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11 私人城市酒吧
    “喂卖唱的给我唱歌。”两枚亮晶晶的一元硬币抛过来在地上打着旋萨克斯手蹲下身子刚要去捡钱却被人一脚踩住。

    抬头一看正是昨天从警察手里把自己捞出来的人。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区区小钱折腰来跟哥喝酒去。”刘子光一把拉起萨克斯手将他带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里正是地地道道烧烤摊子人头攒动食客云集一个个小铁炉子里的木炭燃烧着炙烤着羊肉串孜然味辣椒粉味羊膻味扑鼻大个子和他女朋友在刘子光面前坐下神色有些拘谨。

    “来喝酒。”一个装满啤酒的杯子放到了他面前啥话不说大伙先干了三个虽然已经是仲秋时节外面要穿夹衣才行了但是在这热火朝天的烧烤摊子里大家还依然保持着赤膊的传统。

    萨克斯手干了三杯刘子光又扔给他一支中南海用筷子夹着木炭点燃抽了几口大个子终于不再拘谨。

    “大哥我叫王红星从哈尔滨来这是我身份证名字从小朋友们都喊我王星猩猩这是我马子韩梅梅哈尔滨音乐学院毕业的。”

    东北女孩韩梅梅站起来和大家问好:“大哥们好我敬你们。”说着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众人纷纷叫好贝小帅开玩笑问:“你叫韩梅梅那李雷哪去了?”众人一阵笑刘子光问:“王星看不出你人高马大的还是个玩音乐的对了你从哈尔滨跑到江北来做什么你们搞音乐的不都喜欢往**、深圳跑的么?”

    “是这样的大哥我来投奔表哥的结果表哥人没找着路费用完了只好去酒吧驻唱想混几个钱再说结果……唉啥也不说了多谢大哥搭救。”说着王星又干了一杯。

    “你表哥?”刘子光望着王星的眉眼忽然想起一个人脱口而出:“孟知秋!”

    王星一愣:“大哥你认识我表哥?”

    “怎么不认识那是我兄弟不过现在看守所里住着暂时还出不来这样就好办了小孟的表弟就是我的表弟以后跟着我混就行了那啥小贝给王星安排个住的地方。”

    “好嘞。”

    ……

    刘子光把韩梅梅安排到红旗幼儿园去教小朋友唱歌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当个幼教音乐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王星人高马大一脸凶相当保镖是最合适的了刘子光本想让他去自己手下干但硬是被卓力弄走了说是华清池需要这样的人才。

    华清池已经装修完毕栖息在本市各个场子的技师们纷纷重回到卓二哥麾下澡堂子的生意很快就又红红火火起来了。

    王星在华清池上班一个月三千块不用做什么就是戴着耳麦在四处转悠一下这副尊荣不需要说话都能震慑一批想**的家伙韩梅梅一个月也有两千多虽然和理想抱负还有一段差距但是至少温饱是不用愁了。

    开酒吧那档子事儿刘子光已经**出点眉目了上回斗殴事件之后酒吧一方是又扣人又罚款**一方第二天就直接出来了这里面很有些猫腻贸然**手恐怕不太好搞。

    几天之后卓力忽然喜笑颜开的来找刘子光手里还拿着两张一张纸。

    “光子你看这是什么?”

    “啊租赁合同你把糖果酒吧给租下了!”

    “对啊直接拿下租金便宜的要死才二十万这回咱们可以大展宏图了。”

    “你真是够愣的这地方有人瞧上了知道不?没弄清楚情况就租下来二十万不是钱啊。”

    卓力一撇嘴:“我早打听过了捣乱的是金碧辉煌的人他们想把这块地方盘下来开分店人家不卖他们就整天来捣乱还派人把房东的弟弟一条腿给打断了这房东也是个硬气人就是不卖给他们。”

    “结果你就当个冤大头帮人家租下了是吧。”刘子光嘿嘿冷笑。

    “光子你放心好了不是猛龙不过江我就不信了金碧辉煌的人敢动我。”

    卓力和贝小帅不一样相对比较**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别看他貌似粗鲁其实很有经营头脑华清池在他的经营下比老李在的时候要好的多此次进军江滩也是卓力的主意。

    房子已经租下了接下来就是装修注册卓力给新酒吧起了个很**的名字“私人城市”

    酒吧是典型的爵士风格nete是它不变的内涵装修风格是美国乡村风格老式八角沙逊桌六个叶片的老式吊扇木质吧台一张张大幅的黑白照片老布鲁斯歌手们风采依旧。

    光是装修卓力就下了血本为了防止有人捣乱他整天带着一票人在店里看着坐在摇椅上翘着腿看人装修嘴上叼着雪茄手边就放着一把六五式骑兵刀开刃的。

    不出所料装修第一天捣乱的就来了依然是老熟人瘦猴带着十三四个小痞子不过这回他们可算碰上硬茬了一进去就被人拿油漆泼了一身然后就见一个粗壮的汉子拿着明晃晃的马刀扑上来后面还跟了个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手里提着五尺长的自来水管。

    卓力不愧是将门之后战略战术运用的相当之妙不光酒吧里埋伏了人外面还隐藏着一支伏兵前后夹击将这伙人堵在店里打了个落花流水几分钟后解决战斗全都躺在地上哼哼了。

    这场战斗王星冲锋在前格外勇猛一个人就放翻了四个得到了卓力的赏识:“小子可以嘛以前练过?”

    “练过一点散打瞎玩的。”

    “行以后跟在我身边吧。”

    半个小时后治安大队**出现但却只是巡视了一遍就走了并没有抓人卓力也不是白混的早就打点过了只要不出人命嘛事没有。

    ……

    金碧辉煌高级娱乐会所顶楼办公室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在看报表是那种正规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愤怒将报表丢出去拍着桌子嚷道:“我不看数字我就想知道钱呢钱Tm都哪里去了?”

    “老板最近竞争厉害常来那些客人都到华清池去了。”戴眼镜的会计畏畏缩缩的说。

    “华清池又是华清池姓卓那小子这是打算和我对着干啊抢我的生意不说还抢我看中的地盘这世道是怎么了这些小辈都爬到我头上尿尿了。”

    “老板我有个办法。”秃头保安领班说道。

    “你讲。”

    “找人查他们多查几次就行了。”

    “你以为公安局是你家开的啊说查就查人家上面也有人也花钱找人查咱们怎么办?这种办法不好两败俱伤。”老板摇摇手否决了。

    “老板我有个办法。”眼镜会计狡黠的一笑凑上来说了几句老板脸上慢慢浮起了笑意点头说:“好好。”

    ……

    当天晚上正在装修中的私人城市失火了堆积如山的装潢材料和油漆、香蕉水啥的一点就着火势熊熊幸亏王星在店里看着及时拨打了119***就在几条街区外五分钟赶到现场几支消防水龙对着酒吧里一阵猛喷火是灭了东西全都毁了就算没被烧毁的也被水龙喷坏了。

    损失惨重光是装潢材料就价值十几万幸亏建筑结构没破坏也没伤人不然损失更大了卓力闻讯赶到现场踩着一地焦黑的东西脸色变的铁青手里的马刀柄都快攥出水来了。

    “**姓阎的我非剁了他不可!”卓力扭头就走却被王星从后面抱住。

    “力哥不能乱来啊他们敢放火烧咱们肯定有所准备你这样过去不是送死么。”

    卓力一想也是恨恨的说:“行我就让他多活两天。”

    卓力没有立刻报复到让金碧辉煌的老板阎金龙有点纳闷这位年已半百的老混混早年只是个拉三轮车的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跑去广州做倒爷才慢慢家江北市第一批洗浴中心就是他那一代人干起来的后来同期的人不是枪毙就是判刑只有阎老板一枝独秀至今活跃在江北道上。

    阎金龙的资历比较老玩的也大除了金碧辉煌之外手底下还有十几套门面房一个建筑队各行各业都有所涉猎社会各层次的人认识一些没有说不上话的人他能混到现在不倒除了够狠之外手段也比较灵活该孬种的时候绝不出头该硬气的时候也不缩头。

    火烧了私人城市之后该是来点软手段的时候了阎金龙派人找到了和平饭店的疤子让他给卓力带话说是愿意赔偿他所有损失一口价二十万只要你退出这个地方。

    “马勒格壁的。当老子没见过钱么老子要的不是钱是脸!”卓力听到这话的时候怒不可遏。

    “好弄回头我也带桶汽油过去把金碧辉煌给点了不就结了。”贝小帅说。

    “金碧辉煌那么多人万一烧死几个这事儿就大了不妥。”刘子光当即否决。

    “三位大哥我倒是有个办法能够摆平金碧辉煌。”王星信心满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