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35 越狱狂龙
    照片很大是用a4纸当场打印出来的这位狙击手显然有着摄影师的天赋把倚在幼儿园二楼窗户边上的劫匪照的很是清楚。

    劫匪身穿一件蓝黑色风衣头戴绒线帽将幼儿园年轻的女教师挡在身前把匕架在女孩的脖子上半张脸从后面露出来他相当狡猾一直隐藏在人质背后没有给狙击手任何**击的机会这张照片还是从几十张连拍中挑出来的那稍纵即逝的一瞬间。

    照片中那**的眼神和桀骜的嘴角都让李纨一下就认出这个人来。

    劫匪就是昔日龙阳市呼风唤雨的大老板龙少!

    龙少不是被警察抓起来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而且还跑到了江北市闯进了金宝贝幼儿园难道说他的目标是……自己的儿子?

    李纨腿一软当场就要摔倒幸亏一位女警官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这个人是谁?”宋剑锋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李纨问道。

    “龙少平龙阳人他是冲着我来的。”李纨有气无力的说。

    “龙少平这个名字很熟小李给我接龙阳市局!”宋剑锋冲着指挥车上喊道。

    指挥车上忙碌了一阵一个戴眼镜的警察挥着一张纸说:“宋局龙阳方面有传真说龙少平是他们看守所的犯人昨夜越狱现在还在抓捕当中。”

    “乱弹琴!”宋剑锋愤怒的吼了一声作为局长他明白邻市同行的苦衷看守所跑了犯人不敢立刻通报上级先自己围堵抓捕抓不到再通缉令这样面子或许还能保住但是却耽误了抓捕工作。

    既然犯罪分子的身份已经确定下面就好行动了宋局长下令谈判专家出动以强大的政治攻势督促犯罪分子投降的同时狙击手也进入战位择机**击争取一枪毙命。

    这回的案子和上回不同上回是银行劫案劫匪是求财的不是要命的这回龙少绑架儿童分明就是寻仇来的而且又是从看守所里越狱出来的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谈判的余地而且幼儿园里都是四五岁的孩子毫无自我保护的能力万一出事的话就是震惊全国的大事别说自己的帽子保不住就是市长都要受影响。

    所以宋剑锋当机立断做出了部署今天政法委胡书记和市局马局长都在省里开会现场就只有老宋的官最大他拍板就行。

    由于确定劫匪没有**所以这回谈判专家的胆子比较大站在幼儿园墙外拿着话筒喊道:“龙少平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释放人质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龙少平躲在人质背后喊道:“少给我来这套!乖乖按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马上就杀一个小孩给你们看看。”

    罪犯穷凶极恶谈判专家不敢刺激他赶紧说:“千万不要伤害孩子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们会考虑的。”

    龙少平扯着嘶哑的嗓子喊道:“我要李纨来必须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我还要两把**三百子弹一百万美元现金一架飞机!”

    指挥车里警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龙少平一定是疯了他提出的所有条件都是不能实现的。

    “犯罪分子已经疯狂了为了避免无辜伤亡我建议突击队行动。”特警大队长说。

    “不合适幼儿园的地形比较特殊突击队无法在罪犯注意不到的情况下进入万一引起他的狂躁会造**质的伤亡。”**支队长谢华东说。

    “老谢你有什么办法?”宋剑锋问。

    “找人冒充李纨混进去击毙犯罪分子。”谢华东信心满满的说。

    一旁的胡蓉也挺身而出:“宋局我上!”

    如今胡蓉已经是**支队有名的警花了虽然人家是政法委书记的女儿但是业务水平绝对没得说关键时刻敢玩命能打硬仗全局上下说起胡蓉没有不佩服的。

    宋剑峰拧着眉头想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小胡你学过排爆么?”

    “宋局你放心好了我在**学院的时候排爆这门课是优秀。”胡蓉自豪的答道。

    “犯罪分子穷凶极恶**的配枪制止力太弱小胡用我的。”宋剑峰说着从腰带上取下一把沉甸甸的九二式9毫米**递给胡蓉。

    胡蓉接过**娴熟的退下弹夹看看余弹哗啦一声推弹上膛关了保险将枪**在腰带上说:“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那边谈判专家拿着喇叭筒高声喊:“龙少平你不要冲动李纨马上就到她会走进幼儿园和你面谈。”

    上面没有回声只有女教师苍白的面孔在滴着汗罪犯相当狡猾根本不冒头答应狙击手依然无法进行**击。

    此时群众已经被疏散到安全距离以外除了被绑架的那一班学生之外其他孩子也都安全撤离很不巧的是沈芳的女儿妞妞和李纨的儿子小诚在一个班所以万分焦急的沈芳和一大群家长在一起以泪洗脸望眼欲穿。

    疤子驾驶的汽车也停在了封锁线外协警还想拦阻被心急如焚的疤子一锤放倒和刘子光一起闯进了警戒圈。

    幼儿园外警察们忙碌万分紧急从附近服装店购买了西装套裙高跟鞋和黑**让胡蓉按照李纨的模样打扮起来胡蓉平时都是T恤牛仔运动鞋打扮忽然穿上职业女装和高跟鞋稍微有些不适应但职业素养让她很快适应了高跟鞋试着走了几步倒也风情万种。

    再戴上头套和眼镜挎上一个坤包看起来有些相似了胡蓉给谈判专家做了个ok的手势那边开始喊:“龙少平你看清楚李纨来了她现在就走进去。”

    胡蓉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走向了幼儿园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稍有纰漏犯罪分子就会行凶杀人甚至引爆**那可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景象。

    全部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胡蓉身上只有围观群众中的刘子光见状暗暗说了一声不好!

    龙少平是什么人他对李纨简直是走火入魔般的迷恋李纨的身影早就印在他的脑海里了胡蓉虽然身材也不赖但属于那种健美型的和李纨的柔媚**型有一定差距连自己都能区分出来更何况龙少平。

    果不其然胡蓉才刚走到一半龙少平就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你们骗我!她不是李纨!”然后就看到一只手伸到人质**前一下一下的扎着鲜血喷涌而出所有人都出一声惊呼不少年轻的妈妈当场就晕了过去这其中就有沈芳疤子赶紧抢救自己的老婆全然没注意到身边的刘子光不见了。

    女讲师软软的摔倒了但龙少平依然没有暴露在枪口下三秒钟后一个小男孩出现在窗口哇哇大哭着鼻涕眼泪横流警车里的李纨惊呼一声也晕倒了那个被龙少平当作人质的正是自己五岁的宝贝儿子小诚。

    罪犯终于铤而走险了杀伤了一名女人质被刺者生死未卜胡蓉也被识破不得已退了回来狠狠的扯下头套摔在地上恨不得冲进幼儿园一枪打死那个可恶的罪犯。

    心急如焚的宋局长通过对讲机质问道:“刚才为什么不开枪?为什么不开枪!你们没这个水平我换人打!”

    狙击手们也很委屈罪犯实在是太狡猾了根本不给人**击的机会现在他又挟持着那个小男孩当人质小孩的脑袋乱动哭号不止狙击手根本没有把握**击万一打中了人质或者击中罪犯**前的炸药就全完了。

    一般来说二线城市的狙击手只不过是精确**手而已他们讲究的是在尽量近的距离**杀或者**伤目标由于警方通常占据绝对优势所以说不管是特警还是武警的狙击手水平都难以和军方的狙击手相比那种既要掩蔽自己又要在一千米外**杀目标的军方狙击手才是真正的狙击之王。

    宋局长也是气急了他是特种兵出身自然明白狙击手们的难处刚才说的也是气话江北市虽然有驻军但只是常规的装甲兵和步兵根本没有特种大队就算有警方调用军方特种大队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光是层层手续审批就得一整天下来到时候怕是全部人质都被龙少平杀完了。

    整个江北市能有一击必杀能力的狙击手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建国但是他退役多年身上还有伤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当年的水准还有一个就是刘子光从上次银行事件来看他的**击技术应该不亚于李建国只是现在那么危急到哪里去找这两个人呢。

    幼儿园对面的居民楼天台上两名武警狙击手正静静的趴在那里一个二级士官抱着八五狙击枪另一人捧着双筒望远镜捕捉着幼儿园二楼窗户内的一举一动忽然他们背后一阵响动观察手回头一看是个穿着5.11战术裤和沙漠靴的男子腰间还悬着一枚**徽章是自己人。

    那人弓着身子跑过来用不容置疑的口**说:“把狙击枪给我。”

    两个武警战士对望了一眼心说虽然是自己人但你是**我们是武警内卫不一个系统啊你凭什么命令我们。

    没等到李纨龙少平的情绪极度的不稳定他是昨夜越狱跑出来的本来想案子没多大事大不了判个二十年然后**作成保外就医不用几年就能出来但是情况突变那个被自己打成植物人的市委秘书竟然死了!

    要知道那人可是省委高官的侄子这样一来龙少铁定判死刑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便铤而走险借着放风的机会越狱了。

    龙家在龙阳多少有点势力看守所方面都是打过招呼的不会难为龙少所以给他的越狱创造了条件轻而易举就逃出了看守所。

    潜逃的过程中越想越生气要不是因为李纨这些灾难本来都降临不到自己头上的。

    于是丧心病狂的龙少平决定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反正这辈子他想不想过东躲**的生活不如豁出去拼了把李纨给弄死到**间陪自己去。

    龙少以前就调查过李纨知道她有个儿子也知道这孩子所在的幼儿园所以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龙少的脑子不是很好使被捕前被藏獒惊吓过受不了刺激这会还看不到李纨便血往头上顶刚才几刀放到了小老师这会又把李纨的儿子架到了**前至于他是怎么从全班三十个小孩之后找到李纨儿子的那很简单因为小诚和妈妈长得很像所以龙少一眼就认出来了。

    看到儿子痛哭流涕的小脸李纨的心揪了起来她紧紧抓住宋剑峰哭道:“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要什么我都给你。”

    江北市的商界第一女强人已经失态了宋剑峰心中何尝不是难过加愤怒难过的是自己身为警察竟然不能保护这帮孩子愤怒的是罪犯竟然如此丧尽天良!

    此时龙少的情绪已经严重失控他将小男孩举在面前只露出半张脸来大喊道:“李纨我知道你在看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坦我要你亲自看着你儿子死!”

    “死~~~~哈哈哈哈~~~~~~~~~”

    凄厉的狂笑在幼儿园上空回荡丧心病狂的龙少赫然挥动了匕刺向小诚的**膛。

    “不要~~~~~~~~~”看到鲜血溅出的时候李纨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昏死过去。

    恰在此时一声枪响大群受惊的鸽子飞上了天空鸽哨在空中鸣响和枪声的回响交织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