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38 大红旗出动
    李纨很直接的出了邀请作为大集团的总裁屈尊向下属员工出邀请要摊一般人早就受宠若惊不是高兴的语无伦次就是忙不迭的答应可是刘子光却只是平淡的说:“好啊不过最近都没空下星期再看吧。”

    “哦那你先忙吧。”李纨放下电话托着腮望着远方心情有些小小的波动。

    实际上李纨身边不乏追求者她年龄不大只有三十出头而已外貌看起来更加年轻美女富豪的光环照耀下多少优秀男人趋之若鹜就像刚才那个赵秘书就是市委书记的大秘可谓权倾江北上次刘子光误杀人贩子的案子就是李纨通过他解决的一块浪琴表外加一顿饭换来一个电话多少人奔忙努力都无法解决的事情立刻迎刃而解。

    赵秘书喜欢李纨但这种喜欢不是李纨所能接受的事实上赵秘书是个很有品位和格调的男人整天衣着整洁挺括气质儒雅温润手握权柄却又亲切和蔼任何事情到了他那里都能得到**的解决一般女人都无法抵挡这种男人的进攻但李纨毕竟是李纨她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丈夫还必须是一个好父亲一个事业上的好助力。

    这三条赵秘书只符合其中第三条因为他是有家室的人。

    所以李纨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他哪怕是私下里的来往赵秘书也明白这一点但从不气馁依然一如既往的关心着照顾着李纨和她的至诚集团。

    至于其他追求者就更是如过江之鲫一般了江北商界圈子里被李纨的成熟淑女气质打动的大老板不在少数声称愿意为她离婚的都有好几个但李纨从来不把他们当一回事只不过一笑置之。

    就算是在集团内部也不乏暗恋李总的男**员工比如尹志坚副总四十几岁的人了自打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娶为的就是能获得李总的芳心但是李纨只把他当合作伙伴看从未给过那方面的暗示。

    这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自己而自己竟然在为一个小小的保安主管拒绝了邀请而烦恼想想真是可笑李纨自嘲的笑了笑打开笔记本开始处理公务了。

    看了几封邮件之后李纨的心绪还是不宁不知道为什么刘子光的身影总是在眼前浮现从最初银行门口的邂逅到飞车捉拿人贩子再到龙阳之行的每一个惊心动魄的瞬间还有天台上手持狙击枪的英姿当然最深刻的还是他和儿子并排躺在一起的情景是那样的温馨那样的感人。

    “妈妈妈妈我要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醒了扯着李纨的衣服嚷嚷着李纨赶紧把儿子抱起来说:“小诚乖叔叔才会来咱们家做客。”

    ……

    刘子光没有立刻答应李纨的邀请不是在卖味而是确实很忙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闲着没事每逢吃饭的时候总是分身乏术而且最近和方霏的关系突飞猛进恰逢周末肯定要去陪女朋友吃饭哪有时间去赴李总的宴席啊。

    街头小饭店里刘子光和方霏坐在寂静的角落里刘子光筷子上下翻飞不停嘴的吃着盘子里的干煸辣子鸡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方霏在对面捂着嘴笑着说:“我介绍的饭店能不好吃么对了我听说你昨天在医院冒充人家的爸爸和老公呢有没这回事?”

    刘子光解释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尽快给孩子输血我就客串一回了你不会吃醋吧?”

    方霏说:“怎么会呢我为你骄傲还来不及呢对了你真的是Rh-a**型血么?”

    刘子光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随口叉开话题道:“对了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么?”

    “是啊你不提我都忘了最近国家卫生部有个支援非洲的项目需要抽调大批医生和护士我想参加你说怎么样?”

    小护士瞪着热切的眼睛望着刘子光一脸的期盼刘子光知道方霏最崇拜的人是南丁格尔当年她初中时候成绩本来是可以上重点高中的但是为了理想还是考了卫校每年都是年级第一名最后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进入全市最好的医院工作又被分配到医院的窗口单位急诊科要知道那时候方霏的爸爸还不是院长这些全都是靠她个人努力的结果。

    方霏如此热爱护士职业想去战火纷飞饥荒疾病横行的非洲救死扶伤更是她梦想中的事业刘子光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好我支持你!”刘子光坚定的说。

    “哎呀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会反对呢。”方霏喜出望外竟然探过身子在刘子光面颊上亲了一口刘子光站起来也要回敬一个两人闹成一团小餐厅里的人都善意的看着这对幸福的小两口呵呵的笑了。

    注意到大家的目光方霏赶紧坐回椅子整理一下散乱的头定了定神说:“唉八字没一撇的事呢人家要的是业务精英哪能轮得上我呢。“说着拿筷子乱捣盘子里的排骨唉声叹气。

    “我家方霏可是市立医院技术最全面的护士怎么可能轮不到你呢。”刘子光说。

    “真的么?”方霏又眉飞色舞起来憧憬着未来:“非洲大6充满浪漫与**战争与罪恶我多么想亲眼看一下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啊对了如果真的挑上我一去就是三年你能等我么?”

    刘子光信誓旦旦的说:“等我等你。”

    “真的么?”方霏歪着头看他:“我不信咱们拉钩上吊。”

    外面细雨纷飞街口小饭店的霓虹灯下被雨水打**的玻璃窗内两个年轻人伸出小拇指拉着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从小酒馆出来外面已经秋雨绵绵雨淅淅沥沥下着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路上行人撑着伞形色匆匆出租车的生意特别好有钱都打不到车方霏将挎包顶在头上说:“冲吧跑到公车站就好了。”

    刘子光一把拉住她脱下身上的夹克披在方霏身上帮她拉上拉链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天冷了你穿的又那么少淋了雨感冒怎么办?”

    穿着男朋友的衣服一股温暖从心底升起方霏将头埋在刘子光**前说:“那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说着偷偷瞅了瞅旁边的快捷旅馆招牌小脸都红了。

    可惜刘子光这个家伙丝毫不解风情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我在西安路和光荣街交叉口过来接吧。”

    “给谁打的电话啊?”方霏好奇的问。

    “我的司机。”

    “啊?你买车了?我怎么不知道。”

    “看见你就明白了。”

    五分钟后一辆黑漆锃亮的豪华大轿车开到了小酒馆门口车体宽大车头上一面红旗在夜色中熠熠生辉望着巨大的车身方霏惊呆了:“这这这这是你的车?”:;“是啊请吧。”刘子光拉开了车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小酒馆门口站满了避雨的人都诧异的望着这辆似乎从时间隧道里开出来的红旗双排座大轿车有些年岁的都记得这车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市委书记都没这个资格只有西哈努克亲王之类的国际友人访华之时才能坐一下年轻人们也都瞪大了眼睛这车太拉风了这派头简直比什么劳斯莱斯、迈**、宾利都不逞多让啊。

    方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喜滋滋的钻进了大轿车司机位子上坐的是玄子他今天特地穿了一件中山装小头梳了个中分看起来就像是**时期的国家干部一样。

    玄子一回头严肃的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长去哪里?”

    方霏吓了一跳再看刘子光扬起手撇着四川话挥斥方遒的说道:“小鬼去北戴河。”

    玄子板着脸说:“是长。”然后就动了汽车巨大的红旗轿车在众人好奇而**羡的目光中驶离了小酒馆。

    轿车里很宽大两排真皮沙面对面摆着和驾驶席用有机玻璃隔开可以做到防弹隔音车窗上挂着白色的窗帘装饰部件都是用电镀的纯铜或者真正的胡桃木做工考究质地扎实倒退四十年绝对是中央级的待遇。

    方霏开心的在宽大的沙上打着滚不时掀开窗帘看看外面的雨中景色喜的合不拢嘴忽然她趴到刘子光耳边轻声问道:“为什么你说要去北戴河呀?还有那个开车的好古怪啊。”

    刘子光苦笑一下:“没办法他就好这个从小就幻想自己是给中央长开车的我也是勉为其难满足他的这个趣味唉说话都的说四川话不然不好使累啊。”

    方霏噗的一下笑了说:“这个人好好玩哦。”

    刘子光正色说:“人痴迷一件事情未必是坏事就说玄子他吧什么样的旧车到他手里都能焕第二春故障车辆他用耳朵一听就知道哪里出的毛病爱一行就要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才能有所成就。”

    方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