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5 必须除掉这小子
    两个马仔在外面溜达了半天一直在商量怎么寻找刘子光这个人到了中午也没想出好办法只好先去路边摊吃饭一人一大海碗鲜红的羊肉拉面吃的满面红光打饱嗝其中一人端着碗喝汤眼睛到处踅**忽然看到马路对面的网吧惊喜道:“有办法了。”

    两人付了饭钱进了网吧开机上网上百度搜索栏输入:刘子光。哗啦啦出来一大排全都是不相干的再输入刘子光的住址也是找不到没用的信息正在郁闷忽听旁边有人说话:

    “伙计你听说了么昨天太子让人爆了菊花了丢人丢大了。”

    “真的?谁干的这么猛。”

    “还能有谁咱们高土坡的刘哥带着二哥和贝帅干的真太有创意了。”

    两个马仔相视一笑踏破马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他俩结了帐出去直奔高土坡而去。

    高土坡在江北市还是有点名气的作为临江最大的棚户区这里多次面临**改造可是由于土地产权关系以及特殊位置的地段一直没有拆成这里南临淮江北靠淮海路距离市中心不过十分钟步行路程地段极佳也正是因为地段太好地价太贵所以一直无人染指。

    两个马仔晃晃悠悠来到高土坡先在巷口头的小铺买了包烟买烟的时候大大咧咧的问:“老板这里面有没有住姓刘的?”

    老板看了他俩一眼说:“里面住的人太多了姓刘的好多家我不清楚。”

    俩小子对视一眼耸耸肩膀往巷口里去了小铺老板跟着出来走到台球案子附近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几个正在打球的青年顿时放下杆子警惕的望着这俩小子的背影摇了摇头其中几人也不打球了慢慢的跟在了他俩后面。

    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到处都是乱搭乱建的房舍杂乱无章哪有什么门牌号码俩小子如同进了迷宫一般绕来绕去连出路都找不着了正在无奈之时有个老太太出来倒尿盆俩人过去问话:“喂你知道这一片有个叫刘子光的么?”

    老太太狐疑的看看他俩说:“你找刘子光有啥事?”

    “嗯找他有点事。”

    老太太直起腰一指前面:“往那里走走到头往左拐再往右拐就到了。”

    俩小子连谢谢都不说径直往前走等他俩消失在视线中老太太把尿盆放下从裤腰里**出一个红袖章套在胳膊上上面赫然两个字“联防治安”。

    俩小子溜溜达达往前走拐了两个弯之后两人呆住了张着大嘴往下滴口水前面一间平房门口挂着牌子白底黑底:“高土坡治安保卫办公室”

    办公室里几个横眉冷目的汉子正叼着烟看着他们。

    两小子心中打颤扭头就走可是来路已经被堵上了一帮带着红袖章的老头老太太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们如同一群大灰狼看着掉进陷阱的小白兔。

    ……

    “说干什么来的!”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猛地一拍桌子茶杯都跳了起来。

    “来来来……来玩的。”一个小子战战兢兢的说。

    “胡扯!你瞎打听什么?谁派你来的?”

    “没谁我俩吃饱了溜达溜达的。”

    两个小子以为治保办不敢打他们就是咬死口不认账一帮老头老太太外加下岗工人确实不能把他们怎么着但是门口那些打台球的小痞子们可没什么约束他们都是贝小帅的手下除了在这一带厮混还兼任着保护地面的任务此时不出马更待何时。

    “王叔您歇着我们来问。”几个青年上前揪住俩小子的衣领子往屋后面拽三分钟后鬼哭狼嚎响起小青年们回来说:“问出来了是想找光哥麻烦的顺带着还想偷几辆电瓶车这俩兔崽子不给点颜色看不说实话。”

    “好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来提人!”

    半小时后刘子光也得到了消息太子果然是个怂货斗不过别人竟然动起了歪脑筋不过他打错算盘了现在刘子光的家已经不在那里了至诚集团推出新的奖励计划奖给优秀员工住房使用权刘子光也获得了一套九十平方的三居室住房就在至诚一期里面现在正忙着装修呢。

    这套房子的获得一分钱都没花但是也没有房产证只有使用权不过不要紧整个集团都是李纨的难道还怕这房子飞了不成刘子光明白李纨的心意这是儿媳妇孝敬未来公婆的一点心意太小了拿不出手太大了也不适合九十平方正好。

    房子还在装修是木三水找了几个工人做的包工包料一分钱不花现在房地产市场进一步火爆优质南泰河沙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方11o元但是刘子光还是按照1oo给木三水结账光是这个人情木经理就觉得还不清了。

    老爸老妈暂时还住在高土坡大杂院里虽然多年以来都盼望着搬出去但是真临到眼前了却舍不得那些老邻居们了住平房自然有住平房的好处是住楼房完全不可比拟的大杂院里邻居们的关系很好守望相助很是便利出门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巷口头整天坐着一帮老头子打牌打麻将老太太没事就坐在门口择菜还有打台球的那几个小痞子高土坡简直就是遍布暗哨针**不进水泼不进太子哥还想打主意真是笑话。

    从太子保险柜里弄了十五万现金刘子光卓力贝小帅一人五万分了权当是外快了至于那些***则被安全的放了起来这些东西肯定不能流入社会但是也不能白白丢掉留下自然有其他用场。

    ……

    最近几天滨江大道沿线那些场子全部被扫了但是基本没啥影响有门路的早就得到通风报信早把不敢出现的东**起来了每回严打都是这样大家也是习以为常了。

    太子家他正坐在电脑前上网忽然有邮件提示打开QQ邮箱是内线来的信息提醒他最近不要出来活动警方正在严打。

    每月五万块的孝敬不是白花的太子赶紧收拾东西出门这房子是他租的本来也没多少东西是自己的将几件衣服胡乱塞在包里再把笔记本收好太子一阵风般跑了出去出小区上了出租车狡兔三窟太子哥的巢**不可能只有一处来到另一处住宅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换了衣服戴了帽子出去溜达来到滨江大道附近各个酒吧kTV都挂着停业装修、盘点的牌子酒店和洗浴中心还在营业但是肯定可以预料里面的**按摩行业都是暂停了的。

    太子哥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心里更是凉了半截据说昨晚大飞在酒吧兜售***的时候被警察抓了现在人已经送看守所了自己今天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两个人也被送进了派出所一时半会出不来。

    再想联系人马已经找不到人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今太子哥的糗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他手里的货也被大飞偷完了没钱没势没威风谁还跟你混啊。

    歹势啊太子哥暗暗哀叹人心不古**一下后腰上的**回到了住处打开电脑上了QQ他要赶紧组织货源什么都能丢市场不能丢啊。

    根据经验这种严打最多持续一个月到时候道上玩粉的朋友肯定都**难耐了自己即使向他们提供货源何愁金钱不滚滚而来。

    现在贩毒分子都玩高科技了用电话手机联络容易被人窃听还是网络比较安全太子哥是在南边混过的很懂电脑他的这台笔记本里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安全起见可是装了不少杀毒软件防火墙的。

    殊不知这台极其重要的笔记本已经被人下了木马太子哥在电脑上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中了。

    太子联系业务总是通过QQ语音聊天这样不会留下证据很是安全在和上线聊了几句之后迅确定了进货价格和数量约定了时间太子下线关机睡觉。

    ……

    聚友网吧贝小帅拍了拍身边少年的肩膀:“邓渺凡真有你的熊猫烧香都不如你厉害啊。”

    十四岁的少年腼腆的笑笑这种木马是他设计的本来是为了盗窃别人的装备而搞出来的玩意可以遥控对方电脑的一切启动摄像头和语音并且记录一切太子哥的电脑现在已经是透明的了。

    “太子这小子狗急跳墙居然想对咱们家人下手了绝对不能留他了。”刘子光这样说。

    “好办我这就过去做了他保证不留一点痕迹。”卓力站起来就走。

    “回来!”刘子光把他喝住“不要轻举妄动他现在肯定也有防备了想弄死他有很多办法直接动手是最愚蠢的要借刀杀人……”

    “怎么借刀杀人?”贝小帅瞪着眼睛问。

    “我自有安排不但能除掉太子还能创造一些效益。”刘子光狡黠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