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1 酒吧洗手间里的会面
    漆黑的夜月亮躲进了云层里柏油路黑的如同泼了墨一般路基下面就是江滩成片的干枯芦苇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一辆桑塔纳2ooo斜着停在路边打着双闪警示灯一个人四仰八叉躺在那里地上赫然还有一只人手。

    两位警察没有停下摩托车但是并未熄火下车警惕的注视着周围手按在了腰间的枪柄上。

    最近市局搞了一次大的改组把交警和巡警合并了成立了新的交巡警支队原来只负责交通的交警们现在也配了枪械有权处置各种突事件。

    枪是那种216厂出品的9毫米转轮警用**装弹仅仅六而已威力也很弱用基层干警的话说打疯狗都不一定能打死现在治安情况这么恶化除非配备**那种92式自动**才能有点安全感但是上面领导为了所谓的交巡警形象工程怕大**吓到群众怕干警乱开枪惹麻烦不但给他们装备了这种小左轮还配备的是低杀伤力9毫米凸缘橡胶子弹。

    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两位交巡警同志手里拿着这种家伙心里怎么能镇定李尚廷握着枪的手有些抖不由得看了看师傅。

    老宋是个经验很丰富的老警察以前在派出所干过、治安大队干过、**队也干过最后因为得罪了领导才被配到交警队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是科员级别还要骑着摩托车和小年轻一起上街巡逻也算是混的挺惨的那种警察了。

    老宋停稳摩托把枪出套左轮枪柄上连着一条细细长长的钢丝枪纲犯罪分子很难抢走他不慌下车先抖开弹巢从武装带上拿出快装弹器往空枪里装了六铜头实弹。

    李尚廷看见师傅装子弹心里顿时怦怦跳也拔出**笨拙的装弹但是他装的却是橡胶子弹小年轻哪有老油条那么丰富的经验不弄几铜头弹关键时刻怎么保命啊。

    两个警察装弹完毕这才下车一个持枪警戒一个靠近躺在地上的伤员用脚拨弄一下他那人两个耳朵里流出血来看来伤得不轻老宋伸出手指试了试脉搏点点头起身走向桑塔纳拉开车门看了看又打开后备箱瞧一眼便把枪装回了枪套拿起对讲机。

    “师傅你看。”李尚廷一指路边的草丛明显有两处倒伏痕迹用强光手电照过去隐约还有些血迹。

    老宋没搭理他直接用对讲机报告了指挥中心中心下指令让他们在原地保护现场。

    搁下对讲机老宋才说:“听见没保护现场哪也别去了。”

    李尚廷急了说:“那里就是犯罪分子逃跑的方向咱们既然先到现场应该去追啊。”

    老宋笑了慢条斯理的掏出皱巴巴的烟盒自己叼了一根又拿一根出来说:“小李抽烟。”

    “不会!”

    老宋笑嘻嘻的放回去自己点上美美抽了一口语重心长的说:“二十年前我刚从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凡事都冲在第一线想立功破大案子结果呢到现在还是个一毛三天天在街上吃尾气和我同期的毕业生当分局长都大有人在啊。”

    李尚廷气鼓鼓的说:“那是因为……算了不说了。”

    “我明白你觉得咱们应该下去追捕是吧我问你这地上是什么躺着的人是干什么的车里又是什么东西?你知道么?”

    李尚廷看了一眼说:“那只人手里拿着的是枪。”

    “错不是一般的枪是青海化隆造的土枪躺着的那个小子长纹身运动服肯定是混社会的车里副驾驶位子上有血有枪械残骸和火药味还有两只断指这些情况综合在一起说明什么?”

    李尚廷也是上过警校的想了一下说:“***火并?”

    “对了还有这地上的刹车痕迹分明是两辆车追逐到此前面一辆就是这个2ooo后面一辆是255宽胎这么宽的轮胎连宝马7系列都赶不上不是改装车就是奔驰s级咳咳扯远了这两辆车上的人展开搏斗一方不敌逃窜另一方开车离开现场这种情形咱们追他干什么?”

    “可是……”

    “没有可是从个人角度来说江滩下面地形复杂天又这么黑咱们两人下去根本无济于事搞不好负伤了丢枪了事情就大了从大局来说我已经报告指挥中心了过一会**会过来处理咱们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没什么失职的地方。”

    “可是那些犯罪分子……”

    “你真不开窍地上不有一个么逃脱的那几个也跑不了你手让人砍断了能跑多远?天亮了**自然会在各个医院诊所布控还能跑得了他们?”

    老宋一席话李尚廷终于心悦诚服不再说话。

    十分钟后警笛终于在远整理处响起。

    ……

    黑色的奔驰停在了重金属慢摇吧门口三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混杂在人流中进了大门正是午夜时分酒吧最热闹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三个人暗藏起来的杀气。

    三人进去之后要了啤酒找了位子坐下贝小帅脱了外套下去跳舞他的打扮和那些9o后差不多嘻哈风格的牛仔裤板鞋细条花衬衫型搞得很夸张下去扭了一圈就勾搭了一个眼影浓重的小妹子看起来就像酒吧的常客几句话之后小妹子就带着贝小帅直奔洗手间而去。

    两分钟之后贝小帅就出来了回到座位上卓力讽刺道:“师弟这么快就完了?”

    “什么话今天有正事我哪能那样马勒格壁的这些混酒吧的小**真Tm浪给买两颗麻古就让你打一炮我Tm才不干呢怕得病。”

    “对这些白粉妹最脏了还不如我们华清池的技师干净呢对了问出来么?”

    “问好了这里确实是太子的大本营角落里那个穿紫色西装的就是卖药的。”

    顺着贝小帅的目光看过去对面角落里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留着大鬓角端着杯啤酒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四处看着刘子光和卓力当即上前从两边绕过去来到他身后。

    “起来!”一声低喝在耳边响起同时冷冰冰的铁管子顶住了后腰大鬓角一哆嗦随即强笑道:“朋友认错人了吧。”

    “少废话找的就是你。”卓力将他一把提起来就往后面走贝小帅和刘子光殿后舞池里吵吵闹闹的谁也没注意到这边的事情唯有吧台里的小厮看见了这一幕赶紧拿起了电话。

    洗手间里贝小帅挥舞着利刃将里面的人都赶了出去关上门卓力一脚踢在大鬓角的膝盖上这小子当场就跪下了。

    “叫什么?”

    “大飞。”

    “**还真有叫大飞的你Tm也不嫌丢人就你这熊样还飞呢我问你认识我不?”

    “不认识哥哥你可能找错人了吧。”大飞磕磕巴巴的说。

    “没错你不就是太子手底下的人么你们老大在哪里?说!”

    “哥哥我真不知道啊我是来玩的。”

    “还嘴硬!”卓力一把扯开大飞的衣服花花绿绿的药丸子掉了一地。

    这下大飞没话说了卓力在他身上搜了一遍除了一部手机和一叠钱之外啥也没有气的卓力一脚踹翻他:“**你要是不说出太子的下落就得有个思想准备整的进来囫囵着出去。”

    忽然洗手间的门被踢开了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指过来惊得贝小帅往里面一跳刘子光却往前迈了一步。

    “我听说有人找我?”随着一句悠闲的话语传说中的太子哥终于闪亮登场了个子挺高一米八出头的样子穿着社会上已经绝迹的太子裤质地优良肥大裤子和窄小的裤脚配上抢眼的腰带扣和大领子白绸衬衣以及飘逸的长不羁的眼神基本来说太子哥还是很有派头的。

    四个马仔随身护卫都是大领子衬衫翻在窄领小西装外面修身黑西裤平底黑皮鞋和江北市黑道流行的运动服截然不同很有一番港派前面两人平举着**一副嚣张嘴脸后面两人叉着腰显摆着腰间的**柄也是一脸得瑟。

    “让我来猜一下那个矮子你就是卓力卓二哥是吧哼哼那个黄毛小子把你手里刀丢下!你叫贝帅是吧还有这个弟弟看样子挺斯文的是不是小受啊?”

    说完太子就张狂的笑了起来:“我正找你们呢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还敢动我的人今天都别走了。”

    “太子哥误会啊真的不关我事啊。”令**跌眼镜的是刘子光居然诚惶诚恐上去求饶声音哆哆嗦嗦眼角里晶莹闪烁似乎有泪手也在抖两个膝盖都快弯下去了看到这副情景太子哥的眼睛笑得更弯了:“求我啊求我啊都跪下来求我啊把**洗干净了让我弄一弄我要是一高兴兴许不杀……”

    话没说完刘子光就出手了刚才用来当枪吓唬大飞的甩棍瞬间抖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在前面两个拿枪的人手腕上清脆的手骨碎裂声响起两人的惨叫声还没出喉咙后面卓力的拳头和贝小帅的片刀就到了。

    太子哥的另外两个马仔刚要拔枪那里及得上刘子光的度快坚硬无比的asp甩棍和手腕膝盖的亲密接触所产生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两个小子杀猪一般叫着躺在地上痉挛着哪还有抵抗的能力。

    解决了四个马仔刘子光将甩棍在地上一磕收到袖子里顺手掏出烟来点上看也不看身后喷出一口烟说:“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刘子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