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27 邂逅女主播
    王文君的案子审判的时候刘子光已经担任了机械职高的团支部书记一职并且被特聘为德育老师每堂代课费是一百块钱算起来已经是大学副教授的水准了。

    机械职高的校长是个很精明的人刘子光啥身份他比谁都清楚请这么一号人过来就是镇住学生让他们不要在学校里乱来也能吓阻外面那些社会流氓这里可是刘老大罩着的地盘你们想乱来可得掂量掂量。

    这位校长的算盘打得不错刘子光就这点小弱点给他个团委书记的聘书就把他乐呵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没事就骑着自行车到机械职高晃悠一圈打打篮球撑几个双杠啥的平易近人和学生打成一片校园风气自然而然的好了起来。

    这可苦了马胜利但又哑巴吃**连有苦说不出人家可是校方请来的团委书记和你有个毛的关系想找茬都找不出来啊所幸刘子光也不**手其他的除了学校这一块垄断之外一切还是让胜利哥管着。

    王文君的案子不算什么重大疑难案件很快就移交给检方公诉了鉴于贝小帅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不提出民事赔偿医院又出具了一份轻伤报告公安机关也说了一些好话再者说罪犯还是个十八岁的孩子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检方也没有下狠手。

    江岸区人民法院刑事庭大厅内正在审理王文君故意伤人案王文君是学生家庭贫困所以法院指派了司法援助中心的律师为他辩护审判过程没有什么悬念可言旁听席上坐着的除了王文君的家人之外还有机械职高的老师同学鉴于这个案子对青少年的影响力很大晨光厂子弟中学的学生们也被组织前来旁听。

    刘子光作为机械职高的团委书记兼子弟中学的校外辅导员进行旁听他坐在最后一排不起眼的角落里注视着被法警押上来的王文君。

    此时的桀骜少年眼中已经没了当初的那种戾气头皮刮得铁青身上穿着橙**的马甲上面五个小字“桃林看守所”。

    王文君的父母就坐在旁听席的第一排眼巴巴的看着儿子带着手铐被押上来脸庞比以前更瘦削了眼窝深陷精神不振老两口忍不住抽泣起来但又不敢在庄严的法庭上哭泣只好强忍住情绪王文君看见苍老的父母坐在那里也是心中一阵悲凉。

    自己因为一时糊涂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手持管制刀具将别人捅成重伤这可是重罪听看守所里那些几进宫的老家伙们说了起码三年徒刑多了还可能上五年。

    五年青春啊出来后就二十三岁了最宝贵的岁月都将在监狱里渡过王文君懊悔的心情难以言表心中尽是悔恨和绝望。

    庭审过程很枯燥无非是冗长的宣读刘子光闲得无聊走出法庭去外面抽烟正好迎面看见胡蓉女警官今天穿了一件卡其色的工装裤黑色的T恤墨镜短显得干练异常远处停车场上一辆大切诺基静静的停着那是胡警官的座驾。

    王文君的案bsp;子是胡蓉当上**之后经手的第一个案件只用了**时间就告破了神探之花的美誉已经开始传播当然胡蓉并不在意那些虚荣她关心的是失足少年的前途所以当刘子光打电话来给王文君求情的时候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刑庭外的走廊里两人再度相遇竟然如同陌路人一般擦肩而过忽然刘子光停下脚步说了一声:“谢了。”

    胡蓉也站住头也不回的说:“我不是帮你我是帮那个孩子你记住千万不要以身试法否则我一定会亲手逮捕你。”

    刘子光揶揄的说:“好了好了你看看你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还亲民点现在当了**就学会装逼了整天扳着一张脸好像人家欠你两千块钱似的没意思。”

    胡蓉气的猛然回头:“你!”

    刘子光耸耸肩膀扬长而去。

    一个小时后王文君故意伤人案进行宣判法官酌情处理判处王文君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判决一出众人都缓了一口气这个结果比预想的要轻多了。

    宣判之后犯人可以短时间和家属见面告别在法警的监视下王文君和父母抱头痛哭哭了一会儿父亲告诉他不要挂念家里已经有好心人帮他们老两口搞了一个小区内的废品收购站等于是专项经营没有竞争绝对稳赚不赔以后的日子是不用愁了。

    王文君很惊讶问父亲是哪个好心人帮忙的。

    父亲说:“就是那天到河岔子来找你的那个老师啊。”

    王文君恍然大悟原来伸出援手的竟然是贝小帅的大哥刘老大啊自己差点捅死人家的兄弟别人还以德报怨帮助自己的父母这让年轻的王文君很难接受怎么也想不通。

    短暂的会面之后王文君带着手铐押上囚车送往省第四监狱服刑等待他的将是一年半的改造生活从此人生记录上将留下污点不过换一个角度来想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磨练和锻炼当他拿起军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个结局既然想混黑道蹲监狱就是最好的资历等一年半后出来就是大哥了这样一想似乎也不赖。

    到了监狱之后同监舍的犯人并没有欺负他而是问他是不是跟着十六铺孟老大混的王文君很纳闷这个孟老大就是看守所里欺负自己的牢头自打自己关过小号以后也就变得和颜悦色了但是不管怎么算自己也不能算孟老大的人啊。

    同监舍的犯人看他不明白便说:“你不认识孟老大也没什么反正有人给打过招呼了这一年半没人敢欺负你放心好了。”

    王文君却更加纳闷了难道是胜利哥打的招呼不对啊胜利哥哪有这么仗义就算他仗义也没这个实力啊招呼都打到监狱里了这是真正江湖大哥才有的能量啊。

    ……

    案子终于结了贝小帅也在康复之中刘子光也了了一件心事他从晨光厂花废铁价格买来的红旗大轿车和长江75o边三轮依然在修复当中玄子说了刘哥你要是等车用先开我的富康吧。

    玄子身为汽修厂的老板兼**批商过手的好车不知道多少但就是喜欢老三样尤其是1.6排量16气门的白色两厢富康说这玩意比赛车都好开在行家手里公路上见谁灭谁。

    刘子光没那个兴趣说我还是先骑自行车吧绿色环保度又快等我的长江75o修好了再换。

    话虽这样说刘子光也确实打算弄一辆汽车了现在拉沙子的生意很火简直是日进斗金买辆好点的汽车不成问题所以他平时也就挺关注电视里的汽车栏目。

    这天早上刘子光正在家里吃早饭电视机里演着《交通与法》节目抬头一看主持节目的竟然不是江雪晴了而是一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女主持人。

    看来自己那天帮了江雪晴的倒忙啊那个**主任公报私仇竟然真的让江雪晴下岗了真***不是玩意啊刘子光心中暗道。

    “咦?怎么上次的节目没接着演?”老妈拿着遥控器按了一圈又回到J**TV来奇怪的说:“前天早上那个新闻怎么没了就是江主播主持的那个跑车撞死清洁工的。”

    刘子光问:“是不是《交通与法》栏目啊?”

    老妈说:“对啊就是这个大前天凌晨我们环卫处的老张正在清运垃圾结果被一辆逆行闯红灯的轿车给撞飞了人飞出去五十多米都散了可怜老张上有老下有小孩子才上高中这一家人怎么活啊前天交通与法把那个开车的给曝光了我还等着看下文呢怎么就没有了呢。”

    刘子光说:“主持人都换了节目可能不做了吧。”

    老妈嘀咕着念叨着同事老张家里的惨状上一边收拾东西去了刘子光却拧起了眉毛喜欢飙车的那些小子不就是在1912迷晕卫子芊的那帮阔少么没想到他们竟然干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情刘子光越想越生气但却无能为力只好等下班的时候给老妈五千块钱让她去老张家安慰一下聊表寸心也算尽点同事之情。

    到了至诚花园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寒风之中朴素的牛仔裤藕色风衣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瘦弱的身躯在风中瑟瑟抖刘子光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江雪晴昔日江北电视台的头号花旦今天竟然落魄成这个样子。

    刘子光下车推过去哪知道江雪晴竟然迎面走来开门见山的说:“刘子光我需要你的帮助。”

    刘子光说:“你们电视台的事情我管不上啊。”

    江雪晴咬咬嘴唇说:“不是电视台的事情是……看守所的事情听说那里面管事的犯人叫孟知秋是你的小兄弟……我可以给你钱……”

    刘子光上下打量着江雪晴讥讽的说:“你有多少钱?”

    看到刘子光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江雪晴将心一横又说:“只要你答应帮我照顾我爸爸你要什么我都答应哪怕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