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17再炒盘腰花!越骚越好
    从厂里把大红旗和长江75o拉出来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擦黑看看时间快到了刘子光便喊着卓力一起去赴宴至于玄子早就进入失心疯的状态估计从此以后至少三个月不会出修理车间了。

    来到巷口头的二荤铺邓云峰已经到了坐在桌边还没点菜看见卓力也跟着来了赶紧站起来和两人握手分别坐下之后先拆了一包红南京然后开始点菜。

    邓云峰拿着油乎乎的菜单踌躇了一下说道:“拌个黄瓜弄点花生米土豆丝拉皮肉丝炒干丝再烧个汤吧冬瓜海米汤你们看怎么样?”

    邓云峰点的这些菜都是最便宜的加在一起不会过五十块钱他到底是居家过日子的中年男人最近又下岗手头紧张也是情有可原但卓力就不一样了蒙古汉子生**豪爽哪怕钱再少也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他一把抢过菜单说:“老邓你咋点的菜没有一个硬菜我来弄一个炒腰花、炒猪肝、炒大肠大肠给我洗干净点啊。”

    看着他那副架势还要再点邓云峰担心自己的钱不够赶紧拦住:“差不多了不够再点。”

    卓力这才悻悻的放下菜单出去了不一会儿拎着一箱子啤酒进来了说:“今天好不容易见到老同学我和老邓哥也有些日子没聚啊得好好喝一喝。”

    大家都说好不一会儿凉菜上来啤酒全都打开盖子放着三个人开始喝酒先聊了聊厂子的情况刘子光在家也经常听父母提起这些事情无非是领导**工人下岗医药费没地方报销的琐事想到这些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大哥们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刘子光心里也不是滋味。

    闲聊了一会三杯酒下肚邓云峰开始进入正题他说:“小光**爸是我的师傅论辈分我得喊你一声弟弟现在哥哥有难处你得拉一把。”

    刘子光说:“邓大哥有事情你只管说我千万别客气。”

    邓云峰先叹了口气说:“我那个小孩自打你回来还没见过吧十四了整天不回家在外面上网胡混偷家里的钱昨天你嫂子为这事还和我生气吵了两句就回娘家了我知道她们娘俩嫌我没本事没管好这个家我也不容易啊在厂里干了十八年哪个车间我没干过车工钳工电工样样精通可是架不住背运啊厂子倒了我也完了整天下岗在家连请兄弟们喝酒的钱都拿不出来我也是个响当当的七尺汉子啊我……”

    说到这里邓云峰有些哽咽双眼也略微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卓力坐在那里闷不吭声的只顾自己喝酒看来也是感触颇深。

    刘子光拍了拍邓云峰的肩膀说:“老邓哥这些我都知道现在说说你的打算吧看看我能帮多大忙。”

    邓云峰说:“我听说你回来以后干的挺不错在物业公司大小是个领导在夜市还有摊子生意也不赖我想托你找份工作别管是当保安还是当维修工都行另外我还想在夜市摆个摊子卖手擀面啥的白天晚上都不耽误你看这样行不?”

    说完邓云峰眼巴巴的看着刘子光怕他不答应又补充了一句:“我今年才三十六正当年什么活都能干要是维修工什么的不行清洁工也可以啊。”

    望着老邓哥一脸的期盼刘子光的心中一阵酸楚邓云峰今年才三十六岁啊但是看起来就像是四十五岁以上的中年人这都是生活的重担将他**的啊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为了家庭为了尊严宁愿白天黑夜的干活不辞劳碌也要赚钱养家这是何等的悲壮啊。

    刘子光想了想答道:“夜市的事情先放一放白天的工作有几个选择老邓哥你看哪个更适合你先是你说的物业公司安排个人很简单进保安部还是工程部随便你挑但是工资不高一千二百块而已第二个选择是我朋友开的修车厂按工时拿钱不知道你能干么第三个选择是我在南泰县办的挖沙场那些挖沙船烘干机遴选机啥的机电设备都需要人维护你愿意的话可以去当个技术指导管吃管住每个月三千块加班费另算车费报销你自己看看哪个更合适?”

    邓云峰几乎连想都没想就说:“我去挖沙场!”

    钱对于这个下岗工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那好明天我就安排人过来接你就这么说定了。”刘子光举起了酒杯。

    两个酒杯碰在了一起橙**的啤酒四溅听到邓云峰的问题解决卓力脸上也有了笑意此时桌上的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卓力转头大喊道:“老板再炒一盘腰花不要洗越*越好!”

    找到工作的邓云峰心情大好打趣道:“卓力你吃那么多腰花干什么晚上一柱擎天你上哪里泻火去?小年轻又没有对象。”

    这话真是戳到了卓力的痛处眼瞅着三十岁的人了别说老婆了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他故作潇洒的说:“找老婆有什么用现在没有房子人家就不跟你过稍微像点样的房子就要五六十万有那钱还不如天天去华清池**呢一天换一个新的还不带重样的算下来也比买房子娶媳妇划算。”

    邓云峰笑道:“娶媳妇不如找小姐你这个理论还真是稀奇。”

    卓力正色说:“老邓哥我还真不是开玩笑反正嫂子也回娘家了回头华清池我安排。”

    邓云峰赶紧摆手:“不敢。”

    正说着呢贝小帅一掀帘子进来了看见都是熟人赶紧客客气气喊道:“光哥邓叔师兄。”

    贝小帅的父亲是刘子光爸爸的同事又是邓云峰一起学车床的工友大家又都是一个大院的邻居贝小帅也就按照自己的身份喊了反正是英雄无岁江湖无辈大家各亲各叫至于卓力虽然不住在高土坡但既是贝小帅的学长又是练八极拳的师兄弟所以也都认识。

    看贝小帅一脸兴冲冲的样子刘子光就知道自己那辆加重永久肯定回来了。

    “办好了?”刘子光问。

    “好了不光找回来了还多出不少呢?大家出来欣赏一下吧。”贝小帅说。

    众人走出二荤铺一看惊讶的下巴都文字版要掉了路边停着一辆桑塔纳两辆摩托车四辆电动车外加六块电池自行车只有一辆就是刘子光的加重永久。

    “这都是这两天在咱们这一片干的活我一声令下全收上来了怎么样咱说话还挺好使的吧。”贝小帅得意洋洋的说。

    刘子光赞许的点点头:“嗯不错回头都送派出所去吧对了借我车的人呢?”

    “带上来!”贝小帅一摆手两个十七八岁的男青年被人押了上来一脸的恐惧双腿都在颤抖看见贝小帅当场就跪下了说话都带哭腔:“贝帅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贝小帅两脚踹翻他们对刘子光解释说:“这两怂货是机械职高的学生上午去子弟中学门口晃悠是想堵人要钱的结果把你车给偷了现在自行车不好出手俩小子居然推着去郭大爷那里卖结果被人看见告诉我了我亲自带人去网吧把这俩小子逮出来的。”

    刘子光说:“行了我知道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中午已经说好了的事情贝小帅心中有数从袖子里拽出甩棍来抖开来一棍砸下去其中一个家伙的胳膊就断了另一个吓瘫了被贝小帅按在地上又是一棍也是骨折。

    刘子光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说:“送医院吧。”

    贝小帅从包里掏出一叠钱扔在两个人身上厉声说:“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不然见一次打一次。”然后回头笑着说:“光哥邓叔师兄你们慢慢吃我走了。”

    贝小帅领着人走了这边邓云峰和卓力都看*了回到酒桌上邓云峰说:“这不老贝家的儿子么都说混社会混社会的原来还是真的啊。”旋即他又醒悟过来狐疑的看着刘子光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卓力啧啧连声:“我们一起练八极拳的几个师兄弟贝小帅是最小的老六练得也是花拳绣腿也就是学个皮毛没想到却是混的最好的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刘子光说:“卓力你要换一换思路了总是窝在厂里靠天吃饭不是办法凭你的身手应该混出个人样才是啊。”

    卓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嗯我考虑考虑。”随后猛抬头冲着服务员大喊了一声:“再炒盘腰花!越*越好!”

    忽然门前的道路上红蓝警灯闪烁一辆熟悉的桑塔纳警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