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52 叔叔,我能摸一下么
    郭大爷疾奔过去蹲下身子从车底将满身是血的小四抱了出来狗嘴里流出夹杂着泡沫的血来身子整个瘪了一块眼瞅着是不行了但是狗嘴里依然牢牢叼着一盒烟和一根火腿肠一双眼睛盯着郭大爷似乎在诉求什么。

    郭大爷赶紧抱着小四奔回修车摊将它放进窝里四个狗崽子嗷嗷叫着挤过来拼命去抢奶头却不知它们的母亲就要永远离开它们了。

    小四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又看看郭大爷伸出舌头无力的****他的手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

    “修车的是你的狗啊乱穿马路害的我们的车都撞树了这事你看怎么办吧。”身后传来一声蛮横的叫唤两个穿着考究的女人站到了修车摊旁一老一少年轻的是开车的司机年长的分明是母亲四十来岁烫着卷眼影浓厚一看就不是善类。

    郭大爷轻轻抚**着小四的头望着嗷嗷待哺的狗崽子们饱经沧桑的脸上并没有眼泪流出但是那种痛心的说不出的表情甚至比痛哭流涕更让人揪心老人没有儿女只是和这只捡来的流浪狗相依为命小四虽然只是条从草狗但是极通人**这一片的居民都喜欢它眼瞅着就是中秋佳节失去了小四的老人将怎么度过啊。

    周围坐着打牌聊天的居民都上来指责开宝马的两个女人说她们开车太粗野根本不看路轧了人家的狗还不讲理真不像话。

    两个女人顿时撒起泼来老的瞪着眼睛骂大街小的拿着手机给这个那个打电话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郭大爷把小四放好站起身来说:“别吵了我赔。”

    “你赔你赔的起么这可是宝马嘢!把你老骨头拆了都赔不起!”泼妇的一番话激起了众人的愤怒把她们围住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着说这条巷子是单行道你汽车开进来本来就不对车那么快轧死人家狗还撞断一棵树不赔礼道歉反而恶人先告状有这么不讲理的么。

    两个泼妇依旧大吵大嚷不多时她俩的援兵赶到是个彪呼呼的中年男人听老婆女儿简单说了情况二话不说从宝马车里拿出方向盘锁就气势汹汹冲了上来嚷道:“我今天就不信了弄坏我的车还不想赔钱!”

    “咣当”一声巨响众人一起回头只见一辆黑色奔驰的车尾顶在宝马的车头侧面宝马车的车头已经变形了怕是动机也好不到哪里去而阴险的奔驰车是倒车撞过来的本身除了尾灯和保险杠破了没啥大事。

    中年男人火冒三丈但是却不敢飙人家是开进口奔驰的估计能顶自己这辆华晨宝马三个欺负修车老人他很威猛面对奔驰就不免气短。

    刘子光从奔驰车里出来喝道:“这谁的车怎么停的会开车么有驾照么?”

    宝马一家人都愣了居然又这么不讲理的人故意把人家车给撞了还恶人先告状中年男人忍不住嚷道:“你怎么撞我的车啊!”

    刘子光说:“撞你怎么了我高兴不就一破宝马么多少钱我赔你。”

    中年男人被刘子光的气焰镇住强撑着面子说道:“五十万!你赔得起么?”

    刘子光当场打开车门拎出个蛇皮袋子从里面点了五捆钞票扔过去砸在宝马变形的车头上十万一捆的大票子沉甸甸的砸的车头铁皮咚咚响。

    “算你狠!”中年男人刚想去拿钱却被刘子光喝住:“等等你车钱我赔了现在该说说狗的事情了你轧死我家的狗准备怎么赔?”

    “不就是条草狗么?三钱不值两钱的你还想怎么着。”中年人鄙夷的说。

    “哼哼是不是草狗不是你说了算的这条狗光打疫苗的钱都顶你一个月收入正宗美国进口导盲犬血统纯正曾经获过大奖的血统证书培训证书获奖证书都有把你个破宝马卖了都赔不起。”

    宝马一家人面面相觑知道今天碰上无赖了看看四周一些拎着台球杆子横眉冷目的年轻人已经聚了上来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大有一言不合就动**人的样子向来欺负别人的宝马男明白这个修车老头不是善茬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认孬种总比被人家暴打一顿强得多。

    “算了算了我赔你这个钱我也不要了咱们两清大过节的各让一步吧。”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刘子光一板脸:“凭什么!”

    这时候派出所的警车终于来了老王带了两个协警前来调解说了半天终于得出一个双方勉强接受的结果宝马车主赔偿郭大爷两千块钱另外赔偿树木所在单位相应款项至于车辆损失则自己想办法处理。

    望着车头瘪了一大块水箱也漏了的崭新宝马中年男痛心疾保险还没买呢就撞了宝马车买起来贵修起来更不便宜啊。

    4s店的拖车来把宝马拖走了围观的群众也散了刘子光拿着两千块钱走到郭大爷摊子上说:“这事也怪我要是不让小四去买烟也不会出事大爷对不起了。”

    郭大爷说:“小光不怨你交通意外难免的只是苦了这四条小狗你有条件的话抱一只走吧。”

    刘子光说:“这样吧您老留一只作伴我抱三只走保管给它们找个好人家。”

    郭大爷点点头看看已经冰冷的小四轻轻叹息了一声。

    刘子光把两千块钱悄悄放下挑了三只小狗转身走了。

    ……

    三只小狗抱回家老妈立刻毛了说家里已经够乱的了再弄三条狗来可怎么伺候刘子光呵呵笑道:“先放一下我自有办法。”

    老妈虽然嘴上说反对但还是去门口小铺买了包奶粉回来要冲给小狗喝看着这三条小狗老妈奇道:“这不是老郭头养的那条母狗下的崽子么。”

    刘子光说:“对啊刚才母狗被车轧死了我看小狗可怜就先抱来回头找个好人家送出去。”

    老妈叹口气:“人可怜狗也可怜啊。”用小碟子盛着奶慈祥的看着三只小狗笨拙的**着。

    刘子光问:“妈郭大爷的故事你知道么?”

    老妈不以为然的说:“他有什么故事啊你刚出生那阵子就搬来了人好像有点残疾也找不着对象一直没有亲人二三十年就这么过来了。”

    “那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刘子光打破沙锅问到底。

    “老郭啊他手艺不错车工钳工样样精通比咱们厂里的老师傅都厉害可能以前也在哪个厂子当技工吧。”老爸在一旁**嘴道。

    看来郭大爷还真是个神秘的人呢刘子光一边抚**着小狗一边暗想着。

    ……

    第二天是中秋节现在人们生活水平都提高了过节都在饭店里吃饭大大小小的饭店都订满了那些不去饭店的人家也预备了鸡鸭鱼肉在家里大摆筵席一家老小团团圆圆吃月饼赏月欢度中秋佳节。

    下午六点上班的人都回来了大杂院里充满了炒菜的香味和热情的打招呼声音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团圆饭刘子光一家人穿戴整齐准备出去吃饭了。

    “老刘嫂子今年怎么不在家吃?”邻居们招呼道。

    “嗯外面定了饭店唉本来在家随便弄弄就行孩子的一片心意浪费点就浪费点吧。”老爸老妈骄傲的说着。

    正往外走忽然刘子光注意到大杂院最偏僻的那户人家房子里似乎冷冷清清毫无动静只有一盏孤灯。

    “唉老温也回来过节了不知道这父女俩怎么吃饭呢。”老妈感慨的说继而扯扯老爸的袖子:“要不把他们也带上吧。”

    老爸问刘子光:“你订的包间有多大还能多坐两个人么?”

    刘子光会意说:“没问题十几个人都能坐的下。”

    于是一家人走进了老温家这是一间比刘子光家还要狭小的房间阴冷潮**逼仄的空间内摆着陈旧的家具两张床之间用布幔子隔开引人注目的是房间里摆着一些乐器看来这家主人还是个音乐爱好者。

    大床上躺着一个枯瘦的中年人头花白眼窝深陷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分明的棱角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帅哥级别的人物看到有人进来便赶紧招呼:“小雪有客人。”

    “唉”帘子一挑小雪从锅屋里钻了出来怯生生的说:“爷爷奶奶叔叔好。”

    老妈爱怜的**着小雪的脑袋说:“这孩子真懂事还把爸爸接回家过节看你们也没准备什么菜不如跟我们去饭店吃吧。”

    “不用了奶奶我预备菜了。”小雪腼腆的说道。

    老妈不相信钻进锅屋一看案板上就摆着两个鸡蛋三根黄瓜几根葱还有一小块猪肉铁锅放在煤气灶上是冷的旁边的油瓶也是空的。

    “这怎么吃啊不行中秋节哪能这么过走跟奶奶去饭店。”老妈不由分说就拉住了小雪老爸也过去劝道:“小温走吧又是同事又是邻居你见外个啥。”

    中年帅哥坐起来声音很是虚弱:“刘师傅不是我客气实在是给你们添的麻烦太大了这大过节的怎么好意思呢。”

    小雪也说:“爷爷奶奶我们真的不去了。”

    刘子光**嘴道:“我们家就三口人正愁不够热闹呢这不我连修车子的郭大爷都请了你们爷俩就别客气了。”

    耐不住老刘家的盛情老温终于点了头:“好吧我换件衣服。”

    不大一会老温换好了衣服在女儿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西裤加白衬衫很简朴的打扮却穿出了玉树临风的潇洒气派要不是脸色灰黄眼窝深陷绝对是一中年帅哥妇女**。

    小雪穿了一套江北一中的校服怯生生的站在父亲身后宛如小白兔一般但是看到刘子光手里提着的三只小狗少女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叔叔我能**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