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18人比人得死
    刘子光记得这辆警车的牌号正是那个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小女警胡蓉的座驾自从上次银行喋血以来他就再没见过这个泼辣勇猛的女警花此时她却忽然出现肯定又是针对自己来的。

    八成是刚才那两个被打折胳膊的小子被警车现了这才找上门来刘子光苦笑着说:“不好意思这酒没法继续喝了。”

    邓云峰和卓力看看刘子光又看看警车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却都坐着不动他俩都是良民遇到这种情况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警车停下两边车门打开副驾驶位子上下来的依然是片警老王但开车的却不是胡蓉而是一个眼神青涩的实习警察。

    老王快步走进二荤铺把帽子一摘先对小老板说:“炒两份河粉带走。“然后呵呵笑道:“小刘吃饭呢。”

    刘子光也点头致意:“王警官巡逻呢。”

    老王笑着说:“是啊顺道买个外卖对了那事儿处理的不错我再过半年就退休了退休前咱们辖区能平平安安的我请你喝酒。”

    说着在邓云峰和卓力惊讶的眼神中拍了拍刘子光的肩膀似乎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那边大师傅热锅快火已经将两份河粉炒好了装在一次**饭盒里递给老王老王拿了饭盒招呼一声:“走了。”

    走到门口忽然一扭头说:“对了小胡现在不在所里上班了调分局**二大队去了。”

    刘子光不知道老王为啥冷不丁提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含含糊糊“嗯”了一声。

    片警老王上车走了邓云峰重新拿起了筷子说:“小光和派出所的人也挺熟啊?”

    卓力说:“看不出来你小子混得不错在这一带呼风唤雨的赶明要是我让警察抓了你可得来救我。”

    刘子光说:“稍微有点交情而已卓力你要是被抓肯定是因为嫖-娼我才不去捞你呢那多丢人啊。”

    晚饭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临走的时候邓云峰紧握着刘子光的手不住的道谢老工人的大手粗糙有力饱含了感激之情刘子光说:“老邓哥喝了不少早点休息吧明天就得去上班了。”

    邓云峰先回家了吃了三盘子炒腰花的卓力还不愿意回家闹着要去华清池洗澡刘子光看看手机才七点半便说:“时间有点早小姐还没吃饱饭化好妆呢不如咱再去喝点小酒吃点烧烤。”

    卓力马上表示同意两人上了自行车来到夜市烧烤摊子地地道道生意正旺人头攒动一桌难求喝空的啤酒箱子堆积的如同小山一样旁边卖烟的卖饮料冰糕手擀面的生意都跟着兴旺看的卓力张大了嘴:“我擦这就是你的摊子?一天得赚多少钱啊!”

    刘子光淡淡的笑了:“小玩闹而已我让小兄弟帮罩着的一天几千块钱进账吧免单的太多没办法。”

    卓力啧啧称奇:“太厉害了没想到赚钱这么容易啊。”

    别看摊子上人满为患桌子都摆到外面人行道上去了但是大棚下面却始终有一张桌子是空着的别人也不敢去坐这是专为老大留的位子刘子光来了就坐这不来就宁可空着。

    带着卓力在桌子旁坐下不用招呼菜就上来了现在毛孩已经是地地道道的服务员领班了手底下一群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小女孩都是从老家喊来干活的本来刘子光不想用童工的但是考虑到这些孩子家的实际困难穷的都揭不开锅了总得先吃饭再上学吧所以他才同意让他们来当服务员。

    “毛孩这是你卓力大哥安排点油腰子、羊鞭羊球什么的反正是火力越大的越好。”刘子光说。

    毛孩咧嘴冲着卓力一笑漆黑的脸上是两排白牙最近他娘的癌症经过化疗已经趋于稳定孩子的心情很好当然这个疗效的代价也是不菲的刘子光已经咋了七八万块钱下去了他也不提毛孩也不问但是心里却有数的很。

    刘子光往这里一坐就不断有人过来打招呼敬酒看的卓力眼花缭乱的说:“四眼以后真不敢喊你四眼了不然非得有人拿刀砍我不可。”

    又吃了一大堆燥热的玩意喝了一箱子啤酒卓力竟然连厕所也不用去刘子光不由得大为惊叹:“都说吃什么补什么一点不假啊你丫的腰子绝对建康。”

    卓力说:“那绝对了时间差不多了吧我酒够了想去蒸个桑拿。”

    刘子光哈哈大笑:“是你想去泄火了吧好!白天的事情还没谢你呢我请客。”

    说完当即喊了十几个小弟一起打车前往华清池到了门口洗浴中心的保安看见刘子光上来赶紧用对讲机通知楼上经理马上带着领班下来喜笑颜开的给刘子光上烟笑嘻嘻的说:“光哥又来捧场了对了新来两个扬州培训过的技师不到二十岁活好今天刚到光哥要不要试试活?”

    刘子光说:“老李你又忘了我不好这一口的这是我老同学今天我请他你可要招呼好。”说着将卓力推了过去。

    经理何等的事故一使眼色那个**的领班就扑上去抱住了卓力的胳膊哥哥长哥哥短的喊着当场卓力的眼神就散了脚步也乱了有些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将其**。

    别的先不说换鞋更衣匆匆冲个澡卓力急的嚯嚯的也不洗什么桑拿了赶紧穿了桑拿服上楼本来他都是去大厅休息的今天刘子光请客自然要去四楼包间豪华包房内果盘香烟糕点***样样俱全麻将桌子也摆好了卓力偷偷问:“听说包间最低消费一千块啊你真请我?”

    卓力哪里知道自从老四垮了以后华清池就归刘子光罩了老板巴结他还来不及呢刘哥请客肯定是免单的。

    “你别管了随便玩就是了有多少都算我的。”刘子光说。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就真随便玩了。”按捺不住的卓力急火火的说道。

    领班把全华清池的技师都给带上来了请卓力挑选一溜穿着黑色吊带短裙的妖艳女子一字排开大腿如林白花花的晃眼卓力咽了口唾沫裤裆里早支起了帐篷他迅指了指:“这两个就行。”

    卓力和两位技师上去按摩了只留刘子光在下面看电视过了整整一个小时卓力还没下来刘子光让领班上去催催结果领班上去了就再没回来又过了四十分钟卓力才神清气爽、脚步轻盈的下楼领班和两个技师跟在后面腿都软了香汗淋漓的累得不成样子。

    躺在软绵绵的沙椅上休息抽着中华烟吃着进口水果卓力感慨万千:“真m太爽了把两个新来的技师搞得**去活来都求饶了后来领班上来我又把她也给上了到底是年龄大经验足这个只坚持了半个小时。”

    刘子光说:“怎么样尽兴了么尽兴了咱们就走吧。”

    两人下楼大厅里那些小弟也都休息好了一行人浩浩荡荡下到大厅卓力只看到刘子光拿了一叠钱给前台经理不收又推了回来刘子光说了一句什么他便收了下来似乎很愧疚的样子。

    经理将众人一直送到路上又让保安帮他们叫了出租车直到刘子光上了车他还在后面招手远送。

    “四眼今天花了多少钱啊我怎么看经理还不想收你的钱?”卓力在出租车上问道。

    “花了多少钱不知道他说免单的但我还是给了一千块钱小费你把人家搞得那么狠不给点钱哪行啊。”刘子光说。

    卓力沉默不语了打开车窗让呼呼的风吹着自己的头不得不说今夜的事情**了他人家刘子光黑白两道通吃呼风唤雨手下小弟一片各种生意日进斗金随便打赏都过自己一个月工资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啊。

    下车的时候卓力向刘子光要了电话号码吞吞吐吐的说:“如果我下岗了想跟你混怎么样?”

    刘子光就说了四个字:“随时欢迎。”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在家吃早饭的时候注意到这样一则报纸新闻本市交通局一把手江大明因为在担任高公路建设总指挥时期**受贿五千万被正式起诉此前一个月江大明就已经被纪委双规了现《》在才移交司法机关。

    这是一则很普通的新闻报纸上的前交通局长一身橘**的囚服神色惨然刘子光根本没在意只顾端着碗喝稀饭忽然猛抬头这个**犯的五官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刘子光也就不再去想出门跑步去了高土坡虽然是棚户区但地势极好紧挨着风景秀丽的淮江跑着跑着就到了滨江大道上此时才早上七点多钟那些住在沿江豪宅里的白领们纷纷开着私家车出来上班但也有些人步行出来乘坐公交在一处公交站台前刘子光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江雪晴么。

    现实中的江雪晴比电视屏幕中的更加憔悴一张小圆脸蜡黄蜡黄的没精打采的站在那里忽然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开了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胖脸:“小江上班啊我捎你去吧。”

    江雪晴挤出笑脸说:“谢谢主任我坐公交。”

    胖脸还不罢休不依不饶的让江雪晴上车引得站台上等车的人都为之侧目无奈之下江雪晴只好往前走那胖脸依然开着车跟在后面显然是有点生气了嘴里不干不净的说:“小**别给脸不要脸以前**爸在台上我不敢动你现在**爸倒了看我整不**你你今天要是不上路的话就先停职吧连交通栏目也别做了。”

    忽然一只脚猛踹过来将胖脸踢进车内胖脸下意识的一个急刹车停下定睛一看一个穿着凶神恶煞的汉子正对他怒目而视:“你m有完没完!”

    胖脸不敢多说什么忍着脸上的巨疼一踩油门溜了。

    踹人的正是刘子光虽然他对这个有些神经质的女主播无甚好感但也看不得这样趁人之危的恶劣行径回过头来再看江雪晴美丽的女主播已经热泪满眶双肩耸动无声的抽泣着。

    这张脸好面熟啊刘子光突然想到早报上那个**犯和江雪晴的面容很像而且也姓江搞不好两人是父女关系呢。

    江雪晴此时也认出了刘子光这个晨练的年轻人正是几个月前自己采访过的见义勇为民间英雄秒杀两名持枪歹徒冷酷无情身手矫健江雪晴曾经疯狂的迷恋过这个传奇一般的男子呢只是因为家里突遭变故才根本没有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