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25 义烈少年
    “跑啊!”蚂蚁声嘶力竭的喊着回头惊恐的看看刘子光拔腿也想跑哪里还来得及被刘子光一脚踹倒踩在地上少年疼的眼泪鼻涕横横流但依然冲着王文君逃窜的方向不顾一切的大喊:“跑!跑!”声音带着绝望带着哭腔凄厉无比的在哈岔子的上空回荡。

    王文君头也不回的跑了他对河岔子的地形很熟跑的非常快刘子光也不追他只是提起蚂蚁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只留下惊得不知所措的王文君父母站在原地呆。

    王文君在遍地杂物的河岔子贫民窟里如履平地身手矫健敏捷不时飞身跨越大堆的障碍物很快就跑了出去奔上高高的河堤。

    刚跑上河堤两边就扑过来几个人将王文君****按住他困兽犹斗竟然挣脱了但是迎面一脚踢过来是那种穿着44码3515巡洋舰八寸钢头6战靴的大脚一脚下去王文君额头上就是一个大豁子人当场就懵了晃了晃倒下来随即几把雪亮的武士刀伸过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王文君只昏迷了半分钟就醒过来了晃一晃脸上的血眼前两张惊恐无助的面庞正是自己的好朋友皮猴和蚂蚁宽阔的河堤上停着几辆汽车十几个杀气腾腾的汉子围在左右手里拿的都是利刃。

    人家为上么找上自己王文君很清楚前天的时候皮猴和蚂蚁找到自己诉苦说是因为偷车子被高土坡那边的人打了胜利哥也不愿意出头当时王文君就恼了说不为小弟出头算什么大哥马胜利就是个孬种想不被人欺负只有自己动手报仇!

    在机械职高王文君只有两个朋友那就是皮猴和蚂蚁他们三个人的家庭条件都比较窘迫所谓同命相连谁也不笑话谁现在的就业环境那么紧张连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更何况这些职高生在学校里什么技能都没学到去外面工厂应聘还不如农民工呢对他们这些高三学生来说混黑道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他们三个人都跟了胜利哥说是混黑道其实也就是瞎混而已小偷小**打个架泡个网吧就以为自己是***了距离真正的黑道差距十万八千里都不止所以当皮猴和蚂蚁出事的时候胜利哥连个p都不敢放反而是王文君愤然难当即表示要去砍了高土坡的小贝为兄弟报仇。

    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小屁孩最嚣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脑子一热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管你什么道上成名的大哥照捅不误但是他们却知道后怕事情干出来了人家来报仇了才屁滚**流起来皮猴和蚂蚁就是这种人但王文君却似乎天生不知道害怕一样面对明晃晃的刀锋依然彪呼呼的瞪着一双眼。

    少年依然穿着那件小风衣牛仔裤衣服很时髦但是质地却很差能看出来穿了很长时间袖口和领口已经磨损了或许出身贫寒的他只有这一件能上台面的衣服吧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额头上的鲜血呼呼地冒着早晨的太阳照在他十八岁的面庞上惨白血红一片。

    阳光忽然被遮住一个漆黑的人影站在面前太阳在他身上镶了一圈金边那人蹲下来盯着王文君问道:“是你捅的贝小帅?”

    王文君的眼睛被额头上流下的血糊住他竭力睁开眼睛紧咬着嘴唇倔强的点点头。

    “为什么要捅人?”

    “因为他欺负我的兄弟!”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那人问。

    “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难为我的兄弟和家人我会给你交代!”少年依然倔强无比落在仇家手里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放开他。”刘子光站了起来阳光重新占据了王文君的视线他眯了眯眼觉得抓住自己的手都松开了然后一柄白鞘刀的抛在自己面前。

    “我看你怎么给我一个交代。”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王文君艰难的爬起来捡起了长刀深吸了一口气对泪眼婆娑的两个朋友说:“皮猴蚂蚁帮我照顾爸妈。“然后没有丝毫犹豫捡了这柄白鞘刀倒转刀锋刺进自己的胸膛。

    鲜血喷涌而出但是刀锋却只停在入肉半寸深的地方王文君握着刀的手被另一只手捏住了是那个带头大哥。

    “小子挺有种的就这样吧。”刘子光把白鞘刀从王文君胸前拔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的方巾塞在他的伤口上说:“你们两个来按着!”

    皮猴和蚂蚁赶紧跑过来帮王文君按着伤口三个人眼睁睁的看着这帮凶神恶煞的江湖人士收起家伙上车走人。

    几辆汽车绝尘而去空荡荡的河堤上只有三个彷徨的少年对视着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飞驰的汽车里刚才的画面一幅幅在刘子光脑海里重现:

    那个收破烂的高个子男人佝偻着身子如数家珍的向刘子光介绍着儿子的奖状当说到自己儿子的时候行走在城市大街小巷之间这张从来谦卑低下的脸上竟然有一种神圣的骄傲。

    “文君从小学习好虽然没上重点高中但也上了职高是我们家最有学问最有出息的他娘身子骨不好我们将来就全靠这个儿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王文君的母亲靠在门口一边咳嗽着一边微笑这一刻刘子光明白这个儿子就是他们全家的希望和所有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寄托。

    “光哥光哥。”是开车的玄子在说话将刘子光从回忆中惊醒。

    “难道就这么算了么?小贝的伤怎么办?”

    “哦刚才医院打电话来了军刺插在心脏和肺部之间没有伤到脏器就是戳了个透明窟窿血也没出多少小贝没大事。”

    “太好了!”玄子兴奋之下猛按喇叭汽车出肆无忌惮的鸣叫。

    “不对啊光哥就算小贝没事也不能放过这几个小子啊要不然咱们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啊是个小痞子都能上来捅一刀这个先河不能开啊。”玄子很是不满的说。

    刘子光说:“谁说放过他们了我看那小子有种是个可造之材就先放他一马我能放过他们警察不会放过这是故意伤害罪要公诉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警察已经到了。”

    ……

    当刘子光他们离开三分钟之后王文君的父母也互相扶持着爬上河堤看到儿子胸前一片殷红都心疼的哭起来王文君的伤口很浅只是皮外伤而已他摆摆手说:“爸妈我没事。”

    皮猴和蚂蚁扶着王文君站起来刚要去医院忽然一辆大切诺基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几个便装汉子出示了证件说:“警察跟我们走一趟。”

    那对中年夫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和他的朋友被警察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呜呜的开走了相对无言唯有泪四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向老实的儿子竟然惹出这么大的罪过。

    ……

    市立医院外科病房手术后的贝小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人早就醒了**的身躯上缠满了绷带正在和护士小妹妹吹**呢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帮雄赳赳的汉子走了进来为正是刘子光。

    “小贝我就说过你**不了怎么样。”刘子光哈哈笑着上前将贝小帅从床上拉起来就是一个熊抱疼的贝小帅嘶嘶的抽冷气:“哥啊你轻点我让人戳一透明窟窿啊。”

    “小帅你丫就是属星矢的整个一不**小强啊。”玄子也上来给了贝小帅一拳众人都欢笑起来。

    贝小帅从床底下抽出一柄三八枪刺来咂着嘴说:“啧啧稀罕物啊真正的日本三十年式铳剑带三环标记造兵场东京小仓工厂出品的早年武斗的时候咱们机械厂的红卫兵人手一把现在的混混都不玩这个了没想到居然能碰上这玩意哈哈。”

    刘子光说:“小贝挨了这一刀你也该长点记**了以后有点老大的范儿别尽干二杆子事儿对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崽子要恩威并施。”

    贝小帅不屑一顾:“毛等我好了点起兄弟去把机械职高扫平绝对揍改他们对了光哥那几个小子怎么样了?废了么?”

    刘子光摇摇头说:“我说话你怎么一点不往脑子里进呢打打杀杀那是低级手段要学会动脑子才行。”

    “好了好了光哥我知道了。”贝小帅躺到了病床上。

    “那三个小子都是苦命的孩子家庭条件挺差的尤其那个高杆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敢**这个老大也算有种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他已经进局子了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找人安排先在看守所里揍个半**然后判他七八年或者这样你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或许你以后就有一个忠心的小弟了。”

    贝小帅愣了半天说:“这事我的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