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31 幽灵赛车与侠客
    银龙的父亲很不满强压着怒火质问道:“这位小同志你是什么意思?”

    胡蓉正色道:“死者出事前在酒吧喝了一打啤酒并且吸食了软**毒品驾驶无牌车辆在盘山公路上高行驶根据技术人员测定出事时候车高达一百五十公里以上百分之三百!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死者在一周前就因为严重肇事致人死亡已经吊扣了驾驶证属于无证驾驶。”

    众人都*眼了这小胡也太认真了毕竟死者为大现在说这个多不合适啊。

    果然银龙的父母都暴怒了胖男人指着胡蓉咆道:“你哪个单位的?你领导是谁?叫他来见我!我一句话就扒了你的衣服信不信!”

    中年恶妇更厉害直接就扑了上去张牙舞爪来挖胡蓉的脸被她一个漂亮的擒拿就**了旁边的人赶紧上来拉架胖男人气的脸上的肉都在抖动嚷道:“这小**是谁的手下我今天非扒她的衣服不可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呢!”

    胡蓉将中年恶妇推到一边冷笑着说:“我叫胡蓉是**二大队的我们大队长叫韩光支队长叫宋剑锋局长叫马伯仁政法委书记是胡跃进你要是没有电话号码我可以帮你拨。”

    胖男人怒不可遏忽然旁边有人拉住他在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他便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动了。

    可不是么他势力再大也扒不了政法委书记女儿的**。

    胡蓉对事故大队长说:“我们**的结论就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富康出租车或者ae86这都是目击证人在吸食毒品以后的幻觉这是一场意外是偶然也是必然对此我个人表示遗憾可惜了那么好的保时捷。”

    事故大队长哭笑不得胡书记的女儿简直太犀利了难道当了**都这德**?不过也怨不得人家本来就是一桩交通意外罢了交警部门的同事早就议论过了银龙这小子这样的玩法能活过二十五岁都算走运结果果不其然二十二岁不到就挂了胡蓉说的对这个人渣死了没啥可惜的唯一可惜的是那辆保时捷。

    “钟大队回头我会给你书面调查报告的。”胡蓉说完转身走了看也不看死者的父母。

    一周前清洁工人张某被撞死的案子刑侦部门也曾经介入**二大队早就关注银龙这个小子了此人恶行累累**少女组织飙车危害公共安全但一直苦于没有强大的证据使伏法上周银龙酒后驾车撞死清洁工这本来是一起恶**通事故但由于银龙的家庭背景竟然不了了之银龙甚至拒绝向死者家属道歉只象征**的给了六万块钱还要求人家写保证书绝不上诉才给这些事情身为**的胡蓉都是清楚的。

    老**的女儿正义感很强对于银龙这种害群之马她早就看不惯了所以才说出刚才那些刺激**的话来她快意恩仇是舒坦了但是却在不经意间给父亲结下了一个仇敌。

    ……

    西郊盘山公路上两辆警用摩托车正在慢慢的行驶着一老一少两个时不时停下拉开钢卷尺测量一下夜晚太黑一些事故数据没有测量清楚所以白天交警队派了两个警察来补充测量。

    那个年轻的摩托警就是曾经配合刘子光擒拿人贩子的交警李尚廷烈日下带着头盔穿着皮靴的小交警仔细的测量着并且时不时在小本子上记录着两个警察一直来到山顶附近李尚廷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宋我觉得有点不对头。”

    被他称作老宋的是一位老鬓斑白的老警察肩膀上两杠三花但依然骑着摩托奔波在第一线看来行政级别也不高老宋擦擦头上的汗说:“小伙子又有什么高论?说来听听?”

    李尚廷拿着小本子说:“根据痕迹判断昨晚这里确实进行过一场飙车我测量过刹车印迹其中之一就是保时捷还有一辆神秘的汽车根据刹车痕迹判断它漂移的动作似乎更加流畅我隐隐觉得这辆车是领先于保时捷的。”

    老宋饶有兴致的听着问道:“还有呢?”

    “还有就是那个目击证人的口供应该是对的根据我的测量昨晚和保时捷飙车的那辆车轴距是254o而事故大队长所说的ae86轴距应该是257o才对。”

    “然后呢?”

    “254o是富康的轴距那个目击者并不是在迷幻状态下看到的幻影也不会是什么神秘的ae86出现就是一辆普通的白色两厢富康而且油路还不太好会滴一些润滑油出来。”

    “那么你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

    “我不知道这很难说清楚只有找到这辆富康才能查出原因老宋你看这是我画的现场模拟图。”李尚廷说着将小本子递了上去。

    老宋看了看随意的丢还给他说:“时候不早了回去吃饭吧。”说完就去骑自己的摩托。

    “哎老宋你怎么不仔细看看啊。”

    老宋停下脚步转身严肃的说:“小李你测算的这些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就问你一句话能把富康开的比保时捷还快的人有几个?”

    “不知道或许舒马赫可以吧。”小李有些茫然。

    “那这样的人算不算人才?”

    “算”

    “那撞死清洁工的银龙算什么?”

    李尚廷不说话了。

    “我替你说是社会渣滓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猜测我也是在你的猜测基础上做作评论而已一个舒马赫级别的赛车手一个社会渣滓两个人赛车结果一个人死了这不是很正常很大快人心的事情么?为什么你非要把他复杂化呢?你真有这份闲心为什么不去关注一下上星期那个环卫女工的死呢?”

    盘山公路上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驶过掀起一阵阵烟尘老交警语重心长的话语也被卡车的声浪掩盖住李尚廷低着头沉思着半天才抬头道:“我明白了这就下山写报告不能确定昨晚是否生过飙车事件。”

    老宋笑眯眯的没说话戴上了头盔动了摩托车。

    ……

    保时捷车祸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任凭银龙的父母势力再大也没法捕风捉影的耗费精神去找一辆不存在的ae86其实做父母的心里也有数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只是不愿意忍下这口气罢了。

    江北市这些喜欢开快车的小子们之间开始流传一个故事版本有很多种最著名的是说当晚有一辆ae86出现和银龙飚了一把正当银龙领先的时候结果看到马路上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清洁工结果就出事了……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反正这一段时间里飙车的现象在江北市算是绝迹了。

    汽修厂内轮胎磨损严重的富康静静的趴着玄子一看就知道自己的爱车昨晚经历过狠**玩车的朋友之间流传的那个幽灵ae86的故事他也听说了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把门一关自己亲自给车换了四个半旧的轮胎。

    江北电视台江雪晴捧着咖啡杯静静的看着电脑里面这是昨晚栏目组在山下拍摄的画面那帮纨绔子弟依然嚣张至极阻挠摄影师的拍摄但是明显色厉内荏大概是银龙的死吓坏了他们。

    江雪晴忽然明白刘子光为什么让自己保密了或许这件事……她不再往下想了而是站起身来走到电视台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说:“师傅去至诚花园。”

    至诚花园对面的马路上江雪晴静静的坐在出租车里注视着小区的大门快到两点钟了那个人还没来出租车司机听着交广台不时看看后视镜心说这个女人真奇怪甩给自己五十块钱就为在这里*呆呆的坐着。

    一点五十八分刘子光骑着自行车悠闲的来上班了眉宇间看不到任何异样看到他出现江雪晴心中忽然涌起了一种特别的情愫她忍不住低声吟诵起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一刻江雪晴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侠客什么叫做隐士。

    “走吧师傅。”江雪晴说。

    出租车司机动了汽车狐疑的看了看后视镜中的女孩子怎么一会儿工夫她就泪流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