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55 电视台暗访害了周文
    刘子光奇道:“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上钱送上门还不要么?”

    周文说:“对了这种事就是你有钱也办不来的。”

    这下刘子光感兴趣了帮周文到了酒问道:“到底咋回事说说看。”

    “我问你幼儿园那块地位置怎么样?”周文瞪着眼睛说。

    “不错靠着江边紧挨着滨江小区过了大连路就是沿江花园地势好的不能再好了。”

    “这么好的地段这么好的建筑派什么用场最好?”

    “开饭店酒店咖啡厅最合适。”

    “对啊这么好的地段租给你开什么幼儿园老年活动中心那不是暴殄天物么但这块地又是公益用地明目张胆的开酒店又怕别人举报就先空关着等上面**作好了再下手不迟。”

    听了周文的解释刘子光这才明白:“哦合着就算我拿出六十万来你们也不会租给我的。”

    “对别说六十万了就是一百二十万也不会租给你的反正我们是政府机关又不是企业领导一句话就解决问题了这房子先空一段时间等别人的注意力转移了给上面打个报告**作一下租给自己人开饭店这么好的地段一年纯收入几百万不跟玩似的。”

    “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啊高实在是高。”刘子光冷笑一声和周文碰了杯干了。

    “本来那块地挨着煤炭场谁也不稀罕就划成了公益用地现在煤炭场搬走了江滩建了花园这房子就抢手了我们办事处的副主任早就瞅上这块地了好不容易金宝贝跑了你再来租不是和他过不去么。”

    周文今天心情很差喝了几杯酒后话渐渐多了起来拉着刘子光说了很多办事处里面的荒唐事基层单位里郁郁不得志的小办事员对这些事情既看不惯又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要不是小孩太小我真的不想干了受气啊我的大学同学毕业留在省城也是进了政府机关的人家现在都是副处了我还是个办事员几次提拔都被那些只会溜须拍马认干爹的家伙抢了先我能服气么!”

    桌边已经横七竖八摆了七八个空酒瓶子周文说话也不利索了还要继续叫酒却被刘子光拉起来丢下一张百元钞票在桌上架着他出门了打了一辆车去周文家上楼的时候周文已经人事不省了趴在刘子光肩膀上吐了他一身满楼道的酸臭味。

    敲开家门吓了刘晓静一跳不过老公喝醉回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她很熟练的帮老公扒了外套丢进洗衣机又在刘子光的帮助下将周文扶到床上去醉的一塌糊涂的周文还在念叨着再开一瓶躺到床上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刘子光的外套也脏了刘晓静找出一件周文的衣服给他替换满怀歉意的说:“不好意思了我们家周文就这样不能喝还喜欢逞能。”

    刘子光说:“周文今天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等他醒了你也劝劝他日子平平淡淡就好昧良心当了大官日子都过得不安生。”

    刘晓静叹口气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尤其是这种最基层的单位正事没有就都忙着内斗了周文自打进了办事处心情又有哪天好过呢他本来喝一瓶啤酒就倒的人现在居然都能喝七八瓶了这都是借酒浇愁啊。”

    两人聊了一会刘子光才知道周文过得其实很苦办事处里两派明争暗斗周文不属于任何一派结果两边都倾轧他年龄那么大了还是办事员工作干的最多好处都是别人捞在亲戚朋友面前还得装出一副公务员的派头来。

    “你看这是周文和他资助的两个学生的合影他就是一个滥好人这种人在官场上根本吃不开的。”刘晓静指着五斗橱上一张照片说。

    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周文和两个扎着羊角辫穿着破衣服的小女孩站在一起背景是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

    老同学是个好人啊得想办法拉他一把刘子光暗想。

    ……

    第二天刘子光先去了至诚集团找李纨来到前台接待小姐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一般人想找李总那是要提前预约的刘子光来了直接领到总裁办一般女秘书小助理叽叽喳喳的围上来令刘子光应接不暇。

    “刘经理听说你下个月就来总部当部长了是真的么?”

    “刘总听说你下个月进董事会是真的么?”

    刘子光心说谣言真是猛于虎啊正愁没法应对呢忽然众人全都沉默下来原来卫子芊已经站在门口了。

    “刘经理李总在等您。”卫子芊平静的说看不出任何心情上的波动。身为李纨的助理总裁这些天来的事情她自然是了如指掌的面对刘子光卫子芊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但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

    “哦谢谢。”刘子光走进了李纨的办公室公事公办的坐下来商谈幼儿园项目的事情。

    本来以为幼儿园十万块就能拿下反正高土坡的孩子们就近没有什么幼儿园不如租下来还能解决一些下岗女工的再就业问题但是现在看来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摆平的了。

    刘子光资金有限从沙场抽出来的八十万现金还要投进华清池装潢项目实在没有闲钱去承包幼儿园只有找到李纨求助。

    听了刘子光的建议李纨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办事处的那些小小的阻力在大集团老总面前就是小儿科了。

    “回头我给规划局的熟人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就行公益用地就是公益用地随便更改没那么容易的然后你出面把那个房子租下来在电视台报纸上做个专题炒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了我给你推荐一个人找她肯定能事半功倍。”

    “谁?”

    “电视台的江雪晴。”

    ……

    江雪晴咸鱼翻生了原因很简单某位副市长的夫人最爱看江雪晴主持的百姓生活栏目最近几期换了主持人栏目办得一塌糊涂于是夫人就给老公上眼药了:“原来那个小江主持的不是挺好的么怎么换了这个小妖精上来除了会放电嗲还会干什么?”

    偏巧这位副市长就是主抓意识形态的而且有些小小的惧内于是乎立刻给电视台的台长打电话:“那个百姓生活栏目为什么换主持人?”

    台长说:“小江同志的父亲牵扯贪污受贿双规了。我们怕……”

    “乱弹琴我们党不搞株连人家小江那么优秀的一个同志不能因为她父亲贪污就受到不公正待遇嘛!”副市长大人这样说。

    台长顿时心里有了谱放下电话就把新闻频道的主任叫过来骂了个狗血淋头主任从台长的话里听出一些门道明白江雪晴上面有人赶紧承认错误回去就把小江从冷板凳上启用了还说了不少好话赔了不少不是就差拿巴掌抽自己那张胖脸了。

    江雪晴经历了这场风波见惯了人间冷暖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古灵精怪、活泼开朗的小丫头了而变得是故练达犀利精明她很诚挚的接受了主任的道歉再次接掌百姓生活栏目。

    李纨打电话把江雪晴约了出来当女记者看到刘子光的时候竟然从容不迫刘子光也是坦然面对连李纨都看不出两个人之间曾经有过一场“交易”。

    本以为说服江雪晴需要花费一番时间但是江雪晴几乎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下来她重新出山后的第一个节目也是打算从平头百姓身上入手来个一鸣惊人所以双方一拍即合。

    考虑到观赏**和内涵这期节目打算采取**的形式记者化装跟踪拍摄记录老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

    节目开始江雪晴化装成刘子光的女友暗藏摄影机和他一起行动故事先在高土坡的早晨开始由于周边没有幼儿园辛苦的上班族们要骑着自行车将孩子送往几公里外的幼儿园中午晚上有时候来不及接就要爷爷奶奶拖着老迈的身躯骑着三轮车去接。

    一个平凡的青年刘子光看到邻里们接送幼儿的辛苦便打算将大连路上废弃的金宝贝幼儿园承包下来解决大伙的困难于是他便筹集了一些资金前往办事处咨询租赁事宜。

    故事到了这里还是阳光灿烂的但是一进办事处气氛就不同了房产科的科长整天不在办公室副科长们一大堆都在玩连连看上网偷菜只有一位叫周文的办事员接待他们这位办事员效率奇高调阅文件都不用查电脑一口就能报出来而且对政策法规了如指掌很热情的向他们介绍了公益用地的优惠政策以及这处房子的基本概况。

    好不容易等到科长大人酒气熏天的回来上去还没开口说事情呢科长大人就把门一关说今天累了不谈事。

    继续敲门科长不耐烦的开门得知来人意向后大手一挥:“年租金五百万凑够再来吧。”

    江记者问他为什么公益事业需要五百万之巨的租金不是有政策说办学办养老院减免优惠的么。

    科长很**的说:“有钱就租没钱拉倒那房子地段那么好多少人抢着要呢你们租不起自然有人租。”

    记者随即退了出来前往规划局采访亮明身份之后对方出示了办事处的申请要将江滨那块公益用地转成经营用地。

    “这种申请我们根本不受理的已经打回了。”用地规划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这样说。

    再回到办事处匿名采访了一些临时工之类的人此处画面上做了技术处理被采访人的脸都打了马赛克。

    临时工们说那块地是准备租给领导的小舅子开饭店用的你们就别瞎忙乎了。

    第一期节目到此结束结尾的时候主持人用人深省的语调说为什么孩子们不能就近入托为什么老百姓做一件事就这么难为什么人民赋予的权力到了某些人手里就变味了呢。

    节目一经播出反响巨大尤其引起了高土坡居民们的共鸣孩子入托难是横在他们心头的一大难题以前金宝贝是贵族幼儿园上不起也就罢了现在有人想办平民幼儿园办事处的一些小官僚就横加阻拦真是令人义愤填膺。

    电视机前周文心有余悸这场采访他是知道内幕的并且加以配合走投无路的他也算豁出去了科长和主任一向瞧不起自己生生将自己这个本科生压制了五年这回就来个鱼死网破吧。

    第二天一早周文惴惴不安的来到办公室副科长们很反常的没有开电脑玩游戏而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周文使他如芒在背心里忐忑不安。

    这件事被捅出去周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昨天在租房子的刘子光前几天就来过办事处大家都知道那是周文的同学如此推理下去找电视台来曝光办事处的阴暗面周文也脱不了干系了。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像防贼一般防着周文一刻钟之后科长从办事处副主任屋里出来恶狠狠地剜了周文一眼说:“主任找你。”

    周文提心吊胆的去了一进门副主任便说:“小周啊房产科富余人员太多准备精简一些你有个心里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