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3 继续唱,你快赶上周杰伦了
    太子哥是被抬出酒吧的而且走的是后门再没羞没臊的人也架不住这种羞辱啊哪还有脸见人。

    江湖就是这样如果你是被人一刀砍在头上落下个几寸长的大伤疤或者是被人挑了脚筋走路带点跛那都不算什么反倒是英雄的象征一辈子的谈资可是被人捅了菊花算什么?丢人呐脸都丢到姥姥家了何况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

    太子哥丢不起这个脸如果不把刘子光他们给弄死这辈子都别想抬头了。

    送到医院急诊太子哥的伤算是比较轻的那四个马仔比较惨手腕和髌骨都让人敲成粉碎**骨折了一个个躺在病床上直哼哼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几个人短期内是没法用了。

    太子哥趴在床上牙都要咬碎了他恨洗手间里的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屈辱啊血泪啊他暗自后悔没有带家伙出来太子哥很讲究这个花了大价钱从黑市买了三把化隆造还有几只狼狗另有一支真正的硬家伙是正宗美国货可惜今天没带在身上。

    突然手机响了太子哥咬牙切齿的接了骂道:“要是没好消息我活剥了你。”

    手机那头传来哭腔:“太子哥我们失手了枪炸膛被他们追上动起手来小明和我都受了重伤小军让警察带走了现在我们俩还在江边呢咋办啊太子哥?”

    “咋办凉拌!你**一帮废物!”太子哥悻悻地挂了电话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才没心思管几个废物手下的生死呢不过这也解了他一个疑惑这几个人真不是好惹的手下三名得力干将出马竟然没伤到人家一根毫毛反被人家打成了重伤。

    太子哥虽然混得好手底下一大票小弟但是能干活的也就那么几个算起来已经被人家放翻了十个能拿得出手派的出去的没有几个了自己后门伤势严重坐都不能坐更别提亲自出马报复了。

    “大飞这是我房间钥匙你去拿点货过来让狗子小泡他们拿去出掉五十块钱一粒是最低价听清楚没有。”太子趴在床上伸手拿过自己的裤子从皮带上取下一串钥匙递给了他手下的销售主管。

    大飞接过钥匙诚惶诚恐:“太子哥您放心好了我绝对办妥。”

    ……

    老大受伤住院大飞俨然就成了代理老大从医院出来神气活现的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太子哥的住所而去。

    “喔喔喔”医院对面树荫下一辆不起眼的白色富康里贝小帅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了个懒腰赞叹道:“光哥真是料事如神啊。”说着动汽车跟了过去。

    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大飞却精神倍足早就没了昨晚的怂样打了几个电话联络了手下开会丝毫也没留意到跟在后面的富康。

    不大工夫到了滨江小区车费十二块大飞掏出十块钱丢过去说了声:“不用找了。”便扬长而去。司机看他一身***打扮也不敢追着要只是骂了一声:“什么玩意啊一身尿*味。”

    “快使用双节棍呼呼哈嘿”大飞哼着小曲进了电梯伸手按了楼层号码又按了关门键不锈钢电梯门正要合拢的一刹那一只手伸了进来将电梯门扒开三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大飞当场石化。

    “大飞哥又见面了。”刘子光恶意的笑了笑走进了电梯。

    “继续唱你快赶上周杰伦了。”贝小帅也很恶意的嘲讽道。

    随着卓力走进电梯电梯门终于关闭向上升去三个人根本没亮家伙对大飞这种怂货吓唬一下足矣。

    到了十楼太子哥的家门口刘子光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钥匙他站在门口卓力和贝小帅站在两边戒备钥匙转了几圈防盗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没有声音。

    刘子光嗖的一下窜了进去四下里看了一番说:“没人进来吧。”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装修的很庸俗半瓶子醋的中式装修文化墙上是大鹏展翅的木雕图仿红木的沙椅家具陈设简单到处丢着快餐盒和烟头空酒瓶子窗户紧闭窗帘拉着一股莫名的臭味在屋里肆虐。

    卓力把大飞提进来往沙上一扔问道:“货在哪里?”

    “大哥什么货我不懂你说的啥?”大飞装*充愣。

    一旁贝小帅刺耳的笑了起来说:“二哥他不懂你。”

    卓力说:“等我和他聊一下他就懂我了。”说着狰狞的笑起来提着大飞往卫生间走。

    刘子光和贝小帅面面相觑难道说卓力玩爆菊上瘾了?

    几分钟后卓力就提着大飞出来了贝小帅愕然道:“二哥你不会吧这回可没棍子用。”

    卓力说:“想哪里去了我只不过把他按在马桶里喝了几口水而已。”

    可不是么大飞哥一脸的水渍大鬓角都**了上气不接下去哭道:“我说货在夹层保险柜里。”

    保险柜就在大鹏展翅后面没设密码直接拿钥匙打开里面是厚厚一摞现金一塑料袋花花绿绿的药丸柜子里还有个小抽屉拉开一看是把黑亮黑亮的小**。

    刘子光一努嘴贝小帅一记手刀大飞就昏倒在地上卓力流着口水上来拿出那支枪掂了掂熟练地退了弹夹看看一粒粒黄澄澄的子弹顿时赞道:“真家伙啊正宗六-四式**。”

    “是么?我看看。”刘子光接过枪摆弄了一下撇嘴道:“这哪是六-四啊是六-四的爷爷德国沃尔特ppk没想到太子还有这品味。”

    “是吗我看和六-四样子差不多兴许是访六-四吧看样子保养的还可以光子留下吧。”卓力说。

    刘子光掂着小巧的**忽然恶意的一笑说:“算了下回我帮你弄一把好的这个就给人家太子留下吧人家做买卖用得着。”

    “看看这个太子没事还上网呢啧啧还是索尼本子。”

    贝小帅一边赞叹一边打开了太子的笔记本开机度慢的要死打开之后满桌面都是快捷方式右下角一大堆杀毒软件的标瑞星、36o安全卫士、金山毒霸、诺顿、卡巴斯基……

    “我的天太子哥我真得喊你一声哥你太雷了。“贝小帅笑的弯了腰。

    “麻利点赶紧弄。“刘子光提醒道。

    “好嘞。”贝小帅**出一个优盘**在索尼本子上鼓捣了一番关机拔优盘“ok。”

    ……

    一番处理之后刘子光三人口袋里鼓鼓囊囊的离开了太子家十五分钟后大飞才揉着后脑勺醒过来爬起来一看保险柜的门开着几百粒药丸散落在地上、桌子上。

    “**好歹给我留了点。”大飞赶忙趴在地上一粒一粒的捡起来揣在怀里惴惴不安的离开了太子家。

    大飞心里很害怕太子的库存至少有几千粒自己到手只有不到三百粒那可是二三十万的损失啊到时候太子肯定要怪罪下来说自己监守自盗偏偏自己还没地方说理去太子那家伙手段又狠搞不好会把自己弄死的。

    思来想去大飞还是决定赶紧把货出掉跑路算了。

    ……

    太子的伤势不算严重肛裂而已直肠也受了一定损伤但这对于在深圳某同志酒吧兼职过一段时日的太子哥来说不算什么那段往事还是太子哥南下之初迫于无奈才干的工作也是一段血泪屈辱史至今不愿回想可是卓力的铁棍却不可避免的触及了太子哥心底深处最脆弱的伤疤。

    太子哥真的出离愤怒了他想了一百个折磨敌人的办法但是这些办法的实施都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钱和人。

    没有马仔光凭太子哥一个人是干不来复仇大计的但是雇马仔就要花钱钱从哪里来要靠赚怎么赚自然是卖药。

    家里至少还有两千粒的存货出掉之后就是十万块现在太子急等着用钱上午十点钟就给大飞打电话催促了。

    可是电话没人接再打居然关机了**湖太子哥立刻意识到出事了马上给别的马仔打电话问他们见过大飞没有答案是看见了正在不同的地点批药丸呢。

    “一定要抓到他!生死不论!”太子哥恶狠狠地下了命令他明白大飞这是趁自己受伤想单飞了。

    挂了电话太子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外面脚步声响起两个男护士拿着钳子纱布药棉酒精过来了“趴好换药了。”

    “啊~~~~”杀猪一般凄厉的叫声响起久久回荡在医院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