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15 连老大的自行车都敢偷
    那个带红袖箍的青工狐疑的看了看刘子光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试探着喊了一声:“四眼?”

    刘子光笑着说:“想不到你还认识我啊卓罗圈。”

    青工确信无疑了上前一把抱住刘子光两人都恶狠狠的捶着对方的后背没两下子青工就受不了了跳开来大喊道:“**你劲怎么那么大想打死我啊?”

    刘子光呵呵笑道:“对不住不是故意的我太兴奋了。”

    “走上我们保卫科办公室坐一会去咱俩有十好几年没见面了吧。”卓罗圈热情的拉着刘子光他的两条腿微微有些并不拢大概这就是外号的来历。

    “不巧刚才咱们子弟中学的老校长打电话找我我正赶过去呢等回来的时候再去找你吧正好也有点事想找你。”刘子光说。

    “那行今天我值班你待会过来吧保卫科还在老地方你记得吧。”

    “记得回头见。”刘子光飞身上车飞驰而去直到他消失在视线内保卫科的小伙子才叹了口气转身继续巡逻去了。

    ……

    到了晨光子弟中学门口刘子光看到母校的大门依然是老样子就连校门旁挂着的斑驳的木牌子都还是原来的他不胜唏嘘起来这扇大门背后有着多少青葱岁月的往事啊一时间前尘旧事全都涌上心头眼角都**润起来。

    还在上课时间学校大门紧闭刘子光把自行车锁在门口过去敲了敲传达室的门巧了看门老头也是原来那个老程头现在怕是有七十多岁了依然精神矍铄就是眼神有点不好。

    刘子光通名报姓老程头恍然大悟:“是你啊赶紧进去王校长正等着你呢记得校长室怎么走么?上五楼右拐第三个门。”

    刘子光道一声谢进学校去了等了走了以后从大门旁边的巷口里钻出两个鬼鬼祟祟的少年看看左右没人便从衣服下面掏出一把大钳子快步上前剪开刘子光车轮上的链子锁推了车子就跑老程头在传达室里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也没现他们的行径。

    刘子光穿过空荡荡的**场回味着自己的学生岁月那些单杠双杠那些篮球架上面似乎还有自己的体温跑道边一排排高大的杨树树叶依旧繁茂微风吹过沙沙作响一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多少年过去了子弟中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整洁的校园和书声朗朗的教学楼都表明这里依然是一所生机勃勃的学校上了教学楼刘子光简直是一步一停。每一步他都在回忆着往事十二三岁的青春年华都流逝在这校园中啊一生都难以忘怀。

    终于到了五楼行政层这里有学校的几个后勤处室左转第三个门就是校长室轻轻敲一敲门里面传来慈祥和蔼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坐在一张陈旧办公桌后面的就是王校长看见刘子光进来老人家赶紧走出来和他握手请他在一张布沙上坐下自己又拉了一张椅子过来亲自泡了杯茶放到刘子光面前还从抽屉里拿出一包没开封的芙蓉王请刘子光抽。

    刘子光受宠若惊赶紧客气:“王老师我是您的学生啊您要是这样我可坐不住了。”说着就要站起来。

    王校长哈哈一笑将刘子光按在沙上递烟给他:“来抽烟已经是大人了嘛咱们现在是平等的身份。”

    刘子光要帮王校长点烟可是他从口袋里**出一包白盒红杉树说:“我只抽这个。”说着自己点上了一根。

    刘子光不胜唏嘘王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啊以前就是个大烟枪现在是个老烟枪茶几上那个易拉罐做成的烟灰缸里积满的烟蒂足以证明这一点。

    “王老师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吩咐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做不到的也会尽力您只管开口千万别客气。”刘子光心里有些酸楚老王校长都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了为了学生依然战斗在教育岗位上这可不是贪图权力金钱而是真正为了孩子这些从他抽的三元一包的白盒还有身上的陈旧中山装都能看出来。

    为了款待自己王校长肯定去特地买了这包芙蓉王这支烟刘子光抽了就一定会帮王校长办事哪怕再难也会去做。

    王校长坐下来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我就知道找你找对了昨天那几个学生回来之后老老实实的去上课了一直到放学才走这在以前可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啊我很震惊事后访问了一下听说你在学生们中很有影响力所以我想聘请你当过校外辅导员专门帮一些后进学生做思想工作。”

    说完王校长笑眯眯的看着刘子光等待着他的答复。

    刘子光二话没说一拍大腿道:“没问题!这个校外辅导员我当了不过我还有些个人意见想说一下。”

    王校长说:“你说。”

    刘子光说:“我记得我小时候的校外辅导员都是请的解放军啥的每个学期来一两次走个过场就算了根本起不到作用王校长您要是放心的话我可以来免费当个代课老师教个思想政治什么的言传身教绝对把他们教育好。”

    王校长一拍桌子说:“你这个想法好简直太好了比我想的还要全面这样吧我回头和教导主任年级组长碰个头把这件事落实下来争取尽快实行。”

    说完王校长按灭已经抽到根部的烟蒂又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说:“小刘啊现在的孩子和你们那批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可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早熟接触的东西也复杂早恋涉黑网络都是毒害青少年侵蚀学校的毒素啊你将来一定要针对**的教育他们不要碰这些东西。”

    刘子光第一支烟才抽到一半呢听到王校长这话便解释说:“王老师我觉得凡事都要辩证的看现在的孩子需要的是正确的引导而不是一味的封堵他们正是叛逆年龄期堵不如疏啊而且网络这些新生事务也不全是坏的啊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句口号是谁不会用五笔字型就落后于时代现在也是这样谁不会用电脑不会上网就是落后于时代。”

    王校长哈哈一笑说:“刚才我是考考你的看来你比我想的还要成熟这个代课老师我是聘定了好吧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功课吧。”

    刘子光再次和王校长握手两人亲切告别当王校长将刘子光送到楼下的时候已经在抽第四根烟了。

    出了校门刘子光掏出钥匙想去开车锁呢结果现墙角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左顾右盼大门旁边空无一人自己那辆加重二八永久真的是不翼而飞了。

    刘子光赶紧去问看门的老程头可是老程头说啥也没看见气的他当即打了电话报警。

    打到11o报警台那个接电话的小警花倒是很客气说已经记录在案了让他去当地派出所再去登记一下等哪天公安局放赃车的时候去瞧瞧兴许能有你的车记得到时候带着票。

    刘子光很无语他也明白这种案子实在太小根本没有警力去调查不过在母校门口丢了车子实在是很憋屈啊。

    无奈之下打了电话给贝小帅:“小贝子弟中学这边是谁罩的?哪个王八蛋的地盘?”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是憋着笑的回答:“光哥子弟中学一带是你罩的啊。”

    “啊!”刘子光这才想起来自己兼着老大的位子呢不过又一想不对啊网吧学校这些比较低幼的项目一贯是交给贝小帅打理的啊。

    “小贝不要和我胡扯我的自行车刚才在子弟中学门口让人借走了我给你半天时间到晚上看不见车的话我找你算账找到了车少一个螺丝的话我还找你算账!”

    说完啪的合上电话悻悻的走了心里这个恼啊气都没地方撒去八成是这帮辍学少年偷的说来他们的教育问题还真的是很严重啊。

    ……

    时间还早刘子光先去厂里找卓罗圈。

    卓罗圈不叫卓罗圈而是叫卓力这人是刘子光的初中同学他爸爸是一个膀大腰圆的蒙古族大汉退伍兵出身据说以前是骑兵现在家里还有一把65式骑兵刀呢开刃的寒光闪闪非常拉风。

    卓力的妈妈是汉族人姓卓所以他有(eb用戶請登6net)三个名字蒙古名字叫卓力格图勇士的意思汉族名字叫卓力也是很有力量的意思还有一个绰号卓罗圈就是刘子光给起的了因为卓力继承他爸爸的一个特点因为长期骑马养成的罗圈腿。

    初中生互相起外号是很平常的事情刘子光也因为戴眼镜所以有个外号叫四眼至今卓力也还记得。

    穿过杂草丛生的厂区来到办公楼一层保卫科卓力正在里面看报纸瞅见刘子光过来赶紧迎接给他倒茶上烟细心的刘子光注意到保卫科里连个饮水机都没有还是那种老式热水瓶卓力抽的烟也只是四五块钱一盒子的红梅看来经济状况不佳。

    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两人坐下来叙旧初中毕业的时候刘子光选择了普高去市三中上学去了而卓力则上了厂办的职业高中学的是机电专业但是三年下来除了打架啥也没学会后来进了厂子接他父亲的班在保卫科工作一干就是十年。

    “卓力结婚了没有?”刘子光问按说自己的同龄人也有小三十岁了不结婚的应该不多。

    “唉提到这个就来气现在厂子不景气大部分工人都下岗了我还在保卫科上班每月就六百块钱抽烟都不够哪有人愿意嫁给我啊。”卓力愁眉苦脸的说。

    刘子光暗暗吃惊才六百块钱还不如原来志诚花园保安临时工的待遇呢于是他问:“为什么不出去闯闯?”

    “唉父母在不远游再说着还好歹算是正式工作啊。”

    刘子光沉默了卓力的思想很有待提高啊不过这种事情只能循序渐进不能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别人。

    “这样吧回头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现在有件事你先帮我一下。”刘子光说。

    “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刚才我看到三车间西墙外面有个报废的长江75o边三轮我想弄来玩玩你有办法么?”

    卓力一拍大腿:“你吃饱撑的要那堆废铁干什么?”

    刘子光笑着说:“我自有道理你就说有没有办法搞出来吧。”

    卓力说:“办法有两个一个是你找辆车来拉走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着也也是归我们保卫科管的。”

    “那另一个办法呢?”

    “那就得破费点了去找厂固定资产清理办公室的伙计买估**着这玩意也有几百斤吧五毛钱斤的话也得收你百十块钱所以我个人建议你还是找辆车拉走的好。”

    “咱哪能给你惹麻烦。”刘子光说“这样吧我出五十块另外买条烟你给固定资产清理办公室的人送去你看这样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