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56 小办事员鲤鱼跃龙门
    副主任说完继续伏案工作看也不看周文周文明白是采访的事情害了自己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是被直接精简掉换句话说自己已经失业了。

    失业多么可怕的一个词本来以为这个词和自己永远无关没想到这么快就降临到自己头上每当自己开着奇瑞a3在高土坡进进出出接受着老邻居们**羡的目光时自己是何等的自豪啊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和他们一样了变成了下岗人员。

    良久周文才拖着沉重的双腿站起来缓慢的向外走去副主任连头都没抬说了句:“把门带上。”

    周文出了办公室帮副主任把门小心翼翼的关上外面那些同事立刻装作没事人一样低头做事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中周文可以看出嘲笑和鄙视。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东西收着收着眼角就**了本来周文是在省城上的大学为了生病的父母才回到江北工作娶妻生子上班下班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办事处小职员虽然受气辛苦但毕竟是一个稳定的饭碗现在突然被精简已经三十岁的自己上哪里去找工作啊回家之后又怎么面对老婆孩子啊。

    同事们窃窃私语着不时偷眼看周文出吃吃的笑声作为办事处里唯一不拉帮结派的异类周文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他走了就会有一个关系户顶上来别人开心都来不及呢。

    低着头走出了办事处来到阳光下周文的眼泪终于下来了默默的打开汽车后备箱把放着杂物的纸箱子放了进去一路昏昏沉沉都不知道怎么到家的进了家门连鞋都没换直接进了卧室躺在床上开始昏昏大睡一觉睡到晚上八点刘晓静回到家现老公和往常不一样竟然这么早回家便纳闷道:“周文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喊了两声周文没答话刘晓静以为他又喝多了过去一看老公躺在床上昏睡一**头滚烫!

    赶紧把周文弄醒又是沏茶又是热毛巾刘晓静可吓得不轻:“周文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有事啊我们娘俩就指望你了。”

    周文喝了口水声音很低沉:“晓静我下岗了。”

    “什么?下岗?”刘晓静的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下岗?”

    “别问了我不想再提了。”周文说。

    刘晓静急得团团转感觉天都要塌了她着急的说:“周文家里还有点积蓄赶紧拿出来打点把工作保住不然我们娘俩都跟你喝西北风啊。”

    周文说:“别忙了我得罪人了送礼也白搭。”

    “啊得罪谁了是不是因为帮刘子光租房子那个事?”

    周文无力的点点头刘晓静愣了一下眼泪无声的涌了出来老公是个好人真的好人但是这个世道好人就是玩不转啊。

    **无话次日早上办事处果然打来电话让周文不要去上班了搁下电话周文的眼泪又下来了不能去上班心里空落落的楼下自己的奇瑞轿车静静地停着但是自己已经不能再开心爱的小三了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哪还养得起车没办法只能把这辆新买来没有两个月的车当二手车卖了。

    一上午都在家里呆到了中午自己泡了一碗方便面吃然后上街买份报纸打算找工作了在办事处干了五年专业早就丢了做文员的话谁稀罕要这种三十岁的男人啊看着满眼的招工广告硬是没有一条适合自己的周文不禁长叹一口气。

    忽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周文懒得去接电话铃执着的响了十几遍才停下隔了半分钟又打过来了周文没办法这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过去接:“喂哪里?”

    “请问是周文么?我这里是市委组织部干部处……”

    周文握着听筒的手僵住了整个人也呆住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听筒里传出声音:“喂您在听么?”

    周文赶紧忙不迭的说:“在在在我在听。”

    “明天早上到组织部干部处来报到组织上对你另有任命早上八点半不要迟到记住了么?”

    “记住了记住了。”

    放下电话周文的心情如同沸腾的热锅一般对方打电话的强调和用语都很规范看来电显示也是市委的号码段应该不是有人给自己搞恶作剧再说自己都这份上了再搞这种把戏也没意思。

    本来还病病怏怏的周文立刻精神起来在屋文字版里来回踱着步子托着下巴思来想去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转机?

    忽然电话又响了这回周文简直就是扑过去接的拿起电话刘子光的声音响起:“周文你达了啊副市长秘书这下**大了。”

    周文惊呆了半天才道:“你怎么知道?”

    刘子光说:“我有内线啊大前天咱们搞得那个暗访节目周副市长看了对你很有印象他正缺个勤快的秘书呢就钦点了你了说到底你还得多谢我啊哈哈。”

    本来还对刘子光有些抱怨的周文立刻爽朗的大笑道:“那当然你选地方带着你电视台的朋友我请客买单随便你点!”

    刘子光的电话让周文更加确信组织部的电话不是假的他窜到卫生间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蓬头垢面和一脸胡茬子毅然拿了钱包出门找了家很上档次的型中心理了个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的分头又刮了脸去澡堂子洗了个澡。

    八点多钟才回到家一进家门刘晓静都快疯了扑过来嚷道:“一下午跑哪里去了手机也不带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

    话没说完刘晓静已经呆住了眼前的老公容光焕哪有半点颓唐的样子眼睛里闪耀着踌躇满志的光彩嘴角也浮着笑意上来就是一个恶狠狠地拥抱。

    “老婆我找到新工作了。”

    “真的?在哪里上班?”

    “市政府给周副市长做秘书!”

    “真的么?不会吧市长的秘书啊~~”刘晓静的头都晕了突如其来的喜讯让她不敢相信一向仕途渺茫的丈夫连个办事处小办事员的工作都保不住怎么一下子就连升**变成了副市长的秘书了。

    “真的组织部已经打电话来了刘子光也报讯了说是周副市长看了电视里我的表现才找我当秘书的肯定是他电视台的朋友透露的消息假不了。”

    刘晓静兴奋地直哆嗦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道:“不行你这身衣服不行市政府那种地方可不能穿的太寒酸现在大商场还没下班咱们去给你买衣服衬衣外套裤子腰带袜子全都要新的走这就去帝豪商厦和金鹰都没下班呢。”

    两口子拿着下了楼开车出门如同真正的大款一样去了市中心疯狂购物买那种成熟男人的职业装质量要好不能太高档也不能太低调总之要符合市政府的氛围为了买衣服可费了不少脑筋但是这种费脑筋可比再就业那种费脑筋要幸福多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钟周文就爬起来了冲澡刮脸换衣服里外三新皮鞋锃亮很低调的衬衫西裤夹克中庸的分头一丝不苟金边眼镜黑色公事包。

    望着风度翩翩的丈夫刘晓静左看右看满意的不得了笑眯眯的帮他整理领口说:“周大秘书很帅哦。”

    周文也得意的笑了忽然看到搁在一边的旧公文包不由得想起了办事处的岁月眼神不由之主的黯淡了一下。

    八点半周文准时抵达了市委组织部干部科由于是周副市长提前打过招呼的程序办理的很顺利组织关系暂时不变人借调给副市长当秘书这是因为周文不是行政编制而是事业编一时半会也**作不了只能人先过来以后再想办法。

    从组织部出来周文去了市政府秘书处报到周副市长缺一个管理档案的秘书正巧在电视里看到周文对本职工作倒背如流的样子这才钦点了他周副市长勉励了周文两句给他两天时间办理交接后天正式上班。

    秘书处那边也帮周文制作了市政府机关出入证**卡拿着**卡望着市政府巍峨的高楼周文百感交集多少公务员梦寐以求的地方啊自己居然一跃过了龙门成为了副市长的秘书。

    要知道办事处只是区政府的派出机构主任也不过是科级干部而已而且越小的单位越难往上爬周文这种人即使顺利的话一辈子也就是副科级到顶了现在一跃进了市政府前途不可限量啊即便是一个秘书也能笑傲于办事处主任之上了。

    周文决定立刻回办事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就是——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