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29 富康VS保时捷
    坐定以后卫子芊从提包里拿出便携上网笔记本打开之后开始处理工作邮件沈芳打趣说:“你好忙哦出来喝个咖啡还不忘工作怪不得短短时间就当上总裁助理了。”

    卫子芊淡淡的笑了一手端起咖啡杯双腿优雅的叠在一起说:“没办法习惯了我喜欢工作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有存在感。”

    沈芳一撇嘴:“少来你又不是丑的不能见人的老菜皮今年不过二十七岁吧还不够剩女的标准呢不过你这样下去也快了对了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小刘你俩相处的怎么样?”

    卫子芊摇摇头:“他是他我是我只不过是同在一家公司而已没有什么交集的。”

    沈芳说:“咱们是老同学了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喜欢他告诉你小刘和我们家疤子是朋友改天我安排个机会咱们一起坐下来喝咖啡怎么样。”

    卫子芊说:“芳芳你就别掺乎了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他但是他已经心有所属了。”

    “啊这样啊也是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会少了女人呢唉是我没考虑周全喝咖啡喝咖啡。”

    卫子芊的眼神有些恍惚:“他喜欢的人一定比我优秀很多倍……”

    这边方霏喜滋滋的拿出小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呲牙一笑两颗白生生的小虎牙彰显着无敌的青春小女孩这下心里踏实了刘子光这个臭坏蛋还算老实没有在外面乱来是自己冤枉他了。

    这下方霏开心了喜笑颜开叫服务员过来加两份提拉米苏和芝士条吓得小丽赶紧捂住了钱包:“方霏我今天可没带多少钱。”

    “没关系我请客。”方霏笑眯眯的说。

    ……

    环卫处的同事们组织去老张家烧纸刘子光接了玄子的富康亲自开车陪老妈过去已故同事老张家位于城西的某小区一室一厅的房子家具陈设简单老张的丈夫眼神呆滞的坐在妻子的遗像旁边孩子只有十七岁披麻戴孝跪在门口见人来了就磕头。

    老妈和那些同事都是环卫处招聘的临时工大家同命相连年岁也差不多看见这副凄凉的景象无不悄悄落泪老张只是临时工所以环卫处也没给多少抚恤金肇事者一方在交警的协调下答应给六万块钱但到现在还没到账。

    大家纷纷给了烧纸钱每人一百块刘子光用白纸包了五千块钱悄悄放到了老张家的抽屉里大家出来以后才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老张出事的情况。

    那天凌晨老张的丈夫突然接到通知说妻子出事了人已经不行了让他赶快到医院去事实上人当场就死掉了根本没等到救护车来交警说是老张闯红灯了肇事方车也不是很高也不是醉驾所以双方都有点责任但主要责任还在老张协调之下赔偿六万块算了对方也就不追究车子撞坏的损失了。

    老张的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退休工人儿子上高中也不顶事明显属于弱势人群别人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他们尽管充满了悲痛和疑惑但也只好默默忍受。

    电视台倒是做了一期节目不过主持人江雪晴随即便下岗了这个节目就没继续下去肇事方的公关工作做的相当出色老张家人又不会闹所以这件事根本没传出去网络上也没人知道。

    有当时在场的环卫工人向同事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当时生的事情老张的遗体远在五十米外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路上里面有个青年男子连车都不下不断的**机几分钟之后又是几辆跑车开到从车里下来一群年轻人聚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说笑然后是一辆豪华轿车开来下了一个中年妇女先将跑车里的青年安排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开始打电话联系随后交警方面才姗姗来迟。

    交警来了之后不久电视台栏目组也到了现场当时还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那些开跑车的青年阻拦摄影师拍摄躲在豪华轿车里的肇事司机骂骂咧咧推推搡搡在警察的协调下才住手其后才是现场勘查清理运送遗体。

    环卫工人们一阵叹息但又无话可说人家有权有势一手遮天平民老百姓又能如何只能盼望这种事情不要生在自己身上才好。

    回去之后刘子光盘算了一个小时终于做出决定先给江雪晴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江雪晴虽然不再做节目但依然是电视台的人每天就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而已忽然看到来电显示里刘子光的号码她竟然激动地不敢接了。

    迟疑了几秒钟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你好。”

    “江主播么我想看看上次你做的那个交通肇事的节目录像方便么?”

    “方便你想什么时候看?”

    “就现在。”

    半小时后江雪晴拿着笔记本坐进了刘子光的汽车里给他放了一段未经剪辑的录像清晨的马路上一帮打扮入时的青年人推搡着摄影机画面模糊抖动但依然可以看见那辆黑色宝马里面藏着的年轻人身穿银色皮夹克正冲着镜头竖起中指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这个人刘子光认识正是上会在外环路上围堵自己的司机之一只不过当时他开的是一辆6虎现在开的则是红色保时捷。

    “这个肇事司机什么来头?”刘子光问。

    “是大开房地产公司一个股东的儿子江北体院大三学生母亲家也有些实力好像是省里的官员。”江雪晴说。

    “我想请你帮个忙。”刘子光盯住定格画面中青年嚣张的嘴脸说。

    江雪晴的心一阵狂跳她强按住激动的心情沉着的答道:“你说吧我听着。”

    “今天下午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江雪晴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我誓不会透露一个字。”

    ……

    当天夜里十一点四十分左右1912酒吧门口几个醉醺醺的年轻人勾肩搭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身穿银色皮夹克的男青年一手拿着啤酒瓶子一手搂着个浓妆**抹的女郎时不时伸出咸猪手在女郎穿着豹皮裙子的**部抹一把女郎夸张的尖叫挥动手上的LV手袋打过去男青年更加肆无忌惮的狂笑。

    年轻人们纷纷去动自己的车子各式各样的跑车中唯有银衣男青年的红色保时捷最新款最出位他搂着豹皮女郎钻进车里伸出手臂指了指夜空怪叫一声保时捷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飞奔了出去。

    年轻人们开始了追逐酒精在血管里流淌脑子却更加兴奋时不时跨双**线做出惊险动作引得对面来车猛打方向盘躲避甚至有两辆正常行驶的汽车撞在了一起青年们更加兴奋哇哇的怪叫着在没有交警的大道上疯狂的飙车。

    保时捷开的最快大大领先于其他车辆他一马当先来到经常飙车的路段当他停下等待伙伴的时候一辆极不起眼的白色富康如同鬼魅一般钻出来滑到了和保时捷平行的位置司机挑衅的踩了一脚油门出一阵轰鸣这是要赛车的示意。

    银夹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富康都来挑战自己的保时捷这家伙疯了不成?他又好笑又生气旁边副驾驶位子上的豹皮女郎惟恐天下不乱的喊起来:“银龙哥灭了他!”

    银龙也轰了一脚油门作为回应前面的红绿灯在一秒秒的闪烁着3、2、1!两辆车同时窜了出去一分钱一分货自然是价格昂贵的保时捷冲在前面大大领先但是富康也不简单如同鬼魅一般跟在后面每逢弯道就赶上来甚至领先保时捷一个车头。

    这段道路位于江北市西郊山区道路崎岖盘旋被飙车一族们誉为江北市的秋名山道而银龙就是他们中的藤原拓海。

    但这个所谓藤原拓海显然只是山寨版本今天他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克星一个开着1.6两厢富康的家伙这人开车简直出神入化漂移甩尾入弯动作娴熟的简直令人妒忌这才是真正秋名山道上开的最快的人。

    几个弯道下来富康已经将保时捷甩在后面它故意减慢度一面车窗降下看不清面孔的司机冲着保时捷轻蔑的伸出小拇指比划着。

    银龙暴怒了以往都是他虐别人哪能容得了别人虐他他是大开副总的独子从小倍受宠爱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小皇帝而且从没受过挫折上中学的时候拿铁棍把同学砸成痴呆家里花了几十万摆平上高中强J了女同学家里又花几十万摆平走关系上了体育学院之后更加无法无天经常和臭味相投的富家子弟朋友一起用**迷晕一些爱玩的女孩子掳回去**米事后丢个几千块钱了事反正她们也不敢张扬。

    最近的一次是一周前也是在这个车道上银龙开快车撞死了一个清洁工家里走了路子才花了六万块钱就摆平了此事之后他更加猖狂在他心中撞死一个人和撞死一条狗一只鸡没什么区别。

    银龙的车技并不高但架不住钱多光保时捷就买了两辆上次那辆肇事的已经送往香港维修了现在他开的是另一辆备用的驾照还扣在交警队不过也没关系试问哪个不开眼的交警会去查开保时捷的人的驾照啊。

    车技不好没关系用好车来弥补劣势依然虐死那帮开不起保时捷的家伙但是今天情况有点不同一个小子竟然开着富康就把自己给灭了这让银龙极其的不爽暴躁之下酒劲又顶上来了开不过别人就拿身边的人撒气也是他的作风之一瞅瞅旁边吓得花容失色的豹皮女郎银龙一阵恼怒大骂道:“那么重影响老子的度!”

    保时捷还在高行驶之中银龙就将豹皮女郎一脚踹了出去一阵惨呼女郎在路边打了几十个滚才停下人趴在路边不动了。

    富康静静地停在前面等候着保时捷再来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