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28 情债肉偿
    刘子光看看江雪晴前平后板要啥没啥除了一张萝莉脸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傲人的资本就这样还敢自荐枕席也不嫌寒颤。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女孩为了父亲能做出这样的牺牲也算是个孝女了刘子光最敬重孝顺的人所以他一摆下巴说:“到我办公室说话。”

    说实话刘子光不喜欢江雪晴因为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特质以及**家庭都让刘子光觉得不舒服而且两人除了上次的采访之外根本没什么交集江雪晴就这么跑来向基本等同于陌生人的自己求援只能说能一个问题她走投无路了。

    事实确实如此自从父亲江大明被双规以后江家的那些亲戚朋友就避之不及唯恐惹上麻烦江雪晴表面上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其实骨子里是个很要强的女孩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愿意求人。

    但是今天她还是坐到了刘子光的面前那种江北第一女主播的矜持与高贵气质早就烟消云散了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刘子光坐在桌子后面连一杯水都没给她倒只是冷冰冰的说:“你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江雪晴就站在那里咬了咬嘴唇说:“我爸爸现在被关在看守所他以前得罪的人放话说要在里面废了他我很担心……能找的人我都找过了他们都不愿意帮我只有你……”

    刘子光打断她说:“为什么是我?”

    “不知道”江雪晴摇了摇头“或许是因为那天你帮我打了主任吧我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还能坚持正义的人。”

    刘子光轻轻的笑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正义要我说的话**爸贪污几千万拿着纳税人的钱在澳门赌的昏天黑地就算他在看守所里被人打残打死也不为过他贪污的时候可曾想过正义?”

    “可是!”江雪晴急切bsp;的反驳“那是私刑啊我爸爸是**了但有法院制裁他不能让那些犯人下手啊我爸爸贪污的钱已经追回四千万了我也把房子和汽车卖了努力还他欠下的公款我已经竭尽全力了他虽然贪污腐坏在外面还有**……但是……他毕竟是我的爸爸啊。”

    江雪晴泪流满面声音哽咽了。

    刘子光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可以给孟知秋打个招呼让他照应着点**爸可是我不能白做这些事啊。”

    江雪晴擦了一下眼泪冷静的说:“我的房产汽车以及所有的存款都没了现在唯一值钱的是我的身子如果你需要就拿去吧。”

    刘子光盯着江雪晴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好。”

    “那就这样吧你需要的时候打我电话。”江雪晴留下一张名片转身就要走。

    “等等。”

    江雪晴站住转身讥诮的看着刘子光:“怎么改主意了想在这里就上我?告诉你我没那么*我要等到爸爸平安才能给你。”

    刘子光说:“我想打听一件事而已前几天撞死环卫工人的节目怎么没下文了。”

    江雪晴明白误会刘子光了她讪笑一下说:“没什么那个肇事司机是个阔少家里很有势力给台里施加了压力节目停了我也下岗了就这么简单。”

    “肇事司机是不是前段时间在外环路上造成数十辆车连环车祸的那群人之一?”刘子光问。

    “你怎么知道?”江雪晴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没错他们都是一个俱乐部的上次车祸之后全都换了马力更大价钱更贵的新车这才酿成了惨祸。”

    “那么你一定清楚案子是怎么处理的吧?”

    “我下岗了不清楚后续状况大概是私下处理的吧听说交警认定环卫工人也有责任肇事一方给六万赔偿就这样如果那家人会闹的话可能多点但是偏偏他们家都是老实人唉。”

    谈到自己的节目江雪晴的谈**似乎上来了但忽然想到今天自己来的目的神色又黯淡下来自己比那家人也强不到哪里去啊。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刘子光说着起身帮江雪晴推开了门。

    江雪晴低声说了句谢谢便匆匆离开了。

    等她走后刘子光开始安排让人给孟知秋带话照顾一个叫江大明的贪污犯总之别让人动他就是。

    江滩一战后这个东北大汉对刘子光心悦诚服甘愿为其鞍前马后东北汉子就是豪爽素来敬重强者一旦认定你是兄弟就铁了心对你好他这次犯事进去是因为打群架捅死了人刘子光花钱帮他请了律师想尽办法保命律师一边想办法寻找新的证人一边不断使用一些小伎俩使得案件拖住所以孟知秋便一直呆在看守所里。

    孟老大是狠人一进去就自然而然成了牢头让他关照一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只要不是官方想整江大明一般犯人是别想动他了。

    第二天江雪晴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让她非常的震惊要知道看守所里可不少能随便打电话的电话里父亲说已经有人罩着自己了不但没人打他还有烟抽睡上铺伙食也不会被人抢了。

    江雪晴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声音有些哽咽:“爸爸你在里面一定要好好的啊女儿会帮你的。”

    “雪晴好孩子别哭自从双规那天起爸爸就想通了这一切都是报应现在爸爸活的挺好的虽然饭菜没有油水但是高血压高血脂胆固醇都下来了爸爸比以前瘦了二十多斤了乖囡囡不哭啊。”

    江雪晴已经泣不成声她挂了电话镇定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号码说:“是刘子光么谢谢你该我履行诺言了晚上八点半夏日酒店大堂见。”

    夏日酒店是江北市一家小有名气的宾馆位于淮江边上造型如同一只鼓起风帆的航船所有的房间都是朝着江水的全景落地玻璃连卫生间都是透明玻璃的所有的卧具都是日本进口的水床天花板上更是模拟星空的景色浪漫至极可谓江北住宿业界一绝。

    试想一下带着情人在夏日酒店开个房间躺在水床上望着满天星斗和全景玻璃窗外旖旎的淮江夜景再打开冰箱倒上一杯红酒那个氛围简直难以言表啊。

    江雪晴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夏日酒店开了一个大床房先洗了个澡穿着洁白的浴袍躺在了水床上**漉漉的头如乌云一般披散下来修长苗条的大腿从浴袍下伸出来光洁细嫩皮肤吹弹可破。

    仰面朝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江雪晴出一声叹息:我还是把自己给卖了……

    床头柜上一包大号螺纹水果味的杜蕾斯静静的放着等待着使用它的人的到来。

    八点钟刘子光骑着自行车抵达了夏日酒店走进大堂一名服务生迎面走来:“请问您是刘子光先生么?”

    “是我。”

    “这是一位客人让我交给您的。”

    刘子光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信封打开里面是一张房卡上面印着房间号。

    “哦谢谢。”刘子光将房卡揣进了口袋里。

    ……

    这**江雪晴一直在等待但直到东方破晓她等的人还没有来早上九点的时候江雪晴实在饿坏了打电话点了早餐服务员送早餐的时候给她带来一个信封。

    打开信封里面滑出房卡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龙飞凤舞写了几个字:你已经不欠我了。

    这一刻江雪晴的眼泪夺眶而出。

    自从父亲出事以后一直生长在蜜罐里的江雪晴从九天跌落凡尘见惯了白眼和势力亲戚朋友翻脸不认人同事上级的嘴脸更是丑恶对自己的身体垂涎三尺不达目的便落井下石这短短的三个月来江雪晴简直如同生活在地狱里一般。

    但是今天东方终于破晓一缕阳光刺透了重重**霾刚开始的时候江雪晴哭的还很压抑但是到了后来却畅快淋漓的哭起来将多日的愤懑和压力统统宣泄了出来。

    ……

    市立医院急诊科最近几天方霏的心情不大好同事小丽请她去喝咖啡最近江北市新开了一家星巴克自认为比较小资的男女都要去品尝一下呢。

    方霏不是很感兴趣但耐不住小丽的热情邀请两个人下了班就跑去星巴克喝咖啡了她们点的是花式的卡布奇诺喝着咖啡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方霏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想的全是刘子光这个负心汉。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方霏眼睛一亮那不是和刘子光有**的女孩么她也来了!

    来的正是卫子芊和沈芳今天难得卫子芊有空沈芳把妞妞扔给老疤照顾自己拉着老同学到星巴克来喝咖啡。

    两人落座正好在方霏的斜对面卫子芊从包里拿出一个马克杯对服务员说:“我只习惯用自己的杯子来一杯极品蓝山。”

    方霏瞪大了眼睛精神头也上来了装作喝咖啡的样子其实小耳朵早就竖起来了偷听那两个女人的谈话。

    沈芳和卫子芊不认识方霏方霏可认识她们俩沈芳就是上次女儿被匪徒劫持在银行里的那个母亲卫子芊是那天深夜主动把头扎在刘子光怀里的女人方霏可记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