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3-37 三砖拍脸惊奇
    板砖啪的一声正砸在面门上虎爷的鼻梁子当场就折了鼻血横流幸亏是这种机制红砖要是以前那种大青砖这一砖头下去虎爷的脸非砸平了不可。

    一砖下去虎爷就懵了晕头转向踉踉跄跄迷糊中只隐约看到对方的身影有些熟悉但是额上流下的鲜血很快模糊了他的眼睛啥也看不见了。

    这块红砖是刘子光特地挑的里面都烧焦了结成核了特别的坚硬照着虎爷的面门一连招呼了三下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啪啪的声音听着倍儿脆生倍儿爽快。

    对付虎爷这种下三滥就得用下三滥的手段本来这时候应该是躺在李纨温暖的被窝里温香软玉满怀的时候可就是为了虎爷这个杂碎刘哥硬是猫在楼道里将近两个小时光这口气就不是三板砖能泄出来的。

    板砖和虎爷的胖脸做着最亲密无比的接触每一次亲**虎爷的牙齿、鲜血、碎肉就飞溅起来但是颅骨毕竟是人体骨骼中最坚硬的部分砸了几下之后砖头断成了两截刘子光继续拽着虎爷的领子一拳一拳猛掏一顿老拳之后刘子光觉虎爷已经没了气息。

    一把将他掼在地上虎爷终于有了点反应身子佝偻着鼻子和嘴往外喷着血沫胃里没消化的酒菜也都喷了出来一股酸臭扑鼻而来熏得刘子光直咧嘴看看四周无人他揪着虎爷的后领子就往小河边拖。

    这个小区很高档一条蜿蜒的小河穿过小区当初这个楼盘售的时候也算是水文化卖点呢小河引自淮江之水河里放养了金鱼种了芦苇啥的很有自然风情虎爷平时很喜欢带着自己的藏獒在河边散步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人淹死在这河里。

    虎爷喘着粗气血和碎牙齿堵在嘴里说不出话来醉酒之后的他遭遇突然袭击板砖加重拳打的他毫无招架之力用力的挤了挤眼就看见漫天的小星星自己的身躯正在地上快挪动经验丰富的虎爷知道对方八成是要毁尸灭迹了。

    想挣扎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想喊满嘴的血沫不出声音虎爷绝望的伸出手来想拉那只拽着自己领子的手突然感觉身子一沉到地方了干枯的芦苇被北风一吹沙沙作响这是在河边啊。

    小河尚未结冰但是河水寒冷刺骨这时节要是下河洗澡下半辈子肯定要和关节炎为伍了不过虎爷还没想那么长远他先想到的是对方要呛死自己。

    他猜得没错对方扭住了他后脖颈上的槽头肉像揪小鸡一般揪过来往水里按去冰冷刺骨的河水里还带着冰碴子刺激的虎爷一阵抽搐嘴里胡乱往外喷着气泡两只手徒劳的乱舞着正当他快要憋死的时候那只手一提虎爷又浮出了水面他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还没来得及求饶又再次被按在水里没说出口的话变成了一串气泡浮出水面。

    如此周而复始了十几次次虎爷肚皮里已经灌满了冰水整个人被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只等着死了对方似乎这才有点满意把虎爷提起来直挺挺的戳在河岸上然后退后几步忽然助跑加过来一记狠狠地穿心腿踹在虎爷后心上把他踹飞到河里这才拍拍巴掌意犹未尽的走了。

    虎爷肥胖的身躯凌空飞起扑通一声掉到小河里人的求生本能是极其强烈的何况虎爷的身体素质不算很差晚宴上喝的那一斤多白酒早就吐出来了胃里又灌满了冰冷的河水这会儿他比谁都清醒。

    **走南闯北半辈子没想到最后在这小区里的河沟里翻船了虎爷手舞足蹈的挣扎着所幸小河很浅只到人的**口位置那么深蹬了几下后终于触地然后慢慢的往岸边趟过去可是岸边**滑无比虎爷花六万块钱买的貂皮大衣已经**了水靴子里也灌满了凉水变得沉重无比人又受了惊吓怎么也爬不上来了。

    “救命啊……救命……谁来救救我。”虎爷微弱而凄惨的声音在小河边响着可惜这条小河是小区里比较荒僻的地方大冬天的没人过来他又徒劳的努力了几下还是没爬上去此时河水把内衣裤都浸透了体温迅丧失虎爷都快哭出来了难道真的要死在这条河沟里么?

    忽然两道手电光在远处晃着虎爷赶紧再喊救命两个小区物业管理员终于闻讯走了过来见状大惊七手八脚把虎爷拖了上来。

    躺在岸边的烂泥地里虎爷终于哭了呜呜的嚎着别提多伤心多憋屈了。

    ……

    就在虎爷遭罪的同时老七正带着五个兄弟在某家小饭馆喝酒饭馆早就打烊了可是他们还赖着不走桌面上杯盘狼藉六个人喝了五瓶淮江大曲打出来的饱嗝都带着浓厚的酒味老七从桌上拿起烟盒一晃是空的扭头看了一嗓子:“老板再炒个大肠拿两包红梅一瓶酒。”

    老板拎着酒和烟过来抱歉的说:“大师傅下班了炒不了菜了。”

    老七说:“那就随便炒个鸡蛋。”

    “灶封了开不了火了。”

    “那就弄一碟花生米来。”

    见这帮人没有要走的意思老板一脸的苦相老七的一个弟兄站了起来骂道:“怎么着你还没吃完就要赶人你不想干了啊?”

    老七赶紧拉住他:“消消气。”

    又对老板说:“我们晚上有事干借你宝地再坐一个钟头。”

    老板没办法只好叹口气去给他们抓花生米去了。

    ……

    高土坡郭大爷的窝棚里隔壁小店老板把自己的煤球炉也搬过来了又拿了一口大钢精锅放在炉子上煤球烧的通红锅里红油翻滚旁边的案板上放着羊肉片、粉丝、白菜还有切好的火腿肠、罐头肉等食品三个老人一个小伙子人手一瓶二锅头一边吃火锅一边喝酒谈天。

    基本上都是郭援朝和罗克功这一对老战友在叙旧郭援朝和江北本地人解放前美国人办的孤儿院里长大的解放后孤儿院被政府接管这些没名没姓的孤儿被统一改星“国”“党”又正好摊上抗美援朝当时社会潮流是男孩子叫援朝女孩子叫抗美国援朝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后来国援朝入伍参军因为各方面素质优秀被选入昆明步校深造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步兵战术教官后来越南战争爆我军秘密组织了防空部队进入北越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战争国援朝就在此列不过为了保密将国姓改成了普通的郭。

    再后来鉴于美军对胡志明小道的渗透破坏北越军方和我军组建了一支以中国指挥官和越南士兵组成的特种部队部队编号579用以对抗美军和南越的特种部队郭援朝和罗克功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那一年郭援朝二十五岁任排长罗克功二十二岁刚从6军学院毕业任见习副排长。

    把酒话当年两位老人不胜唏嘘多少往事都随风而去只有战友情谊永存酒逢知己千杯少这**罗副司令喝多了。

    时间过得飞快已经夜里十一点了隔壁小铺老板熬不住先回去睡觉了小李也开始打哈欠罗克功说:“老排长我今天来看你可没带钱住宾馆我就挤在你这里睡了。”

    郭大爷呵呵一笑:“好啊咱们多年没见是该好好聊聊。”

    罗克功一扭头:“小李。”

    “到!”小李答应的依然是那么迅而干脆。

    “听说有些人想拆老排长的家咱们得防着点你站第一班岗后半夜我换你。”罗副司令说。

    “是!”小李这个一根筋罗副司令说啥就是啥他根本都不**虑的。

    过了一分钟小李回来了:“报告外面还有一班岗没下。”

    “哦?”罗副司令披衣出来惊讶的看到林浩居然还没走。小伙子躲在避风处地上一堆烟头。

    “小伙子你怎么还在?”

    “报告副司令员我还在执勤当中。”

    “你回去休息吧告诉你们经理这边有我。”

    “报告副司令员您不是我的直接指挥官我不能服从您的命令。”

    罗副司令笑了:“小伙子不错是个好兵不过你的指挥官不在这里我暂时接手指挥权现在我命令士兵林浩立正!”

    林浩啪的一个立正挺立的身躯如同标枪。

    “你的哨位现在由我部接替执勤任务。”

    罗副司令话音刚落小李就正步上前向林浩经历林浩回礼两人一丝不苟的坐着正规哨位换岗的动作这一刻破烂的棚户区边缘竟然庄严的如同部队的大门口。

    一声声口令中林浩下了哨位迈着正步离开了郭大爷站在窝棚门口眼角有些**润耳边似乎回响着悠长的熄灯号。

    罗副司令望着林浩远去的身影摇头叹气:“多好的兵啊可惜了。”说完一转身钻进了窝棚:“老排长再来一瓶二锅头吧。”

    ……

    一帮醉汉勾肩搭背走了过来虽然喝得醉醺醺的但是神智都还清醒老七嚷道:“弟兄们招子都放亮点到时候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算七哥的。”