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33 一级战斗英模
    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挖掘机再次停下**公司的伙计们也都回头看着虎爷和七哥虎爷纳闷的问:“怎么蹦出来一个老革命还挂了那么多的牌牌这事儿咋整的?”

    老七脑子一转说:“这老货肯定没啥背景真要是老革命早Tm住干休所去了还能窝在这里修车子?指不定从哪个花鸟市场上买来的假军功章呢。”

    虎爷点头说:“有道理那什么把他给我架开!”

    眼瞅着就要玩硬的了**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很默契的停止了拍摄走到一边嘀嘀咕咕去了他们的看法和老七一样认定这个老头没啥背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吃这一套啊别说你挂了几个烂牌牌哪怕是货真价实的烈士陵园呢只要妨碍了城市规划和展该动的也要动嘛。

    几个安居公司的地痞凑了上去嬉皮笑脸、摩拳擦掌**队里无好人这句话一点也不错但凡有点良心渣都干不来这种活这几位都是**队里的精英分子别说是殴打老人了再丧良心的事情他们都干过不但一点心理负担没有事后还经常挂在嘴上吹嘘呢。

    眼前这个老人手无寸铁风烛残年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别看他站的笔直其实早就撑不住了四个人分两边围上去试图将老人架走为挖掘机打开通道。

    古怪的事情生了四个家伙连郭大爷的边都没偎上就摔倒了地上都是融化的雪水和污泥摔的他们一身漆黑。

    冬天都穿得厚四个家伙虽然摔了惨了点但是一点伤也没有爬起来叫嚣道:“老家伙会功夫大家一起上!”

    这么多强壮的男人欺负一个老头还有人**么围观居民再也看不下去了有人拿出手机来拍摄有人高声制止这种恶行还有些中老年男同志要冲过去帮忙但是却被家里女人死死拉住儿子已经被抓了男人要是再被抓这家就垮了。

    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也架不住群狼郭大爷已经是年逾花甲的老人就算年轻时候是个练家子毕竟现在老了身子骨不如从前了八个壮汉也不用什么招数就是猛扑过来压住他死死攥住他的手脚郭大爷拼命地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只能从嗓子里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兽中之王被群狼围攻致死的时候也许出的就是这种声音吧。

    居民们都不忍心再看纷纷扭转头去有人还悄悄流下了眼泪而那帮**执法局的工作人员们则轻松的议论着叼着烟卷指指点点这种场面他们早已习以为常了要论处理这种事情**公司的技巧**还差一些比他们**逊色多了。

    老七带了几个人过去抡起铁棍和镐头把郭大爷的修车铺一通乱砸木箱子里的气门芯、小螺丝、旧链条、弹簧啥的丢了一地老七从工具箱最下面翻出一个小木匣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摞红色的小本本都是些证书啥的。

    老七鄙夷的一笑随手往空中一抖寒风席卷而来郭大爷精心保存了多年的证件、证书便都随风飘散了落在泥水里雪地里屋顶上……

    呜呜啸叫的寒风似乎是谁在哽咽是谁在哭泣。

    虎爷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看腕子上的金劳力士嚷道:“老七麻利点该干啥干啥吧。”

    老七嘻嘻一笑刚要说话忽然一声吼传来:“都Tm给我住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所有人一起扭头望过去只听见拐角处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然后就看见大队穿着派克式短大衣的青年男子出现为一人正是刘子光。

    刘子光指着那边怒喝:“放手!”

    几个工作人员慑于他的威严讪讪的放开了郭大爷向后退了两步对方人实在太多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虽然手上没拿家伙但是清一色的二十多岁小伙子对你怒目而视这种压力可不小。

    虎爷一愣连叼在嘴上的三五都忘了点燃为这个家伙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老七嗖的一声就奔到了虎爷背后指着刘子光说:“正主儿来了他就是刘子光高土坡那些小家伙都是跟他混的。”

    虎爷点点头说:“没事闹大了才好让杨子出面抓人。”说完就摆出一副倨傲的样子走了过去。

    “小子我怎么看你有点面熟?”虎爷走到刘子光跟前问道。

    “是么?可能我以前揍过你吧。”刘子光冷笑着说。

    一语点醒梦中人虎爷终于醒悟过来八年前就是眼前这个小子在夜市摆摊子卖烤肠就因为自己喝多了不给钱拿刀子把自己捅了要不是肚皮上肥肉多脂肪厚恐怕现在已经是八周年祭日了。

    “我想起来了八年前见过你在夜市。”虎爷狞笑起来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刀的仇恨终于可以报了不过看对方这派头似乎混的不错呢刘子光一摆手身后上百个保安呼啦一下围过来也不打人也不吵架只是冷漠的将**公司的人推开。

    “你敢动我?你动我一下试试。”老七的部下们色厉内荏的叫着还是被无情的推到了一边。

    **执法局的人马上打开了dV开始拍摄捕捉着暴力抗拒**的情景但是让他们大失所望的是对方很聪明根本不和你动手反正人多势众挤都能把你们挤开。

    要换了八年前的虎哥兴许就掏刀子上了可是如今的虎爷却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湖他一眼看出对方的路数来想挑起事端是不可能了强拆也不行好汉不吃眼前亏有的是招对付你们。

    虎爷将才抽了几口的三五扔到雪地上用脚狠狠踩了几下瞪了刘子光一眼似乎要将他印在脑海里。

    “走!”虎爷一摆手**公司一帮人收起家伙骂骂咧咧的走了**执法局的人也跟着撤了那台小挖掘机也轰隆隆的倒退着开走了。

    ……

    所有被风吹走的证件和证书都被捡了回来统一交到刘子光手里他没有仔细看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大致是些一级战斗英模的字样而且颁时期比较奇怪是并无对外战争生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有几本证书上的文字也不是汉字而是曲里拐弯的外国字母刘子光都不认识。

    刘子光将这些证书放在小木匣子里走到郭大爷面前郑重其事的递了过去郭大爷接过匣子爱惜的擦拭了一下忽然又丢开哀叹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刘子光说:“郭大爷您也是老战斗英雄了可以找当初的部队解决困难嘛。”

    郭大爷掏出烟来点上淡淡的说:“我早就被开除军籍了我没有部队。”

    一阵沉默众人怎么都想不到一直默默住在巷口头每天帮他们修理自行车电动车打气补胎的老人竟然是一位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共和国的旗帜上一定曾有他挥洒过的热血。

    但充满戏剧**更加确切的说是悲剧**这位老军人竟然早已被开除了军籍。

    一阵难捱的沉默刘子光久久无语一只胖乎乎的小狗从角落里爬出来笨拙的走到郭大爷身边伸出小舌头**着他的手这是小四的遗孤郭大爷爱怜的****小狗的脑袋对刘子光说:“孩子算了拆就拆吧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刘子光把老人扶起来说道:“天冷了您老也别住在这了回头我安排个住处您先搬过去这边我派人帮您守着放心好了有我在他们不敢拆。”

    郭大爷摇摇头:“我老了不想动了。”

    ……

    一个小时后市中心某咖啡厅江雪晴戴着帽子和墨镜走了进来坐到刘子光面前匆匆点了一杯蓝山低声问道:“有什么要紧事这么急找我?”

    刘子光拿出一张sd卡说道:“这是今天上午安居公司强拆我们高土坡时的录像他们竟然殴打一位花甲老人而且这位老人还是一位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我想把这个内容提供给你做节目。”

    江雪晴接过sd卡把玩着久久不语忽然猛抬头盯着刘子光的眼睛问道:“刘子光你信任我么?”

    刘子光一愣随即坚定的说:“我信任你!”

    江雪晴说:“抛开咱们之间的关系不提我就事论事你提供的这个线索根本不算新闻因为它毫不具有新闻价值这种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咱们江北市生着光我们台这几天接到的手机摄录片段就有几十个了。”

    江雪晴顿了顿喝了口咖啡又说:“这不是新闻这是生活是常态你明白么?”

    刘子光镇静的说:“这么说你不愿意帮忙了?”

    江雪晴说:“我实在爱莫能助这段时间上面卡得很死关于旧城改造的负面事件一律不许报道我就算想帮你导播那边都过不去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

    刘子光问:“什么?”

    “你别问了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江雪晴说着将sd卡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

    事实上当时进行拍摄的不只是一个人起码十几部手机进行了拍摄现场的录像不可避免的传到了网络上当晚就闹出了轩然大波。

    江北市有关部门迅做出反应从民政局调出资料来证明这个叫做郭援朝的老人根本不是什么退伍军人战斗英雄而是普普通通的晨光机械厂退休工人而已。

    ……

    省城郊区某不挂牌的大院某独栋小别墅门口的鱼塘和菜地与别墅的风格完全不搭调一辆小号军牌奥迪a8静静地停在车库里两个身穿军装的勤务兵正拿着麂皮擦车呢。

    “啪”的一声是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一个中气十足炸雷般的声音响起:“乱弹琴胡闹!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毙了他们!”

    两个勤务兵对视一笑:“不知道哪个倒霉鬼又惹长生气了。”

    话音刚落大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高大魁梧的身躯满头银将星闪烁老人一边戴军帽一边吼道:“小李出车去军区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