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9 哈尔滨来的萨克斯手
    刘子光果真站住了微笑着看着胡蓉说:“想抓我啊好啊?对了上回你丢的手铐找到没有?”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个更是火上浇油那还是胡蓉在派出所当见习**的时候把刘子光拉回来问话结果却被他顺手牵羊把手铐**走了为此小胡挨了指导员好一顿批评呢。

    “告诉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滨江大道延长段上的人手是谁砍得?别以为我不知道!”胡蓉上前一步紧盯着刘子光的眼睛说道。

    刘子光也往前走了两步似笑非笑看着胡蓉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出了正常人际交往的警戒值达到一种很**的程度通常只有男女之间快要接**的时候才靠得这么近。

    但是屋里的气氛却一点也不浪漫胡蓉如同一只好斗的母猫般愤怒地盯着刘子光因为气愤前**剧烈的起伏着紧身T恤下包裹的两座小山峰如同遭遇了八级地震一般刘子光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揶揄道:“小胡在大队办公室还是穿件褂子吧不然同志们都没心思办案了。”

    胡蓉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气的挥手就打“啪”的一声胡蓉的手腕被刘子光捉住了胡蓉想往回撤拉不动想继续打过去更动不了气得她脸色通红幸亏没配枪不然保不齐拔枪出来轰老刘一炮。

    “咳咳。”韩光看不下去了在他看来这不像是警察和嫌疑犯的对话倒像是闹别扭的小两口在吵嘴。

    刘子光的情况韩光不是没掌握大连路交通银行营业厅内的持枪抢劫案件还有金宝贝幼儿园绑架劫持人质案件都是刘子光出手才得以**解决而且更加值得一提的是银行那起案件中胡蓉也是亲历过的两人早有交往。

    眼前这个人亦正亦邪反侦察经验非常丰富据说以前是特种部队成员还做过国际佣兵枪法绝顶心理素质一流这种人如果危害一方将是警方的噩梦。

    幸运的是迄今为止刘子光都是在和警方配合那两起恶**案件若是没有他的协助恐怕江北市公安局早就摘了一批乌纱帽了就连胡蓉这小丫头怕是也早香消玉殒了。

    所以韩光对于刘子光的态度是很复杂的斩手案肯定是他做的搞不好那两个失踪人员也是被他杀掉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自己无能为力。

    人证物证都没有除了大飞之外警方数次取证都吃了闭门羹那些酒吧服务员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甚至警方自己的线人一听说要搜寻刘子光的证据都装*充愣不予配合。

    韩大队明白刘子光现在已经是黑白两道都有身份的人想动他不易。

    所以今天只是敲山震虎而已给他敲个警钟提醒一下警方时刻在注意他让他收敛一下罢了真要抓捕他恐怕宋副局第一个不同意呢。

    “好了小胡!”韩大队一声喝胡蓉这才悻悻撤回了自己的手刘子光很客气的笑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忙。”

    “韩大怎么不抓他?”胡蓉嚷道。

    韩光站在阳台上一直看着刘子光走出分局的大门才回头呵斥道:“办案去!”

    “是。”胡蓉赌气的喊了一声撅着嘴走了。

    ……

    太子这档子事就算过去了江湖就是这样风光无限的时候所有人都捧着你巴结着你当你完蛋了谁也不会记得有你这号人存在过。

    当然太子是个比较特别的例外他在酒吧洗手间被人菊爆的轶事将在江北道上久久传送久而久之太子这个名词也成了道上独特的骂人话当一个人又嚣张又愚蠢的时候别人就会说他瞧你都快赶上太子了。

    太子团伙覆灭之后滨江大道一线的酒吧kTV暂时进入了一个无序状态急需有人填补空白这一带是淮江风景区又是酒吧一条街经济效益显著谁都瞅着眼热作为江湖新生代的卓力和贝小帅也毅然投入了这个行当准备搞个酒吧玩玩。

    滨江大道上的那些酒吧也不是全都赚钱的这一行竞争激烈的很激烈装修风格、音响设备、驻唱歌手的素质dJ的水平有没有****都直接影响到生意的好坏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当地带有*****质的团伙以暴力形式参与竞争。

    开酒吧的都不是等闲之辈但也要分三六九等有资深大哥也有初级古惑仔都想在江滨大道这里分一杯羹。

    江北市政府对沿江风景带相当重视早年花了几个亿整修江滩把这一线十公里都修成了江滩公园都种上了杏树、柳树、桃树等树木每逢春暖花开的时候满江滩都是缤纷的花朵号称十里桃花源。

    市领导一心想把江滩建成和上海外滩武汉江滩相媲美的风景带也下了大力气抓江滨大道上的建设项目资金投入很上规模管理力度也很大沿江的各种娱乐场所码头游船、步行街在管理上基本处于一个软环境比较开放的程度还别说效果比较显著如今滨江大道一线已经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游览区。

    想赚大钱还得向这里展在江滩上随便推个小车买冰糕一夏天都能成万元户如果开个酒吧舞厅啥的还不赚翻了。

    所以卓力和贝小帅都将目光投到了这里华清池地地道道还有网吧那都是小打小闹真想成为纵横江北的大亨必须进军江滩。

    刘子光才去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反正这些娱乐行业他是不打算涉足的但兄弟们要做绝对支持他给贝小帅支招滨江大道上有一家酒吧可以盘下说起来这个酒吧和刘子光还有些渊源当初刚回家的时候曾经和酒吧老板孙伟起过冲突后来孙伟被他拉到江边对头一枪烧了他后脑勺头之后孙伟就再也没有胆子出现过这家糖果酒吧的生意也再没起来过。

    这天晚上三人聚到一起商量事。

    “好像前段时间就被人接了吧。”贝小帅说。

    “嗯孙伟不干以后转了三四手了都没干起来说那地方邪。”卓力跟着说。

    “去看看再说吧。”刘子光这样说。

    现在刘哥也低调了再也不开奔驰了出门都打车带着贝小帅和卓力溜溜达达出了门路上人挺多等着打车的也不少好不容易来了一辆出租车贝小帅赶紧跑上去拉车门哪知道斜刺里窜上来一个人也拉住了车门把手。

    贝小帅张嘴就骂:“眼瞎了?没看见是我拦的车!”

    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和自己抢车这人人高马大足有一米八五剃的青的头皮满脸的横肉长的很有**格一看就是混社会的。

    “明明是我先拦的车!我赶时间。”大个子说道满嘴东北味使贝小帅更加确信这是个混混。

    “你Tm有急事我们都是闲着没事乱逛是吧?”

    贝小帅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四属于相对袖珍型的但是气势却相当的足大个子马上服软点头哈腰:“对不起大哥我打下一辆。”

    贝小帅瞪他一眼拉开车门卓力和刘子光坐了进去还是人刘子光有大哥风范拍拍那汉子的肩膀说:“谢了。”

    坐进车里卓力说:“刚才那小子我怎么觉得好像一个人挺熟悉的就是说不出名字经常演电视的那个小子也是东北的挺2的长得就像***叫啥来着?”他晃着手指头脸憋得通红好像便秘一般就是说不出来。

    “孙红雷!丫本来就是混社会的后来被人掘才去演的电视。”贝小帅**嘴道。

    “对对对孙红雷真Tm像一脸江湖气。”卓力拍着大腿说。

    “哼哼我倒觉得他像另外一个人不过现在不好肯定再说吧。”刘子光也说道。

    三人来到糖果酒吧这里早已物是人非酒吧早就换了老板但是各种陈设还是依旧随便找了几把椅子在暗处坐下酒吧里人不算多但也不少到底是滨江大道上地段比较好的酒吧之一生意这么差也能勉强维持个温饱。

    几分钟之后酒吧驻唱歌手登台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妹子个子高挑穿着麂皮绒的长靴坐在高高的凳子上栗色的长披散下来开始唱一英文歌asTimegoes**y旁边还站了个穿黑色缎子领礼服的男子捧着萨克斯伴奏。

    酒吧里客人们都在忙和着各自的事情喝酒、摇头勾勾搭搭认真听歌的基本没几个但是这一男一女依然将这1942年亨佛莱鲍嘉、英格丽褒曼主演经典电影『北非谍影』主题曲演绎的如醉如痴听得出很有几分功底。

    “咦吹萨克斯那小子不就是刚才那个孙红雷么?”贝小帅奇道。

    话音刚落一伙人涌进了酒吧眼神都不善全部运动服打扮腰里还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是来找茬的。

    “看中糖果酒吧的人还不少呢。”刘子光点上一支烟“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