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36 生命之泉-RH阴性血液
    一枚53式7.62毫米凸缘钢芯弹高旋转着从小男孩挥动的胳膊间隙当中射入正好击中龙少的脖颈巨大的能量当场折断了他的颈椎人体迅失能就算是手上握着炸药的引信也无法引爆了。

    枪声就是命令宋剑峰手持对讲机大喝一声:“出击!”

    埋伏在幼儿园大门两侧的特警突击队立刻冲了进去动作迅猛无比战术配合娴熟无比全黑色的特警战斗服和黑色的面罩以及加挂了战术手电的79微冲让围观群众都有一种身临其境反恐**的感觉。

    片刻之后特警队员出现在那个窗口一名队员伸手做了个手势表明一切顺利对讲机也传来突击队小组长的回报:“报告罪犯当场**亡两名人质受伤暂无任命危险!”

    宋局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胡蓉也松了一口气此时李纨苏醒了大声喊道:“我儿子呢!”

    “罪犯已经被击毙人质没事。”胡蓉安慰道。

    “是谁开的枪?干的漂亮!”宋局长由衷的赞叹道回头望向幼儿园对面的居民楼天台。李纨和胡蓉也跟着他回头望去。

    一栋五层的居民楼天台上一个身穿便装的男子手举85式狙击步枪一只脚踩在天台边缘正威风凛凛的站着枪口似乎还有袅袅青烟升起一群白鸽在他头顶盘旋飞翔夕阳照射过来在他身上蒙了一层橙红色的光环。

    那人正是刘子光。

    现场所有参战干警和群众也都注意到了天台上力挽狂澜的狙击手顿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所有人自的鼓掌为英雄喝彩。

    “我就知道是他不愧是部队培养出来的人!”宋剑峰欣慰的笑了。

    “又是他……”胡蓉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竟然难以定位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亦正亦邪既是***头目又是英雄他到底是黑是白呢。

    而李纨则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拍着拍着忽然泪水夺眶而出。

    ……

    天台上刘子光卖弄完了这才心满意足的下来将狙击步枪抛给那个二级士官二级士官一脸崇拜的说:“长您是哪个单位的?”

    “军事秘密不该知道的不要问保密条例忘了么?”刘子光虎起脸来呵斥道刚才两个小兵说啥也不愿意将狙击步枪给他使用看到下面情况突变刘子光不得已动了粗直接把枪抢了过来站在天台上立姿无依托射击一枪毙敌动作漂亮的让两个小武警简直崇拜到**。

    刘子光拍拍衣服下楼去了两个小武警还是一脸的震撼。

    “班长他是特警队的吧?”

    “不像特警队那帮怂货还没咱的枪法好呢。”

    “那他是谁?”

    “我说啊是军区特大的王牌狙击手……”

    ……

    幼儿园楼上龙少的尸体四仰八叉的躺着颈椎被子弹击中脑袋整个飞到了一旁血肉模糊但是基本还可以辨认相貌颈子里的血喷了一天花板危险还没有解除幼儿们被紧急疏散特警队员们一个抱俩迅撤离现场。

    那个女教师胸前被扎了两刀血流了一地但是并无生命危险也被抬了下去只有小诚伤的比较重龙少被击毙的时候手中的匕还是落了下去刺伤了小男孩血流满地孩子已经昏迷过去脸色苍白。

    救护车呜哇呜哇的叫着拉走了伤员受到惊吓的孩子们也被毯子裹着送到大客车上交给他们的父母一时间大客车里哭成一片。

    楼上两个排爆组的特警队员小心翼翼的检查着龙少胸前绑着的所谓雷管现不过是两排双汇火腿肠而已被狡诈的龙少联排绑起来冒充雷管。

    虚惊一场警报解除此役大功告成只有三人受伤罪犯当场击毙基本算是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宋剑峰的仕途必将因此而变得更加光明。

    ……

    救护车中李纨紧紧捏着儿子的小手泪流满面儿子还在昏迷当中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过了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受了这么重的伤李纨哪能不伤心小诚是个可怜的孩子两岁多一点的时候他爸爸就因车祸去世了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如果儿子再有个三长两短李纨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依恋的了。

    两辆警用摩托车拉着尖利的警笛在前面开道沿途所有路口的车辆都停止通行救护车一路疾驰着来到市立医院急诊科两个伤员被迅抬下车进入抢救室。

    李纨两脚软坐在急救室外面的长椅上不停地的祈祷着但愿儿子只是皮外伤而已千万不要出事。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抢救室的门咣当一声推开了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医生冲出来摘掉口罩喊道:“谁是患儿的家长?”

    李纨腿都软了强撑着站起来说:“我是孩子的妈妈。”

    “你儿子的左肾动脉血管破裂现在就要手术这是手术同意单你签一下。”医生急促的说。

    李纨用颤抖的手在同意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医生又进去了抢救室的门咣当一声关上。

    李纨无力的坐下泪水模糊了双眼她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也明白肾动脉破裂的后果如果手术不成功的话重则**亡轻则也要摘除一个肾孩子的未来就废了。

    急诊科的长椅上还有那个女教师的家属他们也在焦急的等待不多时另一间抢救室的门打开了护士推着伤者出来说:“伤口不深已经缝合完毕没有生命危险了现在转入病房休息家属跟过来几个吧。”

    那群人出欣喜的声音簇拥着伤者去了走廊里又只剩下李纨一个人空荡荡白森森的墙壁让她感到格外的孤独和冰冷。

    忽然抢救室里面的仪器哔哔的叫起来医生再度心急火燎的冲出来大喊道:“怎么血库主任还没回话伤员急需Rh-aB型血再不送来就来不及了!”

    护士站那边电话铃响了护士长接了电话焦躁的回答道:“血库回话没有库存了!只有省城中心血库才有一千netbsp;“乱来!省城运到这里最快也要三个小时等不及了!”医生焦躁的扯掉口罩心急如焚。

    李纨终于瘫在了长椅上她刚才是忙晕了竟然忘记了儿子是稀有的Rh阴**血型这种血型被称为熊猫血在人群中的比率是万分之一异常的稀有现在儿子动脉破裂如果没有新鲜血液补充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亡。

    “你不是孩子的母亲么?你是什么血型?”医生忽然看到了李纨赶紧问她。

    李纨无力的摇摇头孩子遗传于他的父亲自己却是普通的aB型血根本派不上用场。

    医生一跺脚:“那麻烦了。”

    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渐渐**亡但是却无能为力李纨通过敞开的急救室大门看见病床上的儿子小脸苍白插着心脏起搏器和氧气管幼小的生命正一点一点的消逝。

    这一刻她想到了丈夫的**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这样亲眼看着丈夫在自己眼前**去这种人间惨剧竟然再度重演情何以堪!

    今天早上儿子还是那么的活泼可爱红扑扑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到了傍晚竟要变成一具小小的冰冷的尸体再也不能喊妈妈再也不能扑在自己怀里撒娇了想到这里李纨两眼一黑如同坠进万丈深渊就在她昏**前的一秒钟一群人走进了急诊科的大门。

    ……

    “李总李总。”昏昏沉沉的李纨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睁眼一看是卫子芊焦急的面庞。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强忍住悲痛哽咽着说:“什么时候了?我想见孩子最后一眼。”

    卫子芊瞪大了眼睛说:“李总您说什么呢小诚好好的手术很成功。”

    “什么!”本来还虚弱不堪的李纨立刻从病床上爬起来鞋也不穿就跳下床冲出病房出来一看还是急诊科的走廊她不顾一切的冲向急救室撞开大门一看顿时呆住了。

    两张病床其中一张躺着的是自己的儿子小家伙的脸庞已经恢复了红润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显然已经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另一张床上躺着的竟然是刘子光他的右臂上插着一根针暗红的血液从他身上直接抽出来如同生命之泉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注入小男孩的静脉。

    霎那间李纨泪如雨下。

    ……………………

    **李即将被征服大家鲜花来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