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2-60 深夜江滩砍人手
    当今的江湖已经不是老四、疤子他们叱咤风云时候的那个江湖了那些九十年代就出来混的老一辈们已经经历了大浪淘沙悄悄凋零的不在少数那些最出位最嚣张的不是被炮打头就是在大西北改造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人物。

    这些精英人物不是开饭店澡堂子就是包工程再不济的手里也有几个小廊他们清楚江湖的游戏规则有些东西可以碰有些东西打死都不能碰。

    但他们只是江湖的一部分只代表传统的那一块如今这个资讯达的社会连混黑道的方式都层出不穷十五六岁玩游戏组织在一起的小社团为了几个Q币就能动刀子在网吧砍人;贩***、粉的更是**哄哄仗着手里有硬家伙谁都不放在眼里还有那些搞传销的、办假证的玩诈骗的都各自占据着江湖的一点份额。

    而刘子光自从入道以来一直是在和传统的江湖人士打交道和那些出位的年轻人并无交集他在江滩一战成名也只是在这些人眼里有些手段罢了在那些玩粉的年轻人眼里毛都不算。

    按照一般江湖规矩卓力和太子哥的手下起了冲突两下里起码要找人说和一下冤家宜解**结嘛但是这回根本就没人从中调停想说和也找不到能搭上话的人啊太子哥可是眼高于顶的人物据说早年在深圳混过一段时间去年才回的江北短短一年时间就混的风声水起霸占了江边一带的地盘他谁的面子也不给也用不着给。

    太子哥已经放出话来要卓力和贝小帅的命道上朋友都知道这不是虚张声势去年江景酒吧的老板和太子哥呲毛半夜回家路上失踪十天后才在淮江下游现尸体身子都被鱼虾啃烂了道上朋友都知道这是太子干的。

    卓力和贝小帅根本不怕两个家伙也不是吓大的但必要的防备一点也不能马虎贝小帅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根钢锯条找人打磨的风快特种钢片韧**极佳锋利无比一刀下去碗口粗的树都能斩断卓力却大大咧咧的没见有什么准备要知道他可是本市八极拳的嫡传掌门手上的功夫扎实着呢。

    刘子光也听说了这件事丝毫不以为然地地道道烧烤大棚子下面刘子光教训着卓力和贝小帅:“都是有事业的人了怎么还整天打打杀杀的混黑道也不是这种混法啊要本着科学展观来处理问题嘛。”

    卓力不服气的说:“光子你是没到场不知道那些小子有多**枪都顶到我脑门子上了要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以为咱高土坡的是孬种呢。”

    贝小帅也跟着火上浇油:“是啊光哥我当时都报你的名了他们还不知死活没办法我和二哥才动手的。”

    刘子光说:“不是说你们动手不对要动的话就干脆下死手当时就该把那个什么来着?”

    “太子。”路过上菜的毛孩很适时的插了一句。

    “对太子把他弄死不弄死也得弄残了**我最烦这种外号了什么太子、大飞纯粹古惑仔看多了一帮脑残。”

    “那光哥你看现在怎么整?”贝小帅问道。

    “还要我教?你长脑子是干什么的?人家都要弄死你了你还问我怎么办?凉拌。”刘子光说。

    “光哥我明白了。”挨了训的贝小帅赶紧低头吃烤肉串。

    吃饱喝足才夜里九点一帮人闲着没事去华清池看装潢进度现在那辆被刘子光撞坏了尾部的奔驰车已经留下来用了做生意没有装点门面的车哪行啊几个人上了奔驰刘子光亲自驾车往华清池去了。

    夜市距离华清池不算远但也有几个红绿灯路口在第二个路口等绿灯的时候一辆贴着黑漆漆太阳膜的桑塔纳2ooo靠了上来两车贴的很近刘子光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下桑2ooo的副驾驶窗户降下一张狰狞的面孔露出来手里赫然举着一支手枪。

    刘子光反应极快迅低头的同时大喊道:“趴下!”同车的人反应也够快几乎同时趴低了身子就听“啪”的一声巨响如同在耳边放了个二踢脚一般同时有个声音惨叫起来但奇怪的是叫声并不来自奔驰车内的人。

    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橡胶的糊味和硝烟味混合在一起桑塔纳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驰出去刘子光直起身子铁色铁青挂了前进挡一踩油门奔驰也跟着冲了出去度之快以至于几个兄弟都摔到了靠背上。

    桑塔纳慌不择路朝着滨江大道开过去奔驰车度快紧追不舍你追我赶逼着桑塔纳开上了滨江大道延长段这里是没有完工的道路柏油路上连一盏路灯都没有更别提摄像头了黑灯瞎火的正适合作案。

    到了这段路上刘子光才真正开始加追上桑塔纳猛打方向盘将这辆车别在路边桑塔纳出一阵闷响熄火了。车门打开三个男子仓皇奔出来其中一人右手上全是血看来是刚才手枪炸膛伤到了。

    奔驰的门也打开了刘子光带着卓力和贝小帅慢悠悠的下车呈品字形站立不慌不忙点了香烟看着这三个敢捋虎须的小子。

    虽然是三对三但是双方实力完全不对等三个家伙年龄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那个枪手伤的很重拇指都不见了脸上也被火药蹦了血淋淋的一片扶着他的那个是司机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还有一个也是枪手从腰间拔出一支同样的化隆造来枪口游移不定色厉内荏的嚷道:“滚开再不走我开枪了。”

    刘子光鄙夷的一笑:“开枪你开一个试试。”

    那家伙还真不敢开枪同伴的惨状历历在目他们拿的都是同样的土造枪械炸膛的可能**极高。

    开枪的后果是手指很可能炸断但是不开枪的后果却可能是被人家砍死开车那家伙大概是领头的看到同伴犹豫便大喊道:“你m快开枪啊不开枪咱们都得挂!”

    枪手终于醒悟过来但是贝小帅怎么可能给他留出时间开枪一个箭步过来手臂一扬钢锯条打造的快刀就从袖管里甩出来刀子的尾部用牛皮条很精细的缠着还有一条绳子套在手腕上。

    钢刀在手贝小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手起刀落一声惨叫握着枪的右手就落到了地上枪手惨叫一声紧紧握住了断肢一端血呼呼地往外冒卓力也不含糊一个饿虎扑食上去大吼一声震脚力一记极其刚猛的双峰贯耳打过去那个司机当场就栽到了地上绝对的一招制敌。

    三个杀手一个昏死两个跪在地上哀号着求饶贝小帅和卓力一人拖一个如同拖死狗一般往江边的枯萎草丛里面拽一人多高的杂草和灌木黑漆漆不见底夹杂着各种秋虫的鸣叫本来是一副多么优美而富有诗意的画面却被这两人的哀号声变得阴森恐怖。

    好不容易到了江边把两个人按在烂泥滩上贝小帅问:“哥咋整?”

    刘子光轻描淡写的说:“还咋整人家枪都顶脑门子上了还能留么做了呗。”

    “好!”贝小帅拔出利刃风快的钢刀压到了先前开枪那人的脖子上刀锋过于锋利往上一搁就是一道血口子。

    那人吓得屁滚**流眼泪鼻涕横飞哭叫道:“别杀我不关我的事都是太子哥让我干的我要不干他就把我女朋友送去**!”

    卓力一脚踢过来正中腰眼疼得他差点闭过气去。

    “看不出来你m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主儿。”卓力讽刺道。

    “哥哥是真的我不敢说半句瞎话啊”那人缓过劲来杀猪一般叫着另一个断手的伙计失血过多已经撑不住了脸色苍白躺在烂泥里不住的抖想求饶可是却说不出话了。

    “那我问你几个事儿你要是答得让我满意了兴许能放了你。”刘子光说。

    “哥哥你问我知道的全说有半句假的天打雷劈。”

    “我问你太子住在哪里?他身边有几个人手上什么家伙?还有他的货是从哪里拿的?”

    “我说太子在滨江小区有个房子但不常住有时候住宾馆有时候住洗浴中心我们当马仔的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他身边常有四个人护着都带枪他的货我真不知道从哪里进的啊!”

    “还不老实!”卓力上去一阵拳打脚踢这小子哭嚎着还是坚持说不知道。

    刘子光摆摆手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小子应该说的是实话不过就这样饶了他们的**命也太简单了刘子光一偏头:“小贝给他们留点念想下回想动我刘子光的时候也得掂量掂量。”

    “那必须的!”贝小帅握着钢刀杀气腾腾的上来刷刷两刀下去。两个枪手就再也拿不住枪了肌腱已经被斩断了。

    “走!”刘子光一挥手三个**踏步的踩着枯草走了只留下两个半死的家伙在江滩烂泥里抖。

    回到公路上那个被卓力打晕的家伙还没醒过来贝小帅上去翻翻他的眼皮试试脉搏赞叹道:“这一拳够重的啊。”

    卓力得意的说:“你师兄二十多年的功夫是白练的么我还是留了手的不然一拳下去要死人的。”

    贝小帅咂咂嘴:“那这小子怎么办也废了吧?”

    “算了闪吧。”刘子光已经看到远处闪烁的红蓝警灯了招呼一声三人迅上车离去。

    一分钟后两辆巡逻摩托来到了现场正是小交警李尚廷和他的**老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