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54 叔叔今晚还睡咱家
    李纨的电话还是打来了邀请刘子光去参加小诚的生日晚会电话里李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你一定要来哦不然扣你工资。”

    放下电话刘子光愁了再和李总这样交往下去恐怕就无法自拔了他坐在椅子上抽了一支烟终于恶狠狠地掐灭烟蒂说:“怕毛!去就去。”

    小孩过生日刘子光这个当叔叔的总得买点礼物才是这可不是刘子光的强项走在大街上看到路边一个小摊上正有人卖毛绒玩具刘子光便花了十块钱去买了一个用塑料袋装着提在手里。

    下午六点来到滨江锦官城上楼按门铃阿姨打开门李纨已经抱着小诚笑吟吟的等在门口了全家出迎隆重的很呢。

    刘子光进门换了拖鞋从塑料袋里掏出毛绒玩具晃了晃说:“小诚看叔叔给你带什么礼物了?”

    小诚扑上来抓住嚷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是草泥马。”

    那边李纨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刘子光也尴尬的笑笑心说自己三天不上网就ouT了这个长的很囧的象长脖子羊的毛绒玩具还有这么极富创意的名字送给小诚当礼物到真的是恰如其分啊。

    “小诚不许胡说这个叫羊驼。”李纨红着脸解释着但小诚不买账挥舞着草泥马嚷道:“不对就是草泥马草泥马。”

    李纨哭笑不得只好转移话题:“小诚你要给叔叔说什么呢?”

    小诚这才想去来赶紧丢下草泥马抱着刘子光的腿说:“叔叔叔叔我想要妞妞那样的小狗活的。”

    忘了这茬了小诚和妞妞可是好朋友其实本来刘子光也曾想过拿一只小狗来送给小诚的但是考虑到李纨的身份还是算了李纨又不是疤子那种江湖人士家里养条草狗算怎么回事还不让锦官城的邻居们笑死啊。

    “咳咳好吧下回给你送来。”刘子光抱起小诚那边阿姨已经做好了饭换了鞋走到门口说:“李总我回去了。”

    “好的张阿姨你慢走。”李纨打走了阿姨回头笑眯眯的说:“吃饭吧。”

    餐厅里摆着一个小型的蛋糕上面**了五根蜡烛另外摆着几个盘子番茄红酒牛肉金枪鱼沙拉还有一盆红红的大螃蟹一瓶优质加饭酒中西合璧别有一番风味。

    三个人好像真正的一家人那样坐在桌子边吹蜡烛小诚闭着眼睛在蜡烛前念念叨叨一阵子然后鼓起腮帮子把蜡烛全吹灭了李纨笑着问:“宝贝许了什么愿望啊?”

    小诚说:“妈妈你不是说愿望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吗?”

    李纨说:“没关系的可以告诉妈妈妈妈帮你转告上帝。”

    小诚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忽然说:“不好妈妈不认识上帝叔叔是飞人在天上住我告诉叔叔让他转告上帝。”说着就跪在椅子上趴在刘子光的耳畔说:“叔叔你帮我告诉上帝我想要一个爸爸。”

    刘子光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好同时又瞟了李纨一眼李纨的脸又红了大概是猜到儿子的愿望是什么了。

    “吃饭吃饭。”为了掩盖自己的心虚刘子光嚷道。

    吃完饭也不过七点钟小诚趴在客厅的地毯上看电视李纨把碗筷杯盘都收拾了拿去洗刘子光想去帮忙被李纨推在沙上了还说做饭刷碗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不许**手越帮越忙。

    刘子光闲着没事在客厅里来回溜达着心想晚上八点还约了周文谈事情呢不过看李纨这样子分明是想留自己过夜咋开口才好啊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厨房门口看到李纨正在里面洗碗。

    李纨的背影很窈窕穿着柔软合体而又极富弹**的瑜伽练功服一头长盘在头上露出雪白修长的颈子两片**感的肩胛骨上挂着练功服的吊带和透明的内衣带子她轻快的刷着碗还哼着歌看样子幸福至极。

    忽然李纨呀的一声叫出来刘子光赶紧过去一看原来是手指被锋利的金枪鱼罐头盒边缘划破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刘子光抓着李纨的手指放在嘴里帮她**着两人距离之近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傲人的**在紧身小背心后面高耸着眼神有些迷乱一丝散从额前耷拉下来更添迷人风姿。

    “你好坏哦送小诚那个礼物。”李纨说完脸都红了刘子光心说我比窦娥都冤你哪里知道我内心的煎熬啊但是此时不解释才是最恰当的他拉开厨房杂物抽屉从里面拿出创可贴来帮李纨的手指包扎好说:“你休息一会我来洗碗。”

    洗完了碗筷三人坐到了客厅里看电视只有小诚一个人瞪着眼睛看的津津有味两个大人都是心不在焉各自想着心事。

    正好一个星期前也是在这客厅的地毯上自己和这个男人翻云覆雨那些动作那些姿势想想都觉得脸烫干涸了三年的身子如同遇到烈火的干柴一般无法自拔李纨用眼角瞟一眼刘子光正好刘子光的目光也投**过来四目相对李纨赶紧移开面颊红。

    刘子光也在感慨**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那具包裹在瑜伽服里的火热**真是令人欲罢不能不过……

    墙上的石英钟啪啪的走着电视里动画片的声音单调的响着一时间有些尴尬。

    “小诚明天要去新幼儿园早点睡觉吧。”李纨终于打破了沉默。

    哪知道小诚回过头来说(全文字阅读尽在.文.学网)了一句:“妈妈叔叔今天晚上还住在咱们家么?”

    被儿子戳穿了心事的李纨老脸一红刚要说话刘子光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走了还有个约会。”

    李纨脸上明显写满了失望但还是站了起来说:“哦别忙太晚。”声音明显有些低沉。

    “呵呵约了办事处房产科的老同学想把金宝贝幼儿园那处房子租下来。”刘子光生怕李纨瞎猜赶紧解释道。

    李纨的眉毛立刻立了起来疑惑的问:“那里是公益用地只有办学校养老院幼儿园这种机构你租下来也没用啊。”

    刘子光说:“我就是想办个幼儿园我们高土坡一带连个幼儿园都没有原来的红旗厂办幼儿园早就倒闭了邻居们的小孩上幼儿园要走几个街区接接送送的挺麻烦的所以我想帮大家个忙。”

    “这样啊。”李纨沉吟一下道“那你先去谈吧这是公益事业如果需要的话集团可以出面。”

    这一刻李纨又从娇羞的小儿女变成了不苟言笑的集团总裁。

    ……

    终于从李纨家出来了夜风一吹刘子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现在的心情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后悔和李纨的关系总归要有个说法才行啊。

    给周文打了电话联系对方说十分钟后到张家私房菜馆见刘子光便打了辆车提前过去小饭馆虽然挂着私房菜的牌子其实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普通小门面罢了。

    十分钟后周文打车来到夹着皮包走进饭店见刘子光还没点菜便匆匆点了几个菜什么荤素拼辣子鸡回锅肉炒腰花之类的又点了两瓶啤酒吩咐道:“快点上回头还有事。”

    刘子光问:“咦周文你怎么没开车来?”

    周文拿餐巾纸擦着筷子说:“还开车呢孩子上幼儿园老人慢**病房贷一千多车贷一千多汽油价格涨的离谱93号的每升都快七块钱了开出来擦着碰着就要钱车坏了都是小问题碰着别人就倒霉了。”

    刘子光笑道:“那你买车图的啥啊?”

    “唉老同学我也不瞒你还不是图个面子现在单位里人人都买车我要是骑自行车上下班哪还有脸另外孩子上幼儿园也远没有车接送确实不方便不过现在一看我真后悔了这不是车伺候人是人伺候车啊。”

    听着周文的感慨刘子光不禁莞尔周文和初中时候一样要面子不要里子。

    “周文你好歹也是公务员哪有那么惨啊。”

    “唉那是他们不懂行的说的话办事处里有行政编制事业编制我只是事业编制的小兵罢了干活出力是我荣誉功劳是别人。”

    这时候荤素拼盘和啤酒端了上来周文从皮包里拿出两盒烟说:“你看外面场合拿二十的金南京自己抽五块的红梅我活的真Tm累。”给刘子光上了烟自己拿筷子开了啤酒咕咚咕咚倒酒。

    “周文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刘子光狐疑的问道。

    周文愣了一下叹一口气继续将啤酒倒满两个酒杯和刘子光干了一个之后才说:“要不是老婆孩子我真不想干了。”

    “到底怎么了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一把。”

    “唉单位里去年才来的新人函授大专生文件都打不好就是会溜须拍马今天才提拔的副科长我这个正儿八经的本科生熬了五年了还是办事员我不服啊……”

    说着周文又干了一杯继续抓着瓶子倒酒刘子光赶紧抓着他的瓶子说:“悠着点咱们今天还有正事要谈呢幼儿园那个房子我找到投资方了咱们仔细谈谈价格吧。”

    周文抢过酒瓶子说了句:“我给你交个底吧那房子你有再多的钱也租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