱使为了上下班方便刘子光从公款里拨出一笔前租了四套单元房给保安们当宿舍用又添置了一大批的健身器材给兄弟们使用最得人心的还是和他们签了正规的用工合同有三金一险从此他们就摆脱了临时工的称号**朋友啥的都方便。

    刘子光的办公室是用原来的小会议室改的窗户朝南阳光充足里面设施很简单大桌子长沙几把椅子而已桌子上摆着电脑开着QQ和网页刘副总把腿架在桌子上悠闲地上网奇怪的是方霏至今没回信息给她短信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可能是急诊上来了病人吧刘子光也没有多想。

    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接了一听是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请问刘子光在么?”

    这不是昨天见过的王校长么刘子光赶紧说:“我就是王老师您找我?”

    “你在就好找你还真不容易昨天你给我的了一大圈还是从厂里的退休人员联系单上找到你家的电话又问了你上班地方的号码对了既然你在那我过半小时之后到找你有点事商量。”

    王校长六七十岁的人了哪能让人家来找自己刘子光忙说:“不用了我刚好要出去王老师您在哪里我过去。”

    王校长说:“我就在咱们子弟中学的办公室里你记得地方么?”

    “怎么能忘呢那可是我的母校您等着吧一会就到。”

    放下电话刘子光出了办公室飞身上车骑着自己那辆加重永久朝晨光厂子弟中学方向驶去。

    刘子光所住的高土坡棚户区其实是两个老国营工厂的宿舍区这两个厂一个是晨光机械厂原来是兵工系统的后来转了地方就一蹶不振了刘老爸就是这个厂退休的还有一个厂是红旗钢铁厂规模也不小刘子光的妈妈以前在钢铁厂上班这两个厂的男女青年工人素来有联姻的传统高土坡不少小孩都是两个厂子工人的结晶。

    老国营大厂都很注重生活配套设施既有工会妇联团委这些机构还有大食堂、**浴室托儿所、小学、中学等硬件设施晨光厂和红旗厂各自挥长处互相配合红旗厂办了托儿所和小学晨光厂办了中学培养了整整一代工人子弟。

    现在厂子不行了原来的三产都分割出去了或者**或者出租比如原来的职工浴室就是现在的华清池洗浴中心原来的厂俱乐部就是现在的益虫网吧唯有子弟学校还在坚持运行牌子依然没变。

    对于自己的母校刘子光还是很有感情的他熟门熟路的骑着自行车进入了晨光机械厂的大门厂区面积很大想抵达子弟中学穿越这片空旷的厂区是最便捷的。

    门卫室里有几个大汉正在打扑克根本看也不看外面厂子都快倒闭了除了几个承包出去还在开工的车间外到处是一人多高的茅草野猫到处窜高大的红砖砌成的车间厂房破败不堪没有(全文字阅读尽在.文.学网)一扇窗户的玻璃是完好的车间的大门用粗铁丝缠死但通过残破的窗户能看见里面挤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刘子光面前似乎浮现出一幅画面自己背着书包从子弟中学出来跑到厂子来找爸爸正遇到工厂下班电铃声之后漫厂区都是工人和自行车一派朝气蓬勃的景象。

    “唉我的童年啊……”刘子光感慨道他又何尝明白他缅怀的只是自己的童年而已但对于广大已经不能上班的工人来说那却是他们一生中最宝贵的**金岁月啊。

    骑着自行车走马观花忽然刘子光被草丛里的一堆废铁吸引住过去拨开乱糟糟的杂草一看是一辆草绿色的边三轮摩托车静悄悄的停在那里。

    “**!暴殄天物啊。”刘子光抚**着锈迹斑驳的车身看金属铭牌标记还是1979年国营赣江机械厂出品的粗犷的线条、对置双缸、水滴形油箱、横置弹簧坐垫、平直的车把都让刘子光回到了那个物质贫乏的改革开放初期年代。

    这辆饱经风雨的边三轮摩托车一定是厂保卫科的遗产想当年保卫科那些叔叔可真是威风开着长江75o头戴钢盔身穿帆布工作服车斗上架着56式班用机枪**到掉渣渣啊年幼的小刘子光很想**一下那个和气的保卫干事叔叔和爸爸挺熟的还带着他兜了一圈呢。

    再看这辆边三轮虽然锈迹斑斑但是没有损失多少零件车胎虽然扁平一点气也没有但花纹还在刘子光忍不住上去抚**起来。

    “干什么的!”一声怒吼传来回头一看是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带着红袖章拿着橡皮棍。

    刘子光不怒反笑:“**是你啊卓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