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18 一碗加了茶叶蛋的米线
    温雪今年十七岁这十七年从来都是默默无闻的生活在别人注意不到的小角落里。尽管她天生丽质成绩优秀却总是那么低调低调的几乎让人不知道她这个一中第一名的存在。

    面对数百人的招呼小雪下意识的回头左顾右盼还以为他们在喊别人但是现场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有热情有羡慕有妒忌也有不屑和愤恨这让小雪有些无地自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低着头往后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太不自信了其实就她的个人条件来说不但是一中的学习第一名还是当之无愧的校花级人物只是太不会打扮了一共只有两套衣服一套是涤纶运动服一套是父亲工作服改的衣服再漂亮的女孩子打扮的灰头土脸整天畏畏缩缩也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啊。

    刘子光拍拍小雪的肩膀鼓励她:“抬起头挺起**这些人都是叔叔的朋友来接你放学的。”

    “接你放学”多么温馨的四个字小雪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人接她放学过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谁没有梦温雪虽然出身贫寒但也有幻想的权力别的女孩子爱做的那些绚烂的少女梦她也一样会做多少次在梦里想自己也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恩爱的父母温文尔雅的爸爸美丽善良的妈妈并肩携手到校门口才接自己放学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该多么开心啊。

    这一切虽然永远无法实现了但是刘叔叔却用另外一种方式实现了少女的梦想那就是抬起头来骄傲的走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里。

    小雪一直很自卑因为她没有妈妈爸爸重病缠身家里吃社会救济这些情况同学们都是知道的虽然她学习极好但在学校日渐恶劣的氛围中还是没人瞧得起她那些女生经常明里暗里欺负她在她面前炫耀自己新买的衣服鞋子或是吹嘘自己家多么有钱多么有势上学放学都是汽车接送那些男生也不是好鸟自行车放气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生了。

    今天这么多的叔叔哥哥聚在校门口只是来接自己放学这让纯真的女孩真的很想哭但是她没有她不想让刘叔叔失望虽然热泪夺眶而出大滴大滴的在脸上滑落但是她依然骄傲的挺起**膛昂起头来向前走去。

    所有人都呆了甚至连那些不断鸣笛的豪车都停止了喧闹惊讶的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倾巢出动只是为了接一个高中女生放学这女孩子到底什么来头?

    小雪静静地走着虽然脸上有泪但神情却坦然无比这一刻所有人终于现原来这个不起眼的小姑娘竟然如此美丽。

    美的令人心醉美的令人心碎。

    朴素的书包白色田径鞋校服裤子蓝色工装简单的马尾巴恬静秀美而又梨花带雨的面庞纤细的身材白皙的小手人说十八无丑女而小雪本来就是天生丽质只不过平时太过低调罢了此时仔细一看竟有惊**之感。

    充斥着铜臭气息的碌碌红尘之中这样一个纯洁的象白纸一般的女孩子在这么一群热血男儿的映衬下更显楚楚动人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产生了一种想保护她呵护她的冲动。

    “有句成语怎么说的来着……”疤子抓耳挠腮说道。

    “我见犹怜。”李建国提醒道冷酷的刀条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对对对我见犹怜这小丫头中秋节好像见过那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么漂亮啊。”疤子大感慨又拍拍贝小帅的肩膀:“小贝你们邻居啊?”

    小贝也*眼了:“是啊我以前咋没注意到女大十八变啊。”

    咕咚一声是卓力在吞口水众人一起看他他赶紧摆手解释:“没别的意思啊这可是咱大侄女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经营理念。”

    “得了吧你还理念呢是不是想到让你们华清池的技师换学生装了。”众人一起说卓力憨厚的笑笑默认了。

    那些豪华车中有权有势的家长们也紧盯着小雪有几个人心里冒出了邪念这样的女学生要是能包下来哪怕一个月两万块也值啊不过看看人家这阵仗这种念头还是早早收起来的好不然被人剁碎了扔进淮江就不好了。

    东少已经被挡在了人群后面他爬在树上才看见了这一幕恨得他咬牙切齿的今天想堵人来着结果竟然让人家出了个大风头那个穿m65的工人到底什么人谁罩着他的怎么这么拽啊。

    ……

    刘子光陪着小雪来到大红旗边说道:“小雪喊人。”

    小雪很乖巧的喊道:“叔叔们好贝哥哥好。”

    众人一起微笑点头:“小雪乖。”只有贝小帅呲牙咧嘴挠着头小雪一声贝哥哥自己的辈分就下去了郁闷!

    刘子光也冲着6地巡洋舰那边打了个招呼曹达华微笑点头今天他碰巧到物业这边有点事听说小刘找人帮忙二话没说就带人带车过来了那几个黑衣保镖为这场放学嘉年华可增色不少哩。

    几位江北黑道大佬众星捧月一般拥着这个高中女生真让大家大跌眼镜出乎意料的还在后面呢刘子光冷峻的目光环顾四周大声说道:“今天我本来不想闹那么大动静的可是我听说有几个坏痞子想在门口堵我侄女所以我叫来一些兄弟给我侄女保驾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小雪是我刘子光的侄女谁想动她的主意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个脑袋!”

    东少头上的汗一下就冒出来了我当是谁原来是刘子光这个刺头啊就是老爸出面都不一定能摆平他啊他赶紧从树上下来手有点哆嗦故作镇静道:“今天不堵人了闪。”

    话音刚落远处有个大嗓门冲这边喊道:“东少今天你喊我们来是不是堵刘哥的啊?”

    所以目光向这边汇聚过来人群也闪开一条巷道东少和他几个狐朋狗友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种大场面就算阎金龙到场都镇不住只有客客气气说小话大家误会误会哈哈一笑就算了人家把人马都喊齐了就是要的是面子你要是再不给面子就是自己找死了。

    但是东少毕竟不是他老子没有那么多年**爬滚打当孙子的经验他从幼儿园到高中就没吃过亏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子也比较冲在手下一帮小弟眼巴巴的注视下东少居然胆气十足的伸出一只手指着刘子光喊道:“就是东少堵你的怎么滴不服你动我一个看看。”

    现场顿时轰动这小子太嚣张了当时就有一群人要过去揍他但是却被刘子光伸手拦住。

    刘子光笑笑说:“阎金龙真是教了一个好儿子啊今天**爸不在我就帮他教训教训你这个不争气的兔崽子吧。”

    说着迈步就往东少那边走。

    东少扭头就跑度比兔子还快不知道谁伸腿拌了他一下当场摔了个狗啃食爬起来满脸都是血众人哈哈大笑东少却跑得更快了一溜烟的消失在街角那几个痞子学生也趁众人不注意钻进人群溜了。

    众人畅快的大笑对付东少这种阔少根本不需要出手都是叔叔级别的人物对这种小虾米动手岂不给他长了面子吓唬吓唬就行了。

    刘子光拉开车门让小雪上车自己站在外面对四下拱手:“各位谢了回头到我那喝酒去谁给钱给不是人养的。”

    众人轰然叫好刘子光这才坐进车里玄子问:“长去哪里?”

    刘子光不假思索道:“回家。”

    ……

    大红旗走了大家也就各自散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表面看起来很简单背后却是高土坡这帮人和阎金龙之间的斗争牵扯到滨江大道一带的门面生意究竟鹿死谁手大家都拭目以待。

    车到巷口头刘子光和小雪下了车打玄子开车走了小雪却扭捏的不愿挪动脚步。

    “小雪不回家么?”刘子光问。

    “叔叔我想……我想请你吃饭。”小雪嗫嚅道。

    刘子光大跌眼镜笑道:“你想请叔叔吃什么?”

    “我知道有一家米线馆可好吃了。”

    “好那叔叔就让你破费一次。”

    叔叔同意了小雪喜笑颜开只有在这片棚户区她才会笑的这么畅快和自然两人在昏黄的路灯下并肩走着忽然一只野猫跳上墙头警惕的看着这两个人小雪停下脚步笑眯眯的看着野猫忽然装狗叫吓唬它:“汪汪。”

    野猫不满的喵呜了一声扭头跑了小雪开心的前仰后合咯咯直笑纤细的腰肢如同风中细柳一般柔弱。

    这女孩子只适合生长在童话世界里可惜现实却这么残酷让她生在这样一个悲惨的家庭。

    到了米线馆老板看见小雪来了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小雪笑眯眯的拿出几个硬币来说:“一大一小两碗再来个茶叶蛋。”

    不一会儿两碗米线端了上来细心的刘子光注意到其实小碗米线的份量也和大碗差不多老板一边拿着铲子给炉子加碳一边慈祥的看着小雪想必这个好心人一直以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吧。

    “小雪你经常到这里来吃米线么?”刘子光问。

    “也不是差不多每个星期才来吃一次的这里的米线最好了大碗两块五小碗两块钱我吃小碗就饱了你看这里面有香菜咸菜肉馅还有牛肉汤可香了营养也很丰富呢。”小雪说着把茶叶蛋剥了一半放进了叔叔的碗里。

    听着小雪如数家珍的介绍刘子光却觉得鼻子有些酸高三的毕业生啊就靠米线来增加营养这到底是谁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