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7 被贬交警立奇功
    约定的交易时间是深夜两点半正是街道上车流行人最稀少的时候如果有人跟踪的话很容易察觉但狡猾的太子却不知道暗中盯着他的猎人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的行踪根本不需要盯梢只需要守株待兔即可。

    午夜两点太子出了宾馆上车动热车两只眼睛警惕的四下望了望停车场里黑压压一片静悄悄的毫无人迹他放下心来驾驶着汽车驶出了停车场开始在马路上乱转起来。

    平川市和江北市平级都是不大不小的二线城市在市区各条主干道上兜了半小时之后太子再次确认没人跟踪终于一打方向盘驶向交易地点。

    交易地点是市郊一条马路通往平川市新建的开区相对比较僻静而且新修的马路上也没安装摄像头当太子开到的时候路边已经停了一辆不起眼的普桑尾灯亮着车没熄火。

    太子轻带刹车贴了上去两车并排停在一起车窗距离只有一个手臂那么长对方的车窗缓缓摇下一个带着棒球帽的人冲太子点点头举起了手中的手提袋。

    太子也点点头拿出一个报纸捆扎好的东西丢过去对方接住拿刀划开从中间随便抽出一张钞票来拿验钞笔照了照确信无疑这才把手提袋抛过来。

    太子拉开拉链提包里是用防水薄膜封装好的药丸药片花花绿绿的一大包具体数量是查不清的但是双方也不是第一次交易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他点点头升起了车窗踩油门左拐走了那辆普桑也向右拐走了整个交易不过一分钟而已。

    ……

    五分钟后普桑车里的人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后面似乎有车在跟着他们是辆爱丽舍车里好像有两个人面目看不清楚他们采用的是那种很嚣张的跟踪根本不在乎被现。

    “**江北佬想黑吃黑!”毒贩子恶狠狠地骂道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又冲出一辆车来径直拦在前面普桑一个急刹车停下想倒车逃跑后面的爱丽舍已经拦住了去路车里跳下来三个人脸上蒙着头套手里都拿着家伙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两个毒贩只好悻悻地举起了手。

    “朋友哪路的?知不知道我们是平川老6哥的人。”一个毒贩嚣张的说道黑吃黑他们不怕怕的是警察抓捕但这几个人明显样子不像公安。

    那三个人根本不搭茬上去就是一记手刀把人放倒之后动作麻利的在车上搜刮不大工夫就把那袋子钱拿到手了其中一个瘦长条将手伸进了毒贩子的口袋**出了他的手机当即拨打了11o.

    “11o么这里是开区路和云星路交叉口有个车出事了死人了赶紧过来吧。”捏着嗓子说完直接把手机丢下又把手上的枪塞在已经昏迷的毒贩子手里然后三人上车扬长而去。

    刘子光开车贝小帅在后面数钱数的是喜笑颜开一五一十十五二十的查了好几遍一共是十六万八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这买卖来钱太快了比挖沙子都赚啊。”贝小帅惊叹道。

    “这就是顺带着玩玩要是整天搞这个路就走歪了。”刘子光一边开车一边说。

    “那现在怎么办?”卓力问。

    “现在就该轮到太子哥了。”刘子光阴险的笑笑拿起了对讲机。

    “o2目标去哪里了?”

    “o1目标没回宾馆直接向东上了省级公路。”

    放下对讲机刘子光拿起了手机编了个信息了出去说:“ok了可以收工休息了。”

    “光子你到底怎么安排的?”卓力挠着头问。

    “天机不可泄露。”

    ……

    江北市西山卡口这里是市区和县区的交界处也是江北市外环路上一个重要的路口卡口大队在这里设了个岗平时都有三四个警察带着几个协警执勤交通路政的人也在这里设卡堵截载的大货车和长途客车现在是凌晨五点钟卡口和往常一样寂静。

    路上的车不多偶尔有些隆隆驶过的大货车被穿绿**的路政人员拦下处理而交巡警的同志们就相对清闲一些他们的任务不是拦截外来的车辆而是检查过往的出租车和一切可疑车辆这个点私家车很少在路上也没啥事干。

    交巡警老宋今天值班他原来的搭档小李也被调到了卡口大队继续和师傅一起搭班只不过现在不骑摩托车了而是有一辆昌河面包警车供他们使用。

    凌晨五点秋风萧瑟气温下降单薄的警服已经抵御寒流的侵袭小李和另外两个协警在岗亭里泡面吃老宋一个人拿着荧光指示牌穿着反光背心在风中伫立腰板挺得如同青松一般。

    电视台女记者江雪晴正指挥着摄影师记录着这一切她的“百姓生活”栏目最近在做一线**的节目今天特地来采访治安卡口的同志们江雪晴做节目和别人不同采取的是纪实风格**们不用准备台词不用刻意做什么只要和平常一样工作即可。

    因为是纪实所以摄影师只是将机器架在那里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再开机而江雪晴则捧着一部尼康d8o在选择着合适的角度。

    东方欲晓早霞漫天警察老宋挺拔的身躯伫立在寒风中鬓边的银是那样的醒目这是一幅多么感人的画面啊人民卫士通宵达旦的保卫着江北百万人民的安全彻夜不眠江雪晴被这副画面感动了打开相机开始拍摄。

    一辆黑色的蒙迪欧轿车从西面开了过来夹在一群大货车间显得有些突兀老王看一下车号牌立即挥动荧光棒示意车辆靠边停车同时上前准备临检江雪晴一边示意摄像机跟上一边抱着单反跟在了后面。

    李尚廷泡好了方便面刚想喊师傅进来吃饭一抬头看见老宋正在查车于是也拎起79式微冲走了出去。

    太子的心情很好这次交易非常顺利七千粒麻古到手等严打一结束正是市场嗷嗷待哺的时机自己把货撒出去哪怕抬高5个点也有人抢啊这就是十几万的净利润进账如果周转的再快点一个月能赚五六十万有了钱就有马仔就能买家伙就能报仇雪恨了。

    他连夜从平川开回江北根据经验夜间行车比较安全车少警察也少除非有确凿的情报否则他们不会随便查私家车的。

    一路上都很顺利不巧的是临到江北市家门口坏事了警察竟然临检。

    看到警察的反光背心上的poLIce字样太子的心就一阵狂跳他在想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了脑子里电光火石的闪过交易的片段似乎很安全啊现在倒车逃离现场还来得及但是那样反而会弄巧成拙搞得警察追赶就完蛋了。

    现在只有一个警察过来检查说明问题不大可能只是碰巧了而已太子**了一下腰间的**枪管已经被暖热了他悄悄扳开了保险以备万一车后座上课放了七千粒麻古逮到就是杀头的罪啊。

    警察来到跟前敬了个礼轻轻敲了敲车窗太子降下车窗推一推鼻梁上的金丝平光镜很配合的将驾驶证和行驶证递了过去还故意问道:“警官有啥事生么?”

    警察没理他认真审查着两证忽然太子注意到有个女的拿着相机站在附近岗亭后面似乎有摄像机出现更可怕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提着冲锋枪急匆匆的从岗亭里出来正奔着这边而来。

    太子的精神极度绷紧眼神也不那么自然了当老警察说道:“下车。”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出事了。

    后面的路已经被一辆大货车堵上了想倒车是没门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拼个鱼死网破!

    太子的动作如同闪电一般迅拔枪对准老宋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

    这一霎那所有人都惊呆了。

    老宋从警二十年从未遇到过像今天这样危急的局面犯罪分子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自己可是腰间的**搭扣都没解开完了这回是完了再也见不到老婆孩子了可惜老婆的工作还没解决儿子才刚刚走上正路自己就要离他们而去了。

    江雪晴也呆了本来只是想记录一下普通**的生活谁知道竟然遇到这种火爆的案件直击不过优秀的记者素质在起了作用这一刻江雪晴卡帕附体她不顾安危毅然举起了手中的相机以连拍的形式忠实记录着近在咫尺的一幕。

    摄像师也愣了事突然根本来不及拍摄。

    小李也愣了当场就呆住了甚至忘了开枪。

    “啪”的一声是击锤落下的声音但是枪口却没有喷**出子弹来太子狰狞的面孔上露出一丝震惊慌忙去拉动套筒排除故障。

    有着二十年警龄的老宋不会再给他机会迅拔枪瞄准**击同时嘴里大喊道:“放下枪不许动!”

    这是程序不能省的但是丝毫也不妨碍老宋开枪这种千钧一的时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左轮双动警用**在这一刻终于显露出它的优势那就是动作简便拔枪即**枪口喷出两朵火花两颗子弹准确命中太子的头部一颗眉心一颗右眼。

    江雪晴就站在两米远的地方手中的相机依然在啪啪响个不停直到枪声结束周围的人闻讯赶来江大记者才一屁股坐到地上腿软了再也爬不起来了。

    枪声惊起震动了所有人正在打盹的协警们赶紧跑出来交通路政也过来观看摄影师也开始了拍摄李尚廷手持冲锋枪拉开车门打开后盖仔细检查着这辆汽车。

    老宋把枪收回枪套按上搭扣依旧是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殊不知他的衬衣后背已经全**了。

    这个刘子光玩的太惊险了幸亏没心脏病不然先被他吓死。老宋暗暗腹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