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29 黑网吧被夷为平地
    安居**公司是昨天才成立的执照审批还在进行之中业务就先展开了聂总说过凡是名不正则言不顺开商弄些小混混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要走正规渠道**出了事情也好有人担待这年头开商的名声已经不好了何苦再揽这些破事。

    于是以虎爷为法人代表的安居**公司成立了工商局特事特办后天就能拿到执照了据说这个名字还是聂总亲自取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嘛没有**人的努力哪来的高楼大厦哪能让天下寒士俱欢颜呢。

    开张放炮是道上的规矩镇一镇邪气预祝**顺利万事大吉同时也给这些钉子户们敲一个警钟搞**的已经换人了你们小心点。

    望着一地的红纸屑虎爷很满意的点点头说:“老七这边你看着我回去补个觉。”

    老七满不在乎的说:“虎哥你走你的这边交给我就行了不就是**么咱也是老手了。”

    此话不假这几年来虎爷手下一帮人跟着大开可干了不少丧良心的事儿哪里**拆不动了虎爷就带着人马过去摆平从5o2胶水堵锁眼、楼道里扔垃圾、红油漆泼门到家里放毒蛇断水断电、恐吓威慑再到放火烧屋打人闷棍他们都**索出一套经验来了熟门熟路小的们前面顶着就行用不着虎爷亲自出马。

    虎爷夹着小包走了昨天和那个艺校的女学生折腾了一宿早上还起得那么早刚才都打了好几个哈欠了这会赶紧回去睡个回笼觉中午还有个场呢。

    走到卡宴旁边掏钥匙的时候忽然有个人骑着自行车从身边一闪而过虎爷一怔钥匙都差点掉了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一个人八年前捅了自己一刀的那个毛头小子脸型似乎有些像啊。

    虎爷只停顿了三秒钟就猛醒过来上车动一路追过去不过早晨的道路上实在拥堵追出去几十米根本看不见人影了正在左顾右盼之际忽然虎爷的目光被一个靓丽的身影吸引过去。

    我擦小妮子太水灵了穿着墨绿色的运动衫骑着自行车头上还带着个棉线织的小帽子两根很俏皮的穗子垂下来自行车前头的篮子里放着书包一看就是个***。

    虎爷就好这一口以前是玩女大学生现在已经有些腻歪了大学生哪有中学生嫩啊他也顾不得追什么人了从腰里掏出手机就对着女学生开始拍照啪啪的快门声惊动了女学生抬头惊鸿一瞥看见虎爷猥琐的笑容小女孩吓得赶紧蹬着车子离开虎爷开心的呵呵直笑慢吞吞的开着车一直跟踪小女孩到江北市第一中学门口看着她进入校门才离开。

    ……

    **公司内横七竖八摆着几张条凳一群大汉叼着烟卷坐在屋里甩扑克吹**他们都是虎爷的老部下了平时各有各的营生开泥头车的开按摩房的看场子的**之类每当虎爷这边需要用人的时候一个电话过去这帮伙计就重新聚了。

    干**他们很有经验这种事情最讲究一个快字快刀斩乱麻把事情解决住户越早迁离他们得的报酬越多要是耽搁好几个月下去也犯不上动用他们这些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种们了。

    通常的经验是先劝这个所谓的劝也就是恐吓先礼后兵嘛如果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来硬的先捡对方中的刺头来断水断电门上泼粪窗户底下放蛇如果对方不堪其扰来硬的话那求之不得先把你们家青壮男丁打得住院看你们还敢当钉子户么。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公司也不想闹出人命来前年**的时候就出过一档子事有家钉子户男主人不堪忍受**公司半夜里的*扰拎着一把菜刀出来拼命结果被伙计们一阵乱棍放倒送到医院就死了这事后来不了了之毕竟对方先动的刀子嘛。

    老七是虎爷的得力助手四十多岁的老痞子了粗胖的身材秃头留着两撇浓厚的八字胡他看看墙上的挂钟说:“差不多了伙计们准备干活吧。”

    众人应声纷纷从口袋里取出工作证挂在脖子上白色的**卡证件上面还带着编号贴着照片用蓝色的挂绳悬着看起来煞有介事一帮人走出**办簇拥在老七周围气势汹汹的朝高土坡走去。

    第一步是放**通告为了确保通告放到各家各户**公司的员工们深入到了高土坡的各个角落迎接他们的却只有厌恶而冷漠的眼神和砰砰的关门声。

    谁也不是*子一看这种痞子样的人到来居民们就知道开商开始动坏心了现在资讯那么达全国各地因为**酿成的案件那么多居民们心里都打鼓都是平头老百姓不是**到绝路上谁也不愿意和强大的开商对着干但是除了沉默之外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公司一帮人趾高气扬的巡视了一遍之后回到办公室今天上午的活儿就算结束了总要给人家流出考虑的时间嘛。

    中午众人在附近小饭馆吃了点把子肉喝了点小酒下午两点开工位于高土坡进口位置的巷口头有几个有碍观瞻的违章建筑上面说要先拆了。

    这几个违章建筑分别是小商店、修车铺和台球摊。

    这种小事虎爷就没亲临现场只是打了个电话安排了几十个民工过来都穿着迷彩服戴着柳条帽拿着镐头和铁锨还有电锤等物一帮人刚走过去从台球摊子旁边的铁皮屋里就走出七八个年轻人来都是一脸的桀骜嘴里叼着烟。

    “干什么的?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年轻人不屑的问道。

    老七分开众人上前傲然道:“我们是安居**公司的前来清理违章建筑识相的就闪一边去。”

    年轻人们愤怒了抄起台球杆子说道:“谁敢拆!”

    **公司的大哥们就都轻蔑的笑了不经意的撩开衣服露出里面掖着的两节棍、大扳手、九节鞭等物这帮小毛孩毛都没扎齐就想玩硬的真是好笑。

    一言不合双方开打**公司具有压倒**的优势两三个人揪着一个打不到五分钟就把贝小帅麾下这帮半大孩子打得半死全都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马勒格壁的敢和我叫板我管你谁的地盘只要挡了虎爷的路照拆!”老七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恶狠狠地骂道。

    民工们一拥而上把铁皮屋连根拔起屋里的电脑等物一股脑全砸烂了不到十分钟贝小帅的黑网吧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小铺老板吓坏了躲在店里打了报警电话可是左等右等警察还是没来**公司的人已经逼到了眼前他赶紧拿出营业执照和纳税登记证说:“我是合法经营照章纳税的不是违章经营。”

    老七才不管那个一把推开他:“我限你十分钟把东西搬走不然全给你砸烂。”

    小店老板都快哭了求援的目光看着坐在一旁的修车老头郭大爷希望他能帮着说几句好话可是郭大爷也是自身难保他赖以生存的修车铺也要毁于一旦了。

    “住手!你们凭什么拆人家的店你们有什么法律依据?你们眼里还有国法么?”郭大爷义愤填膺的怒斥道相处这么多年小店老板就没见过这个和蔼的老人这么大的脾气。

    “谁的裤裆开了把你这个老不死的给露出来了。”老七撸起袖子准备上去揍人忽然背后有人拉他:“七哥等等。”

    老七回头一看几百个居民已经围拢过来眼神中都充满了愤怒他心里一慌挥手道:“今天就到这儿我再给你们一天考虑时间咱们走!”

    一帮人色厉内荏的走了居民们这才围上来救护那些年轻人半大孩子们被打得鼻青脸肿说话都不利索了:“敢动我们贝哥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

    此时贝小帅正坐在华清池的办公室里和卓力大眼对小眼呢这次**势头很猛夜市一条街以南全部纳入**范围华清池也在**建筑之列。

    刚花了几十万装修好的洗浴中心马上面临**这可如何是好卓力把头皮都挠破了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只能不停地抽烟。房间里烟雾缭绕大号水晶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是王星一进屋就被呛得咳嗽了几声卓力说:“不是让你在酒吧那边看着么过来干啥?”

    王星说:“二哥不好了酒吧那地方也要**听说已经挂牌了。”

    卓力猛地抄起烟灰缸砸向地面顿时四分五裂水晶碎片散落一地。

    “**!全拆还让不让人活了!”

    本来进军江滩也是为了下一步的展算是条后路可是现在连后路都断了私人城市的装修也投进去不少钱这下也打了水漂了。

    王星蹲下来捡着烟灰缸的碎片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二哥你也别太着急了要不回头问问刘哥有什么好办法。”

    卓力一摆手烦躁的说:“回头再说吧对了金碧辉煌那块地方**么?”

    “好像不在**范围之内。”

    “**阎金龙这小子倒是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