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42 刘哥被榨成了人干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被清脆的鸟鸣声惊醒睁眼一看自己正躺在副卧室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张毛毯窗外两只小鸟看见他起身顿时展翅飞起互相追逐着远去了。

    身上隐隐的疼**口肩膀上脖子上都是一排排小巧的牙印后背上还有一道道抓痕也是李纨留下的杰作。

    想想昨夜的疯狂刘子光只能在心底感慨一句**凶悍啊尤其是**了数年之久的**绝对能把人榨干像自己这样如同铁打一般的精壮汉子都被搞得腰背有些酸了。同时他也有点后怕昨夜并没有任何安全措施连续做了七次都是直接中出搞不好会给小诚添个弟弟妹妹啥的那就麻烦了。

    浴室里传来冲水的声音还有隐约的歌声看起来李纨的心情很愉快不一会儿穿着浴袍的李纨赤着脚从浴室里出来了头**漉漉的脖颈修长光洁没系紧的浴袍中耸动着一对白兔出浴的李纨容光焕不施粉黛的脸蛋如同白瓷一般光洁而红润肌肤吹弹可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李纨冲着床上的刘子光莞尔一笑:“你累了再睡一会吧我去做早饭。”说完就扭头出去了。

    刘子光起身下床身上光溜溜的**来到浴室看到李纨帮他准备好的浴袍和浴巾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不禁感叹这女人的细心。

    匆匆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放着一套崭新的内衣和袜子李纨在外面说:“你的衣服帮你洗了你先穿睡衣吧一会就好。”

    刘子光穿上睡衣出来走到餐厅小诚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吃饭了看到刘子光便乖乖的喊了一句:“叔叔早。”

    刘子光老脸一红回了一句:“你早。”心中暗暗愧疚昨天把人家小男孩的妈妈给睡了怪不好意思的。

    李纨端着几个盘子出来放在他们面前小诚是一个荷包蛋牛奶和麦片粥刘子光是四个荷包蛋一大杯牛奶小诚不满意的说:“妈妈为什么叔叔的鸡蛋那么多。”

    李纨坐下来**着儿子的脑袋说:“叔叔干活累了所以要吃四个鸡蛋小诚没干活所以只吃一个。”

    小诚不服气的说:“叔叔没干活叔叔在和妈妈打架我都看见了。”

    李纨的脸一下子红了生气说:“小诚不许胡说叔叔昨天喝醉了在咱们家住了一晚而已小诚不许告诉别人哦不然叔叔以后再也不来咱们家了。”

    这一招很好使小诚立刻老实了:“妈妈我不告诉别人就连方妞妞和王羽琪都不说。”

    这两个是小诚在幼儿园的好朋友小诚这样一说李纨才放心三个人吃了早饭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李纨家的洗衣机很先进刘子光的衣服已经洗好并且烘干了拿熨斗烫一下就可以穿了刘子光穿上笔挺的裤子锃亮的皮鞋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李纨就是自己的老婆小诚就是自己的儿子这种感觉很温馨但也有一种隐隐的负罪感。

    一切处理停当三人穿戴整齐下楼乘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上了沃尔沃之后李纨问:“我带小诚去公司你去哪里?”

    刘子光说:“我也去上班回头你把我放在公共汽车站就行了。”

    李纨点点头不再说话动汽车开出车库来到最近的一个公车站停下汽车刘子光还想说点什么但李纨却毫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似乎刘子光只是个搭车的陌生人而不是和她缠绵**的男人。

    刘子光开门下车说声再见李纨冷冷的点头就算回答了一踩油门沃尔沃如同离弦之箭般开走了。

    ……

    来到公司前台两个小女孩看到李总进来都不禁惊讶起来李纨****自己的脸问道:“怎么我脸上有花?”

    “不是李总……今天好漂亮哦。”两个小女孩诚惶诚恐的说倒不是她们刻意奉承李总今天的李纨确实容光焕光彩夺目。

    李纨微笑一下说声谢谢带着孩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到大班台后面之后先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确实气色很好李纨当然明白这是被男人滋润之后的效果想到昨晚的疯狂她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

    “李总早。”卫子芊拿着文件夹走进来看到李纨也是一愣随即笑道:“李总用了什么化妆品效果这么好。”

    李纨勉强一笑打岔道:“小诚的幼儿园联系好了么?”

    原来自从金宝贝幼儿园生命案之后这幼儿园就办不下去了试想一下罪犯都能冲进去绑架小孩而且还被当场打死在教室里血都喷了一天花板这样的幼儿园谁还敢再上啊所以家长们纷纷将小孩接出来另外选择幼儿园。

    卫子芊答道:“已经联系好了是机关一幼本市最好的幼儿园之一。”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新的幼儿园我要和小朋友们一起方妞妞王羽琪他们不在我也不去。”

    李纨没办法只好说:“子芊你去问问你的老同学沈芳她女儿准备进哪个幼儿园?”

    卫子芊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将一张文件递给李纨:“市建设局有个会议请您去参加。”

    ……

    刘子光没坐公共汽车而是一路溜达着回家早晨的江边空气清新江滩花园里都是晨练的老人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大连路附近这里正是前几天生幼儿园劫持案的地方短短半年内生两次劫持幼儿事件而且每次都有人毙命江北市已经有了传言说幼儿园选址不大吉利。

    金宝贝幼儿园这所江北市最高档:;p.的双语幼儿园已经关门了大铁门紧锁每天早上车水马龙的景象不复存在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每天夜里幼儿园楼上的电灯都会自己亮然后还有人看见一个无头的尸体在教室里晃来晃去念叨着我的头我的头在这种谣传下幼儿园怎么可能继续开下去。

    幼儿园的投资者连今年的房租都没交清就连夜跑路了剩下一帮老师也各奔东西这块地方属于江岸区的公共事业用地生了这种事情领导也很头疼只好继续招租可是闹鬼的地方谁也不敢租只好这样空关着。

    刘子光打量着空荡荡的幼儿园嘲讽的笑笑如果龙少的**魂真的在的话自己倒是很愿意再去宰他一回活的都不怕还怕死的?

    抖擞精神来到物业公司办公室刚坐下客服部的小**就来了把一份晨报放在刘子光桌子上还呲牙一笑:“刘总今天怎么这么憔悴?”

    “是么?”刘子光大惊小怪道。

    “嘻嘻跟人干似的。”小**捂着嘴坏笑着走了刘子光很无奈的摇摇头打开报纸想看呢可是脑海里全是李纨那纤细但却柔韧无比的腰肢充满弹**的**刘子光不禁心猿意马起来忽然又想到正在省城考试的方霏不禁又愧疚起来不过再一想自己也是无辜的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只有一个选择。

    李纨和卫子芊、江雪晴不同她始终是占据主动的她刻意营造出来的氛围让人无法拒绝如果当时刘子光退却的话就不是柳下惠了而是禽兽不如的冷血畜牲面对一颗急需抚慰的受伤的心灵作为男人应该责无旁贷的去照顾她关怀她。

    这样一想刘子光的负罪感就减轻了许多忽然电话铃响了拿起来一接是卓力打来的声音很沙哑:“光子出事了老李走了。”

    “什么!老李死了?怎么死的人在哪里?”刘子光忽地站起来虽然他和这位华清池的老板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关系还算可以他突然暴毙刘子光岂能不关心。

    “昨晚喝酒开车出了车祸等我赶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现在大家都在老李家里你赶紧过来吧。”

    放下电话刘子光赶紧出门打车前往老李家。

    老李蹲了十年大牢出来后开了华清池赚了点小钱去年才娶的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还不满一岁。

    老李家里已经设好了灵堂伙计们都到了刘子光给老李上了香老李的遗孀是个二十来岁的妖媚女子烟波如水脸上虽然泪痕斑斑但是看起来却不像很难过的样子这也难怪一年多的夫妻而已年龄差距又大哪有什么感情啊。

    刘子光也没多想拉着卓力到一边说话去了。

    “是不是有人对付你们?”刘子光问。

    “不是老李喝多了车过快侧翻了怨不了别人。”卓力的眼睛红红的点起一支烟烦躁的抽着老李和刘子光一样都是他的恩人老李死了卓力真的很难过。

    “留下什么话么?”刘子光又问。

    “没有当场就不行了一句话都没留下。”卓力闷头抽烟不再说话。

    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了咱们帮老李好好办一场让他风风光光的走。”

    忽然客厅里吵吵嚷嚷起来小孩子也跟着哇哇的哭刘子光和卓力出来一看是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和一个西装男进来了正在和人争吵。

    “**干什么的?”卓力上去就是一个直拳径直将眼镜男的金丝眼镜打掉鼻血长流。

    老李的遗孀尖叫一声站起来护住眼镜男喊道:“别打这是我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